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零二十二章驚濤拍岸(六更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二十二章驚濤拍岸(六更第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張老頭兒跟陳楚洛里嗦的說了不少,陳楚腦袋都炸了。

回來的時候腦袋還暈暈乎乎的,又什麼仙蹤,又什麼報仇的,還說那玉扳指裡面蘊藏強大力量,吸取后能成為大陸強者,陳楚冷哼一聲笑了:「那給你了,你吸取,你報仇去!」

張老頭兒再三問他,陳楚也不稀罕要,張老頭兒嘆息一聲道:「驢啊,也算是你我有緣,這樣,我把力量吸取,但給你留下一點,你也可以很牛逼的了,老朽沒有其他願望,只希望靠這裡面的力量報仇雪恨,等老朽報仇完畢,回來之時,再將這些強者之力歸還……」

陳楚打了個哈欠,只見張老頭兒在那玉扳指之上拍了拍,那晶瑩的的綠色之氣快速的從玉扳指中進入張老頭兒體內,而他亦是健碩了一些,並不在靠爐火取暖了。

而玉扳指亦是逐漸暗淡,張老頭兒隨後鬆開玉扳指道:「罡氣為白色之氣,而晉級後為鬥氣為無形之氣,鬥氣晉級聖氣為五彩之氣,五彩金木水火土,哪裡亦是存在,而這碧綠便是其中的水——乃是水之心之聖氣,今日我竟能吸收這水之心,報仇足以!小友,我張道宗感激涕零……」

「呷?」陳楚咧咧嘴,他雖然感覺這東西蹊蹺,但心思都不在這上面,看了看還跟以前一般無二的玉扳指,咧嘴說:「故弄玄虛,切!我走了!」

張道宗搖搖頭,心想那點水之心也能夠他練功之用了,可能他還小,需要世間的磨練,等真正嘗盡世間心酸,才能看透很多事兒,那時候再帶他走。

張道宗又提醒道:「陳楚小友,萬不可意氣用事,切記切記!」

「記個屁啊記!」陳楚感覺今天張老頭兒絮絮叨叨的,不對,應該是神神叨叨的,可能是燒土豆吃多了,呵呵……

陳楚回到家,依舊看書,感覺記憶力還是那樣的充沛,這就說明,那張老頭兒吸個屁啊,什麼水之心,我看他是沒長心。

陳楚繼續看書,張德江回來的時候,看他專心致志的樣子,也沒忍心打擾,心想自己的這個驢兒子能看書那是太陽從西邊出來,這是大好事啊!

總比他整天雞窩不到鴨窩到的好,討人嫌,最近那小蓮跟她二姐去省城了,要跟王大勝離婚,總算沒纏著這驢了,不然整個屯子還是鬧的沸沸揚揚的,自己出門都臉紅啊。

他見陳楚看書入了迷,自己做飯炒菜,然後給兒子留了不少飯菜在鍋里,自己吃完就睡了。

陳楚不知不覺中一本又一本的接著看書,打了個哈欠,一看竟然是凌晨兩點了,而高中的代數幾何課本幾乎看完了,琢磨了一番數學的深奧,真是不錯了。

陳楚正要摸出物理化看一眼,忽的,感覺前面人影一動,趴著窗戶仔細一看,真是個人影,而那人影沒在別的地方,正在劉翠家的廁所。

陳楚見自家的燈開著,忙關閉了。

隨後輕輕的出了門,心裡不禁一陣的激動起來,心想:「這肯定是劉翠在上廁所了……我的翠翠,好久沒弄你了,我都想死你了……」

陳楚心裡想著隨後躡手躡腳的順著牆頭往人家廁所那出溜,等距離人家廁所越來越近,陳楚趴著牆頭借著月光,往裡面看著,只見一個滾圓滾圓的小麥色的屁股出現在陳楚眼前。

那小麥色的腰,小麥色的屁股蛋兒,還有同樣小麥色的兩條滾圓的長腿,讓陳楚怦然心動。

下面突突突的膨脹起來。

陳楚不禁一陣的口乾舌燥,見那個影子蹲了下去,隨後下面傳來了嘩啦啦的水聲,水聲停止,那滾圓的大屁股抬高起來,正對著陳楚,彷彿空氣中亦是那股女人的騷味。

陳楚抻著腦袋,嗅著半空里的氣息,狠狠的吸了一口氣,感覺自己的鼻孔熱烘烘的,陳楚直接翻過了牆頭,下面已經支起了一隻大棍子,不由分說的一手摟住女人的腰下面的大棍子隔著自己的褲子,就朝著那圓滾滾小麥色的大屁股中間頂去。

陳楚想壞了,不禁呻吟的叫了一聲:「我的嬸兒……」

「啊!」那女人叫了一聲:「誰!」彈性十足的肌肉馬上回頭借著月光看清了,說:「陳楚……你,你幹啥?還,還頂我的屁股……」

陳楚一下傻了,這……這不是劉翠啊?這女人要比劉翠年輕許多,也是十六七的模樣,長得哥呢自己差不多高,而頭髮長長的,在後面披散開,皮膚小麥色,眼睛鼻子嘴和劉翠有些相近。

「你……你……」陳楚認出來了,這是劉翠的侄女,孫媛,孫媛以前比陳楚高了半頭,現在陳楚長個了,半大小子長個也快,已經一米七二左右了,孫媛也有一米七了,她跟劉翠身材啥的都挺像,不過,以前瞧不起陳楚。

但是最近陳楚在學校很是風光,女人大多是勢力的,當然,不勢力的也有,不過很少,當然……男人也勢力的多。

要是往常,孫媛早就一個大嘴巴子抽過去了,這大半夜的自己撒尿,他就過來抱住自己的腰,下面還頂住自己的屁股?她這麼大的丫頭了,啥事兒不懂得了。

不過,現在陳楚不一樣了,是學委了,還是學校的大隊長,畢竟是官了。

「你……你這是幹啥?」孫媛臉忙紅了一下,兩手抓住褲子,背過臉去把褲子提上了,陳楚看著孫媛光溜溜的小麥色的大屁股,真想霸王硬上弓了。

不禁想起以前也偷看過孫媛大屁股的事兒了。

「陳楚,你說,你,你這是咋回事?還有,你剛才喊我的嬸兒,你剛才把我當成誰了?」

孫媛這麼一問,陳楚蒙了,忙搖手說:「沒,沒有的事兒,我剛才過來撒尿,睡的迷迷糊糊的,我,我夢遊啊,你不知道!然後我一下就從牆頭反過來了,誰想到就撞到你身上了,我剛才是喊我的身,我的身上摔的疼……」

……

在學校的女生,誰不喜歡學習好的,在單位誰不喜歡當領導的。

孫媛臉紅撲撲的:「陳楚,真的假的,你,你不會是……是喜歡我!」孫媛說著轉過臉去。

黑燈半夜的,孤男寡女的,再說兩人從小玩到大的,那時候陳楚長得小,孫媛總是欺負他,不過兩人漸漸長大了,男生跟女生一長大,反而說話就很少了,一說話就像是怕人笑話似的,尤其是在十六七歲豆蔻年華的時候。

但這種羞答答的時候亦是最容易偷嘗禁果的時候,要是幾個月前的陳楚,肯定會害羞的離開,而現在的陳楚是玩女人的老手了,不要臉到極致,那臉皮比土層都厚。

人家女孩兒煩他,他都硬是往上貼,更何況作為個女孩兒人家主動這麼問呢,自然是劑耍要是城裡的女孩兒可能是在挑逗你,但農村這樣淳樸的女生,可沒有那麼多的玩玩心眼了。

陳楚看著有些羞答答的孫媛,在月下背過去身子,兩隻小手正緊張的,又飛快的把自己的頭髮盤成了兩根小辮子,陳楚慢慢走過去,手放在孫媛的肩膀上。

「孫媛……」陳楚說的很溫柔,語言中帶著顫抖,不是激動的,是秋天了有些冷凍的。

人家孫媛卻是面色如霞,轉過身,低頭問:「嘎哈。」

孫媛和他差不多高了,或者說只比他矮兩公分,但女人要是鍾情一個男人的時候,她會羞答答的表現出小女人的樣子,即便她高,也要故意的縮起身子來。

而且,她這種純農村姑娘,這種淳樸的鄉音更是吸引人,一句嘎哈,就讓陳楚下面硬了。

孫媛穿著黑白的個子褲子,上身是粉紅色小衫,腳下是平底布鞋,是那種自己做的布鞋,但兩條大長腿還是那樣的高挑性感,兩瓣屁股,還有深深的溝子還是那樣的明顯。

「孫媛,你,你,你,你說的對,我是喜歡你,我喜歡你……」陳楚激動的一手抓住她的一隻辮子,另只手板過她的肩膀,張嘴就沖她的嘴親了過去。

孫媛的嘴唇是那種豐厚性感的,她兩眼瞪得大大的,陳楚的唇已經印到了她的嘴唇上,並且碰上去了,就狠狠的親吻了起來。

孫媛一個農村女孩兒哪經歷過這個,當時就傻了,還不明白怎麼一回事,就被陳楚親住了。

陳楚可是老手了,嘴唇親吻住孫媛的嘴,看著她動也不動,兩眼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兩手忙緊緊的摟住孫媛,一手摟住她的腰,一手抱住她的脖子,就堵住孫媛的嘴,狠狠的啃了起來。

「啊,啊,啊,啊……陳楚,你別……別,啊……」孫媛輕聲低吟著,她根本就不明白怎麼一回事,農村對於這種事兒有的家長告訴閨女。

但是有的農村老娘們她不說,嫌這丟人,沒法張嘴,就跟姑娘說,跟男的在一塊接觸磕磣,但是究竟怎麼個磕磣她不解釋,不好意思解釋。

有的時候就造成了誤區,孫媛的手都沒被男人摸過,這下被陳楚抱住啃著,她感覺渾身火辣辣的難受,一股又麻木又刺激的感覺襲便全身,小腹一陣的火熱,而自己兩條大腿中間,一個硬邦邦的棍子已經抵住了她的兩腿之間,而且感覺陳楚的一隻手緊緊的摟住她的腰。

而兩人身體緊緊貼在一起,那隻大棍子就在她兩腿間,還有她的小腹間熱乎乎的磨蹭著,磨蹭了一陣,陳楚的腰還用力往前頂,陳楚發出呼哧呼哧的聲音。

而孫媛渾身更麻木,下面開始瘙癢起來,好像特別喜歡陳楚那根大棍子頂在她下面的圈裡似的,一個可愛的農村姑娘,就要被淪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