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三十六章城春草木深(七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六章城春草木深(七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夜色迷濛,後半夜中,夜空更是清涼,萬籟俱靜,涼涼的夜風中,寒秋似刀,冷風切割在臉上,提前的讓人感受到了一絲的凜冽。

邵曉東淡淡說道:「楚哥,你去睡會!」

「不了,呵呵,睡不著!嘖嘖!」陳楚拍了拍腦門,心裡有很多想和人說,先說自己好像昨天還是一個農村半大小子而已,怎麼一下就成老大了?

如果讓他選擇,他情願,哪怕整天騎個破自行車,到處瞎逛,再不騎個破摩托車,逗逗朱娜,聊騷聊騷路小巧,這忽然間便這樣了,一個不同的生活,不同的道路展現在眼前,他有些不適應。

想和邵曉東說,話到嘴邊變成了一聲嘆息。

嘆息過後,他又淡淡的看向天邊:「你睡!」

……

一點半之時,邵曉東已經把人叫醒了,眾人惺忪睡眼,不住的打著哈欠,隨後屋內亮起了昏黃的燈光,陳楚一臉冷峻的看向眾人。

黑子帶來九人,馬華強七人,邵曉東七人。

陳楚雙目微眯,這時才說:「檢查好傢夥!一會兒分兩輛車,咱們現在就只有兩輛,所以……」陳楚盯著眾人道:「我們這次只能去十四人,每一輛車上除了司機再留下一個兄弟,所以殺進馬猴子迪廳只有十人,馬猴子迪廳已經沒警察了,曉東的人已經摸清了,所以這十人必須要豁出去,玩命的干,要知道馬猴子迪廳可以六七十人,溶就要做好被干廢的準備!」

「我們不怕……」陳楚剛說完,黑子那一夥兄弟已經躍躍欲試了,本來陳楚吩咐一句睡覺,他們都很有怨言,這大半夜的把他們叫醒了,這些人異常興奮。

陳楚這麼做也是為了怕走漏風聲,這畢竟是他乾的第一筆買賣,信心實力不足,他不能有任何差錯了。

陳楚掃了掃,見黑子那伙人都要去。

他搖了搖頭說道:「馬華強,馬小河,段洪興,嚴子,曹雲飛,黃皮,加上我,咱們坐一輛麵包車,馬華強開車,下車后馬華強跟嚴子留在車上,作為接應,第二輛麵包車就由黑子領隊,加上六個兄弟,下車的時候也要留下兩個兄弟守車接應……」

「楚哥,你不用去,我和兄弟們去就行……」黑子說了一句。

陳楚目光冷冷的看著他,黑子嗯了一聲,感覺身上有些發冷。

「黑子,我是老大,我說的算,按我說的辦,另外,我們準備不夠充分,沒有多餘車輛,邵曉東留在這裡守著,明天再買兩輛二手車,還有……我們應該有個營生,哪怕開個洗浴中心也好……」

邵曉東點頭說:「楚哥,你說的這個對,洗浴我在行……額,這次我夜想去。」

邵曉東說著話有點飄忽,陳楚笑了:「下車!」

陳楚隨即打開邵曉東準備好的地圖,掛在牆上,那地圖是手繪的,陳楚說道:「我先領人衝進去,馬猴子住在二樓,而他們在一樓值班的又兩人,今天可能多一些,我們爭取砍倒這幾個值班的,隨後往上沖,馬猴子的睡覺的地方在2018房間,比較寬敞,又三個保鏢,刀奪的房間在隔壁……」

陳楚大概介紹了一遍之後說道:「我們做的就是要快!馬上衝進去,馬上砍倒那幾個值班的,便能有勝算衝到馬猴子的房間,一樓衝上二樓馬猴子房間需要二十秒,砍人盡量在半分鐘之內完成,他們今晚也有準備,但從外面衝進去至少要一分鐘內反應過來,所以我們要快,就不能人多……」

黑子等人一陣皺眉,他們認為陳楚這個老大就是一個外行,跟季揚砍人的時候沒有這麼多說道,領人就嘩啦啦的干過去了,二三十人,四五十人,浩浩蕩蕩的,都是在半夜干架,幹完了就直接上車,這好像有點彆扭呢!

黑子不禁嘆了口氣,隨後又說道:「老大,那我們幹啥?」

陳楚說道:「馬猴子人多,我們砸完場子撤退,他們肯定追,追到門口你們從斜刺里砍他們一陣,隨後咱們再往兩邊撤。」

這時,黑子手下一人咧嘴說:「老大,你說了半天就是跑啊!」那人五大三粗的,長得跟馬小河似的。

陳楚點頭說:「我們的行動,先保住自己,才能幹掉別人!」

黑子搖搖頭,有些憋屈說:「楚哥,能不能讓我也帶人衝進去,不然我太憋屈,我給你一起衝進去也行,那個麵包車咱擠點,司機,副駕駛之外,後面能做進去六個人,大夥擠點……」

「好!」陳楚點點頭說:「黑子,你坐我的這輛車。」

「我也要先衝進去!」剛才那說話的大塊頭瓮聲瓮氣的說了一句。

陳楚呼出口氣說:「你們不要爭,我知道都是為揚子報仇,你們以為衝進去是報仇,在堵截就不是報仇么!留在外面堵截更危險,面對馬猴子手下更多,你們都是季哥手下能征慣戰的,所以才把你們安排在堵截上,希望你們不要手軟!不要有人退縮!」

「老大,放心!」

每個麵包車裡硬是塞進了八個人,這已經是極限了,黑子帶來的人基本上都坐上了麵包車,那個瓮聲瓮氣的叫馮猛,以前是季揚手下的一個悍將,第一梯隊由陳楚帶引,第二梯隊便由他了。

陳楚只是擔心自己的這夥人,能不能打架,還好,黑子又加入了進來。

陳楚上麵包車前,又把馬猴子的迪廳結構仔細的說了一遍,幾乎每個人該幹什麼都詳細的說了。

這也要靠邵曉東的情報的準確了,所以陳楚沒有讓邵曉東參加,他干架不行,萬一他有了散失,那可是巨大損失了,但現在大家混成一起,邵曉東那方不出人也說不過去,怕黑子那邊有隔閡,說自己藏私,這才叫上了嚴子。

馬華強開車,而讓黃皮留在了車上,他只是擔心他們的戰鬥力了。

曹雲飛可以,段洪興也可以,馬小河陳楚覺得是個黑馬,他到底什麼樣他也不清楚。

拎上車前,馬小河還是抓著手裡的砍刀覺得不舒服,這砍刀亦是黑子手下帶過來的,一般砍刀都是不開印的,但是他們的卻是開印的了。

而馬小河一再嘀咕拿在手裡太輕了。

時間到了兩點整,麵包車才啟動,本來,十分鐘便可以到馬猴子的迪廳,但陳楚還是讓麵包車多繞了幾圈。

2000年沒有啥攝像頭的,南方大城市或許還能有了。

陳楚見世紀迪廳門口靜悄悄的,一個小子站在門口打著哈欠。

陳楚這時才說:「麵包車停在樹蔭里,弟兄們一個個的下車,外面就一個人,我先下。」

陳楚說了一句,當麵包車拉開了,他第一個竄了下去。

黑子說道:「楚哥,你是老大,應該我去幹掉門口那個……」

陳楚淡淡道:「聽我的,看我幹掉那人,你們再衝進來,要快。」

陳楚說著已經邁步朝世紀迪廳走去,此時馮猛的那輛麵包車停靠在了另外一邊,車上的兄弟從車窗里看到陳楚朝著迪廳門口走著,便嘀咕說道:「我靠,老大先動手啊……」他們跟季揚混的時候,季揚很多次也是先動手的。

但一般來說,先動手的都是手下的悍將,老大都是壓陣的。

此時,陳楚步伐不快,那小弟染著黃頭髮,打了個哈欠說:「下班了!」他見陳楚還往前走,不耐煩的又說了一句:「下班了……」

馬猴子迪廳一白天都準備著,心想金星他們可能來報復,十幾個便衣警察也在裡面準備著隨時抓人,但一直快到下半夜了,也沒人來,警察都打著哈欠撤走了。

迪廳的客人也走了,馬猴子還罵了一句:「媽的,一群慫貨。」隨後沖刀奪說道:「明天,帶幾個兄弟去小楊樹鎮,給那個金星來一刀……」說完便摟著個娘們回房間了。

他手下除了刀奪,還有三個保鏢,一般也叫炮手,以前q四爺也稱之為炮手。

而刀奪是馬猴子手下四大炮手功夫最好的一個。

馬猴子的2018房間一百來平,這裡也是他的yn樂之所,經常在下面下藥迷惑女人,弄到樓上玩,只要他看上的女人,先扔錢,不行再灌醉,亦或喂一個搖頭丸啥的。

幹完了甩一些錢,能來迪的女生,尤其像馬猴子這種迪的,都不在乎這種事兒了,當然也有在乎的,但那又能怎麼樣?只能吃啞巴虧了,要不,你去死!自殺,馬猴子屹立這麼多年不倒,罪惡累累,夠槍斃他十回的了。

馬猴子的房間在三個炮手中間。

這些亦是邵曉東手下的小姐搞到的,那小姐曾經被馬猴子炮手干過,對那也不算陌生。

此時,陳楚離著那人越來越近。

「罵了隔壁的,我和你說話沒聽見啊!」那小弟罵了一句,伸腿就朝陳楚踹過來。

陳楚忙抱住頭說:「大哥我不知道關門了,你別打我……」

那個小弟樂了,以為抓到軟柿子了,踹了一腳沒踹到,揮手一個嘴巴就抽過來。

他巴掌離陳楚頭還有半尺,陳楚便探右手,手型鴨嘴式,一把刁住那小子的手腕。

隨後左臂袖子里的攮子已經從筆直的袖管里掉了出來,陳楚捏住攮子的刀把,捏住那小子戶口的手掌順著他的手臂快速的捂住他的嘴,左手的攮子撲哧一聲便捅進那小子的小腹。

陳楚瞪大著雙眼,左手的攮子在那人小腹中並沒有抽出了,而是狠狠的扭動了兩下。

那人嘴裡嗚嗚的發出痛楚,嘴被堵住,而他四肢抽搐,兩手狠狠抓住陳楚胳膊。

陳楚忙翻轉身,摟住那人脖子,直接把他往陰影處拖。

這時,黑子一拍大腿叫了一聲成了!

握著已經準備好的砍刀第一個沖了上去,身後的曹雲飛第二個,隨後幾人愣了一秒,這才跟著沖了過去。

陳楚拖著那人的身體,血流已經躺了一地,那小弟兩眼死死的不甘的盯著陳楚。

「去死!」陳楚滿臉猙獰,他不知道自己為何要殺他,但是知道今晚要殺很多人!要怪就怪他投錯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