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零一十三章流光容易把人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一十三章流光容易把人拋(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另外還有讀者給我打賞穀粒的,問我收到沒?天,我上哪收去啊!縱橫沒那玩意啊!石頭壘2群閑聊群856852者群121247067)

人和人都是不同的,或者從人一生下來就分個三六九等的,不要說人了,就是牲口一生下來就決定了一半的命運了。

殺豬家的生豬仔了,那最後就免不了一刀,倒騰牲口家牲口下駒子了,那就免不了折騰來折騰去的來回換主子。

……

生在農村家,有多少能改變命運的?當然,每個人都在拚命的改變命運,但是大多數的人,還是忙個一年到頭,不管是上學的,還是打工的,回到家,還是兔子登山坡,又回到了小老窩。

能真正改變命運的,畢竟在少數了。

這個世界,這個社會本來就不是公平的,公平的只是自然的生離死別,喜怒哀樂,多牛逼的人最後也得嗝屁,老百姓也總是在這點上找到了公平的所在,兩腿一蹬,吹燈拔蠟,還不都是一樣的完犢子了。

……

陳楚看著韓瀟瀟那雪白的脖頸,她的脖子有點長,美美的,白皙的脖頸,真的讓人魂牽夢繞,勾人的魂兒了。

陳楚放在腕子上的手,慢慢是縮了縮,銀針沒有掏出來,他是有些怕,對別人可以,但是對付她,卻要慎重再慎重了。

一個不留神就容易自己把自己玩廢了,陳楚摸了摸鼻子,慢慢的笑了,他要得到她,一定要得到,不過卻要靠著自己的實力得到,得到她的心,然後再甩掉她,嗯……陳楚呼出口氣,自我慰藉了一下。

呵呵笑著說:「瀟……嗯,警察同志你說得對,我……我現在可以走了吧!」

韓瀟瀟點了點頭,忽然感覺陳楚叫她警察同志有點彆扭,不如叫瀟瀟姐聽的順耳了,想說什麼,不過陳楚已經消失在了黑衚衕內。

衚衕此時漆黑一片的,天上的月亮都沒了,韓瀟瀟嚇得一哆嗦,忙把警服穿好了,手槍也抽出來了。

一個個的冷意襲來,她渾身都打哆嗦,而且還打了一個噴嚏,她有種感覺,好像每一個黑暗的角落裡都可能竄出一個蒙面的犯罪分子似的。

她這個副大隊長麻溜的一路小跑回了警局。

陳楚出了衚衕,繞了一個大圈子才回到旅店,因為對瀚城的路不算太熟了,繞到了旅店,摸出鑰匙開了門,見方陽陽還睡著,掀開被子摟著光溜溜的方陽陽,下面又硬了。

他想給方陽陽來個梅開二度,不過人家方陽陽畢竟還是個處女,下面已經給人家破了,而屁股也被破了。

再弄容易把人家弄壞了,畢竟是第一次了,真弄的下不來床,那可麻煩了,得養幾天才行了。

不過陳楚憋的實在難受,此時看見方陽陽均勻的呼吸著,看到她那紅艷艷的嘴唇,陳楚又睡不著了。

此時,他,滿腦子都是韓瀟瀟那一身筆挺的警服裡面包裹的奶還有窄小警服後面裹緊的屁股。

呼呼……

陳楚深深喘息一口氣,下面的傢伙已經邦邦硬了,逃出來騎到方陽陽的身上,這女生還在睡著,陳楚下面的傢伙便直接插進了方陽陽的嘴裡。

方陽陽被嗆得咳咳的咳嗽,本能的翻過身去,陳楚也跳下床,兩手扶著方陽陽的臻首,在黑暗中,他享受的把自己的大棍子在方陽陽的嘴裡進進出出著。

方陽陽的嘴畢竟濕潤,陳楚的傢伙即便伸進她的喉嚨也只能到三分之一,不過抵住她柔軟的舌頭跟滑膩膩的口腔,還有方陽陽本能的分泌的唾液。

陳楚感覺到那一陣陣的濕滑,偶爾方陽陽牙齒輕輕的碰觸到陳楚的傢伙,他更感覺好受了,扶著她的腦袋,快速的抽插著,過了半個多小時,終於噗噗噗噗的射了出去。

一股股的液體熱熱的噴進方陽陽的嘴裡,直接嗆到了她的喉嚨,陳楚的大傢伙筆直的抵住方陽陽的喉嚨中。

一股股的液體直接被睡夢中的方陽陽咽了下去,朦朧中,陳楚看到方陽陽緊皺的眉頭,心裡這陣的舒服,那股射出去的腥味,讓睡夢中的方陽陽鼻子一緊,嘴巴本能的縮了一縮,就像是她下面的13縮小了似的。

陳楚一陣享受的呻吟,最後一點點的液體在方陽陽的紅唇上蹭了蹭,這才心滿意足的從方陽陽嘴裡抽出來了。

隨後找出手指擦了擦自己下面,又邪惡的擦了擦方陽陽的嘴角。

這時方陽陽嘴裡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陳楚雲了,可能這女生夢見在吃飯吧,剛才射進去的東西莫非讓她當成湯汁喝了?我靠!

陳楚嚇一跳,手試探性的放在了方陽陽的唇上,這女生的牙齒就嘎吱嘎吱的咬了幾下。

陳楚心驚膽戰的,心想以後可不能再這麼玩了,玩意這女生做夢自己在啃骨頭,自己的傢伙不得讓她給嚼了啊?

反正射出去了,陳楚就消停了,光著鑽進了被窩,親了親方陽陽美麗的小臉蛋兒,摟過她的溝子,手放在她的屁股蛋兒上,掐了幾把,過癮了,便摟著她呼呼的睡。

夜中有些清冷了,方陽陽本能的朝著熱氣的地方靠攏過去,兩人迷迷糊糊的摟抱在一起睡了。

……

陳楚是睡了,季揚卻是呲牙咧嘴的,回到了朋友的房子,也是他以前的一個落腳地,不長時間,妹子季小桃就來了。

季小桃臉上透漏出倦容,扎著兩條小辮,清秀的臉蛋兒多少有點慘白之色,可能是最近休息的不是太好。

她本能的背著白色藥箱,穿了一身白大褂,在半夜打車的時候,司機嚇得一哆嗦,還以為碰見了鬼了呢!

縣城不大,繞了兩條街就到了季揚這,黑等半夜的季揚也挺擔心,不時的和妹子通話在哪裡,主要是他現在不好出去接人。

季小桃進來了,見季揚把窗帘已經拉上了,開著度數不大的燈泡,到不是為了省錢,而是燈泡更是昏暗,不容易被人發現。

季小桃白了季揚一眼,隨後看到旁邊站著的一個穿著短褲,露著大腿,上身有些臟,臉上像是哭的一道一道的淚痕的小女生。

她見這女生長得不錯,很秀氣,而且骨子裡有一種騷氣,媚骨的性格,這要是再過幾年絕對是個害人精。

她看了看哥哥季揚:「哪又受傷了?」

「額,肩膀跟後背……」

季揚說著咧了咧嘴。

「脫吧!」季小桃冷冷的說了一句,打開了藥箱,開始啪啪啪的抽出針管,打碎玻璃瓶的注射液,看的季揚滿臉的恐懼。

「小桃啊,咱能不能商量一下,就別打針了,你就處理傷口吧,我不怕疼!」季揚真害怕藥針這玩意。

「不能!」季小桃面如冰霜,往上推了推,發現沒帶黑色眼鏡框,而沒了黑眼鏡框的裝飾,她整個臉仿若更是秀氣一些了。

柳賀這一晚上又是陳楚,又是季揚,又是被馬猴子的侄兒這頓折騰,小臉已經灰突突的,跟季小桃一比就像是醜小鴨跟天鵝似的。

她看了季小桃一眼,眼中有了不少的敵意,並且似乎很像是怒火。

季揚脫了個大光膀子,身上肌肉隆起,胸肌,六塊腹肌,胳膊的肌肉更是凸顯,完美男人的肌肉,不過在前胸後背胳膊上,卻有幾十道的傷疤。

有的長的從他的肩頭直接斜著到他另一邊的腰際,那肯定是一尖刀劃開的,這傷疤不用說誰身上有了,就是讓看到的人不免也心悸起來,不禁大腿顫慄。

季揚名氣大,但背負這麼大的名氣,與之對應的是別人看不見他身上諸多的傷疤。

柳賀畢竟十六七的小女生,雖然男人的上半身她也看過不少,在農村夏天啥的,老爺們都是光著膀子的,頂多穿個背心,也有的混子,比如孫五那樣的,身上紋身著什麼龍啊,老鷹啊,關公啊啥的。

看樣子挺嚇人的,但是季揚身上沒有那些東西,不過這些錯落的傷疤卻比那些什麼紋身不知嚇人多少倍,或者說他也是有紋身的,他的紋身就是在數百次甚至更多的砍人中被人砍出來的紋身。

季小桃手法熟練的先用酒精給季揚擦拭傷口,而季揚被刀口砍中的兩刀,一刀在後背一刀在胳膊,已經鮮血模糊,柳賀差點暈過去了。

而季揚的襯衫脫到後背處的時候,襯衫已經跟傷后黏在了一處,季揚咧咧嘴,悶哼一聲,用力刺啦一下撕掉了襯衫。

汗從他的額頭滴落下來,季揚哼也未曾哼一聲。

柳賀已經淚流如注。

「季……季哥,你都是為了我……」

季揚沒理她,季小桃冷冷的看她一眼,沒說話,讓季揚忍著,開始用棉球擦拭他身上跟胳膊上的傷口。

季揚牙齒咬的咯咯咯的響,這時,柳賀慢慢靠過來,沖季小桃說:「我……我來吧,我給他輕點擦……」

「哼……」季小桃白了柳賀一眼,毫無徵兆的反手一嘴巴甩了過去。

啪!的清亮的一聲耳光,響徹在寂靜的屋中。

柳賀愣了愣,她的一邊臉本來就被打腫了,這時被季小桃這狠狠的一巴掌,更是紅漲了。

「你……」

「小妖精!」季小桃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為了你?呸!你這個害人精!滾……」

「唉……行了,小桃,她只是個小孩兒,快給我整吧!我勒個去,那麼粗的針管啊!小桃,我不怕疼,你就別給我麻醉了!」季揚忙打圓場。

「呸啊!你還護著她?活該!不過你咋有戀童癖了呢?」季小桃冷嘲熱諷的,季揚只是咧嘴苦笑,心想妹子愛說啥就說啥吧,誰讓自己疼愛這個妹子呢。

「你……你才是兒童呢!我,我都十七了!」柳賀被抽了一巴掌,不過她的敵意又上來了,心想這人是誰啊?幹嘛季揚一個電話就叫來了?

還背著藥箱?肯定跟季揚不清不楚的,要不是給季揚治病,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十七?」季小桃上下打量她一番,隨後又沖季揚說:「你不會真弄個十七歲的當媳婦吧?行啊,看爹媽那一關怎麼過?」

「怎麼過跟你有關係嗎?那是我跟季揚的事兒!」柳賀直直的挺起胸脯:「用你狗拿耗子管閑事了嗎?你以為沒我季揚就能要你啊!」

季小桃氣得呼哧呼哧的,打了季揚傷口一把說:「哥,行啊!弄個小媳婦來欺負你妹子來了!行,你行,我看你這個小媳婦能進門一個?我告訴你,你要是把這個害人精整家去,我就跟你斷交兄妹關係!我還讓咱爹咱媽跟你斷絕關係!我現在就不管你了,誰給你治傷啊?呸!你讓你這個狐狸精小媽給你治吧……」

季小桃說著一甩藥箱子,不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