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零一十六章大江東去(六更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一十六章大江東去(六更第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朱娜看陳楚有種別樣的情緒,眼中多了一些熱情,畢竟兩人發生了關係,但是這熱情只是一閃,就消失了。

陳楚有點明白這意思,有熱情是因為兩人發生關係,男人女人身體接觸之後,有熱情是自然的,而短暫的熱氣消退也自然的,畢竟自己現在沒錢啊。

要是家境好,要是自己有錢,朱娜跟自己那也是有面子,別人也羨慕朱娜,說她找了一個好對象,哪怕是給人家當小三都有面子。

這時,陳楚路轉頭走出大牆外,快步來到小賣店,買了點大棗之類的吃的,隨後折了回來,見方陽陽果然還在走廊旁邊靠著牆,忙把這些東西塞過去。

沉甸甸的一塑料袋,方陽陽白了他一眼說不要,不過心裡還是熱乎乎的。

陳楚低聲說:「下面還疼嗎?吃點大棗回回血,昨天的事兒我也不是故意的,都喝多了,稀里糊塗的就弄到一起去了,我不對,都怨我,如果真有事兒我也負責……」

方陽陽咬了咬嘴唇,見陳楚說得極為誠懇,心裡多少也原諒了一些,畢竟兩人經金星介紹認識的,而也算是對象了,而且在半路上,兩人在野地里還幹了一把,雖然糙的是屁股,但是那也算是親密了。

而自己這層處女膜早晚得破,她看了看陳楚,就是穿的土點,但小臉兒洗的也乾淨,身上也乾淨,而且還淡淡的發出了一些香水兒的味道,也不像農村那些半大小子似的一股土腥味。

而且她剛才也想了半天,昨天確實是跟柳賀睡在一起的,可能是自己起床撒尿的時候昏昏沉沉的走錯門了,進了陳楚的小房間了,然後兩人睡在一起,被柳賀發現了,不好意思才走的……

方陽陽臉上一紅,打開了一袋大棗,吃了一顆,雖然她才十五六歲,但是她老娘也是說過的,女人要是辦完那事兒了,多吃點雞蛋跟大棗補補。

而且陳楚也挺細心的,裡面也有雞蛋啥的,陳楚呵呵笑說:「雞蛋趁熱吃了,剛在小店買的,剛煮好的茶葉蛋……」方陽陽臉上一紅,白了他一眼說了句:「煩人……」然後紅著臉回班級去了。

陳楚呼出口氣,而這一幕落在了很多學生眼裡,但陳楚現在的臉皮跟城牆差不多厚了,心想你們看見能咋的。

朱娜、路小巧眼裡都有種莫名的仇視,陳楚暗想,這難道就是醋意么……也不管這些了,直接回到了班級。

早上的時候,檢查衛生,朱娜在前面走,陳楚也悠哉悠哉的,而回到班級,自習課結束之時,很多學生在說班主任王霞要調走的事兒,可能最近就不來上課了。

陳楚琢磨了一下,心想也正常了,正所謂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的,王霞以前就說過,她男人在報社當編輯,而且托一托教育局的人,走個關係,把她調離這個地方,到三中亦或到瀚城的高中去當老師,那待遇啥的自然就不一樣了。

不用說工資了,就是老師收學生家長送的紅包一個月就能上千塊了,在這個破學校,連個屁也收不到,一個月的工資也就那麼幾百而已了……

而且王霞也說過,她盡量調到高中去,然後也讓陳楚去那個高中。

此時,陳楚琢磨了一下,他畢竟才十六歲,雖然現在經歷了不少,可能他現在玩的女人,比很多人一輩子玩的都多,但是他心裡還是沒有一個方向,自己以後干點啥?難道在農村窩著?那自然不能,上學?上學之後呢?

他的本性是想玩更多的女人,但是最近跟季揚,金星這些人呼呼噠噠的忽然發現除了男人對女人的這種異性的刺激和需求之外,還有一種非常值得擁有的情義,那便是兄弟之情了。

季揚為自己打閆三,金星也能為兄弟兩肋插刀,即使馬華強一夥兒聽到自己有難,也是操著傢伙跟人拼。

陳楚漸漸覺得,自己和這些人捆綁到了一起,感覺有兄弟的日子才算是日子。有女人的日子是快樂的,有兄弟那是激情澎湃的。

陳楚正捉摸著,下課的鈴聲響了起來,他想了半節課,啥都沒想明白,渾渾噩噩的混到了中午放學,這幫老師也都是浮皮潦草的過來講講課。

王霞要調走的事兒像是瘟疫一樣的開始蔓延了,老師們也都紛紛請假,不是腦袋疼,就是屁股疼,奶也疼,反正就是請假,然後去教育局找關係,紛紛想調離這裡,不僅是老師,就校長都想調走。

鎮中學很像是縣醫院似的,已經是有今天沒明天的了。

陳楚看著班級後面的那一堆每年冬天都用來搭爐子的磚頭,還有那些已經燒得被煤煙熏得發黑的爐筒子,不禁覺得不知道今年冬天還能不能用到他們了。

他不禁有些失落的模樣,感覺曾經同學們暖暖和和的圍繞在火爐旁邊,聽老師講課是那麼的幸福,或者幸福只能是過去得不到的時候才能被稱之為幸福……

陳楚正捉摸著,忽然馬小河跑過來說:「陳楚,不好了,有人要來打你了!」

「嗯?」陳楚皺了皺眉問:「誰?人哪呢?」

馬小河虎頭虎腦的說:「人在校外呢!好像三四十人呢!」

陳楚一暈,心想這小子說話怎麼也這麼不靠譜了,還三四十人?扯淡呢!

正這時,王偉也跑進班級說:「陳楚,有人喊你出去呢,那邊不少人……」

陳楚一暈,心想這他媽的是真的了。

隨後又淡笑,隨後邁步走了出去,王偉跐溜一下沒影了,陳楚也沒在意,馬小河卻在旁邊跟著。

兩人走到了大牆根兒,往外面一看,陳楚也有點迷糊了,心想我糙!不至於!我他媽的得罪誰了?一群腦袋,馬小河說的三十人都是少的了,陳楚簡單的數了數,得有將近四十人了,長頭髮的居多。

媽的!這麼多人打個幾把啊!乾脆讓人踢得了。

陳楚心想,不出去也不行,出去肯定挨揍了,忽的,他想起以前自己埋在大牆根兒的一把『攮子』了。

『攮子』也叫刀,圓錐形的,中間帶有深深的血槽,跟三棱軍刀有些相似的,那是老疤的,他從老疤手裡奪下來的,然後埋在大牆根了。

陳楚不禁想起張老頭兒早上跟他說的話,說什麼萬事要忍耐,萬不可衝動云云的……

心想張老頭兒可能猜測的挺准,不過這種事兒是躲避不了的,就像閆三似的,你不揍他,他就沒玩沒了,只能跟他打,除非你服軟,天天被人家欺負,那就豁出去一頭了,不是你閆三躺醫院裡頭,就是我陳楚躺醫院裡,反正受人欺負那就是永久的。

像這些人,自己要是今天慫了,這幫人都能打到自己家裡去。

媽的!陳楚腦筋蹦起多高,走到大牆根埋攮子的地方,腳先踢了踢土,隨後找了根木棍挖了出來,對方他也不知道是誰,是什麼人?反正今天也不管對方是什麼人,只要干,老子就豁出去了,捅死一個賺一個,捅死兩個賺一對!打架就不能瞻前顧後的,不然只能是被人欺負的命兒了……

陳楚掏出了攮子,除去上面的土,又把那布袋抽出來,一把明晃晃的尖刀,帶著深深的血槽的兩尺長的刀身便顯露出鋒芒,便像寶劍出鞘一般,寒光一閃。

這時,陳楚就聽頭上嚓一聲,接著大樹叉子直接落到腦袋上,啪的一聲,把陳楚炸的暈頭轉向的,心想麻痹的,那幫人不講究啊,沒打招呼就跳過大牆這邊下手了?

陳楚有點迷糊,眼前金星亂轉,就聽上面馬小河喊:「陳楚,你看看夠粗不?」

陳楚一睜眼睛,看馬小河爬在樹上胳膊還在往下使勁兒掰著大樹叉子。

剛才那碗口粗細的大樹茶從上面落下來,而且枝葉繁茂的,加上落下的貫力,直接砸到陳楚的腦袋上了,現在馬小河那虎小子還在晃悠著。

陳楚氣得差點岔氣了,心想你他媽的沒事兒掰這玩意干毛啊!老子沒讓人乾死,倒差點讓你給他媽的砸死了。

陳楚不禁沖樹上的馬小河喊:「你幹啥?給我下來!」

馬小河答應了一聲從樹上出溜了下來。

都說農村天天土豆白菜大蘿蔔的,吃的東西沒啥營養,但是人家馬小河天天吃這玩意,家裡大米都沒有,就是苞米面,大碴粥,大鹹菜嘎達,但是人家這體格都一米八了,虎背熊腰,跟沒毛的大狗熊似的。

而且就是就有勁兒,陳楚跟他掰腕子,兩個手上都不是對手,就是馬小河有些憨,這時馬小河撓著腦袋嘿嘿笑笑說:「那啥,咱不是要跟那幫人干架么!你有刀了,我啥都沒有啊!」

馬小河說著撿起這大樹茬子,當著陳楚的面兩隻大手像是熊瞎子巴掌似的,開始嘎巴嘎巴的把這些枝杈都掰斷了。

有的枝杈都跟小孩兒的胳膊粗細了,這虎小子瞪著眼睛,恩一聲,憋出個屁,嘎巴一聲也掰斷了。

陳楚一陣頭暈,心想麻痹的馬小河你真他媽的人才啊!

不到兩分鐘,一根粗長的大棒子,跟一顆小樹似的,已經被馬小河收拾的光溜溜的了。

他大嘴一裂,哈哈笑說:「陳楚,你看我這傢伙好!咱一會兒出去他媽的輪死他們!糙!」

陳楚腦袋忽悠忽悠的,看了看自己手裡的這把兩尺長的攮子,再看看人家馬小河手裡兩米來長的大棒子,心想,你這一棒子掄死我得了,媽的,今天能出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