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四十三章茅檐低小(七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三章茅檐低小(七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晚上十點多,瀚城街道依舊串流如織,這四醫院就是人多,大門口時而還出現了一些擁堵的狀況。

陳楚看著川流不息的人流,又看了看飛利浦99c這部手機,有種要扔了的衝動。

心想啥樣的小姐啊,脾氣還這麼暴?這他媽的是小姐么!不禁想想,可能小姐跟哪個大哥睡了幾晚上了便覺得自己挺牛逼的了,也有的。

靠!那種男人靠得住么!除非雞頭能趁著腦袋幫你打兩架,哪個男人能為了小姐出頭?

逢場作戲,誰能和小姐認真玩,還玩出感情?那是聖人了。

陳楚站在那沒動,過了不到兩分鐘,電話又打來了:「你來不來?」

「你,你在跟我說話?」陳楚問。

「你以為我跟誰說話呢!」

「你知道我是誰么?」陳楚又問。

「靠!你就不是邵曉東老大么!趕緊過來!我再等你一分鐘!」那邊說完又掛了。

陳楚呵呵了笑了兩聲,心想行,這女人有脾氣。

陳楚繞了一個彎兒,走到四醫院的後門,後門人少了太多了,星星落落的,四醫院都是老樓,後門就是一個鍋爐房,黑的,得繞一段路才能進到前面。

沒人從這裡走的,也是一些醫院職工在鍋爐房這裡蹭點開水了。

大門口,一個姑娘在吃著烤地瓜。

她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腳下一雙黑色的平底小皮鞋,緊身的褲襪,上身是長長的絨衣,直接蓋到了大腿根兒上了,也很像是秋季的一步裙了。

黑色的密集絲襪配著淺灰色的長衫毛衣,讓她整個人的身材一下便性感了起來,而外罩亦是一件黑色寬邊風衣,帶著一隻絳紫色的蛤蟆鏡,兩隻細嫩的小手一邊扒著地瓜吃,一邊跺著腳,四處觀望。

「你好。」陳楚淡淡說了一句。

那女生轉過頭,上下掃了兩眼陳楚:「你誰啊你?」

「哦,對不起,你是叫唐黎么?」

「我靠!你就是陳楚啊!我靠!」唐黎往上推了推蛤蟆鏡,把地瓜伸過來說:「吃嗎?」

陳楚擺擺手,唐黎邁步往前走,一邊吃著地瓜隨手把地瓜皮扔到地上。

陳楚跟進兩步問:「邵曉東讓你隨我……」

「我知道,跟我來!」唐黎往前走著,平底的皮鞋踩著腳下的碎石子,陳楚在後面跟著,看著鍋爐房四周還有零星的老槐樹,不知道多少年了,才能長那麼粗,在夜晚鍋爐房燈光的照射下,那些老槐樹的身體上還拴著很多的祝願的紅繩。

兩人往前走了一段,在那樹後面又一條羊腸小道,又走了一陣,看到了前方的病房區。

這時候唐黎停下來說:「看到了,那裡就是病房,你要是砍完人得從這裡逃走,麵包車直接停在後門就行,那烤地瓜老太太晚上眼神不好使,我剛才給了他張十塊的,她看成了五十的,我沒沾她便宜,而且後門沒有監控,前面是有的,你可以讓兩個人從前門進,你帶人從後面進,現在是十點十分,一半他們十二點的時候換班,在換班的間隙要做交接,一般是三到五分鐘,但這些醫生護士都喜歡聊天,差不多五分鐘,這個間隙你進去砍人,一般這個時間段人都睡了,不會有目擊者……」

唐黎喋喋的說著,又哦,了一聲說:「我忘了,你們砍人的時候都戴一塊黑布對!有目擊者也看不清你的臉了,再說你長得也不好看……」

陳楚咳咳兩聲,誰都喜歡被人誇獎,男人也是的。

「你……唐黎,邵曉東還和你說了些什麼?」

「怎麼?要殺我滅口啊?呷!」唐黎哼了一聲,眼睛直直的看著陳楚,隨後摘掉了蛤蟆鏡。

有些細長的眼睛,這雙眼睛配在這張臉上顯得她的相貌很女強人,有點嚴肅,又有點火辣的那種美,不嬌嗔,不像小女人那樣可愛。

反倒有一種跟她年齡不太符合的成熟魅力,陳楚見她頂多二十歲。

「記住我的臉,省得報復都找不到人!」

陳楚忽然笑了:「你幫我,我咋能報復你呢!」

「這說不準,沒準利用完我了,直接把我一腳踢開都有可能!」你跟我進去走一遍。

唐黎說著胳膊往前一挎,陳楚愣了一愣。

「看什麼啊?挎著我胳膊啊?」

「你……」

「你啥你啊,你沒我大,個也不見得比我高,你不當我小弟,還想當我男人啊,有人信你么?咱演戲也得演的像點啊!再說,邵曉東那樣我都沒看上,你這模樣,我更瞧不上了!」

陳楚一拍腦袋,忽然笑了,覺得這女人有意思,以後得什麼樣的男人才能騎到這匹烈馬呢!

陳楚挎著她胳膊彎兒,戴著鴨舌帽還真有點像是小老弟的樣子,唐黎在前面走,他在後面跟著,隨後陳楚頭故意往後面掃了掃,看到唐黎裹挾在長版的灰色薄包臀毛衫里的屁股是那樣的柔軟,真想摸上去一把,那溝子肯定是熱乎乎的。

兩人不知不覺來到三樓,一對男女在這裡走,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要是一個男的單獨在這裡晃來晃去倒是扎眼了。

唐黎給陳楚使了一個眼色,他見在一個轉彎的門口站著兩個保鏢模樣的人。

唐黎淡淡說:「我先過去,讓他們開門,你再從旁邊掃一眼,看眼裡面的情況。」

陳楚點頭,見唐黎快步走過去,沖那兩個保鏢一臉焦急著說:「我男朋友馬國強是不是在這裡?」

兩個保鏢一愣,見一個打扮時尚的女生,不禁一笑:「你等會,我進去問問我們老大。」

「哎呀,你問什麼啊你問!真是的!」唐黎說著一推門,陳楚忙快步裝做經過的模樣。

那兩個保鏢想去拉唐黎,不過還是慢了一步,唐黎推開門,看見床上躺著的穿著病號服的那人愣了愣說:「你叫馬國強?哦,對不起,可能是重名!」

她說完馬上退出來,連說對不起快步走了。

「媽的,神經病!」裡面的馬國強罵了一句。

屋內的兩個保鏢也笑:「馬哥,剛才那女的走的太快了,要不拉住她就嘮會兒了。」

「我糙!嘮一會兒?就是糙了她又能幾把咋的……」

「馬哥,你現在行么?」

「我靠,你整兩個妞兒來,你看我行不行……」

陳楚路過房間門的時候只淡淡掃了一眼,已經記住了,外面兩人,裡面兩人。

四個人,自己至少要帶上五個人,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講的還是一個快字了。

他只是不明白這個唐黎到底是幹嘛的。

不管了,既然是邵曉東介紹的,那便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了。

唐黎先處了醫院,走回了那條小路,等陳楚過來了,她這才問:「怎麼辦好!」

「嗯……簡單,按你說的,找個間隙,過去砍完人,砍完就跑。」

唐黎點點頭,又補充道:「哦,你們得五個人,麵包車停在後門,倆個人從前面進去,兩人從後門進,這樣人少,不容易被察覺,都戴著鴨舌帽,你在醫院戴著這驢糞兜子不好,還有,帶上手套,那樣刀掉了也沒指紋。」

「嗯,還有嗎?」陳楚問了一句。

「嗯,沒了。」唐黎說著看了看陳楚。

這時,陳楚笑了:「好像還有一點。」

「什麼?」唐黎問。

陳楚快速的抱住她在她的紅唇上狠狠的親了一口,不過陳楚的嘴唇親住了她的紅唇,卻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

唐黎往外吐了一口血水罵道:「王八蛋,親我?這可是我的初吻!」

陳楚捂著被咬得流血的嘴唇說:「你,你的初吻?你不是小姐啊?」

「哎呀?你才是小姐,你們全家全是小姐!」唐黎連罵了幾聲,像是還不解氣,又打了陳楚幾拳:「人家我是大二的學生,誰說我是小姐的?」

「唔,我是讓邵小東幫我找個小姐我哪知道你是學生啊?對了,你學啥的啊?哪個學校的?」陳楚問。

「瀚城師範學院啊,學……你管得著么?我欠邵小東一個人情,算是還了,行了,你就按照剛才說的來!我走了!」

陳楚看著她火辣辣的背影,摸出手機想給她打過去,不過還是發了一條簡訊。

他還真沒碰過在校大學生,不知道是個啥滋味了。

「唐黎,我能去學校找你么……」

唐黎感應到了手機響動,看到陳楚的簡訊,回復道:「滾,別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瀚城師範學院?」陳楚低低的說了一句,隨後摸了摸嘴唇,心想媽蛋的,這女生下嘴挺狠啊,最後扔下的話也挺狠。

媽的,到時候問問邵曉東,這女生幹嘛的,不過邵曉東那麼精明的人,應該不會辦錯事。

陳楚打車回到邵曉東那裡,把兄弟們叫醒了。

讓這些人精神了精神,他繪製了一個草圖,最後說:「開始慢慢走,自己掌握下時間,不管從前門還是後門,差不多三分鐘到馬國強的那條走廊,然後走到跟前,抽刀就砍,要快,他們肯定反應不過來,等反應過來,外面兩個也砍倒了,咱們再衝進去,裡面那兩個就不在乎了……」

這時,黑子等人點頭,並都想去砍人。

陳楚掃了幾眼說:「黑子哥還是養傷,這次五個人,馬華強開車,曹雲飛,段洪興,嚴子,加上我,這幾個人夠了。」

其餘人一陣失望,陳楚笑笑道:「放心,幹了這票不算完,麻痹的馬猴子還有他受的!」

「楚哥,那下次得讓我去!」黑子,跟馬小河都笑嘻嘻的說。

「行!另外,咱們西楚團準備了功勞簿,每次都給大家記功,等咱們西楚團強大之時,兄弟們大秤分銀,小秤分金,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哈哈哈……」眾人一陣暢快大笑。

馬華強小聲嘀咕道:「楚哥,還差了一句,那個……大夥一起玩女人……」

眾人一暈,黑子罵道:「槽,馬華強,沒看出來啊,你這麼變態……不過,哪天咱哥幾個試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