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三十三章多情應笑我(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三章多情應笑我(四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多情的月光透過了厚厚的窗帘,映襯在床上出現了斑斑點點的可愛調皮又清亮的光點,隨著窗帘時而的攢動,還有月兒慢慢的行走,那光點亦然像是古老原始的攝影機那般的慢慢的位置推移,調皮的、可愛的像是一雙雙偷窺色的眼睛,甜蜜的、笑意的像是夜晚中被秋色夜空清洗得乾乾淨淨的星星……

星語星願,在這種秋涼的時節,或許亦是會有多少豆蔻年華的少男少女在雙手握在胸前為自己喜歡的人兒在祈福,在那種純真甘美的年華里,有衝動,有激情,有燃燒的夢。

直到日出日落,歲月碾轉,多少秋輪迴,那燃燒的夢最後成了一撮燃盡的灰燼,在秋風涼意又秋末凜冽的風裡飄來盪去,最後蕩然無存,那些塵埃永遠的存在於我們記憶的那段季節里,落定后壓在回憶的心酸上,讓血液變得冰冷,讓夜晚變得漫長……

這便是到了秋季。

……

床上,兩個赤條條的身子在一起耳鬢廝磨著,季小桃大腿**的,床單兒亦是被噴的濕漉漉的,都是兩人黏糊糊的混合體。

季小桃不舒服,陳楚卻懶豬一樣的要睡覺,季小桃是有潔癖的,這樣黏糊糊的而且陳楚的手一會兒摳著她的屁股,一會兒又去摸她的扎。

這讓她噁心死了,忙拉開燈,推掉陳楚的手,氣得站在床下,光著兩隻赤白的小腳來回的跳呀跳的。

兩人從十一點開乾的,直到干到十二點半才結束,陳楚一個后入式的姿勢糙得季小桃現在兩瓣屁股都麻木麻木的不像是自己的了。

季小桃用力推開陳楚懶洋洋的身體,瞥了眼他胸前的那個玉扳指,撅著嘴拿起了看了看,又扔過去了,心想明天得好好問問,這個玩意兒是哪個騷女人給他的,好像在認識他的時候就發現戴著了。

現在還沒摘掉,可惡……

季小桃掐了陳楚大腿根幾把,這小子才醒了。

隨後,季小桃把床單撤掉,說得洗了,陳楚打了個哈欠說:「那就先鋪著,明天洗唄!」

「哎呀,這麼臟,還咋鋪著了!真是的,我上,還有你……你的褲衩拿過來,我都上,明天洗。」

陳楚咧咧嘴說:「你上了,明天我穿啥?」

「穿我的!」季小桃撅著嘴說。

陳楚拚死捍衛住自己的褲衩沒被收走,心想我穿你的?我得一頭磕死。

季小桃也不爭了,沖陳楚說:「我告訴你!內褲必須一天一洗,你要是不這樣,明天休想碰我!」

季小桃白了他一眼,把床單撤掉后,披著攤子,像是小偷兒似的跑到衛生間,打開水龍頭沖洗了一半,陳楚也敲門,季小桃打開門,陳楚也洗了洗下面,不過洗洗就硬了。

想跟季小桃在衛生間里干,季小桃極力反抗,最後指著自己的屁股說:「你看,都通紅了,一碰都疼。你咋對我那麼狠呢!」

陳楚真有些心疼了,摸了摸她的屁股蛋兒,抱住季小桃的玉體,親吻著她的小嘴兒說:「乾的越狠,證明想你想的越狠……」

「滾!」季小桃推了推陳楚,陳楚洗了洗黏糊糊的東西就回去了,季小桃洗的很慢,隨後擦乾了身子回到房間。

不讓陳楚幹了,但是讓他摟著,陳楚的傢伙還不時的磨蹭著她的屁股,有幾次竟然捅她的溝子,好痛。

季小桃的小手再次頂住她的傢伙,然後想了想來回的套弄著,不知不覺,陳楚的傢伙越來越膨脹了。

陳楚呼出口氣,也知道季小桃下面騰了,但他也不像憋著,兩手緊緊的扣住她的奶,下面被季小桃套弄的感覺越來越強,最後下面用力頂進季小桃的溝子,呲呲呲呲的射了出去。

黏糊糊的射了季小桃一溝子,一屁股,一手全是。

她這個委屈,陳楚還是舒爽的呻吟兩聲,季小桃又打開燈,開始擦身體,又給陳楚擦擦,然後去洗手間洗了洗回來了。

心裡這個鬱悶,不過陳楚那東西噴出去了,下面就不是那樣堅挺。

兩人互相摟抱著,長夜漫漫,秋風涼爽,互相吸取著對方的體溫,慢慢的進入夢鄉……

第二天一早,陳楚幾乎是自然醒,到陽台處打了一通拳,但窗帘並沒完全拉開,隨後汗水涔涔的沖了個澡,他出來的時候,季小桃已經做好了早飯。

大米粥,畫卷,還有清淡的兩個小冷盤。

另外還給季揚燉了雞湯,這些菜亦是昨天邵曉東送來的,今天上午,邵曉東金陽他們也不回來,簡單的給季揚做一次假葬禮,那些事兒就憑他們安排去了。

有邵曉東在,陳楚也放心,那小子是個大滑頭。

季小桃給季揚喂飯,而季揚需要大小便陳楚便扶著去。

下午的時候,金星跟邵曉東才來,又帶了不少的營養品糧食菜類啥的,蔬菜肉買的都不少,季揚是在養傷,也是為了保護季揚,所以多買些放在冰箱里,不然來回上下樓亦是怕走漏風聲。

總之,能多保險便多保險了。

他們來的時候,季小桃已經做好了中午飯,招呼他們一起吃。

金星跟邵曉東看看三人,嘿嘿笑了,然後轉向楚兄弟說:「咳咳……這才是生活么!媳婦大舅哥一起照顧,哈哈、哈哈……」

咳咳……陳楚有些臉紅,即使他再不要臉,也覺得自己理屈了。

吃完了飯,幾人在季揚房間做好,由於季揚養病,金星跟邵曉東都沒抽煙,只是喝著茶水。

季小桃想坐在陳楚旁邊,不過卻沒好意思,坐在季揚床邊上。

金星這時說道:「楚兄弟,我感覺咱們得報復了,雖然揚子這次沒死,不管是穆國良故意放揚子一馬也好,不管是什麼原因也好,那是揚子命大,這個仇還是殺身之仇,我覺得今天晚上咱就去干他!」

季小桃身子顫了一下,眼圈有些紅潤的看了看坐在一旁的陳楚,她覺得老哥的仇是要報,不過……她更擔心陳楚一去便回不來了。

邵曉東咳咳兩聲說:「金哥,我感覺現在還不是時候……」

「你!」金星瞪起眼睛,這時季揚擺擺手,示意金星不要罵人,他最了解金星了,這傢伙脾氣太爆了,三句話不來就能跟人家打起來。

「聽曉東把話說完么!」季揚咳咳了兩聲,隨後皺了皺眉頭,腹中的刀傷讓他額頭又滲出了不少的冷汗,季小桃不僅給他擦著。

而且中午的時候已經給季揚重新換了葯。

邵曉東呼出口氣說:「季哥,金哥,還有楚兄弟,我雖然是個雞頭,但我自己認為我腦子可以,不然一沒實力,二沒身手,也沒有靠山,混到現在還沒被廢,我感覺我是憑腦子活下來的。」

金星冷哼一聲道:「你的意思就是說我沒腦子?」

邵曉東點點頭說:「對!」

「你!」金星刷的站了起來,陳楚忙過去按住他雙肩,金星胸口起伏兩下,這才平靜下來。

他深深的深呼吸幾口氣,這才說:「嗯……曉東,你說,你救了季揚,我……我知道你說的有你的道理,我衝動,老哥道歉……」

金星說完,低著頭,還是氣的呼哧呼哧的。

邵曉東笑了笑:「金哥,穆國良故意留揚子一命,就是想讓揚子傷勢恢復後跟馬猴子斗個你死我活的,季哥肯定感謝穆國良,記住他這個天大的人情,穆國良到時候還會管季哥要這個人情的,他想要的,就是讓季哥跟馬猴子拼!」

邵曉東細細的眉毛此時動了動說:「現在,我們憑什麼跟馬猴子拼,手下這些人?金哥,打架打的是兄弟,是膽量,但那都是小打小鬧的事兒!混起來的,打架有的時候不一定能解決事兒的,季哥以前跟馬猴子火拚,說到底是有尹胖子當靠山,出了事著,不然季哥早被抓起來了,尹胖子靠誰?靠上面的後台啊!咱有後台么!咱拎著傢伙去人家迪廳,剛到門口就被警察逮起來了!現在警察百分百就在馬猴子的世紀迪廳守著呢!」

「呸!你咋知道?哦,對不住,對不住,曉東兄弟,你咋知道?」金星說著捂住了嘴。

邵曉東笑了笑,摸出電話,播出去一個號。

隨後電話被掛斷,過了不到五分鐘,電話響起來,邵曉東按了揚聲器。

電話那端的一個女人的聲音說:「曉東哥,你是不是要過來啊?千萬別過來!」

「怎麼了?」

「這裡有雷子,都穿便裝混在迪廳呢!十多個,我看見他們腰上的手槍了,還有啊,馬猴子今天迪廳的大手最少七八十人,你們來多少都得交代了,行了,我得跳舞去了,不多說了……」

「嗯,格格你去,回頭到我那取二百塊錢。」

「曉東哥我不要錢……」停了一會兒,那頭又說:「曉東哥,我,我想當你媳婦兒……」格格說完掛了電話,那端傳來了嘟嘟嘟的忙音。

「呼……」邵曉東鬧了個大紅臉。

金星吃吃吃的捂著嘴笑。

陳楚也羨慕之極,我糙!你看看人家邵向東,真他媽的牛逼啊!老子要能……嘖嘖嘖,要是能混成這樣,該他媽的多好。

隨即,他看到季小桃投過來的目光,顯然凌厲的捕捉到了陳楚眼中的貪婪之色。

陳楚咳咳兩聲,忙一臉正色,正襟危坐了。

這時,金星罵了句:「糙!邵曉東,你不說你膽小,那你所咋辦?」

「呼呼……」邵曉東呼出口氣笑了,心想金星就這德行了,行啊,不和他斤斤計較了。

邵曉東淡淡的說:「整馬猴子,尹胖子,簡單啊?」

「糙!你憑啥啊?」金星一副的不服氣。

邵曉東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的位置說:「憑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