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零一十七章兄弟近(六更第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一十七章兄弟近(六更第六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那樣每天十更,童叟無欺拉!原來普通群不變,8s路&clubs客レ。)

兩人跳過了牆頭,陳楚還好說,攮子別在了后腰上,隨時能抽出來,別人還發現不了。

馬小河見他別了攮子,自己的這大棍子也想藏起來,不過往哪塞?這虎小子掏了掏褲襠,又摸了摸屁股,最後兩腿騎著,陳楚看著直皺眉。

「你就直接拖著走得了,你累不累啊?」

馬小河撓撓頭,一把扛起了兩米來長的大棒子,這虎小子,跟扛著跟小木棍似的,一天感覺不出累來,這小子沒爹沒娘的,娘走了跟別人過日子去了,爹死了,**歲就跟著爺爺奶奶過日子,有的時候牲口不夠用了,這虎小子就帶上夾板拉車,速度不比驢慢,還都是連跑帶顛的。

也就是天生的一股虎勁兒了,想著她二嬸光屁股的模樣自己都擼出去了八次,這方面算是陳楚的偶像了。

那伙人就在那站著,陳楚看了眼馬小河說:「你……你這胖子太長了,別一會兒真打起來輪到我身上,縮小點。」

陳楚看著馬小河的大棒子,真心害怕,這虎小子說他缺心眼,畢竟從小學到初中這麼多年的同學了,基本上可以說是光著屁股玩泥巴長大的。

說人家懷壞話不好,但是這貨真掄起這棒子來,兩米長的直徑,自己在旁邊不是找抽么!這麼粗的大傢伙剛才從樹上掉下來都把自己砸迷糊了,要是抽到身上別過去了。

「馬小河,整小點……」

馬小河點點頭,停下來試著掰,根本掰不動,用腳踩也不行,陳楚說我站在上面,你撅斷,不過陳楚一百一十來斤兒,站在上面根本不夠分量,馬小河一把拉陳楚,陳楚蹬蹬瞪退後三四步,差點被推一個墩。

這虎小子掄起大棒子棒的往地上一砸,陳楚感覺跟雷管的動靜似的,耳前嚓一聲,馬小河瞪著眼睛,那兩眼跟銅鈴似的,這一棒子砸在一個土坡上,土星四濺,迸的陳楚一腦袋吐沫子,不少土塊像是雹子似的霹靂啪嚓的迸射到陳楚頭上。

陳楚馬上閉上眼,心想馬小河啊,你他媽的純粹一個山驢逼!這還不算,馬小河這一棒子,把前面三分之一的棒子頭砸斷了飛了起來,在半空中轉了幾圈,直直的朝著陳楚腦袋上砸去。

馬小河瞪著眼睛喊:「陳楚低頭!」

「啊?」陳楚沒反應過來,反而抬頭了,木頭棒子正砸在陳楚腦瓜門上,一棒子就把陳楚給楔倒了!

這一棒子實成,陳楚腦袋嗡嗡的,不禁是滿腦子金星了,眼前都黑了,感覺天旋地轉,踉踉蹌蹌的站著身體,最後一屁股坐到地上了。

馬小河一把薅住陳楚脖領子,把他提了起來喊:「陳楚!陳楚,你沒事!你咋的了?」

馬小河那嗓門把陳楚耳朵震的嗡嗡的,而且那手抓住他脖領子使勁還大,把陳楚勒住的都喘不上氣了。

「你……你麻痹的鬆手……鬆手就沒事兒了!」陳楚罵了一句。

馬小河嘿嘿笑著鬆手了,陳楚咳咳咳的緩過來了,眼淚都出來了,一抹腦門,腫了一個大包,看馬小河那嘿嘿笑的大臉蛋子,氣得都說不出話了。

「嘿嘿!陳楚你沒事就行!咱一會兒還他媽的干那幫小子呢!」馬小河大巴掌啪啪啪的拍了幾下陳楚肩膀。

陳楚呲牙咧嘴的罵了句:「滾……」陳楚肩膀都麻了,心想老子讓他跟著就是一個錯誤,麻痹的沒讓對方乾死,他先把老子打的半死了。

「咳咳……馬小河啊!你給我聽著,一會兒聽我的,我讓你動你就動,不讓你動,你就給我老實點!」

「行!」馬小河重重的點了點頭,兩人這才又往前面走,馬小河的棒子剩下一米六七了,在肩膀上扛著,陳楚走在前面,他跟在後頭。

對面那幫小子,本來一個個牛逼哄哄的,又是叼著煙,又是吹著牛逼的,此時,看陳楚還不覺得什麼,看馬小河跟看怪物似的,嘴裡的煙掉了都不知道。

兩人走到跟前了,人群自動散開了,一個戴著墨鏡的,留著棍兒頭的高個子小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那人身高差不多一米八了,長得白白嫩嫩的,像極了一個女人,要不是讓人看到他喉嚨下面的喉結,下面肯定能硬了,沒準還能意yn的回去想想人家模樣擼一把呢。

「邵——曉——東!」陳楚眼睛瞪了起來,心裡明白了,自己前幾天跟季揚一夥兒把邵曉東給整慘了,這小子領著這麼多人是來報復的!麻痹的……

邵曉東此時摘下了墨鏡,看了看陳楚笑道:「楚兄弟,別來無恙啊?」

陳楚還沒說話,馬小河嘿嘿笑了:「這誰家大姑娘啊,真好看……」

邵曉東有的時候喜怒不形於色,不過一聽這話臉也刷的紅了,陳楚一拍腦袋,低聲說:「別說話,那是男的……」

「啊哦,長得比我二嬸都好看,嘿嘿!嘿嘿!」

陳楚差點都吐了,心想馬小河的審美觀都這德行了,凡是女的都先用他二嬸比,你二嬸兒誰給二十塊錢都能睡一把,我靠!就別拿出來顯眼了……

邵曉東還呵呵笑道:「你二嬸誰啊?」

陳楚一聽差點吐了。

「潘鳳!我二嬸叫潘鳳,我和我二嬸還有陳楚都是小楊樹村的……我……」

陳楚蒙圈了,瞪了馬小河一眼:「別他媽說了,住嘴!」

馬小河唔唔兩聲,從小到大,他還真就聽陳楚的話了。

「陳楚!他是你兄弟?挺有意思啊?」邵曉東呵呵一笑,這笑容竟然有女人的千嬌百媚,那眉眼彎彎,手指修長,陳楚嘆了口氣,心想這真是投錯胎了,他要是個女人,得迷死多少的男人啊!

「邵曉東,今天的事兒我也明白,這的事兒我一個人扛!沒我兄弟的事兒!」

「呵呵……陳楚,你行啊!挺光棍啊!你以為自己一個人就能幹過我們四十多個啊?」邵曉東笑呵呵的又說:「為啥你要告訴季揚那件事?」

「邵曉東,你是你,季揚是季揚,季揚是我兄弟,沒有季揚,我可能早被人給廢了,你要動季揚,先問問我!」

「我靠!我問你?我這麼多人現在就問你,你後悔不後悔!我邵曉東給你個機會!」邵曉東說著又一招,周圍這四十來人,紛紛掏出傢伙,片刀,甩棍,還有短小的棒子,別看不大,那可是小一號的棒球棒,裡面都是實木的,而且是松木,松木不像楊木一踹就能斷。

那松木要是掄出去,一下能打斷胳膊打斷腿,能震飛刀,砍刀都是劈不斷的。

陳楚眯縫一下眼睛,牙齒咬緊,這麼多人的場面是第一次見到,但既然今天自己來了,季揚以前能為自己豁出命了,今天也不在乎了。

「糙!邵曉東,你麻痹嚇唬誰呢!有本事來啊!老子今天就不服你了!」陳楚說著抽出攮子,旁邊的馬小河也把棒子掄了下來,不過馬小河一輪棒子,陳楚馬上跳到一邊,他真怕馬小河第一個干倒的人是自己。

邵曉東哈哈哈的笑了:「收起來!陳楚,我跟你說著玩呢!」

陳楚一愣,這時,從遠處的土路上,風馳電掣的開過來一輛麵包車,麵包車停下,馬華強,段洪興,曹雲飛,黃皮,小志,黃毛,王偉,金星,小五都跳下來了,手裡都拎著片刀棒子,就連王偉也握著一把小片刀,沒開印的。

金星在中間,馬華強曹雲飛分開站在兩旁。

金星罵道:「糙尼瑪的邵曉東,就你麻痹的還帶人來干楚兄弟了!糙你奶奶的上回收拾你還輕啊!這回我不挑斷你手腳筋,我金星倆字倒著寫!」

「咳咳咳……」邵曉東撓撓頭:「金哥,你,你誤會了,今天我不是來打架的,我是來說事兒的!」

「說你麻痹事兒啊!說事兒你帶來這麼多人!」

邵曉東暈了,忙沖陳楚說:「陳楚,你說,剛才我是不是讓人把傢伙都收起來了?要是真誠心打架,咱早就打一快去了對?」

陳楚點了點頭,剛才的確邵曉東讓他手下人收了傢伙。

忙沖金星說:「金哥,咱先聽他把話說完!」

「行!邵曉東,你說,麻痹的,要不是王偉狗娘養的給我們報信,我們還不知道呢!還有,楚兄弟你不夠意思啊!都他媽的是兄弟,瞧不起你金哥咋的?糙!再他媽的自己扛事兒,那就是看不起這幫哥們兄弟!」

陳楚感覺眼眶濕濕的,一種難以名狀的感情瞬間襲遍全身,就像是自己曾經處男第一次夢見女人身子一樣,也是那種麻酥酥的,只是那時候的麻酥酥的感覺是渾身充滿了力氣想乾女人。

現在渾身麻酥酥的是膝蓋發軟,渾身無力,有種想哭的感覺。

「行!金哥,還有兄弟們,今天是我陳楚做的不對!」

「糙!整事!」金星跟馬華強一夥哈哈一陣笑。

陳楚轉頭問邵小東說:「啥事兒啊?」

邵小東看了看金星,皺眉說道:「陳楚,這件事兒我得單獨跟你說,他們不能聽見。」

「槽!啥比事兒啊!我們還不能聽?」小五罵了一句。

金星擺擺手,點點頭,然後指著邵小東狠狠說:「邵小東,你有事兒就說,沒屁別放!跟我楚兄弟說也行,要是敢使什麼彎彎心眼!我們這幫兄弟能弄死你!」

邵小東點點頭,然後啪啪陳楚肩膀,他也明白,雖然自己帶來四十人,但金星這一夥十幾人他還是忌憚的,畢竟自己手下這些人開始挺猛,被干倒幾個就全跑了。

但他今天來還真不是奔著打架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