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四十一章領頭立威短(五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一章領頭立威短(五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麻痹的!馬猴子對!乾的就是馬猴子!」馬華強匕首往下一刺,刺中那老頭兒脖子,那老頭兒死死抓住匕首,兩手全是鮮血。請使用訪問本站。レ&spadesレ

廢物!

曹雲飛罵了一句,陳楚搜完子彈出來,見曹雲飛已經迅速的挑斷了那老太太跟那小子的手筋腳筋。

鮮血滲透而出,那老太太已經休克過去,那小子雖然暈闕了,不過本能的四肢還在抽搐。

曹雲飛這時幾步他過去,手中的宰牛刀一順道:「老傢伙,你大兒子不是馬猴子么!我他媽的就弄死你!」曹雲飛說完就要一宰牛刀刺穿那老頭兒胸膛。

陳楚忙大步衝過去,推了他一把說道:「刀給我!」

曹雲飛把宰牛刀遞給陳楚,陳楚雙眼微眯,按住那老傢伙的一隻胳膊,隨即宰牛刀往裡面一挑,手筋崩斷,陳楚雖然沒挑過人的手筋,但剛才也見到曹雲飛挑了,手筋腳筋便是大動脈了。

陳楚已經把醫術都背下來了,這些還是知道了,那老頭兒歇斯底里的慘叫起來,陳楚隨後又挑斷他的另外的手筋跟腳筋。

馬猴子老爹泛著眼睛昏死過去。

此時,那屋子裡的女人已經哆嗦一團,馬華強問:「這個怎麼辦?不如……不如先弄……」

「弄個幾把!」曹雲飛進去抓住那女人摸出一把匕首沖那女人肚子便連捅了幾刀。

這時,嚴子說道:「楚哥,咱……咱撤!」

曹雲飛看了看陳楚問道:「楚哥,還有沒幹掉的人么?」

陳楚呼出口氣,想起自己乾的那個女人,淡淡道:「沒了!」

一行人快步下樓,隨即又檢查一遍,見沒留下什麼馬腳,這才從牆頭跳了出去。

幾人坐上麵包車,黃皮開車,黑子問了幾句,嚴子簡單的把經過說了一遍,馬華強坐到車上便有點發抖,嘴唇多少也哆嗦了起來。

黑子給馬華強點了一根遞到了他嘴裡。

馬華強狠狠的抽了幾口,黑子說道:「放心,馬猴子不能報警,再說,你別看那些刑偵片把警察吹的跟神似的,其實沒那麼厲害!再說了,我感覺馬猴子會把這件事猜到是尹胖子做的,不會是咱們,這件事你們乾的挺絕啊!兩個炮手,連馬猴子的老爹老媽跟弟弟,全部手筋腳筋挑斷,這在道上算是不義的……」

曹雲飛打斷道:「啥義氣不義氣的!沒殺了他們算是不錯的了。」

曹雲飛說著掏出一把短筒的自製的手槍,撥弄了兩下。

黑子微微皺眉,看了看曹雲飛,想說什麼,忽然忍住了。

嚴子也弄了一把自造的土手槍,那兩個炮手屋裡都有這玩意。

黑子說道:「這東西不能輕易露面了,我看還是收起的好,弄了兩把呢!」

曹雲飛呼出口氣:「楚哥整的那把更好,應該是五四手槍,比這個准,但she程應該沒這種自製的手槍遠。」

嚴子笑了笑問:「你咋知道?」

曹雲飛也點了根煙,抽了一口說:「我在監獄的時候,有個判了死刑的殺人犯,他跟我挺好,他是當兵的,跟我說的……」曹雲飛說著,把土槍背在了身後。

黑子看了看他,眼裡閃過一絲精光,隨後轉回頭不說話了。

段洪興雖然沒進去,但聽他們說的血淋淋的,也有些緊張。

陳楚說道:「誰家荒甸子有親戚?把車開到那!」

馬華強這時候哆哆嗦嗦的說:「楚哥,那邊幾百里都沒一戶人家……哪有親戚啊。」

「行!麵包車藏到荒甸子里。」

荒甸子,也便是蘆葦甸子,這邊的蘆葦甸子接天蔽日,下面就像是濕潤的沼澤。

蘆葦甸子屬於自然保護區,很少見的濕地,但這裡也曾經是土匪窩,很久之前有個名字叫三界溝,便是天然的三條溝壑,把這片將近千里的蘆葦甸子分成三段。

在這裡別說幾百人,便是幾千人弄不好都能迷路。

以前這裡土匪橫行,即便是2000的時候很多逃犯都往這裡跑,還有往***的礦山上跑的。

去當一個礦工,累是累,不過那裡的礦工很多都是有案底的,官不舉民不糾,警察亦然不會往那種荒山野嶺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去查案的,一天到晚黃沙漫天,地上全是丘陵跟尖角的石頭。

經常沙塵暴,不是本地人,看著延綿著的形象接近的丘陵,遇到沙塵天氣,很難走出去,別說去裡面抓人了。

而在這三界溝鑽進去幾個人,就算鑽進去一千人,也會藏在茫茫的蘆葦盪中,別想發現。

陳楚一行人直接把麵包車藏在這裡,隨後朝著***的方向走著,那裡有跑線的黑車。

而這蘆葦盪已經距離小康莊將近二百里了,麵包車內的汽油已然不多,要是再來取得帶汽油來了。

幾人在蘆葦盪中洗乾淨了身上的血,在裡面走了一陣,身上的衣服漸漸的滲干,這才到了路邊,邊抽煙便等著,果然見到一輛客車,幾人招手,那客車停下了……

……

輾轉了繞了好多路,最後幾人回到了瀚城。

邵曉東已經又買了輛二手麵包車,這車寬敞一些,直接卻客運站把陳楚幾人繞著路拉到了暫居總部。

路上無話,進了屋,邵曉東忙找出衣服給幾人換上了。

收拾好,又吃了些東西。

邵曉東這才說道:「楚哥,昨晚馬猴子跟尹胖子火拚了……」

「好啊!」黑子嘿嘿笑了一聲。

邵曉東也笑道:「還是楚哥的主意好,把麵包車停在尹胖子的迪廳,馬猴子的人就衝進去了,雙方對砍了十多分鐘,警察才到,死了三四個,傷了好幾十人啊!這是今年他們最狠的一次了,這回事兒大了!死了人了!」

陳楚嗯了一聲,黑子又說道:「那……小康莊……」

邵曉東說道:「馬猴子現在就在小康莊呢!揚言要乾死尹胖子,不過他沒報警,警察問啥馬猴子都不說,看來馬猴子這次是真豁出去要跟尹胖子往死里掐了……」

曹雲飛哼了一聲道:「掐,麻痹的,掐死一個少一個……」

陳楚看了眼邵曉東,呼出口氣,隨後說道:「曉東,你怎麼看?」

邵曉東沉默了一會兒,隨即說:「尹胖子疑心重,他以前懷疑過季揚,現在也懷疑穆國良,不然穆國良不會在馬猴子乾季揚的時候,插一杠子,我感覺那件事尹胖子肯定氣的夠嗆,這次……我覺得尹胖子可能也懷疑是穆國良乾的,只要咱不走漏風聲就行……」

邵曉東隨即看了看眾人,黑子說道:「放心,大家都是一根繩上的螞蚱,只要是一人走漏了風聲,大家多多完蛋,再說……我感覺咱楚哥應該有個名頭了,既然要出山,雖然是偷偷的出山,但也應該有個幫會的名字了,就像季哥以前叫混天團,那時候天天混,多牛逼啊!」

黑子這時嘆口氣說道:「揚子那時候不弄這個混天團還沒事,一弄這個名字,尹胖子就天天懷疑揚子要幹掉他,提心弔膽的,後來……」

馬華強這時恢復了過來,問道:「季哥不是因為尹胖子看上他妹子了,才跟尹胖子鬧掰了才退出不混的么!」

黑子嘿嘿笑道:「小麻子,咋的?不害怕了?」

馬華強咧咧嘴訕訕笑道:「黑子哥,罵人不揭短,你看你,我臉上不就長點麻子么,你至於這麼說么,再說了,我馬華強怕啥啊?我那不是怕,是暈血……」、

「噗!」眾人鬨笑一聲。

黑子又說道:「其實,殺人跟殺豬沒啥區別,捅人其實就是殺豬,多打幾次架就好了,以前我跟季揚砍人的時候也怕,他給我帶出來的,別看季揚比我小,但是我佩服他,要不是尹胖子懷疑,專門找他晦氣,季揚也不會退,現在早把馬猴子滅了……」

邵曉東琢磨著,等黑子說完才說道:「我感覺,咱楚哥應該弄個名號,名不正言不順,而有個名頭大家也好團結在一起,大家是一個幫派,是一個組織,就應該有一個番號,不然不利於團結,還是一盤散沙,現在跟季哥時候不一樣,季哥那時候本來就是尹胖子手下打手,帶著兄弟打架多了,大家都服氣他了,尹胖子才怕了,現在在楚哥上面可沒人……」

黑子咳咳兩聲,眼睛轉了轉,想到了季揚,隨後又想到,此一時彼一時了,不禁贊同道:「對,楚哥應該有個名頭,我也同意,不知道叫啥名字好,那個……混天團我感覺不好……那叫啥團?」

馬華強咧嘴說:「還米飯糰呢!我看直接叫黑社會得了,再不就叫陳楚黨。」

邵曉東一拍腦袋咧嘴說:「還黑手黨呢!對了,楚哥,你……你雖然現在是初中生,但聽說對詩都把教育局副局長的朋友給干敗了,那人叫嚴學究,可是咱瀚城公安局長戰友的老師呢!」

「是么!楚哥,那你起一個名字!」段洪興也嘿嘿笑了。

陳楚淡淡笑問:「弄個幫會名字重要嗎?」

眾人都點頭說重要。

陳楚走了幾步,隨即說道:「古有項羽,很甜舞,恨地無環,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可嘆一代西楚霸王,自刎烏江,而楚雖三戶,亡秦必楚,正好我名字里也有一個楚字,我希望可以帶領大家,滅掉馬猴子跟尹胖子,為季揚報仇,也為咱們兄弟爭一條活路,就叫——西楚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