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二十五章一時多少騷傑(六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五章一時多少騷傑(六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啊……」孫媛叫了一聲,陳楚才想起人家剛才破處了,下面肯定疼。

「你放手……」孫媛推開陳楚的手,又坐起來提上褲子,坐在炕頭上,兩手捋了捋自己的兩條辮子。

陳楚從後面兩手環繞過她的腰肢,嘴在她臉上叭叭叭的親著。

「煩人……你,你明天晚上還想這樣啊?」孫媛說完看了看他。

「啊!想啊,孫媛,反正我肯定要娶你做媳婦的,你,你明天還來唄,還是這個點。」

「煩人,不和你說了!」孫媛扶著炕沿下了地,試著走了幾步,腿腳有些蹣跚,不過她咬了咬牙,還是爬出窗戶,不過卻回頭意味深長的看了陳楚一眼。

陳楚則看著她那圓滾滾黑白格子褲子裡面包裹的大屁股心裡痒痒的,心想明天晚上就從她後面糙進去,肯定爽翻了。

他想著舔了舔嘴唇,也下了炕,撩開窗帘,見孫媛已經慢慢的跳過了牆頭,又回頭看了一眼,見陳楚在看她,孫媛低了下頭,隨後沖他揮了揮手,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那一刻,陳楚彷彿感覺自己做了一件壞事……

這下陳楚小睡了一會兒有點過,孫媛走的時候已經快三點了,陳楚算是睡了一個回籠覺,回籠覺這東西是不錯,不過這一睡香甜的就不願意起床。

陳德江已經起來了,見兒子還在睡著,心想昨天晚上可能是看書太累了。

雖然陳德江總是張羅著讓他出去打工賺錢,讓他混完初中就不念書了,或者去給人家當養老女婿找個厲害的的媳婦歸攏歸攏他,讓他早生兒子早得記,那樣當爹了,人就能收心了,不像這樣整天不務正業跟老娘們搞破鞋了。

不過也有好處,心想老子這一輩子了也沒弄個像樣的窩,這臭小子跟老娘們搞破鞋,佔了人家便宜,還搞出了一部手機,又搞出了三間大磚房,人家朱娜家已經正蓋著房子呢,朱娜家蓋完房子,就輪到他家了,然後是馬小河家。

當然,如果非要評困難戶,比他們窮的還有,老兩口子過日子的,殘疾的,但這也是靠關係的。

朱娜娘倆過日子,房子隨時都能倒,而更關鍵的是徐國忠在中間又給使勁兒了,他不是跟朱娜老娘朱蒙蒙那騷娘們有一腿么,徐國忠使勁兒,張財村長也同意。

說白了,徐國忠想免費糙朱蒙蒙兩把,張財下面也沒蹭到腥呢,也想跟著沾沾朱娜老娘下面的水兒。

這兩個騷包一般時候沒這麼齊心的,馬小河家的房子也要塌了,而且他家就一個快八十歲的爺爺,還有一個七十多歲的奶奶,這日子,一看都夠心酸的,老頭兒老太太都那麼大歲數了,也要下地幹活,說不定哪天就死地頭上了。

就這樣的條件,憑低保還麻痹的沒評上,馬小河爺爺有兩個兒子,大兒子便是馬小河他爹,在馬小河四歲的時候就死了,他媽也嫁人不管他了,馬小河就跟爺爺奶奶過,是他爺爺奶奶一手把他拉扯大的。

而他二叔,根本就不孝順老人,說他是牲口都他媽的高抬他了,舔犢之恩,跪乳相報,意思是說母羊下了羊羔子之後,不及時的把上面那層膜弄掉,小羊就會窒息而死,母羊就一口口的舔,不禁是母羊,很多動物母性都是如此的。

一口口的舔舐,把小羊羔弄的活蹦亂跳的,而小羊羔吃他母親奶水的時候是兩隻前蹄子跪下去吃的,便是跪著報答母羊之恩。

烏鴉反哺之意,小烏鴉小的時候,老烏鴉飛動飛西的抓蟲子,找糧食,自己餓的瘦巴巴的也要把小烏鴉吃的飽飽的,當老烏鴉有一天飛不動的時候,小烏鴉就讓老烏鴉在窩裡面呆著,反哺報恩,一口口的仿效老烏鴉曾經的樣子捉蟲子喂老烏鴉吃,自己亦是捨不得吃一口……

可是,很多時候,人都不如畜生!世間太多悲涼,讓人心寒心酸,子女逍遙快活,老父老母沒人照管,還麻痹的一大堆理由,糙他奶奶的!

陳楚跟馬小河是好朋友,便是看到這傻乎乎的小子,家裡的牲口不頂用的時候,每次上地幹活,他就當牲口拉車,老頭兒老太太坐在車上,而馬小河上學的時候,老頭兒走不動就爬著去地上幹活,一點點的在地壟溝里爬行著薅草,間苗……

人心都是肉長的,張財,徐國忠再不是東西,再貪污,這翻蓋磚房的政策也已經拍板釘釘了,必須有馬小河他們家一戶,哪怕不是三戶,只一戶,那也是馬小河他家的了。

第三戶陳楚家,陳德江心裡最明白,村裡人也都明白,把劉海燕的小13伺候的爽了……

陳德江早上的時候還是麵條,給兒子留了兩大碗,他吃完了,見時間差不多了,這才把兒子叫醒了。

兒子能這麼用功讀書,說心裡話,要是這能考上高中啥的,哪怕是普通的高中,陳德江就是賣血要供的,2000年的時候賣血是給錢的。

「驢!起來吃飯了!晚上不睡覺,點燈熬油的,浪費電!白天你不看書倒是睡的挺香的……」陳德江嘴上這麼說,不過心裡卻非常高興,哪個父母不想讓子女好好讀書,出人頭地了。

陳楚迷迷糊糊的起來了,手無意中碰觸到玉扳指上,裡面暗淡的閃爍著,陳楚推開窗子,而早上清涼的空氣傳遞進來,清涼的空氣讓他腦袋一陣,頭腦亦然清醒了很多了。

呼呼……

陳楚喘了口氣,這時陳德江說:「麵條在鍋里呢!還熱乎著呢,你吃吧,我幹活去了……」

陳楚額了一聲,打開鍋蓋,踢里禿嚕的吃完,隨後看看時間,這才整理了下書包,鎖好門,騎著摩托車往學校去了,半路的時候碰到了孫媛,這丫頭騎著二八自行車,她家裡條件不算好,但她個子一米七了,騎這種車不費勁兒,只是小丫頭騎這車不太好看。

孫媛念初二了,只是兩人平時不說話,畢竟是半大小子跟大姑娘的,差不多算是避嫌了,而孫媛以前也有些可不是陳楚了。

畢竟,那都是以前的事兒了,陳楚昨天還把人家給糙了呢,第一次給弄到手了,不好意思就這麼無情無義的倏地跑過去了。

陳楚停下來說:「我馱你去上學吧,你,你腿挺疼吧……」孫媛本來挺疼的,不過見陳楚這麼說,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說:「沒事,不疼,那啥,你去上課吧……」

陳楚心裡有些內疚,孫媛算是一個本本分分的農村女生了,這種女生的優點是能吃苦,好強,但是缺點也是能吃苦了。

「還是……還是做我摩托車吧,你那二八自行車太高了,再說咱倆……咱倆是鄰居,別人也不會說啥的……」

「不用了,過兩天我爸開工資就給我買變速自行車了,我爸昨天和我說的,差二百塊錢,過幾天就能給我買了。」

陳楚哦了一聲,隨後沖懷裡摸出兩張一百的,往孫媛兜里一塞說:「這回夠了,明天就讓你爸買吧!」

孫媛一愣,掏了掏兜,忙沖陳楚喊:「我不要!」

陳楚已經騎著摩托車突突突的沒影了。

陳楚沒有直接去學校,而是繞了一個彎子,給摩托車加了五十塊錢油,這玩意快是快,不過也是吃細糧的,不加油,也是白扯了。

雖然挺心疼五十塊錢的,不過陳楚想了想,自己還是想辦法先多賺錢吧!錢多了,還在乎這點么。

加完了油,陳楚才來到學校,以往的自習課都是靜悄悄的看書,不過現在已經亂成一鍋粥了,班長啥的也不管了。

因為學校的老師又是一大半沒來,本來就沒幾個老師,這下學生都開鍋了,而且各種傳言,當然王霞調走那是鐵定了,而且有人還在說鎮中學馬上就黃了,學生都去三中念書……

當然,這事兒要是真的,估計是鎮中學這一百來個學生,不到十分之一能去讀書了,一個是太遠,在那吃飯住宿費都交不起,還有就是三中的學費太高了。

鎮中學只要你來念書上課,實在沒有學費了,老師不要了,即便是這樣都沒有幾個人來上課的,教育局一來就作假,然後教育局也往上作假,便說失學率已經控制了,控制個屁了你。

這麼一鬧,陳楚這個大隊長剛當幾天熱乎的,現在也不去檢查衛生了,乾脆在這看書了。

正在他看的入神之時,半冊高中的物理書要消化的時候,啪嗒一聲,兩個紙團砸在他書上了,陳楚思路被打斷,一看不是啥紙團,而是捏的皺巴巴的兩張一百塊錢。

抬頭見孫媛氣咻咻站在他旁邊,臉上還有著汗珠,可能是剛到學校,而身體不適,下面疼痛,那汗,應該是疼出來的。

孫媛撅著嘴,絕強的說:「我不要!」

說完甩著長辮子走出門去,只是當她走到門口的時候,陳楚發現她走路動作明顯的慢了,而且彎了下腰,臉上明顯的帶有疼痛的神色。

很多目光沖他掃過來,尤其是朱娜的,只見她奶白的面色上微微泛紅,目光中帶著冰冷的像是要殺人似的。

陳楚咧咧嘴,暗想,朱娜這是在吃醋么,收了好錢,繼續看書,而這時馬華強一伙人扭扭噠噠的出現在校園裡。

他們沒事兒也是來溜達的,不過以前是欺負同學看美女的,但陳楚當了學校的大隊長,他們來的就少了。

馬華強,黃毛,段洪興三個人,馬華強而又是穿著筆挺的紅色西服,呆著墨鏡,裡面還扎著紅色領帶,下面亦是紅色皮鞋,襯衫是白色的。

冷眼看,還以為這小子要結婚了呢!

人是衣裳馬是鞍,馬華強這麼一倒扯,那張麻子臉看上去還真精神了不少。

馬華強把黃毛跟段洪興王紅面推了推,隨後摸出一隻鮮紅的玫瑰花出來。

陳楚撲哧一笑,差點嗆到,心想這小子是要幹啥?整的跟求婚似的。

陳楚不理他,轉頭看向朱娜,她奶白色的膚色勾引的陳楚下面一陣的痒痒,不禁想干朱娜一次,但他知道朱娜不容易上套,得想想主意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