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二十六章遙想兄弟當年(六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六章遙想兄弟當年(六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不禁想起了邵曉東,那小子可是泡妞兒高手了,不僅發出個簡訊,說怎麼才能讓女生歡心。

沒想到不到十幾秒,邵曉東的簡訊就回來了,而且字數還不少。

「哈哈!肯定是馬華強問你的對吧,昨天他就給我打電話了,我都告訴他了,女的喜歡花,送花絕對行!」

陳楚暈了,心想怪不得馬華強整的不倫不類的呢!原來是邵曉東出得主意啊!

不過這招可不好使,人家邵少東長得細皮嫩肉的,不穿西裝,或者說人家不管穿啥往那一站,手裡捧著花兒,也像是那麼回事兒,馬華強就不行了,這東西叫術業有專攻啊!

這時,馬華強看到了陳楚,忙招呼道:「楚哥,楚哥,你出來一下!」

陳楚笑了笑,一扶窗子,直接躍了出去,這時班長喊了一嗓子:「你……你咋跳窗戶!」

陳楚還沒說話,王偉就罵了一句:「麻痹的,你管的著么!糙!」

班長愣了愣,王偉在陳楚之前在班級也挺牛的,被陳楚收拾了最近才軟和,但是王偉這種人是那種天生就不怕揍的,除非你弄死他,不然過兩天緩過勁兒了還那樣。

但現在跟陳楚混到了一夥兒,昨天還分了錢,感覺自己也算是半個社會人了,有人說他老大,自然不幹了。

王偉一咋呼,班長還真被嚇住了。

陳楚沒理他們這些狗扯羊皮的事兒,在班級他還是很低調的,有本事沖外人去使去,對本班同學只要互不侵犯就好,沒必要弄得全班都怕自己,稱王稱霸的,那不算牛逼,算窩裡橫。

陳楚朝馬華強走了出來,見這小子打扮的立立正正的,腿確實在哆嗦。

「咋了?這逼樣?」陳楚忍不住笑了。

「楚哥,那啥……我,我想跟一個小姑娘處對象,你不知道啊,我……我現在一看見她我就渾身受不了啊!我太稀罕她了……」

陳楚撓撓頭說:「誰啊?把你整成這樣了?朱娜還是柳賀啊?」

馬華強咧咧嘴說:「楚哥,你就別逗了,朱娜你……是你的,柳賀是季哥的,再說我現在不喜歡她們了,我喜歡別人,我一看見她腿就不好使,渾身都發顫,我是真愛上她了……」

陳楚呵呵呵的樂了起來,想不到馬華強還能有今天,不過想想也正常了,以前自己喜歡劉翠的時候不也是么,有些魂不守舍的!看來啊,男人還得經歷過才能堅強,不然,這小心臟怎麼面對女人也太不堪一擊了吧!

「靠!多大個事兒啊!喜歡誰?走,我領你去!給你壯膽!咋樣?」

「楚哥,你太夠意思了!」馬華強感動的拍了拍陳楚的肩膀,然後回頭沖著身後的黃毛跟段洪興罵道:「你看看楚哥,你再看看你們!給我壯膽還他媽的嫌丟人!是不是兄弟啊?」

黃毛跟段洪興只在那嘿嘿笑。

反正現在老師也沒來,再說這兩天上課也那麼回事,陳楚也不管這些了,讓馬華強喜歡誰就叫他出來,然後當面說唄,行就處,不行就拉倒唄,多大個事兒啊,咱又不是搶男霸女的。

兩人往前走,陳楚問:「哪呢!」

馬華強忙不好意思的把玫瑰花塞進陳楚手裡說:「楚哥,你想幫我拿著,我還不知道那女的叫啥名呢!不過我就看著她的大屁股,我實在是受不了了,一看她的屁股我就硬啊!楚哥,我先把她喊出來,然後你再把玫瑰花遞給我,我先去她班級喊她……」

陳楚搖了搖頭,心想馬華強還有竅不度思伊耍所謂英雄難過美人關了,馬華強還不好意思,讓陳楚,跟黃毛段洪興他們去學校房后等著。

估計是怕吃癟,在兄弟們面前丟臉以後抬不起頭啥的了。

黃毛跟段洪興掏出煙叭叭叭的抽著,等著馬華強出來,他們知道陳楚不抽煙,也沒謙讓。

等了能有五分鐘了,還不見馬華強的人影,陳楚笑了笑:「哪個女生啊,這麼不好請?不會是柳賀吧!」

黃毛跟段洪興都搖頭說不是,說那女生長得一般人,就是身材跟那屁股真好,男人見到沒有不硬的,還說馬華強昨天把電話都嘮欠費了問邵小東主意。

邵小東是雞頭啊,天天擺弄女人,她手下女人啥樣的都有,初中文憑的,高中,大學文憑的都有在他那當小姐的,邵小東肯定是有玩女人的手段的,而邵曉東跟季揚都同樣是他們崇拜的偶像了。

一個是打架牛逼,一個是泡妞兒牛逼,出來混的半大小子,大多是為了這兩樣了。

又過了一陣,終於傳來了馬華強的聲音,陳兄,段洪興,黃毛都靠在學校的后大牆,而馬華強和那女的已經到了對面角,雙方呈九十度,能聽見聲音,看不到人,只能看到兩人映襯過來的影子。

只聽馬華強還央求著:「老妹,你叫啥名,告訴我唄,我找你真有事兒。」

「啥事?我還看書呢!有事兒快點說!」

「你,你就再走幾步,我真的找你有事兒!」

「馬華強,你要幹啥?你再拉拉扯扯的,我就撓你!」

撲哧!大牆這邊的陳楚,黃毛跟段洪興都忍不住呵呵呵的笑了,心想這女的還挺厲害啊,要是以後真成了,馬華強可有罪受了。

幾人正笑著,馬華強終於苦苦求著把那女生給說的走了過來,馬華強忙沖陳楚招手說:「楚哥!花!楚哥,快點,花哪!」

陳楚楞了一下,忙把背在身後的花拿了出來,那女生忙感動的幾步走過來,接過陳楚手裡的花,一把摟住他的脖子。

「你,你想送我花就直接送唄,非整這一出幹啥啊?煩人……」那女生感動的都哭了。

馬華強傻了,咧著大嘴不知道說啥好,停了三秒鐘,黃毛跟段洪興嘴裡的煙都掉到地上而渾然不覺,忽然哈哈哈的指著馬華強大笑起來,卻一句話說不出來。

陳楚也蒙了,馬華強喜歡的人竟然是孫媛,也是了,孫媛那大圓屁股跟劉翠的一樣,而且還是性感的小麥色的皮膚,男人一見就能勃起了。

馬華強跟丟了魂似的,陳楚忙說:「行了,都別說了,這是我家鄰居……我們……」

「啊,明白,明白。」馬華強低頭耷拉腦的,就跟霜打了似的,下一秒看到黃毛跟段洪興笑,過去收拾他們兩個去了。

陳楚這時把那二百塊錢又塞回去說:「早上給你錢,你咋不要?」

「我,我要你的錢幹啥?我還沒跟你結婚呢,又不是你媳婦,咋能要你的錢。」孫媛說著話,臉紅了,手裡弄著自己的辮子。

她越是不要,陳楚心裡便越是內疚,有的時候女人管男人要東西也要講究方法,你可以暗示,但千萬不要直接去要這個,要那個的,那味兒就變了,性質也變了。

也許你想要一千塊的衣服,不要說你給我買這個,不然我就怎麼樣,怎麼樣的。

可以轉個彎說,這個挺好看的,但一千多太貴了,這麼一說,男人一感動,能給你買個兩千塊去的……

孫媛越是不要他的東西,陳楚便是越是愧疚,總覺得要對孫媛負責,要為她做點什麼,期間還有鄰居一層的關係,而孫媛又不像王紅梅那樣的討厭鬼,勢利眼。

孫媛最後拿著這隻玫瑰花說:「陳楚,我最喜歡這個,你送我這個就夠了。」

她說著笑了笑回去了。

陳楚嘆了口氣,陳楚也回到班級,第一節課本來是數學課,而數學老師真來了,不過講課卻很潦草,主要人家的心思都沒放在這上面了。

不過,來的時候還是點了點學生,總過三十個學生,只來了二十二個,陳楚這才發現柳賀沒有來,昨天他把孫媛給糙了,剛才又被孫媛感動了一把,那種不勢力的女人往往更能抓住男人的心,男人會為她花的錢更多,會對她更好……心裡更是挂念而忘不掉的……

而柳賀雖然在陳楚心裡有著打不開的心結,不上了她就感覺今生遺憾,但是讓這樣的女人,從小玩到大的女人如果強來傷心,他更是遺憾。

正這時,電話響了起來,正是在課堂上,陳楚便掛了,隨後看了眼來電顯示,是邵曉東打來的。

心想這小子一天沒什麼破比事兒,不是這個妹子,就是那個女人的,老子現在正在上課呢,自然沒有時間接。

陳楚掛掉不到兩秒鐘,邵曉東的電話便又是打了過來了,這時,代數老師不禁皺了皺眉頭,有兩個原因不高興,第一很簡單,你上課弄手機,不是把我不放在眼裡么!我可是老師啊!你這是不尊師張。

第二便是,老子作為老師,還他媽的用bb機呢,你一個初三學生就有手機了?本來這代數老師家裡沒啥門路,人家都去找關係調走啥的。

他只能在這裡干靠,正來勁兒呢!

「那誰!把手機給我!沒收了!」代數老師現在心面憋屈,誰的面子都不給了。

陳楚站起來沖老師說了聲對不起,然後就要把手機遞過去,心想畢竟是自己不對,再說跟這些老師都認識,下課就還給自己了。

正這時,手機嗡的一聲,來了條簡訊,陳楚順手打開,瞄了一眼,見邵曉東寫著:陳楚,快接電話!不好了!季揚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