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零二十三章捲起千堆雪(六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二十三章捲起千堆雪(六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孫媛很不一樣,她很笨拙,嘴,舌頭,手,都很笨,陳楚一親她,她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嘴感覺熱熱的,麻麻的,舌頭感覺被陳楚的嘴吸了進去,濕潤的,黏黏的感覺。レ&spades思&hearts路&clubs客レ。

她手不知道往哪裡放,不知道該推開陳楚,還是該怎麼樣,陳楚緊緊的摟著她,在她的嘴上舔著,親著,孫媛便已經繳械了,陳楚舌頭再次伸到她的嘴裡,去纏繞她的舌頭,孫媛只羞澀的臉**辣的。

她心裡想的卻是,陳楚是學委,是學校的大隊長,而且還是村裡的小學老師,雖然就講了兩三節課,但是村裡人都說他有出息,而且和大隊混的好,大隊都準備給他家蓋磚房,要把他家泥草房扒掉的。

雖然陳楚有些負面新聞,什麼跟那小蓮搞破鞋啥的,還跟婦女主任劉海燕有一腿,但是有句話說得好,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你看那些抱得美人歸的,哪個不是耍流氓得來的?

比如織女牛郎,偷人家仙女衣服不給,非要嫁給他才行,這不是耍流氓么!張生崔鶯鶯也是,嫦娥奔月更是,一個仙女在下面跟人家男人睡了好幾年覺,還有臉往月亮上跑,丟人丟的夠遠的,女流氓還有祝英台,裝瘋賣傻十八里相送,就是千里送13……

大抵成就的都是這些流氓,而在農村最務實了,雖然陳楚這方面的名聲不太好,但是大老爺們在一起都沖陳楚挑大拇指,說陳楚牛逼!

搞破鞋咋的?那小蓮十里八村的那算是美人,誰不想睡一晚上?陳楚給睡了,這是一個牛逼,閆三誰敢動?縣裡也沒人整的動,讓陳楚給揍了,算另一個牛逼,而是還能對詩,在學校已經牛逼大去了,小楊樹村的這些在鎮中學念書的孩子,把這事兒都傳到家裡了,說陳楚對詩如流,大學問家都不好使。

而且教育局孫副局長主動開綠燈,直接報送去城高中……考試成績在三中排名第二,語文卷子還挺多沒寫……現在在村上混的也好,跟劉海燕咋的?劉海燕都是陪領導睡覺的,你普通老百姓誰跟她睡一覺試試?誰有那個本事啊?

柳副村長柳冰冰,十里八村第一大美人,陳楚還不是馱著大美人東跑西顛的?一整就膩在一塊?還有王小眼那個無賴,徐國忠也算是潑皮,在陳楚面前都吃虧上當,所以整個小楊樹村的老少爺們,沒有不沖陳楚挑起大拇哥的,現在人家馬上就要蓋一排磚房了,一磚一瓦不用出,全部村上拿錢,這才叫牛逼呢!

都說陳楚以後有大出息,村裡的誰家女孩兒不奔著了,女人大多看到眼前利益,農村人差不多整天都呆在本村,一般不往遠走,最遠也就是去一趟縣城啥的了,一年到頭去不一次瀚城,所以目光就盯著這一畝三分地也說得過去了。

此時在孫媛看來,以前她瞧不起陳楚,現在人才陳楚成了紅人了,親你那是你的福分了。

當然,這是孫媛內心深處的想法,她認為自己和陳楚,那是她高攀,但是沒想到陳楚不僅僅是親親她就算了,而且一隻手已經摸到了她的屁股上,摸著她滾圓滾圓的屁股蛋兒,讓她渾身都麻酥酥的。

而且兩個手指,已經隔著她黑白的花格子褲子,在她的溝子上輕輕的摸著,摸著……孫媛的屁股很大,而且長得也像是劉翠,陳楚摸著摸著火燒火燎的就抓了她的屁股蛋兒一把。

「啊!陳楚,你幹啥?」

「孫媛,我喜歡你,你當我媳婦!」

「我……」孫媛臉蛋兒通紅,她看了眼陳楚,感覺他不像以前那樣矮了,也不想以前那樣髒兮兮的了,更不像以前那樣眼睛像小偷似的賊兮兮的,在通明的月光下,陳楚的雙眼如同兩汪清水,她像是要融化在人家的目光中。

而且陳楚的身上還傳來一陣陣的淡淡的香水兒的味道,尤其的好聞,孫媛很保守,她一個小丫頭都不好意思噴香水,而陳楚噴了,她覺得那樣好聞,喜歡聞。

孫媛看了陳楚一眼,然後嗯了一聲。

陳楚樂了,又抱著她的脖子,在她的脖頸跟臉蛋子上狠狠的啃了幾口,孫媛兩手捂住胸前,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忽的,陳楚抱起她的身子,跨著院牆,進了自己家的院子。

「陳楚,你要幹啥?」孫媛兩條大腿蹬著,她已經被陳楚抱了起來,橫躺在陳楚懷抱里,羞答答的,又焦急的晃動著穿著布鞋的兩隻腳丫。

「幹啥?你不是要做我對象嗎?你剛才不是答應我了嗎?」

「恩呢!」孫媛應了一聲。

「這不就得了?答應當我對象,咱就……你就是我對象了,那我就該稀罕稀罕你對不?」

「對,不行啊,不行……」孫媛抓住他的胳膊,不過陳楚已經邁步往屋裡走去了。

「孫媛,別說話,別讓人聽見,我答應你,你現在是我對象,以後你就是我媳婦,我考上好大學,好回來娶你當老婆,你不信我能考上大學咋的?」

「俺信你,但你能要俺了么?」孫媛臉紅撲撲的問:「你要是考上了大學,你就是市裡人了,俺還是農村人,你,你不得找個市裡人當媳婦啊……」

陳楚拍了拍孫媛滾圓滾圓的大屁股歡喜的說:「要,要你,就憑你這大屁股我捨得不要你么……」

陳楚說著快步抱著孫媛連哄帶騙的從窗戶里跳進屋裡了。

陳楚睡的是北炕,窗子也不高,陳楚邁腿進了屋子,兩手還抱著孫媛不放,手指靈活的插上了窗戶拉上窗帘,隨後想了想又插上了房門,這才抱著孫媛上了炕,慢慢的把孫媛放在炕頭上,陳楚片腿騎上孫媛就抱著她的脖子開啃起來。

「哎呀,我的寶貝,我的孫媛,快讓我喜歡喜歡你……」

孫媛感覺自己的大脖子痒痒的,全是陳楚的連親帶啃的吐沫星子,手不禁擦著,陳楚拉開平時他學習的小檯燈,正好把屋子照的蒙蒙亮,可以朦朧的看到孫媛的模樣。

陳楚抱著她的臉又是一頓生猛的連親帶啃的,孫媛的小手始終無力的抵抗著,陳楚幾下把自己脫了個大光膀子,半大小夥子結實的肌肉讓孫媛身子有些軟了,她的手推到了陳楚的胸膛上感覺是那樣的無力。

陳楚兩手分開她的大腿,脫去她的布鞋,孫媛沒穿襪子,陳楚就開始解她的褲腰帶。

孫媛兩手抓住褲腰帶不讓陳楚脫,陳楚就又抱著她的脖子親,兩手解開她衣服上面的幾枚扣子,然後兩手托住她衣服的下擺往上脫。

孫媛雖然儘力掙扎,陳楚還是把她的衣服託了上去,孫媛知道守不住了,順從的把胳膊豎起然後套頭衣服從胳膊與頭上穿過去,被陳楚脫掉扔在了炕梢上。

陳楚剛才光顧著給她脫衣服了,沒看清楚她裡面穿的什麼,等他再見,不禁渾身更是火辣辣的,只見孫媛裡面竟然穿著一個紅肚兜兜,陳楚兩眼直勾勾的,那紅肚兜都裡面是兩隻雄偉的大白兔。

陳楚兩手抓住紅布奮的隔著這層紅布,開始捏著孫媛的裡面的奶。

「好媳婦,你真好,你還有這個?」陳楚激動的兩手哆嗦的揉著。

孫媛被他鼓弄的渾身火辣辣的,兩條大腿也抖起來。

而讓陳楚看到了自己的紅肚兜,孫媛鼓起勇氣推開陳楚,滿臉羞紅的光著腳跳下炕頭,要往外面跑,陳楚忙跟著下地抓住孫媛的褲子,兩手順勢抓住她的褲帶頭,一把抽下她的褲帶。

孫媛的褲子是自己家做的,農村女人一般針線活要是不會,都讓人笑話的,所以那褲子都是她媽給做的,褲帶一抽出去,褲子寬鬆至極,陳楚手往下一扒,孫媛的黑白格子褲子刷的掉了下去,孫媛小麥色的光溜溜的大屁股滾圓的出現在陳楚眼前,就像是議論滾圓的滿月。

陳楚一把抱住孫媛的腰,一手抓住她的紅褲衩往下一拽,孫媛的大屁股完全的落在了陳楚手裡。陳楚兩把解開褲帶,掏出自己的傢伙一下就抵住了孫媛的大屁股中間在她的溝子上了。

啊……孫媛低低叫了一聲:「你……村裡人都說你的傢伙是驢的,還,還真是……」

陳楚貼著孫媛耳邊,舔了舔她的耳墜:「好媳婦,你跟我好,我以後考上大學肯定回來娶你當老婆……」

「誰,誰信你……」孫媛雖然這麼說,不過身子已經不再掙扎了,陳楚下面抵住她的屁股中間,她感覺渾身像過點了似的,陳楚再次把她抱起來,抱到了炕頭上,然後拽了一把炕頭的帘子,自己先脫了了個大光,然後手放在孫媛的肩膀上,往下一扒,孫媛的肚兜被解開了,兩隻飽滿的大扎彈跳的出現在陳楚眼前。

眼前這豐盛的大餐,陳楚流著口水撲了上去,像是一個饕餮的怪獸,要享受這成熟少女的身體。

陳楚親吻著她的兩隻大扎,然後往下親,親到了孫媛大腿根,要親她火燒雲的時候。

孫媛忙不讓他親說:「老爺們別親這裡……」

陳楚笑了,把她兩條修長豐碩的大腿分開,下面抵住了她毛茸茸的中間,那裡已經濕了。

孫媛兩手推著他的肩膀,陳楚的大傢伙已經要緩緩抵住她下面的洞口,要往裡面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