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三十九章慾火在秋月(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九章慾火在秋月(三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夜晚漸漸的冗長,越是接近冬日,這夜就像是不眠的夜場的魅惑的大妞兒,神秘的,性感的想讓人去探尋,視線看不到的地方永遠是期盼和神秘的,就像這夜的漆黑,和內心中的漆黑……

陳楚領著幾人摸著黑繞到了院后,隱隱的還傳來了幾聲零星的犬吠。/../

雖然段洪興跟馬華強守在前門,也離有正門一段距離,他尤為看重這兩人,馬小河非常有潛力,段洪興也是心狠手辣,雖然曹雲飛要比他強很多,但上次陳楚聽到這小子那麼評價季揚,心裡就有些隔閡。

所以,他想讓段洪興跟馬小河快速成長起來,光有蠻力還不行,還需要更多的磨練,包括他自己。

兩層樓房,六七米高,幾人繞到後面不禁有些傻眼了,本以為有個牆頭可以攀爬到屋頂,但見這裡啥都沒有,就有高高的牆壁,很像日本鬼子當年的炮樓似的。

即使蹬到旁邊的矮牆上,但那矮牆之後怎麼往上攀登是個問題了。

曹雲飛低低的罵了一句糙,隨後退後了幾步,準備要攀爬,只見他掏出宰牛刀,在水泥牆上砸了兩下,夜中傳出鏗鏘的聲音,前院再次狗吠之聲響起。

陳楚皺了皺眉,忙揮手制止住,這樣可不成。

嚴子馬華強也沒辦法了,陳楚呼出口氣,他看了看這高牆的距離,想起被韓瀟瀟追趕之時,那個小衚衕的牆壁也有六米高了,這個牆壁比那個衚衕略微高了一些,可以試一試了。

「你們先後退,我試試……」陳楚說這話搓了搓手,兩眼直視著高高的房子牆的頂端,那上面還有突出的一點雨搭,自己要是能抓住那東西就可以翻身上房了,而且……得先把幾隻狗給幹掉,這馬家可據說有兩個炮手。

也就是說,馬家有槍了,這不是小事兒了,上次韓瀟瀟的手槍都讓陳楚嚇了個半死,子彈飛過來,他根本沒反應,要是打中腦袋,馬上就嗝屁了,誰不怕死啊!開玩笑呢不是?

生活已經好了起來,自己當老大了,還有季小桃這樣美的媳婦,天天摟著光兒的季小桃睡覺,啪啪啪的干炮多好,捨得死么……

小心駛得萬年船,陳楚弓著身子,屁股微微翹起,兩手一前一後,隨即提起一口氣,感覺腳底的湧泉穴倏地像是有熱氣翻滾,而旁邊的馬華強,曹雲飛跟嚴子都有些奇怪的看著他。

隨即陳楚腳尖一點,感覺自己距離牆壁七八步遠之遙,而一口氣飛快的竄了六步,離著牆面還差一步之時,陳楚腦袋從下往上一晃,舌尖頂住上牙堂,腳尖用力點地面,而這在古拳當中的躍起式便叫,旱地拔蔥。

雖然名字有些俗氣,但這旱地拔蔥便是這輕功當中的上乘了,雖然陳楚之後沒怎麼練這個,但這一條硬是身子拔起了一米七的高度了,陳楚兩眼直接瞅著那高高的雨搭,腳下在牆壁上叭叭叭的竟然連續點了三次,他憋著一口氣,舌頭緊緊的盯住牙齒。

悶哼一聲,探出雙臂,感覺整個人像是飛懸在半空中一樣,身子在空中隨即伸直,兩手直直的抓向半空,嗒一聲,他的一隻手摳住了雨搭,另只手卻沒抓住。

陳楚一隻手在雨搭上吊著,身子卻由於貫力直直的撞向牆壁,陳楚另只手忙探出推了一把牆壁,不想力道過大,陳楚呦呦兩聲,搖擺的那隻手已經脫離了雨搭,順著牆壁出溜了下來。

「救命啊……」陳楚本能的發出一聲壓低了的喊叫,因為叫出來的時候亦是到自己是老大丟面子,而且別把人家吵醒。

所以聲音已經發出了,只能是壓抑的了。

馬華強三人一拍腦門,眼睛馬上閉上了,剛才驚訝的以為陳楚是飛入,簡直是古代的大俠啊!飛檐走壁了,嚴子眼露興奮,馬華強驚呆,而曹雲飛雙眼直直的注視,心裡一股子的不相信。

現在陳楚從牆上出溜了下來,還喊了一聲救命,馬華強忙跑過去,嚴子也過去了。

「老大你沒事!」馬華強扶住陳楚關切的問。

「楚兄弟,你,你咋樣?看看能不能站起來。」

陳楚忽悠忽悠的,剛才摔的不重,只是從牆上出溜了下來,大腿跟胳膊肘子可能磨禿嚕皮了。

馬華強忙說:「楚哥,沒事,實在不行咱就硬攻進去,剛才的事兒我們不說,你放心,兄弟們沒人知道!」

陳楚咧了咧嘴,心想馬華強你要是有不說的心就閉嘴,你這麼說你讓老子怎麼相信你?我呸啊!這幫小子巴不得我出點醜事他們沒事偷著樂呢!

「咳咳……誰說我剛才掉下來了?」陳楚問。

「沒……楚哥,你不是掉下來的,你是出溜下來的!」馬華強又說了一句。

陳楚更氣了。

嚴子這時過來說:「別瞎說,剛才楚哥只是試探試探!」

陳楚點點頭,一本正經說:「嚴子說的對,我就是試探試探,行了,你們退後,看我的!」

馬華強忍不住笑,見陳楚胳膊肘那處衣服都磨開了扣子,裡面的小衫的袖子都出來了。

曹雲飛三人退後,這時陳楚眯縫著眼,盯著上方的高高的雨搭,有了上次的經驗,他心裡有底自己可以抓住雨搭的,再次沉了口氣,感覺腳底的那股熱氣直騰騰的竄到了腳踝處,這才開始發力,再次一躍而起。

這才比上次輕鬆了許多,雙腳靈活的彷彿猶如神助一般的在牆壁上連蹬四腳,隨後兩手抓住雨搭接著貫力往上一飄,直接跳上了房頂。

下面的馬華強三人驚訝的張開了大嘴,尤其是馬華強嘴裡都能含進去三個雞蛋了,不禁嘀咕:「娘啊,這楚哥要是以後不當老大了,當個採花賊,小偷兒啥的可沒問題啊!這誰追的上啊!」

嚴子也輕聲說道:「這在部隊的特種兵爬牆也不過如此了……」

曹雲飛只是淡淡的看著,臉上的表情多了一絲的複雜。

陳楚上了房頂,見上面平平的,隨後腳步輕輕踱到房檐,探出頭去,見下面黑黝黝的,仔細一瞅看到了地面,不由得吸了一口氣:「我糙!這麼高?我咋往下跳啊?麻痹的別摔死我?剛才我咋爬上來的?」

陳楚咧嘴搖搖頭,想找個矮的地方跳下去,不過沒找到,心想看看有沒有樹榦啥的,比如水管,然後出溜下去,也沒有。

當他走到東邊角,倒是看到了兩隻大黑狗,兩隻狗,四隻眼睛綠油油的望著自己。

陳楚咧嘴了,我糙他媽的,這麼大的狗啊!

他挺怕狗的,小的時候就被狗追過,屁股還被咬了一口,沒咬到肉,褲子給撕開了,光著半個屁股跑回家的。

陳楚微微皺眉,他感覺自己是下不去了,下去也得被狗咬,情急之時,手輕輕的觸碰到了帶著的玉扳指上,不禁心緒平靜下來,冥冥中心浮氣躁隨之而去,頭腦漸漸的冷靜了,感覺已經竄到腳踝處的那股氣息漸漸上升,又慢慢下墜。

陳楚不禁想起以前背的那些關於氣功的功法來,張老頭兒說過放屁也是氣功的一種,屬於氣體外放,爬牆的時候自己的提氣,而落地,應該便是收氣。

陳楚雙目微眯,心裡一橫,幾步竄到二樓邊上,隨即縱身往下一躍,雙耳呼呼生風,而兩腳將要落於地面之時,陳楚氣沉丹田,發出嗯的一聲,腳踝處的氣流倏地凝聚於腳底湧泉穴之上,雙腳落地無比輕盈。

甚至未曾發出聲響,借著貫力一路翻滾,滾了七八個跟頭,陳楚穩穩的蹲起身子,再見滾的真他媽的是地方,正是狗窩那。

兩隻大黑狗四目緊緊瞪著他,兩隻巨大的狗嘴已經張開,陳楚幾乎下意識的左臂往右臂上一抓,抽出兩隻手臂上的銀針,雙手各握一隻倏地刺進兩狗的門庭穴。

狗亦是有門庭穴的,亦是在狗眼上方凹處,陳楚刺進之後自己都有些發愣,剛才自己咋反應的那麼快,電光火石間而發出的,以至於這兩隻狗都沒有反應過來。

陳楚不禁又摸了摸玉扳指,心緒亦是平緩,陳楚不禁想到,這東西難道能開發出自己的潛力?或許即使讓自己平心靜氣了,自己本來能做到的,因為沒有自信,膽怯,沒做之前就認為自己不行,根本完成不了。

或許這玉扳指給的只是自己的一股勇氣。

呼出口氣,陳楚將那兩枚銀針再次往裡一送,刺穿兩隻狗的大腦,那兩隻狗獃滯的嗯嗯兩聲,四腿蹬得筆直,氣息緊緊抽了幾聲,亦然死去。

陳楚隨後抽出了銀針,擦了擦藏進手臂的針套里。

不禁呼出口氣去,暗想剛才只是臨危不知所措才抽出銀針的,沒想到這東西不僅可以偷女人,還可以殺……殺狗?當然,也可以殺人了。

陳楚找了處隱蔽之地,給嚴子發了條簡訊,通知他狗已經解決了。

嚴子三人又繞到了前院,衣服鋪在牆頭上,翻身進入,馬小河跟段洪興還在外面守著。

幾人聚到一處,陳楚輕聲道:「先摸進去,治住炮手,然後再弄馬猴子老爹。」

幾人點點頭,嚴子摸出一根鐵絲,從中間弄斷,隨後插入門鎖里,兩根鐵絲扣弄了不到一分鐘,只聽噠一聲,門鎖已經開了,嚴子先進入,隨後是曹雲飛,陳楚,最後是馬華強,一樓房間沒幾個,山響的呼嚕聲此起彼伏,接著微弱的月色光芒,模糊的看到邊門都住著一個壯漢。

而那二樓便肯定是馬猴子老爹的住所了。

陳楚做了一個抓住的手勢,又指了指嚴子跟曹雲飛,兩人點頭,各自朝著一個炮手的房間摸過去了。

陳楚順著有些模糊的樓梯輕輕的發出咄咄的樓梯聲響往上去。

通過這次,陳楚算是知道了,以後要干誰,一定要先摸清楚情況,哪怕是偷人家的東西也要實現踩好路子,要不是臨危時靈機一動使用銀針,自己現在恐怕已經被兩隻大狗咬的稀巴爛了。

樓上四個房間,陳楚讓推了馬華強一把,讓他往東走,而自己往西,而從兩邊開始摸清,隨後與曹雲飛一起動手。

當陳楚走到最西面的一個房間,見那房間窗子半開著,陳楚微微抬頭看去,只見微弱的月光里,一個穿著薄薄的紗衣的女人躺在床上,那女人約莫二十歲,她的奶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