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四十章月夜遇千金(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章月夜遇千金(四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那女人奶很大,月色朦朧的照在上面,活脫脫的就是一個大半球了,輪廓滾圓滾圓的,陳楚而且透過月光,陳楚感覺那女人應該很漂亮。請記住本站的址:。

「要不要劫個色?」陳楚腦袋忽悠一下子,心想自己咋這麼不長心呢!正所謂狗改不了吃屎了,那就不長心一次!

這時,馬華強發來簡訊說那鎖太難開,馬華強開鎖也是挺牛的,而且他們這房門都是鐵門,那女生的窗子可能是忘記關了,所以才微開著。

陳楚隨即回復:「慢慢開……」

其實也是沒辦法的事兒,不同步動手,萬一出現馬腳怎麼辦?

陳楚不想這些,身體跐溜先順著窗子鑽了進去,隨後輕輕的邁步走到那女人床板,陳楚下面不知不覺的硬了,再看那床上的女人,穿著一襲紗衣,應該是睡衣了。

他不禁暗想道:「這女人難道是馬猴子老爹的小老婆?那為啥不跟馬猴子睡一起?」

陳楚趴著床頭仔細看那女人,長長的頭髮,細細的美,身子有些豐滿,看樣子之後十九或者二十歲的年齡,紗衣中,那兩隻雪白的奶隱隱約約的,陳楚激動的好想抓一把,她身子上蓋著薄薄的毯子,兩條豐潤的小腿兒露在外面。

干?還是不幹?

陳楚猶豫了一下,最後想了想……還是不幹白不幹,這女人在這裡,肯定是跟馬猴子有關係的,麻痹的,幹了!

陳楚隨即快速的抽出隱者倏地刺激那女人的太陽穴內,那女人嗯的一聲,頭立即歪向了一旁,誰知道自己做什麼夢境去了。

陳楚暗想,媽的,馬猴子,老子跟你是不共戴天,一定要干廢了你家男人,挑斷手筋腳筋,媽的,糙翻了你家女人……漂亮的一個不留,不漂亮的就不要了。

想到這裡,陳楚也就不客氣了,其實他就是給自己找一個借口而已,見美色心不動,不是他的性格了。

正好馬華強的鎖還沒打開,自己今天得做一個快槍手了。

想到這裡,陳楚關好了窗子,窗帘擋好,看向那女人面容臉蛋兒有些小小的嬰兒肥,很可愛,閉著眼,睫毛露在外面,有點像是洋娃娃的俊俏模樣,我靠,小娃娃臉啊!老子喜歡啊!

陳楚想壓到這女人的身上,不過怕床板受不了,發出吱呀聲,隨即把這女人身上蓋著的攤子鋪在地上,抱著女人之時,陳楚看到她那娃娃臉可愛的面孔,禁不住嘴狠狠的親吻住她的小嘴兒,隨後狠狠的親了幾口,感覺入口甜蜜的感覺。

那女孩兒的嘴角也濕潤了,呼吸香噴噴的勻稱。

陳楚忙抱著她,慌裡慌張的放在地上,這女人躺在薄毯上,兩條大腿稍微的分開,陳楚接著微光,輕輕的解開這女人的睡衣的帶子,然後往兩邊一分,這女沒戴ru罩,也沒穿內褲,那兩隻圓鼓鼓的奶,還有下面毛茸茸的下面讓陳楚血脈膨脹。

麻痹的,今天不白來啊!

陳楚不想來啥前奏了,馬華強隨時都有可能打開鎖,陳楚直接解褲帶,把褲子褪掉一半,膝蓋以下,隨後兩手分開那女孩兒豐腴的大腿根,那大腿的肉彈性十足,她的大腿不像是柳賀還有朱娜大腿兒根那麼瘦的,而是大腿稍稍有點粗,小腿細,這樣的有點肉的大腿跟比沒有肉的大腿性感。

撞擊上去感覺也好。

陳楚這次不敢撞擊,只想打個快戰,也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這時陳楚下面的大傢伙已經極為的挺翹了。

陳楚分開那女孩兒大腿,看著她下面紅暈的火燒雲,還有上面那一小撮稀稀拉拉的小森林,心想真美啊!

陳楚也不顧其他,直接壓了上去,張嘴先親了親那女人的奶,含著那女人的扎頭,吸允了幾口,那女人像是夢囈中的發出嗯的一聲,陳楚下面更是挺翹了,隨即下面抵住那女人稍微有些微微濕潤的洞口。

那女人像是感應到了什麼,蹙眉,臻首往前動了動,紅潤的嘴角亦是輕輕的攢動一下。

陳楚怕她發出聲音,一隻手堵住她的嘴,下面的大叫抵住她的洞口,隨後狠狠的用力往前頂,屁股翹了起來,直上直下的壓了下去。

那女孩兒嘴被堵住,鼻孔發出嗯嗯的粗氣,面部表情呈現無比痛苦的神色。

「我糙!處女?」陳楚手在下面摸了一把,看到了月光中有些發黑的滾熱的血液。

媽的,這肯定是馬猴子的什麼親戚了,糙!乾死你!

陳楚想到這裡,下面又是狠狠的一頂,那女人的鼻孔的氣息更加的重了一些,痛苦的白花花的身子在扭曲蠕動起來。

陳楚也不憐香惜玉了,兩手抓起她的兩隻腳踝,隨後感覺不得勁兒又放下了,兩手又抓住她的奶,屁股開始一撅一撅的往這女人身子裡面狠狠幹了起來。

處女緊緊的肉壁發出呲呲呲呲的像是破開的聲音,這女孩兒的身子感覺像是被撕裂了一樣,痛苦的剛要張嘴發出叫聲,陳楚的嘴已經堵了上去,狠狠的堵住那女孩兒的嘴,幾乎要把女人親吻的要窒息了一般。

陳楚下面亦是開始四溢的瘋狂的**著,女孩兒的身子沒幹的往前一竄一竄從床前一直頂到了床前,陳楚撅著屁股跪起身體,隨後把女孩兒抱著讓她的身子趴伏在窗台上,那白白的屁股對著自己。

陳楚兩條腿分開她豐腴的大腿,手捏著下面的傢伙,對準她屁股下面的洞口狠狠的插了進去。

「唔……」女孩兒剛要下意識的叫出聲,陳楚的手已經反手過去捂住她的嘴,另只手摟住女孩兒的嫩腰,就把她頂在窗前,下面開始一聳屁股,一聳屁股的往裡面插著。

女孩兒口中發出斷續的,短暫的,唔,唔,唔,的聲音,陳楚爽的開始加速的鬆動屁股,他不敢大開大合,以免自己的胯骨撞擊到女孩兒的屁股上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只自己的大棍子抽出一點然後就狠狠的往裡插進去,再抽出,再插進去,足足幹了五分鐘,陳楚不想忍耐了,那隻抱著女孩兒嫩腰的手抓住了她的一隻大白奶,狠狠的揉搓著,下面狠狠的頂著她的屁股,而嘴也狠狠的親著女孩兒白凈的大脖子,終於女孩兒下面亦是發出了咕嘰咕嘰的聲音,像是高朝的前兆,陳楚下面感覺一陣的濕潤。

在女孩兒未曾到達高朝之前,陳楚的大傢伙在她泥濘的下面已經滑潤的she出了自己的精華。

呲呲呲呲的一陣液體she出,陳楚感覺到秋風的爽意,還有月光的清涼,陳楚的下面緊緊的頂著女孩拇篤桑直到最後的一點液體全然she了進去。

陳楚爽的停頓十幾秒,這才戀戀不捨的抽出了自己黏糊糊的傢伙,看著月下這女人屁股里滑膩的往下慢慢流淌的自己ru白色的液體,還有很多掛在她的洞口處,她那殷洪的處女血已經流在了大腿上。

陳楚戀戀不捨的捏了捏她白嫩的屁股。

這時,手機傳來了馬華強的簡訊,陳楚看見只有倆個字,成了。

陳楚忙提好了褲子,快速紮上褲帶,把女孩兒的睡衣合攏,又抽出銀針,但抽出的時候,那銀針稍微的往裡面扎了一下,醫術中介紹過,稍稍扎入一毫,便可沉睡一個時辰。

陳楚心想只要她睡半個小時就都解決了。

陳楚不舍的摸抓了兩把她下面的大腿間的柔毛,還有白白的奶,感覺自己沒糙夠。

不過還是翻了出去,馬上給馬華強回簡訊動手,接著亦是給嚴子與曹雲飛發出了簡訊。

此時,樓下傳出慘叫聲,而馬華強的屋子裡傳出了撲棱的聲音,顯然是馬華強進去了跟那人扭打成了一團,這時,另外兩個門開了,隨即燈光照she通亮,另外兩個房間門打開,一個壯碩的年輕人,另外是個老太太。

而此時,馬華強那個房間內,兩人已經滾出來了,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兒和馬華強連滾帶爬的,不知怎麼弄的,馬華強還被壓在了下面,那房間亦是傳出一聲尖叫,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人。

陳楚眉頭微皺,感覺那老太太應該是老頭兒的媳婦,老頭兒卻跟一個小媳婦睡到一起了。

只是短暫的掃了一眼,陳楚朝前沖了兩步,見那年輕人回屋取出一把錚亮的黑的傢伙,陳楚不由愣了,我cao!手槍!

那人握著手槍直接瞄準馬華強的腦袋,不禁喊道:「爹,你別動,我打死他!」

他卻沒注意到身後的陳楚,一枚銀針已經倏地刺進他的後腦,那老太太扯著陳楚的胳膊,此時樓下的曹雲飛已經衝上來,只見他渾身血淋淋的。

陳楚道:「盡量別殺人!」

曹雲飛點了下頭,宰牛刀一甩,一把劃開那老太太的臉,下面就是一腳。

老太太倒地,曹雲飛看了被壓在下面的馬華強一眼說:「自己搞定!」

馬華強點了點頭,嗯了一聲,一股激勁兒把那老頭兒翻身壓了過去。

陳楚倏地抽出銀針,不想被曹雲飛看到他這一手,隨後一拳狠狠砸到那人後腦,後腦最為脆肉,如果一拳砸中,很可能致人死命,至少也是暈闕過去了。

那小子晃了兩晃,陳楚住他手腕,捏住戶口,隨後下了他手裡的槍,遂即下面狠狠一膝蓋撞擊到他胯下。

下了這人的槍,陳楚隨後衝進去,又見一個槍袋,裡面竟然有兩排子彈。

這時,嚴子已經沖了上來,見馬華強跟那老頭兒糾纏不清,啪啪踹過去兩腳。

那老頭兒滿臉花了,嚴子遞給馬華強一隻匕首。

馬華強臉上也全是血了,可能被這老頭兒揍的,別看他歲數大,馬猴子的老爹年輕時候也不是簡單的了。

那老頭兒正伸手要抓馬華強的面罩,還叫囂著:「你他媽的知道我大兒子是誰?我大兒子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