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零二十一章師走校空(六更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二十一章師走校空(六更第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兩人走出來,還有兩個警察跟邵曉東打招呼,邵曉東忙遞過去一盒煙,親人的像是哥們似的。。

等走出派出所了,邵曉東掏出一沓錢往陳楚手裡一塞說:「來,兄弟,咱倆一人一半!」

陳楚看著那一沓錢,能有三千多了,忙推脫不要。

邵曉東呵呵笑了:「拿著,以後咱就是自己兄弟了,這麼見外幹啥?」邵曉東執意往他兜里揣,不像那種虛情假意的,陳楚也明白些,這小子已經嗅到尹胖子要衝他動手的味兒了,先把自己餵飽了。

陳楚反覆琢磨了一下,要!不要白不要,自己現在沒啥收入,而這年頭沒錢幹啥都玩不轉,自己玩了那麼多的女人,雖然沒用錢,說白了還不是用的騙么!還有就是自己下面的大傢伙,那玩意也叫本錢啊!

沒大傢伙的本錢,沒花言巧語的手段去騙女人,人家能上鉤么!嗯……陳楚想了想還是把錢收著了,以後自己也得朝著錢看,這東西塞過去,派出所的所長都能和咱稱兄道弟的,這可比功夫厲害多了……

邵曉東的意思是要陳楚跟他去瀚城風流快活去,畢竟今天也收入了一筆,邵曉東管養豬那家要了五千,訛了劉老七一萬,出去給兄弟們的四千多,給派出所張的三千孝敬,跟陳楚一人分了四千,當然,他又自掏腰包給陳楚手下分錢,邵曉東看的遠,陳楚這夥人雖然沒打過架,但就是這種沒打過架的人打架才不要命了。

要是經常打架的都溜邊,都滑,打架也是分陣法的,不會打架的跟的往中間沖,尤其是打群架的時候,好!你往中間沖,槍打出頭鳥,多少棒子往中間輪呢!

會打架的都溜邊,兩方動手了,會打架的咋呼挺歡的,不過就往邊緣地帶沖,邊上的人少啊,見事兒不好,跑的也快。

邵曉東每次打架都不吃虧,他就一直偷奸耍滑的溜邊跑了,就上次被陳楚出賣了才第一次的挨了那頓胖揍。

陳楚揣著錢,直接回到了學校,都已經快下午一點了,老師也沒來,他去小店隨便買點東西吃,直到下午的時候才看到柳賀來了。

柳賀眼圈發黑,臉雖然洗的很乾凈,但明顯的是憔悴的模樣,那樣子就跟被人輪了似的。

陳楚心裡琢磨,是不是被季揚給干狠了啊!這娘們被乾哭了?不過見柳賀走路很正常啊!而且也沒有啥外八字啥的,顯然,還是處女了。

方陽陽今天走路極為不自然,就在走廊站了一會兒然後就回班級坐著去了,倒是柳賀走路好好的,人卻是無精打採的,陳楚細細琢磨一遍忽然笑了。

柳賀肯定是想跟人家季揚好,撅著屁股等著季揚的幾把,人家季揚斗不願意往裡面放,肯定是這樣的,因為陳楚都親眼見好幾次季揚拒絕柳賀了,心想這小娘們肯定是沒被季揚干,她不樂意了。

不禁嘿嘿嘿的笑,柳賀聞聽陳楚笑,不禁回頭狠狠瞪了他一眼,不禁氣得呼哧呼哧的,心想這種人怎麼能活在世界上呢!誰給他的勇氣活著呢!

可是人家還活的挺好,挺滋潤的。

陳楚不理他,悠哉悠哉的看起張老頭兒的那些書來,有的時候也跑到教室辦公室,他是大隊長,有教師辦公室總辦公的鑰匙,進去找幾本,反正也沒老師啥的。

摸出了幾本高中的代數書看了,其實他也是無聊才看,昨天放了好幾炮,他已經不那麼憋著了,遂而已。

陳楚以前沒有啥人生的方向,一天到晚瞎胡混,不過現在他又了,不是別的,正是念書啊!古人說的好啊!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顏如玉的,真是名不虛傳啊!

自己要不是上學,能糙到這麼好的女生么,比如朱娜,比如路小巧,王紅梅,方陽陽,也許自己只能躲在家裡的那間破房子里在看劉翠撒尿,看她那光著的屁股自己擼呢!

可見,上學的好處,古人上學的時候沒準也經常幹這種事,才又這樣的高超學論。

陳楚心裡瞎琢磨著,他感覺自己看書速度越來越快,基本上落在書上的手幾秒鐘就能翻開一頁,這樣的速度簡直讓他都駭然了,一本書頂多十來分鐘便看完,裡面的知識點琢磨一下也能領悟了。

陳楚不禁心想,是不是……是不是自己天生就有數學細胞啊!他以前可是聽王霞老師說過的,天生的理科生與文科生的大腦是不同的,理科生邏輯思維非常的強悍,文科生情緒特別的敏銳和敏感。

比如林黛玉那種人,見到花落花開都能哭的眼淚出來,掏出手絹都能擦一手絹的大鼻涕,這文學細胞得多豐富了。

而理科的邏輯思維比較強,便是反應快,非常聰明了。

不知不覺,看了幾本書,陳楚又去找其他的書看,基本上一天的時間他都在看書中度過了。

高中的課程可不是初中可比的,國家的教育2000年的時候差不多便是小學不怎麼學,初中的時候帶學不學,高中累吐血的學,大學是邊玩,邊男女在一起同居,邊造小人邊學。

陳楚也感覺到了這高中課本的難度,不過自己還是沒啥壓力的感覺,也課本也是王霞這些班主任留下在辦公室的,因為每個老師都在想著要調走的事兒。

而誰不想調到高中去啊,調到大學那才好呢!反正調的地方越高,那外撈收入就是越多了。

陳楚先回到家轉了一圈,隨後跑到張老頭兒那。

張老頭兒彷彿又蒼老的一些,陳楚笑道:「老傢伙,最近是不是憋壞了啊!不行我領你去洗頭房找個小姐敗敗火!」

「山驢逼……」張老頭兒氣得哆哆嗦嗦的指著他的鼻子就罵:「你這麼說話,有良心嗎?給我找一個小姐!一個小姐怎麼夠!最少三個!」

陳楚呵呵笑了:「老傢伙,你可真是要豁出老命去啊!」

「嗯……今天怎麼來的這麼早啊?不去找你什麼朱娜,方陽陽,再不你的那些姘頭了?」

「嘖嘖嘖……你說話真難聽,我們那叫戀愛好不好?」

「好個屁!玩夠了,又想換新的了對不?男人啊,就沒有知足的時候。」張老頭兒嘆息一聲:「驢啊,玩海無涯,回頭是岸啊!還是跟老朽學點有用的東西……」

陳楚撇撇嘴:「老傢伙,我今天感覺總想那個警察呢,你說我能糙到她么?」

「唉!人有的時候要有自知之明,有的時候又不要自暴自棄!懂么?」

張老頭兒嘆息一聲說:「人要有自知之明的意思便是你始終是一個半大小子,只是一個農村人,家裡條件不好,人……人也沒有我年輕的時候帥,你能混到現在這樣就不錯了,別貪多嚼不爛,還想玩女警?我呸!」

張老頭兒頓了一下又說道:「不要自暴自棄便是,都是人,為啥別人能玩,你就不能玩?別人瞧不起你,說你是農村人,說你半大小子,說你不識時務,不配!你真就不配了么?飯都是一口口吃的,路都是一步步走的,憑啥他們瞧不起你!你做的好,那些都是你應得的!啥叫自知之明?狗屁!」

陳楚琢磨了一番,感覺張老頭兒這是兩頭堵了。

張老頭兒呵呵笑了:「驢啊,世間上的事兒都是兩頭堵的,當你窮沒落的時候,就有人說你要有自知之明了,當你有一天成長站起來的時候,他們也只能仰視了,這都需要一個過程……」

過程……陳楚像是有點明白了。

「打鐵還需自身硬,你有那個實力了,做出來了,別人也看到了,女人多的是的圍著你轉,就像朱娜問你的,你有磚房么?人家馬華強家還有麵包車跟大棚呢!你不用辯解,當你有了這些東西的時候不用你自己去說,去和人解釋,人家都看得見,誰也不傻……」

陳楚咬了咬嘴唇,嘆了口氣:「嗯,老傢伙,我懂了,我會努力的,對了,我今天好像比以往記憶的速度都快,你看……」

「嗯……」張老頭兒一把抓住陳楚胸前的玉扳指,忽然手哆嗦起來,過了半晌,搖搖頭,老淚在眼眶直轉悠,激動的嘴唇抖動起來。

陳楚見他神智像是不清醒了,忙問:「老傢伙,你哪不對了?你……你不能嗝屁!」

張老頭兒本來特激動,聽見陳楚這麼說,氣得狠狠給了他一記爆栗,打的陳楚腦袋生疼,不僅揉了揉。

「老子才不死呢!」

張老頭兒罵完竟哈哈大笑道:「哈哈……老子這……這想死都死不了了……」

陳楚不明其意,盯著張老頭兒看。

等他激動完了,陳楚才推了他一把:「老傢伙,你精神是不是受到刺激了?要不我給小袁大夫打電話!」

「唉,你這混小子!」張老頭兒坐了下去,手裡還握著他的玉扳指說:「陳楚,我問你,如果有機會讓你成為強者,你會不會去做,我說的是現在就有機會讓你成為強者!」

看著張老頭直勾勾的眼睛,陳楚咧咧嘴:「啥強不強的,我就想老婆多多,然後能把那警察糙了……」

「唉……胸無大志,暴殄天物!你就是個敗家子!陳楚,我給你個機會,我帶你走,你知道這玉扳指里到底是什麼?」

「裡面不會是海洛因?」陳楚問。

「海……海洛因你個姥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