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三十四章貧生早發(五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四章貧生早發(五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邵曉東坐在一個帶著後背的椅子上,翹起著二郎腿,比女人還白,還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敲擊著旁邊的紅木茶几,敲擊的節奏還是鬼子進村。レ&spades思&hearts路&clubs客レ

氣得金星一翻眼睛:「你……你還是說我沒腦袋!你……」

兩人一個氣得臉紅脖子粗的,一個悠哉悠哉的笑嘻嘻的,就連季揚斗忍不住看的有意思,看著金星那氣得又憋氣又憋火,臉憋的漲紅的跟拉不出屎的模樣。

季揚捂著小腹笑了。

「金哥,你別生氣,憑咱們現在官道上沒人罩著,黑道上沒大哥頂著,你真敢去殺人?別說殺人了,你打架都給你抓起來!再說了,現在人家已經張開嘴在那等著呢,你就去?不是傻么!」

金星哼了一聲,他雖然生氣,但仔細琢磨一番也有道理,問道:「那你說咋整,這個仇就不報了?忍了?」

「當然不是!咱們得報復,必須要狠狠的報復!罵了隔壁的,他們往死了整咱們,今天是季揚,明天就是我邵曉東,後天就是陳楚,是你金星!咱們必須抓住他的頭狠狠的揍!」邵曉東俊俏的臉上猙獰一番,見金星傻愣愣的,季揚也愣住了。

他這才說:「如果我們出去打架,或者說我們下一盤棋,最怕的是什麼?」

金星一揮手:「屁!瞎白話!竟整沒用的!你就直接說主意,還整到下棋去了!下個屁!」

邵曉東沒說話,走進房間,拿出象棋說:「來,金哥,咱倆下兩盤棋,下完了,你就知道該這麼做了!」

「我糙!我哪有時間給你在這扯犢子下棋?」

這時,季揚咳咳兩聲說:「金星!和曉東兄弟下棋……」

「你……行,我陪他玩,行了!我靠!下就幾把下,我還怕你了!」

兩人擺開象棋,陳楚也是明白些的,但下的不好,金星開局就是調炮,跳馬,出車,然後卡插插吃了邵曉東一個小兵,金星一陣的洋洋自得。

邵曉東只是呵呵一笑,飛象,起士,亦是守棋,金星下的不錯,大開大合的,平時好像總玩棋,把邵曉東殺的落花流水的。

一會兒丟炮,一會兒丟馬,最後嗒一聲吃了邵曉東一個車。

金星哈哈大笑,而邵曉東則輕輕的跳了一步槽馬,隨後俊俏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笑容:「金哥,不好意思,你死了。」

「我……」金星手裡嘎達疙瘩的棋子落手了,忙說:「哎哎哎,不算不算,你這是偷襲,不行,緩一步棋,緩一步棋……」

邵曉東搖搖頭說:「你都死了,能緩棋么?死了就是死了,緩不了!來,再來一盤!」

邵曉東一呼啦棋子,金星沾滿優勢的棋式頓時亂八七糟了。

金星不服不忿:「邵曉東,你使詐!你陰險啊你!行,這盤老子我記住了,你看我怎麼弄死你!哼哼!」

重新開局,金星穩紮穩打,走的不像剛才那樣快,隨後開始不停的進攻邵曉東的棋,而邵曉東亦是守棋,堅如堡壘,丟馬丟炮,但是士象卻一個不丟,把老帥保護的好好的,而金星的士象都被邵曉東乾沒了。

雖然棋子比邵曉東的多,還強大,最後竟然被邵曉東一馬一炮將死了。

「哎呀!緩一步!緩一步!不算,你這是偷棋!」

邵曉東哈哈大笑,隨後又連下兩盤,金星都把邵曉東殺的人仰馬翻,但最後還是被將死。

金星一摔棋盤說:「不玩了,邵曉東,你玩賴,你讓我緩一步你肯定死!」

邵曉東皺皺眉,而季揚與陳楚都搖頭苦笑。

陳楚嘆道:「金哥,棋便如人,棋輸了不能緩,就像是人死不能復生,人只有一條命在,要活下去,就要忍辱負重,隨後給予對手致命一擊,趁他病要他命,趁他張狂得意,讓他一瞬間嗝屁!」

陳楚說完,邵曉東撫掌哈哈大笑道:「楚兄弟說的對,兵不在多,在於精,將不再廣,在於運用,金哥,你這麼聰明的腦袋不會反應不過來!」

金星皺皺眉,拍拍腦門,真不知道他們兩個說的是啥,不過嗯了一聲說:「呸,你們都明白,我還能不明白!我比你們誰都明白!」

邵曉東呵呵笑道:「金哥明白就好,我們就等他們疏忽的時候弄死他,現在我們做的就是等待時機,掌握情報……」

邵曉東解釋了很多,金星才懂得,不禁哼哼道:「你說的意思就是等,我呸!棋是棋,人是人,不一樣,你等,你當縮頭烏龜!」

「唉!」邵曉東嘆口氣說:「誰說做縮頭烏龜了?贏棋在於最後將死對方,我們也可以抄他老家啊!有句話叫做禍不及家人,但是都這種時候了,罵了隔壁的,就別怪咱們玩陰損的了!」邵曉眼眯縫了一條線。

金星忽悠一下:「你,你是說……」

季揚眉頭緊皺,陳楚則一臉平靜。

邵曉東說道:「我聽說……馬猴子有個老爹在鄉下農村啊!好像在什麼小康莊,是小康莊的首富啊!馬猴子已經無兒無女了,剩下個侄兒被季哥捅了一刀,現在還在醫院呢!馬猴子老爹卻又兩個兒子,他還有個小兒子,就是……馬猴子的弟弟,麻痹的,要是把這小子弄死,他馬猴子的老馬家就他媽的絕戶了……」

「呼……」金星咧咧嘴,身體都有點發顫:「邵曉東,你……你是不是太損了……」

「哎呦,金哥,金爺,多謝你誇我,我還沒說把他們家老頭兒子一起弄死呢!麻痹的,那老頭兒聽說在村裡站著馬猴子混的不錯,經常欺男霸女的,派出所和他們家穿一條褲子,這樣的玩意,弄死他算是替民除害啊!在古代咱就是除暴安良的大俠啊!」

「行,你說咱們熟么時候動手,我帶人去砍他們……」

邵曉東擺擺手:「糙!我手下又兩個妞兒又艾滋病……」

「咳咳……」金星嗆到了,季小桃也紅著臉,季揚也眼眉直跳,心想真是啥人玩啥鳥了,這他媽的邵曉東……

「呼呼……」陳楚忽然笑了。

眾人看著他,他一直默不作聲的。

此時,陳楚站起來,來回的踱步走了幾圈,季揚咧嘴說:「行了,我的楚爺啊,你晃的我眼睛都暈了。」

陳楚這時才說:「曉東說的有道理,但是那種方法不解恨,要解心頭恨,親手斬仇人!不如咱折中一下,艾滋病的女人送,等他染病之後,受盡痛苦,咱再捅他一刀。」

這時季小桃撅起了小嘴兒說:「我不同意,你們大男人,為啥要……要禍害女人啊!那艾滋病的女人也是女人,讓那老頭兒禍害?虧你們想的出!哼……」

金星咧嘴,滿臉不屑,贊成的說道:「對!小桃妹子說的對,邵曉東這傢伙就是小人所為,還有……」金星指著陳楚,看了看季小桃跟季揚又說:「邵曉東是小人所為……」金星也不傻,人家三人現在是一家子,說陳楚壞話,就直接得罪季小桃了,那可是季揚的心尖妹子了。

其實這個世界最後得勢的亦是小人,只是小人偽裝成光明正大,偽裝的有模有樣的。

不耍手段,一本正經,那是項羽,永遠也得不到天下。

季揚咳咳了兩聲,他看了看三人,這時,黑子也來了,也只有這四人知道季揚的所在。

季揚看著幾人,眼睛眯縫著在每一個人臉上掃過。

隨後淡淡說道:「這件事我做不了,但是咱們眾兄弟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他們不會放過咱們每一個人的,所以咱們要下手,我現在身體不行,得休養一段了,你們去做跟他們干,但得有個領頭的人才行,這個領頭人說話你們必須要聽,不然咱們還是一盤散沙……」

四人點點頭:「揚子,你放心,要你重新出山,我們就都聽你的,現在……你說讓誰領頭,我們都聽他的……」

季揚點點頭,眼睛鷹隼一般的在他們臉上掃過,平靜說道:「這件事關係到咱們兄弟的生死了,金星!」

季揚說道這裡,金星忙上前一步,滿臉的凝重。

季揚說道:「你夠狠,但是你不適合當領頭人,你太直,不拐彎,讓你當領頭人,第一天你就領大夥去火拚了,就全進局子里去了,沒被抓進去的,也被馬猴子的人掃落到了,還是得被砍殘廢。」

金星嗯了一聲,臉漲紅的點了點頭。

季揚又說道:「黑子,你也犯這個毛病,都二十八了,還是火爆脾氣,你也不成,邵曉東,你腦袋夠用,但是你還不夠狠,太陰險有的時候讓手下兄弟不服氣……陳楚!你太小了。」

眾人呵呵一笑。

陳楚也笑了。

季揚嘆口氣說:「你才十六歲,大家沒誰服你的,你根本服不了眾,讓你領頭,就是笑話了,那我今天就開一次笑話,陳楚啊,你領頭!」

「我……」陳楚瞪直了眼睛,伸出手指指著自己的鼻子:「揚子,我,我不行啊!哈哈,我領頭?我小打小鬧還行,不行不行,我幹不了,讓金哥,黑子哥誰干都行……」

「唉,爛泥扶不上牆啊!不過你這團爛泥我真就得把你糊到牆上不可,有啥怕的?我季揚領著兄弟們出來床的時候,也就十六七,邵曉東混的時候也是十六七!陳楚啊,我手下兄弟招呼起來也二十多個,都是好手,你不也有一小伙人么!男子漢大丈夫的,你不能整天遊手好閒了!男人要自立,更要自強,更要又擔當,你看看你現在的這個樣子,窩窩囊囊的,不給你下點猛葯,你還整天混日子呢!陳楚啊,以前你什麼樣我不管了,現在……」

季揚說這話眯縫起雙眼,盯著陳楚說道:「現在我也不怕兄弟們知道,你跟我妹子……就你這樣我怎麼放心把妹子交給你啊!你不做出點樣來,像個男人,像個大老爺們,我妹子她屈不屈啊!我告訴你,我季揚就說一遍,今天你混也得混,不混也得混,不領頭,你就滾!不過你要是領了這個頭,你就出不來了,因為你手下有一票兄弟了,就像我,出來了就成這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