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零一十五章黑了香蕉(六更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一十五章黑了香蕉(六更第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方陽陽喊,陳楚也喊,反正比嗓門,方陽陽尖銳,陳楚的嗓子……難聽至極。。

旅店早上打掃衛生掃走廊的老太太用掃把桿兒噹噹當的敲門道:「別喊了!一大早上的,大夥都在睡覺那!你們喊個啥!」

方陽陽停住了,陳楚也停下了。

這才發現,兩人晚上不知道是誰蹬被,把薄被已經踢下去了,方陽陽早上醒來,就看見自己赤身**的跟陳楚摟抱在一塊,自己的手摟著他的脖子,而陳楚的一手同樣環繞過去,摟著她的脖頸,而一手落在了她的溝子上。

方陽陽簡直要崩潰了,一聲尖銳的長叫,隨後看到床單上的點點落紅,她什麼都明白了,自己讓人給糙了,而且是第一次。

方陽陽剛才光顧著叫喚了,兩條大腿亂蹬著,看到陳楚也跟著喊,她氣得眼淚圍繞著眼圈轉來轉去的。

方陽陽停止喊聲,這時去找自己的衣服,找到了兩條腿疼的像是邁不開步子似的,想起老娘和她說過的,第一次要是沒了,下面會很疼的,不能做劇烈運動了,因為處女膜已經破了。

方陽陽狠狠的瞪著陳楚,陳楚也快速的穿好了衣服,撓著頭說:「昨天咋回事啊?哎呀,真是不該多喝那麼多酒,你跟柳賀在那個大房間住的好好的,你咋跑到我的這個小房間來了?」

方陽陽眼睛瞪得大大的,心想這事兒還怨我了?是我跑到你的小房間的?

不過方陽陽仔細回憶了下昨天的片段,開完了房間,自己的的確確是跟柳賀進大房間的,但是柳賀現在也不在,死無對證了。

陳楚打了個哈欠說:「這事兒已經這樣了,為了討個清白,咱還是報警……」

方陽陽蒙了,心想是我清白,還是你清白?她搖搖頭,她一個小女紅孩兒沒有主意,再說這一報警事兒就大了。

方陽陽咬咬嘴唇,狠狠的掐了陳楚一把說:「無恥!」她說完轉身要走,陳楚忙一把摟住她的細腰,早上陳楚早就勃起了,看到方陽陽的短褲下面的兩條大腿,性感的讓他的下面像是要被撐爆炸了一樣。

忙摟過方陽陽,嘴狠狠的親著她紅艷艷的小嘴兒,方陽陽用力推開他,甩了陳楚一個嘴巴。

陳楚摸了摸臉,看著方陽陽走出門,他搖搖頭笑了,心想方陽陽真不錯的。

剛出門,就聽見方陽陽在洗漱間咳嗽著,嘔吐著,不禁想到昨天晚上自己還射進她嘴裡一次呢!這丫頭噁心那也是正常的了。

陳楚心裡洋洋得意,這時隔著幾個門的小五打著哈欠走了出來後面還有一個頭髮亂糟糟的小女生。

看著兩人這個德行,陳楚就知道這倆人昨天晚上沒少瘋狂。

小五打著哈欠端著盆走出了,看了眼陳楚說:「哎呦,楚哥啊!這麼巧啊?哈哈……」小五哈哈笑著,隨後貼近陳楚的耳邊說:「楚哥,昨天晚上方陽陽咋樣?還是方陽陽跟柳賀一起雙飛的?我聽金哥說過你的實力的!肯定老牛逼了……」

陳楚嘿嘿笑了笑:「方陽陽還行,中獎了,柳賀沒拿下了……」

小五愣了愣:「我靠!方陽陽是雛兒?我靠,楚哥你牛啊!運氣真好,昨天我那個……」小五說了說往後面斜了斜眼睛說:「那個女的十四歲,初二了,初二還不是處女!我靠!我這個點。」

陳楚笑哈哈說:「那你不也沒少幹麼!」

「哈哈!關鍵是她小啊,下面緊,多幹了幾把,反正不幹也白不幹……」

方陽陽噁心了一陣,開始洗臉,陳楚也洗了把臉,幾人收拾了有事兒先走了。

陳楚也要回學校,這時方陽陽還是不理他,雖然兩人一起吃了點早餐,隨後一起坐客車往回走,但是方陽陽還是那樣冷冷的樣子。

陳楚淡淡一笑,心想你不理我就算了,反正第一次被我拿下了,心裡有美事,又總喜歡跟別人顯擺,跟季揚沒法說,就想起了金星來了。

給金星打過去,電話通了,接的卻是一個警察。

陳楚一哆嗦,過了一陣,電話才遞給了金星。

金星嗓子都啞了:「兄弟啊!快來贖我啊!我都在公安局蹲一宿了,哎呀……別說了,我就得最那個娘們……哦不,那個女警了,哎呀,我是冤枉的,不過得有人來領我走……哎呀,兄弟你快來!」

陳楚暈了,心想金星這小子也夠倒霉的,客車在中途的時候,陳楚就喊了一聲:「下車!」

售票員看了他一眼,讓司機停下了,只是陳楚下車的時候方陽陽才瞪了他一眼,眼神中像是有種失望的樣子。

陳楚不管這些了,隨即打了個車,直奔公安局了。

到那之後,見金星的手還被拷在暖氣片上,早上的時候陽光已經出來一些了,但是半夜的時候還是把他凍得夠嗆的。

在金星沒搜出什麼東西來,也只能放人的,警察關人也不能超過二十四小時了。

金星被放了,不停的手搓著手腕,出來的時候開始罵罵咧咧的,要揚言糙了那個女警察。

陳楚笑了笑:「金哥,你還是別打那女人主意了,昨天都沖我開槍了……」

陳楚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金星也咧咧嘴。

想了一會兒說:「楚兄弟,這麼說的話,這女人咱們以後得繞著道走了,你看見沒,她開槍絕對不是偶然的,而且一個女的,初來乍到的就能混到大隊長?這個我是不信,後面肯定有關係,就算她誤殺了你,也是白殺,唉……不說了,以後咱別犯到她手裡就行,這娘們,狠心起來,比娘們還狠……」

兩人沒心情喝酒了,找了個小飯店,要了麵條跟混沌,陳楚雖然吃完早餐了,不過他的飯量,可是三大碗麵條的量了,跟金星邊吃邊聊。

陳楚有意無意的提到了季揚和柳賀,金星搖搖頭說:「放心,季揚不會幹柳賀那女人的!季揚我太了解他了,你以為他像你那麼不挑食哪?憋壞了,下面都能頂大樹幾下?」

陳楚差點噴了,不過心也放下來了,不管怎麼說,他還是想跟柳賀先發生關係。

兩人吃完了飯,金星開著麵包車,兩人回到了小楊樹鎮,陳楚的摩托車還在這了,忙說:「金哥,要不給季揚打個電話!這一晚上的也沒個消息……」

「呵呵……不用,你以為他是小孩兒啊!」

陳楚先騎著摩托車回家,見老爹正在吃面,說了句自己吃完了,就開始收拾書包。

陳德江想問他幹啥去了,想了想還是別問了,孩子也大了,也不是小孩了,就讓他自己折騰去,自己管也管不了,也是沒辦法了。

陳楚收拾好,隨後見時間還早,便跑到老張頭兒那溜達去了。

進門就見老張頭兒差點抱著火爐了,那樣子還是冷的直哆嗦。

「老傢伙,你就那麼冷啊?」陳楚問了一句。

老張頭兒回頭看了看他,嘆口氣說:「唉,老毛病了,你這驢也不聽話,要是聽話就好好修鍊,幫我看看病啥的,或許我還能多活兩年……對了,你……你印堂發黑啊?」張老頭兒說著皺了皺眉頭。

陳楚哈哈一笑:「可能昨天晚上沒睡好!」陳楚眉飛色舞的把昨天的事兒說了一遍。

張老頭兒只是沉默著,不像以前那樣跟他穿一條褲子,說怎麼妞兒的方法了。

咳咳咳了幾聲,隨後說道:「驢啊,最近你小心點,千萬別出頭,別和別人打鬥,不然……對你不利,咳咳……這個社會都是明哲保身,我不多說了,再說這東西也是要看自己的造化的,人生就如同浪cho一樣,高高低低,起起伏伏,這些事兒亦是好中有壞,壞中有吉,箇中滋味,你自己去品嘗……」

陳楚點了點頭,張老頭兒又嘆息一聲說:「可能,我對你要求太高了,你只是你,而我就是我,不能強求與人什麼的,不過,你要記住,萬事留一下,凡是千萬別把事情做絕,這也是我對你的忠告……」張老頭兒說完又咳咳咳的咳嗽了起來。

陳楚點頭,感覺張老頭兒今天和以往有些不一樣的感覺,話好像多,而且少了很多的挖苦。

張老頭兒最後又說:「最近,反正你最近小心,凡事要忍,不可造次,不可打打殺殺的……」

陳楚點頭,幫張老頭兒劈了一陣木頭,夠他幾天燒的了,這才騎上摩托車,去學校上課了,心裡不明白張老頭撓靡猓難道他看出自己最近要和人爭執么……

陳楚到學校的時候,還沒有上課,整個鎮中學就他一個騎摩托的,但他畢竟是初三了,老師也不管,再說人家現在的學習也好,老師就是這樣,都是給學習好的同學條件無限的放寬。

陳楚的學習成績好,自然學校看重了。

停好了摩托車,陳楚見離上自習還有十分鐘左右,很多同學還在外面玩著,其實農村學校也沒啥玩的,但是哪怕是幾個同學在樹根底下玩玩石頭,那也很有趣了。

不過,陳楚一眼就掃到靠著走廊的方陽陽,雖然她還是那樣的裝扮,但兩條性感的長腿,讓陳楚直咽唾沫,腦子裡又回想起昨晚的那些甜蜜噴血的片段。

方陽陽看見他,馬上把頭轉過去了,不理他。

陳楚笑了笑,看到了窗口的朱娜,那奶白的肌膚,讓他垂涎欲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