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三十一章舊情激蕩未滅(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一章舊情激蕩未滅(二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同處一室,勾肩搭背的,定然是有好事兒了,再說兩人小別重逢,自然更加深一層吸引。

季小桃掐著陳楚,眼裡有些淚花,雖然陳楚抱著她了,她的兩手也纏著他的脖子,小女人的模樣說:「你……你等會,先抱我一會兒……」

季小桃說著粉白的脖頸貼靠在陳楚胸膛上,陳楚順勢坐在床頭,就那麼抱著她。

季小桃緊緊的貼著陳楚,小聲呢喃說:「你這段日子想我沒?」

「想,天天想你,小桃姐,我都想瘋了,快點讓我好好親親。」陳楚說著話嘴又湊了上去,季小桃忙小手伸著擋住他的嘴說:「等會兒!我……我先洗洗去,洗洗澡……」

「哎呀,還洗啥啊?大半夜的,咱脫衣服睡覺……」陳楚說著叭叭叭的狠狠親了季小桃嬌柔的小臉蛋兒幾口,季小桃臉更是紅了,而且還是火辣辣的。

「哎呀,你別鬧,我哥還在隔壁呢!多丟人……」

「嗯,沒啥了,咱話不都說開了么?」陳楚看著醉人一樣的季小桃,下面已經硬的不能再硬了。

「那……那也不行!畢竟……不好,你,你先坐著,我去洗個澡。」

季小桃說著下了地,剛走兩步,陳楚又過去摟住她,在她脖子上親著,吻著,像是狼一樣的,開始越來越用力,越來越瘋狂了,舔著季小如雪的肌膚,兩手在她的沒背上摸索起來。

「啊……嗯……」季小桃亦是被摸的火燒火燎的,不過還是堅持著推開陳楚說:「都累了一天了,我身上都是汗,我去洗洗,你等著我,哎呀,別鬧了,我又不能飛了,看你這猴急的……」

季小桃好不容易擺脫開陳楚,要進衛生間的時候,感覺自己的屁股蛋兒又被陳楚抓了兩把,火燒火燎的忙關上了洗手間的門。

調試好了熱水器,季小桃開始窸窸窣窣的脫衣服,而已經到了十一點多了,要不,她也想洗個熱水澡解解乏,衣服脫光了,隨後季小桃看著自己光潔如玉的身子,自我欣賞了一番,把小辮挽成了一團,梳攏起來。

頭髮弄濕了就不好了,隨後她站在噴淋下面,那噴淋的水流緩緩的澆了下來,淋到她光潔的身子上,密密麻麻的水珠,像是調皮可愛的小精靈在她額身子上濺射著,又彙集成一條條的小溪慢慢的從上而下的流淌。

季小桃慢慢的清洗著自己的身體,知道一會兒陳楚那個大色狼又會舔她的奶啥的,那些部位她亦是洗的更仔細一些,涓涓的水流從她雪白的肩膀,而後經過白白的奶,到下面平坦的小腹跟黑黑的那叢小森林,再到兩條豐盈的**。

季小桃完美的身子像極了一尊雕塑,洗乾淨,擦好了,她本想披著浴巾出去,隨後又想到了老哥還在隔壁呢,忙又把衣服穿好了,這才重新的回到了陳楚的房間。

陳楚見季小桃回來,而且身子洗的噴香噴香的,亦是忍不住的去親吻,季小桃忙避開說:「不行……你,你也得去洗,不然不許那個……」

「不許哪個?」陳楚故意問。

季小桃臉龐紅撲撲的,害臊的打了陳楚兩下說:「你真壞了,明知道還問……煩人……」

陳楚握住她的小白拳頭,摸了又摸,這才答應一聲,去洗澡了。

陳楚在家也經常洗澡的,他不像季小桃又是調水溫啥的,直接涼水沖浴了,他幾把脫光了,打開了噴頭,刷刷刷的打上香皂,快速的洗了洗,這才慌慌張張的穿好衣服跑了回來。

看到床上的季小桃正在翻看著一張報紙,她沒脫衣服,只是把旅遊鞋跟襪子脫了,兩隻光光的小腳丫調皮的動呀動的,那調皮的小腳丫,五根精緻的幾乎透明般的腳趾讓陳楚砰然心動,加上季小桃見他回來,臉上羞答答的一笑,放心了報紙。

隨後掀開旁邊的薄被說:「回來了,你躺那邊睡……」

陳楚嘿嘿一笑:「睡,不過小桃姐,我先吃了你再睡。」

「啊……」季小桃見陳楚朝自己撲過來,像是一隻受驚的小白兔一樣被大灰狼追的東躲xzng的,最後被陳楚按到在了床上,兩人對視了一會兒,陳楚的嘴唇終於慢慢的印在她紅潤的嘴唇上。

季小桃也不躲閃掙扎了,兩手從後面摟抱住陳楚的脖頸,兩人互相親吻了起來。

陳楚的手抓住她背後的小衫,隨後往上推著,季小桃洗的白白的,噴香的身子慢慢的像是嬌嫩的果肉一般被緩緩扒開,那雪白的肌膚,真正的吹彈即破了。

季小桃的上身衣服被陳楚從上面拽了下去,她的兩條小辮也跟著波動了一下,髮絲多少有些凌亂了,裡面白白的r罩裹挾著兩隻雪白的圓圓的大奶。

這兩隻大奶被r罩裹挾的鼓鼓囊囊的,露出了中間的深深的溝壑,陳楚鼻血差點噴出去,季小桃算是小家碧玉女人的極品了。

陳楚一頭扎進季小桃的兩隻奶的中間,鼻子在她那兩隻雪白奶的溝壑里狠狠的一拱,季小桃啊的低低的呻吟一聲,俊俏的面容揚了起來。

兩手扶著陳楚的肩膀,隨後又抱著他的頭,任憑他在自己的兩隻白白的,挺翹的奶上磨蹭著,拱著,伸出舌頭舔著。

陳楚把季小桃推到,兩手從後面慢慢解開她的r罩,抽出了扔在床邊。

季小桃那兩隻雪白的奶圓滾滾的彈跳起來,像是兩隻飽滿的,剛打完氣的皮球,顫巍巍的,陳楚兩隻手幾乎都握不住了。

「小桃姐,你,你真好……」陳楚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自己玩一個又一個的女人,但是還是季小桃的身子好,軟綿綿,彈力十足,更是嬌柔豐軟,陳楚一隻手抓住她的一隻奶,嘴裡含著一個,舌頭把她的奶上的紅櫻桃用力的吸允著。

此時,季小桃目光遊離,微微開啟的眼眸放出靜靜的柔情。

陳楚的手慢慢的順著她白皙的奶往下去摸她平坦光滑的小腹,隨後在她的牛仔褲的拉鏈上慢慢的用力拉開。

季小桃輕輕的呻吟,壓抑的聲音像是小貓在叫喚一樣,忙說:「你……你輕點,別讓我哥聽見,不好……」

陳楚也點了點頭,他是有點拘束了,不過看著季小桃這嬌美的容貌,亦是忍受不住了。

「小桃,我輕點行,但你……你,你別不讓我弄啊……」陳楚說完,季小桃臉紅了紅,手從牛仔褲上拿開了。

陳楚扭開她的扣子,把她的拉鏈也拽了下去。

隨後手托著她的牛仔褲往下拽著,季小桃滾圓滾圓的白屁股慢慢的顯露出來,她臉上酡紅,充滿著醉意,裡面粉紅色的內褲還往外漏出幾根彎彎曲曲的小森林,像是調皮的小偷兒似的,在向著四周東張西望。

陳楚把她的牛仔褲扒開,兩手摸著她雪白的大腿,慢慢往上就摸到了她的大腿根兒,兩手抓住她的內褲,隨後刷的扒了下去。

季小桃閉上了眼,靜靜的躺在床上,兩條大腿伸得筆直,而且緊張的夾得很緊。

修長的玉體橫陳的躺在床上,那兩腿加緊而兩腿間隆起的像是饅頭似的鼓鼓的地方,那一撮毛茸茸的小森林,格外的美麗。

「小桃姐,你真是太美了……」陳楚激動的撲了上去,在她那一叢毛茸茸之地,忍不住的臉貼在那上面磨蹭了起來,季小桃身子更緊張了。

嗯嗯啊啊的發出短暫的呻吟,身子不禁扭曲了一下,被陳楚磨蹭的太痒痒了,側身而著,陳楚看著她那桃子型的雪白的屁股蛋兒,那深深的溝子,那雪白的渾圓的身子跟大腿,陳楚下面已經受不了了。

季小桃已經合上眼,一副要睡覺更是任憑宰割的模樣,陳楚興奮的兩手快速的把衣服扒掉,片刻便脫了個大光兒,

陳楚有些擦黑的身體撲向了季小桃白花花的酮體,騎在她雪白大腿上,下面腫脹的大傢伙在她大腿上蹭著。

季小桃感應到了那根粗粗的,黑黑的大傢伙,不由得咬了咬下唇,眼睛還是合閉著,小手不禁伸向了他的大傢伙,抓住那傢伙忍不住的擼了擼。

陳楚啊的呻吟一聲,一手摸著季小桃的屁股,忍不住在她雪白雪白的屁股蛋兒上親了幾口,那軟軟的嫩嫩的皮膚貼在嘴唇上是那樣的滑膩而香甜。

陳楚狠狠揉搓了兩把,又拍了拍季小桃的屁股說:「小桃姐你,你能撅起來嗎,我想從後面干你!」

季小桃臉騰的紅了,半睜開醉人的雙眼嬌嗔的說道:「煩人啊你……」

不過,她還是兩隻玉手扶著床,隨後兩條腿反過來跪在床上,她往後甩了甩兩隻小辮,頭抵著,屁股撅起來高高的。

那雪白雪白的大屁股展現在陳楚跟前,而她粉紅的溝子亦是神秘的誘惑之地。

粉紅的裡面有些cho濕了,陳楚的手輕輕的撫摸了兩下,分開了季小桃屁股下面的大嘴唇,然後挺直了自己黑堅硬無比的大傢伙,在她的眼子後面開始磨蹭了兩下,感覺差不多了,便悶哼一聲,在季小桃白嫩的兩隻臀瓣中間插了進去。

女人隔斷時間不幹,下面會縮一些的,當然,連續干一陣,還會開的,女人那東西亦是可是說戴鬆緊帶兒的,男人的東西可大可小,時長時短,女人那東西便亦是可寬可窄,時緊,時松……

季小桃的下面畢竟被陳楚干過了,被他開過了,雖然挺長時間不幹,下面緊了,不過曾經承受過,所以她嗯哼一聲,亦是承受了下來,一股曾經的麻酥酥的感覺重新的襲遍了她的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