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四十六章還是小桃溫潤(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六章還是小桃溫潤(三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馬華強哆哆嗦嗦的,問了一句:「楚哥……咱,合理?」

「媽的!」陳楚笑了:「咱乾的都是啥人?是壞人吧!這不合理么!對吧?咱沒欺負老百姓吧,咱要是古代那就是大俠啊~!咱在古代就屬於那種……白眉大俠知道吧,還有反正各種各樣的大俠,咱是正義的化身啊!」

陳楚手搭在馬華強肩上:「華強,我最看好的人是你,馬猴子他媽的差點乾死季揚,下一個就是咱們,把咱們乾死了,他還得乾死別人,這樣的貨,就是壞人,咱替警察辦了他,警察感謝咱還來不及呢!華強,兄弟們現在都擰成一股繩了,你別給兄弟們掉鏈子,扯後腿,你……你現在跟著我乾沒錯,回去睡覺吧,睡醒了,第二天早上就沒事了!」

「哦!知道了楚哥。請使用訪問本站。」

馬華強涅滅了煙,比剛才好多了,隨後走出了門。

陳楚重新坐回床上,手往上撫了撫頭髮,從被子里摸出砍刀,摸了摸還有些沒清洗乾淨的血跡,腦子裡忽然冒出砍死馬華強的念頭。

他自己都嚇了一跳,忙放下刀,手捏住了玉扳指,這才好了一些。

陳楚怕馬華強承受不住說出去,不過第二天,馬華強好了許多,不說精神煥發,也比昨天生龍活虎的了。

而黑子卻有些黑眼圈,曹雲飛也打了哈欠,等早上邵曉東買來早餐的時候,黑子才說:「華強,這回心裡不堵了吧,不就是砍了幾回人么,至於和逼樣么,我跟雲飛開導你一晚上,我糙,你倒是精神了,我倆可困懵了。」

有黑子在這,陳楚就放心了,吃完早飯,沖邵曉東跟嚴子說:「你們倆跟我出去一趟……」

兩人點點頭,隨後收拾一番跟陳楚往外走,陳楚又沖黑子說:「黑子哥,以後……以後我不在,這些人就聽你的,曉東是軍士,和你平級,暫時我這麼定了,以後火拚的時候,誰功勞大,誰便是下面的頭目,大家沒意見吧!」

「沒……沒意見……」

陳楚眼角掃到曹雲飛一下,見他臉上帶著淡淡的不忿之色,陳楚嘴上沒說什麼,領著嚴子跟邵曉東走了出去。

三人往前走了一段,街上行人少了,邵曉東才說:「楚哥,我感覺黑子始終是季哥那邊的人……你,可能我不該說,你還得扶持自己的手下,總有一天,季哥的人,還是回回到季哥那的……」

陳楚停住,手指摸了摸眼角,隨後揉了揉,打了個哈欠說:「昨天晚上沒睡好,這警察太吵了,對了曉東,你感覺現在咱們是躲,還是各自散。」

邵曉東呼出口氣,想了想說:「楚哥,咱現在實力弱,弱的原因就是白道沒人,這樣起不來,應該散,用到的時候再聚起來,就像是五個手指,沒事兒的時候都是鬆開的打架的時候再聚攏成拳。」

「不錯!」陳楚點頭。

邵曉東又說道:「楚哥,再說咱現在不適合躲著,現在馬猴子滿地開花,場子剛被砸,臉被你劃開了,半夜家就被抄了,第二天親侄兒又被砍了,他現在已經蒙圈了,正在跟尹胖子火拚,要是發現咱們都躲了起來……咱不是掩耳盜鈴么!」

陳楚拍了拍額頭:「對啊,嚴子,你現在回去,給兄弟們分些錢,各自回家,黑子哥家是本市的,就在咱那呆著了,一會兒我也回去,對了,讓兄弟們分開走,萬不可一起……」

「知道了楚哥!」嚴子輕聲說了一句,往回走了。

陳楚跟邵曉東走的不快,早上也沒多少人,陳楚又問道:「曉東,你認為,我現在最應該做的是什麼。」

邵曉東說道:「楚哥,我認為你……你應該好好學習。」

「啊?哈哈……」陳楚盡量輕聲的笑著。

「楚哥,我沒跟你開玩笑,我知道,你學習不錯,神速了,楚哥,黑道始終是黑道,只要白道一句話,讓他生,他就生,讓他滅,必須滅,如果楚哥你能黑白通吃,誰敢滅你,誰敢不給你面子……還是官道是正途。」

「你的意思是讓我當官?」陳楚一愣。

邵曉東笑笑說:「楚哥,我可以幫你改戶口,你把高中的課程儘快學完,我可以給你安排直接高考,甚至能幫你建一個戶口都行。」

陳楚笑了:「槽!你真牛逼!」

邵曉東笑道:「楚哥,這簡單啊,你們農村的派出所就能辦,比如去年我家親戚一個孩子當兵,要求是十八周歲,我家那親戚毛歲才十六歲,沒辦法給派出所塞了五千塊錢,改了三歲……」

陳楚笑了,往上撫了撫:「這真牛逼啊!靠……還是權力好!」

邵曉東也笑:「楚哥,其實就是混的好,縣官不如現管,其實混黑道拚命拼得血流滿地,不如當官的上嘴皮一碰下嘴皮……」

「說得好!」陳楚不住點頭。

「還有,楚哥,這幾天的事兒都是你帶著兄弟們去乾的,早晚有一天紙里包不住火,就像尹胖子,馬猴子那些事大夥都知道,上面有人罩著,不還是沒事么,哪天上面的罩著的人沒了,就是他們的死期……楚哥,你也要找個人罩著才對……」

陳楚不禁也琢磨起來,自己能找誰?花錢改戶口可以找劉海燕,別看她是一個小小的婦女主任,跟鄉長關係不錯,這女人不能小瞧,女人兩句話比男人跑斷腿都管用。

劉海燕出面,改戶口容易,而當官的……他不禁想起了教育局的孫副局長孫國華,別看那是教育局的副局長,但是可是局級幹部,等同於公安局的副局長了,都是局級幹部了。

而且公安局副局長牛逼,但自己子女考學,考驗啥的,找孫國華那也是一句話的事兒……而孫國華有難處,亦或有人威脅,一句話,人家公安局副局長亦是會出動警車警察輕鬆解決黑道的小嘍。

世間的話都是反正來回說的,這種事可以說是互利互助的朋友關係,也可以說是官官相護的腐敗關係,就看你怎麼看待這件事,怎麼評價這件事。

比如送禮,可以說官員貪污,也可以說好朋友的贈送禮物。

陳楚聽邵曉廡,似乎有些開竅了,混,還是下三路,官,始終是正途,砍砍殺殺一輩子,不如辦公桌比比劃劃一根手指頭,而且當官亦是美女無數,質量要比去混美女還多,當然口味不一樣。

陳楚現在想到的是,混也要混,官也要當,要好好琢磨琢磨了,兩人不知不覺間走到了客運站。

邵曉東說:「楚哥,咱還是打車去揚子那吧!畢竟現在瀚城已經亂套了,隨時馬猴子跟尹胖子的人都容易發生火拚。」

「行!」

兩人打了一輛計程車,到了縣裡停下,又步行走到了開發區,縣城不大,步行也就十幾分鐘的路程,不久,上了樓,邵曉東敲了敲門,過了一陣,金星才拉開一道防盜門,隨後從第二道門的貓眼中看到了邵曉東跟陳楚兩人。

邵曉東是有鑰匙的,但還是選擇敲門了。

金星拉開門,面帶笑容:「楚哥,回來啦,楚哥好!」金星笑了一聲,沖陳楚打了一個立正。

兩人隨即關嚴門,金星小五都在,季小桃也從廚房出來了,看見陳楚,臉上不由得紅潤了一下。

「你回來了……」季小桃淡淡說了一句。

陳楚還沒說話,金星先哈哈笑著說:「楚哥,你走這兩天,小桃妹子可是茶不思飯不想啊,她不想也就算了,給我們做的菜那是沒法吃啊!不是鹹的要命,就是菜胡了,苦的要命,我們還不敢說,一說沒人做飯了……」

金星咧著嘴,一副苦不堪言的模樣。

季小桃卻是眼眶濕潤。

金星眼睛一轉,忙說:「對了,楚哥,小桃妹子這兩天給你做了件衣裳,你快進屋試試……」

季小桃愣了愣,咬著嘴唇說:「我哪做啥衣裳啊……我……」

金星卻不由分說把陳楚跟季小桃都推進室,隨後關上了門。

這才嘿嘿笑著,沖邵曉東拍拍肩膀:「兄弟,你們辛苦了,我們都知道,馬猴子讓你們干慘了……」

……

季小桃臉紅紅的,真像是一隻紅透了的桃子了,被金星推進屋裡,亦然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手摸著陳楚的臉,自己像是一隻小鳥歸巢似的撲進他的懷裡。

說到底,她還是一個女人,再強的女人,也是脆弱的,無論再怎樣偽裝,但她的脆弱面一旦被抓到,她的堅冰亦是要被融化掉……

陳楚摸著她可愛的小辮,在她的粉紅激動的小臉上親了一口說:「小桃,你哭啥啊?我不是好好的么……」

「牢伊恕…」季小桃梨花帶雨的,這次真的傷心了,淚水打濕了陳楚的裡面的小衫,而季小桃亦是抽噎出聲來,淚腺源源不斷的分泌著淚滴,像是淅淅瀝瀝的小雨似的下起來沒玩沒了……

陳楚拍了拍她悲慟中孱弱的發顫的肩膀,還有她哭紅的臉頰,貼在他胸口滾熱發燙,還有她發燙的濕潤自己胸口的淚水。

陳楚摟著她的嬌軀,忽然感覺,一個男人的一生,要是有一個真正擔心自己,真正愛著自己的女人這才是最幸福,最甜蜜的。

此時此刻,陳楚忽然感覺比他糙季小桃的時候還幸福,或者說是兩種不同的幸福,第一種是興奮的幸福,這是感動的幸福。

陳楚忽然想起張老頭兒說他俗,只知道肉體之愛,不懂得精神的愛,難道此時此刻他跟季小桃便是精神的之欲么……可是我陳楚要兩者都要。

陳楚忽然,抱住季小桃的臉蛋兒,嘴緊緊的貼著她火辣的紅唇,狠狠的親吻過去,一隻手從後面五指張開抓住季小桃半邊的大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