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三十章談笑賤(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章談笑賤(一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晚風輕輕拂動,帶著他的清涼的秋意,還有給人一種伶仃的單薄的聲響,在夜深中,寒意漸漸加緊著濃郁,深秋消失了夏的蟬鳴蛙叫,風也單調而又孤寂的吹著。

糟點的燈光,微弱的,若干的,洋洋洒洒的像是盛開在陰森漆黑夜中的淡淡小花兒,微弱的亦是像極力脆弱的又掙扎著的生命星火。

季揚隱匿的三樓燈光亦是暗淡,本來是熾白的燈管,換成了度數偏小的燈。

換上的時候,金星還問邵曉東為啥?邵曉東說為了省電,金星差點一腳踹過去,反應一下笑了,這樣才不能引起別人的注意了。

此時微弱的燈光照在季小桃醉紅的俏臉上,季揚看著妹子的模樣,心裡嘆息,不住搖頭,心想這可能就是命了,妹子咋能看上陳楚呢!那個小王八蛋!

季揚笑了笑:「去!和他說會話你再回來,反正我這也沒啥事,你看,吃的,用的,水都在旁邊呢!用到了我伸手就抓到了,你去,他也跟著忙活一整天了……」

季小桃還是有些不放心,最後架不住季揚勸,季揚是過來人了,自然明白少男少女這點事兒,已經如此了,自己也就認了,只是老爹老媽那個關不好過了,回去可咋說這事啊,有些荒唐啊!

季小桃又扭捏的給季揚削了個蘋果,放在了旁邊,又把電話放在季揚旁邊,季揚笑了:「就隔著幾個屋子,有啥事我一喊你們就聽見了。」

季揚說完忙咳咳咳的咳嗽起來了,心想自己咋瞎說話呢,萬一喊的不是自己,是人家倆人,那自己的意思不也是聽見了?忙改口說:「行,我有事兒就給你們打電話!」

季小桃點點頭,把窗帘又弄了弄,窗子都是塑鋼的,而邵曉東明天也要在內外都加上防盜的鐵架子,不怕別的就怕萬一有人爬樓,可能一般人覺得不可思議,但是邵曉東手下不僅有小姐,那些小混混裡面也有一些小偷兒。

爬樓快的不比他們消防官兵差,而且人家還都是一點不用這防護,那防護啥的。

此時,季小桃磨磨蹭蹭的,一會兒動動這,一會兒砰砰那的,季揚打了個哈欠說:「哎呀,你就別在我眼前晃了,都晃的我直迷糊,你,你還不好意思去咋的?」

「哎呀,誰不好意思去了?」季小桃撅著嘴,被季揚說中了,要是她單獨跟陳楚在這,沒啥不好意思的,但是有季揚在,她還真是心裡有些芥蒂了。

她跟陳楚都是屬於那種有些保守的人,不像有些人放得開,在大道上,啥的公共場所都摟摟抱抱,摸摸……甚至摳摳的,旁若無人的那種,季小桃都感覺直噁心,而陳楚也是噁心的。

雖然他挺色的,但是兩個人開個房間隨便色去,把床板子干塌了都沒人管,你在大街上……那成啥了。

總之,兩人都是那种放不開的了,季小桃紅著臉,最後說:「那……那我去看看他,然後馬上回來……」

她說完,邁著細小的碎步子慢慢的往外挪。

季揚朝她揮揮手:「去!」

季揚翻過身臉對著窗子不去理她了,季小桃這次心頭像是小鹿似的亂撞著,往陳楚那裡走,三室一廳的房子,而季揚在中間,陳楚靠著陽台的房間,這麼點的距離,季小桃卻走的挺簡單,滿臉害臊的樣子。

最後到了陳楚房門前,從那條未關嚴的狹窄的罅隙里先往裡瞅了兩眼,沒見到陳楚,卻看到一個黑乎乎的衣服掛,像是個人似的,上面披著衣服,把季小桃嚇得啊的叫了一小聲。

這聲音傳進季揚的房間,他本能的想坐起來,不過肚腹傳來一陣疼痛,隨即想到,我靠!我不能動啊,妹子啊了一聲……季揚拍了拍腦袋,心想肯定是倆人那啥了!我靠,沒這麼快的,不來點欠揍啥的?

心想肯定是因為自己把兩人都給憋壞了,這一見到,還不是乾菜烈火啊!真是的,今天晚上是甭想睡覺了,明天換金星小五這倆傢伙來陪床好了。

季揚不僅直搖頭,他肚腹上的傷已經包紮縫合好,在醫院又輸了血,那攮子雖然捅的深,但並不是三角刮刀,亦不是三棱軍刀了,攮子容易穿透人的身體,那東西挺狠的。

但是穿不透,刺不進人的內臟,只要搶救及時就沒關係,不像三棱軍刀,刺進人體,拔出來都能帶出一塊血淋淋的肉來,縫合都是即難縫合,那是三角口子了。

季揚身上全是傷,身體結實,紅細胞也多,傷口癒合的快,這樣的傷勢,休息一個月兩個月差不多便能復原了。

……

此時,季小桃叫了一聲,門也應聲的開了,陳楚一個翻身起來,見到季小桃站在門口。

忙問:「小桃姐,你,你咋來了……揚子咋樣了?」

季小桃紅著臉,硬著頭皮走進了房間,低頭說道:「我哥沒事兒,剛才我被那個晾衣掛嚇壞了。」

陳楚哦了一聲,隨後走到晾衣掛前,用手打了兩下,然後說:「小桃姐,我給你報仇了……」

季小桃撅起小嘴兒,淡淡的笑了笑,陳楚的房中燈光亦是暗淡了一點,窗子上拉著厚厚的戀慕,不過這暗淡的燈光更能映襯出美人的嬌容。

古時候,亦是說燈下觀美人,便就是這個道理了,在闌珊的燈光中,那回眸一笑更是惹人的心痒痒了。

季小桃說這話又低下頭,眼睛轉了轉,有些扭捏的說:「陳楚……你,你要是沒啥事,我就回去了,我……我就是來看看你……」

陳楚撓撓頭,或許跟季小桃分開的有些時間長了,兩人沒啥親密接觸,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了。

陳楚嘿嘿一笑說:「那……小桃姐,你,你慢走……」

季小桃眼神飄忽了一下,心裡忽然酸酸的感覺,覺得兩人像是有些陌生了一樣了,而陌生的不是自己,而是眼前的陳楚了。

她慢慢的轉身,而陳楚還是有些小心翼翼打量著她,畢竟一個多月兩人沒接觸了,第一個感覺便是她是一個陌生的女人似的。

季小桃今天穿著碎花的小衫,淺粉色的小衫很是別緻,在胸前的衣服褶皺弄出一個小花兒的圖案,後背的下擺輕輕的往下耷拉著,而她今天穿著的一條淺藍色的牛仔褲,是那種瘦版的。

季小桃纖細的身子被牛仔褲裹挾的異常的玲瓏,s型的曲線仿若讓人慾罷不能的,兩條細長的,渾圓的大腿線條柔美,而她上面的屁股滾圓滾圓又挺翹挺翹的,牛仔褲把她的兩瓣屁股裹挾的異常的包滿了。

中間的那溝子深深的凹下下去,好深好深。

陳楚看著看著下面就硬了,而季小桃又走的很慢,陳楚咽了口唾沫輕聲說:「小,小桃姐……」

「啊?你,你幹啥?」季小桃說著話輕輕的轉過臻首,這回眸中,那水汪汪大眼睛顧盼流兮間讓陳楚魂飛魄散了。

季小桃雙目輕柔,長長的睫毛下,仿若兩彎月兒,更像是兩汪清湖,眼中清澈中滿色柔情之意。

輕輕的嬌嗔的一聲詢問,陳楚有些結結巴巴的說:「你,你,你進來坐,坐一會兒唄!」

季小桃愣了一下,嘴角慢慢展開一條笑意弧度,發出撲哧一聲,繼而顰顰婷婷的立在那裡,輕輕的說道:「坐一會兒,說啥呀!」

「哎呀,就,就,就說說心裡話唄!」

陳楚大步走過去,伸手拉住季小桃的柔嫩的小白手,往回拉著。

季小桃跟進兩步,陳楚反手把門關上了,兩人的身高現在差不多了,而且陳楚比她還要略高一點了,這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季小桃都有點忍不住他來了。

要不是那張有點擦黑的臉上帶著一股想要幹壞事兒的邪笑,她亦是有種陌生感了。

不過,陳楚抓住她的小手,一股陌生的電流,又是那般熟悉的讓她的身子緊張的發顫了,臉色發紅,身子發飄,而心中的小鹿更是咚咚咚的撞的厲害。

都說小別勝新婚就是這個道理了,男女分開一段時間,再次相聚,那熱情還有對對方的身體的佔有**會極度的飆升了。

「陳楚,你,你鬆開,別拉我的手!」季小桃忸怩的甩了一下胳膊,但是力量確實那樣的輕柔著。

陳楚哪能不明白,上次她還說要一次呢,只是礙於季揚的兄弟關係才一直忍著,現在這事兒都挑明了,這便可以說是一家人了,而此時他全身的慾火亦是焚燒起來。

一手拉住季小桃的小手,隨後往懷裡一拽,另外只手一把摟住季小桃的肩膀,隨後兩手一起把她嬌嫩的,又有些發抖的身子緊緊的抱在了懷中。

「啊,小桃姐,我都想死你了……」陳楚激動的,呼哧呼哧的聲音,讓季小桃亦是渾身發顫,她不好意思的歪著頭,身子努力的往外掙扎著,兩隻小辮甩呀甩的,臉瞬間紅成了一個大蘋果。

「你,你鬆開呀,別抱著我,別……」

陳楚看著她歪過的頭,而露出著白白的脖子,嬌柔的身子像是無骨似的,柔嫩的小腰亦是像柳條那般的飄搖著。陳楚下面硬硬的大傢伙已經頂住了她的大腿。

嘴湊過去要親吻季小桃的嘴,人家已經躲得遠遠的,繼而就在季小桃雪白嬌嫩如同白豆腐的脖子上輕輕的叭叭親了兩小口。

陳楚用力抱著她的身子,落下去的吻卻是輕而又輕的,季小桃反而有些平靜下來了。

陳楚親著她的脖子,季小桃身上香香的一股體香傳入鼻孔,那不是香水兒的味道,而是她自身的一種香味兒。

陳楚下面激動的想要射了一樣,季小桃轉過臻首,眼裡不知不覺的噙著淚花。

狠狠的掐了陳楚攬著她細腰的胳膊一把輕輕說:「你這個沒有良心的,現在知道抱我了,這都快兩個月了,你幹啥去了?」

忽悠一下,季小桃雙腳凌空,已經被陳楚抱了起來。

她嚇了一跳,心想老哥還在隔壁房間呢,忙蹬著小腿兒急急說道:「陳楚,你幹啥?快放下……」

陳楚在她的額頭輕輕的親了一口,聲音有些發顫的說:「小桃姐,我欠你的,我都補償回來。」陳楚說著就抱著她朝著床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