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零一十九章故壘西邊,人道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一十九章故壘西邊,人道是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121247067)

「呼呼……」陳楚長出口氣,心想邵曉東不愧是倒騰小姐的啊,不愧是風流啊!都感覺自己要被滅,還***有心情找妞兒呢!

不過想想也對,他敏感的覺察尹胖子幹掉季揚之後便輪到他了,趁著還沒幹掉之前,能禍害一個是一個啊!我靠!還是邵曉東是高人啊!

陳楚有點敬佩之意了。

「嗯,行!這麼的吧,你先過去,我在這給季揚打個電話。」

邵曉東想了想說:「我往那邊走,反正不聽就是了,我要是回去你在這,金星那幫人還以為你出事兒了呢!」

陳楚想想也多,邵曉東自覺的走出挺遠,陳楚這才摸出電話打了過去。

……

季揚的電話是振動的,看到了是陳楚的電話,他忙捂住了,妹子季小桃正坐在沙發上小手靈巧的配著葯,忙蹙眉問道:「啥聲音啊?」

季揚可不想讓妹子知道是陳楚來的電話,把他們往外分還來不及呢!咋能往裡撮合呢!

這要是讓妹子知道是陳楚打過來的,肯定搶過去說話了,季揚眼睛轉了轉嘿嘿笑了笑說:「是簡訊,簡訊的聲音,嘿嘿……嘿嘿……」

季小桃翻了一眼:「哼,非奸即盜……」

季揚胳膊跟後背都纏著紗布,按了電話然後說去廁所,季小桃忙說:「是不是早上那個小妖精打來的?我告訴你!這陣子你哪都能去,養傷!再說昨天剛惹禍,我得給家裡打電話讓爹媽避一避,你都這麼大人了,怎麼還不懂事……」

季揚咧咧嘴,一說到爹媽,他不禁就有些心虛了,跑到了廁所隨後給陳楚回了一個電話,並在廁所像是小偷兒似的,賊頭賊腦的看著他妹子。

見季小桃沒有往他這邊看,心裡遂是放心了下來,不僅給陳楚發了條簡訊說:「我……我這邊有事兒,你什麼事兒啊?」

「揚子,是大事兒,快點接電話!」

季揚沒辦法,和季小桃喊了一聲說:「妹子,我電話要欠費停機了,去交五十塊錢話費,馬上就回來!」

季小桃忙站起來喊:「不行!我的葯馬上兌完了,馬上打針了!哥……你給我回來!不許去見那個騷女人!不行去見那個狐狸精……」

季小桃的聲音是極具穿透力的,季揚往外跑后脊樑都感覺冷風嗖嗖的,他也不知道怎麼的,天生就害怕他妹子,小的時候季小桃哇哇一哭季揚就傻眼了,忙哄著,長大了,季小桃一吼,他就哆嗦。

胳膊雖然受傷了,不過腳下卻利索,跳了跳,轉眼沒影了,氣得後面的季小桃直跺腳。

季揚跑到一個僻靜處,縣裡這種僻靜處太多了,落後的地方,人少,地方破,沒事兒也沒人溜達,就縣政府的樓算高點,再不就去洗頭房門前逛了,大楊樹縣也就剩下這兩個旅遊景點了。

季揚這時才給陳楚撥過去了,而他也小心的查看周圍的動靜,他知道捅了馬猴子的手下,即便是警察不追上了,馬猴子也不會這麼輕易就算了的。

「楚兄弟,啥事兒?」

陳楚聽到季揚的聲音,馬上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說過之後,季揚那邊沉默了一會兒。

「嗯,楚兄弟,我知道了。」

「揚子,你感覺這件事怎麼辦的好。」陳楚也沒主意,說到底他才十六,還是一個半大小子而已。

「呼!媽的!」季揚罵了一句,忽然呵呵笑了說道:「我就知道尹胖子不能放過我,還有曲九,麻痹的,我以前給他拼死拼活的打江山,***竟然要衝我妹子下手,老子不幹了還……呵呵,現在還不放過我,要抓我妹子,還有整我?」

季揚冷笑了一陣,忽然覺得自己挺傻,以前認為混幾年然後洗手不幹,但是就沒想到自己得罪了那麼多的仇人,知道尹胖子那麼多事兒,能這麼輕易就被放過么!自己是不是太天真了啊……

季揚想了想,嘆了口氣:「躲一陣再說吧,以前也是這麼躲的,出了事兒的就躲一陣,事兒小了我再露頭,對了……嗯,算了,以後再說吧,掛了吧!」季揚說完掛了電話。

他剛才想說陳楚沒事兒的時候關係他家裡人一下,雖然在道上混的有規矩是禍不及家人,但是真怕這幫瘋狗瞎咬人,萬一傷了自己父母,妹子那可麻煩了。

不過,馬上想到陳楚是學生,得上學,更……更因為自己妹子,如果讓陳楚知道自己家,那不又跟妹子季小桃接觸了么!這可不行啊……

季揚想了想,還是等會兒再給金星打電話吧,萬一現在兩人在一塊,那多尷尬啊!

季揚打完電話,左右看了看沒發現什麼可疑人,這才繞了個圈兒回到了暫居處。

他剛回來,就被季小桃按住打針了,針頭一進去,季揚的嘴咧的跟瓢似的,就差媽呀媽呀的叫喚了。

而季小桃這回還故意的用力扎了一下說:「讓你不聽話!」

「妹子,我沒見那女的,那女的我根本就不怎麼認識,我剛才真是去沖話費去了……單子?單子扔了啊?我拿那玩意兒幹啥?哎呦,呀呀……」季揚咧著嘴,季小桃不僅呵呵樂了,欺負她老哥她感覺特別的開心,彷彿一下回到了小時候了。

小時候季揚打架就厲害,誰敢欺負她,老哥不管對方有多少人,都能拚命把他們打趴下。

……

陳楚收好電話,知道季揚沒事兒就好了,不過心裡也明白了,尹胖子,曲九媽的都是陰犢子,背地裡搞小動作,尹胖子的飯沒那麼好吃,他的錢,他的女人也沒有那麼好收的,想起他給自己的那三千塊錢,還有給自己的那個叫小菲的女人。

陳楚不禁皺了皺眉頭,暗想,這尹胖子也快找上自己了,以後也得留神了,邵曉東說的不錯,以後這幾人真是一條繩上拴著的螞蚱了,得互相幫忙了,他感覺邵曉東這人還不錯,最起碼季揚收拾了他一頓,沒記恨不說,還成了同夥兒了,這人滑,但也知道尹胖子是狼,飽的時候沖你笑嘻嘻的,餓的時候第一個咬死你吃肉……

邵曉東見他打完了電話,才過來,扔了煙拍著陳楚的肩膀說:「兄弟,咋樣?」

「呵呵呵……還能咋樣?以後咱們就是一個戰壕的了,尹胖子那人不地道,你看季揚跟了他那麼多年,還是想弄季揚,你……我估計再乾季揚之前,得先把你做掉,很簡單啊,你跟季揚比,誰更容易被干?」陳楚也是故意嚇唬他一下。

邵曉東還真一哆嗦,心想也真是這麼回事,他雖然聰明,但是人都犯一個毛病,對於別人的事兒主意可多了,但是對自己的事兒往往沒啥主意了。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自然信口開河,事一關己而關已則亂了,忙問陳楚說:「那……我該咋整?」

「咋整?簡單啊,尹胖子不是想弄季揚跟你么,那你就應該跟季揚別分心眼,你倆離著近點,這樣尹胖子弄季揚你領人上,要是尹胖子干你,季揚也不能在旁邊看熱鬧,你看我說的對吧!」

邵曉東看了看陳楚,嘴裂開了:「那,那不是我跟尹胖子幹上了么!我哪是人家對手啊!」

「靠!」陳楚笑了:「曉東哥,不是我說你,這都啥時候了,知道日本鬼子南京大屠殺么!」

邵曉東沒說話,陳楚冷笑道:「你想想,三十萬人,就那麼死了,還有殺人比賽,一個日本人拎著刀從東邊殺到了西邊,殺了一百多人,這一百多人要是一人扔過去一個磚頭也把他砸死了!為啥不扔!」

邵曉東搖搖頭,不知道陳楚說這話啥意思。

陳楚拍拍他肩膀:「說別的我不信,我就信兩點,第一,那就是不團結,自己顧自己,一盤散沙,人再多也沒用,第二,那就是刀已經駕在你的脖子上了,你還不相信他會殺你,還在那求饒不去反抗,呵呵……你自己想吧……」

陳楚冷哼兩手長身而去,邵曉東皺皺眉,大罵了一句:「麻痹的!幹了!楚兄弟,以後咱就是兄弟,同仇敵愾,那尹胖子要來了,我邵曉東不做縮頭王八!咱一起跟他干~!」

陳楚重重點了點頭,他自己也沒想到,他今天會說這樣的話,會選擇一條這樣的路,或許有些人能夠選擇自己的命運,但是有些人都是被命運的驅使,在大勢所趨下無法選擇吧……

季揚是自己兄弟,自己有難的時候,季揚沒有袖手旁觀,而輪到季揚有難,自己自然不能眼睜睜看著,如果自己冷若旁觀,別說人字的兩撇了,就***連人字的一撇都趕不上,道理是人說的,道理也是人做的,誰牛逼,誰就是道理。

邵曉東過來伸出手:「楚兄弟!咱……咱合作愉快!」

「哈哈!合作愉快!」兩人握了握手。

隨後往這邊走,而劍拔弩張的雙方見兩頭老大都握手有說有笑,氣氛便倏地緩和下來。

這東西也像是兩個民族,兩個國家,兩頭老大關係好,下面人就好,比如……國家亦是如此,天朝和俄羅斯好,以前也有交惡的時候,國家和米國交惡,而在與俄羅斯交惡之時,和米國卻是蜜月期。

與日本鬼子抗戰那麼多年,恢復雙邊關係時候,鬼子與國家恢復邦交,兩國貿易,關係增進,可見沒有永遠的朋友和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