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四十七章大兒鋤豆溪東(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七章大兒鋤豆溪東(四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季小桃的屁股被五指掐得陷落,她叮嚀一聲,臉色更紅潤,兩隻小手攔住陳楚脖子,也回應的跟陳楚親吻著,兩人舌頭纏繞在了一起,互相吸取著對方口中的津液。請記住本站的址:。

陳楚堵住她的嘴,直到親的嘴唇有點麻木,這才想起這是在大白天了。

外面還有季揚金星在呢,咋就跟季小桃進房間弄這事兒來了,先應該跟季揚打個招呼才對。

這次,陳楚這個大色狼先鬆開了小桃,而季小桃卻亦然被他撩撥的慾火焚燒,而且這幾天一直在擔心他了。

季小桃的身子軟綿綿的,陳楚輕輕說道:「等晚上的,我好好的伺候伺候你下面的一畝三分地,那個……現在我去看看你哥。」

「哎呀……」季小桃臉紅了,白白的小拳頭打了陳楚胸口一下:「都是你壞,拉我進屋……煩人……」

陳楚心裡笑了,心想這次可不是我拉的了,反正女人總是不講道理的,季小桃膩在他懷裡,兩人走到門口,這才分開了。

兩人都不是那種在任何場合都膩歪的那種人,要膩歪找個房間往死里膩歪,在外面,在眾人面前,那多影響別人了,一幫大小夥子,你們兩人捅捅咕咕的,摸摸摳摳的,怎麼也要考慮別人的感受了……

兩人剛走出門,室里的季揚就樂呵呵的說道:「楚兄弟,進來啊!」

「好!」陳楚答應了一聲,走進屋,季揚躺在床上,背靠著牆壁,後面還墊著兩隻枕頭。

小五站在季揚旁邊,正給他削著一隻蘋果。

金星坐在左側,邵曉東坐在右側,而正中的位置空著。

陳楚一愣,季揚笑道:「楚兄弟,你坐啊!」

陳楚撓撓頭笑說:「季哥,我坐是坐,但不能坐中間啊,我歲數最小。」

「哎,你現在是老大,就應該坐中間,即使我季揚好了,你也要坐中間的位置。」

陳楚愣了一下,忙說:「季哥,瞧你說的,我只是暫時領頭,你傷勢好了,我就該念就念我的書去,我當啥老大啊,呵呵……」

金星笑道:「楚哥,你先坐,這位置不能空著,不管臨時的也好,還是怎麼樣的也好,你先坐下。」

這時,邵曉東眼中動了動,心想金星你什麼意思?什麼叫做臨時的老大也好?我糙……邵曉東心裡這麼想,但沒說什麼,臉上還是淡淡的笑容。

陳楚捎了捎頭,隨後慢慢坐到了主位上。

咳咳……季揚咳嗽了兩聲,這時小五遞過來蘋果,季揚擺擺手,沖陳楚笑道:「楚兄弟,你乾的不錯,沒想到初生牛犢不怕虎,安排的非常好,幹了馬猴子迪廳,劃了他臉,呵呵……打人不打臉,你劃開他的臉,這就是為我季揚報仇了,以後馬猴子想混大,不好混,他老巢還讓你抄了,老爹老媽弟弟還有個女人手筋腳筋全部挑斷,楚兄弟,夠狠……」季揚說著挑起大指讚歎。

金星噓出口氣說:「楚兄弟,我有句話不知道當說不當說,那個……混也是江湖,江湖有句話叫做禍不及家人啊,你抄了馬猴子家有點……」這時,外面傳來敲門聲,小五搶先一步去開門,見是嚴子。

開門后,嚴子走了進來,先叫了聲楚哥,然後叫季哥,最後沖邵曉東點了點頭,季小桃搬了把椅子遞了過去。

幾人寒暄了幾句,金星又接過剛才的話頭說道:「禍不及家人,楚兄弟,不是當哥哥的說你,這麼做不對……」

陳楚只是撓頭笑,點著頭,邵曉東臉上笑容依舊,絲毫未變,只是剛進屋的嚴子不禁皺眉了。

金星又說道:「不管咋說,咱不應該抄人家,而且女人咱不能動,你還把老太太手筋腳筋挑斷了,又捅了那女人兩刀,這不合規矩,現在馬猴子發瘋的跟尹胖子拼了起來,他們狗咬狗是好事,但這件事咱做的不對,當然,昨天你去廢了馬猴子他侄兒雖然……也有點不道義,但我金星贊成……」

「糙……」

陳楚一直沒說話,只是撓著頭笑。

而剛進來的嚴子忍不住了,低罵了一句,眼睛已經瞪了起來。

金星小五倏地轉過頭,躺在床上的季揚臉上笑容隨即消失。

「麻痹的你罵誰呢?」金星直視著嚴子說。

「我罵誰?我們跟著楚哥拚命為季老大報仇,你說我們沒道義?我糙!我們刀來刀往,腦袋上在刀尖上轉轉,你……你們就這麼說話?我糙……」

「麻痹的……」金星的站起來,便舉起了摺疊凳,小五也刷的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刀。

此時,邵曉東忙站起來大聲道:「都是自家兄弟,這是幹啥?」

金星冷笑道:「邵曉東,沒你的事,這小子誰啊?上次沒揍死你對吧?又裝逼?」

金星這麼說話,邵曉東臉色亦是變了變,上次在縣醫院,邵曉東嚴子被埋伏了,是被揍的夠嗆。

打人不打臉,罵人不罵短,這麼說話誰也受不了。

這時,季小桃急的忙推了推坐在主位置的陳楚。

此時陳楚捎了捎頭,他有些明白了,這個位置不應該他來坐,而自己的一切行動,季揚都知道,因為有黑子在。

陳楚搔搔頭笑著站起來,撫了撫身上的衣服,笑容滿面道:「看來大家還有力氣跟馬猴子干架啊!哈哈,行了,收了吧,馬猴子沒來呢,要來了,咱再抄傢伙。」

邵曉東也哈哈笑了說道:「就是,就是!」

小五放下水果刀,金星也放下了椅子,陳楚看了嚴子一眼,嚴子也重新坐好。

季小桃卻是眼中水汪汪的看著這場景。

陳楚道:「季哥,這兩天傷勢怎麼樣?」

「咳咳……」季揚也緩和下來,咳咳兩聲說:「還是老樣子……」

陳楚眼睛動了動,感覺季揚神色很好。

忙說道:「來,季哥,我給你把把脈,看看。」

「你會把脈?」

「呵呵,瞎學了,也不準,我家有本醫書,中醫的,都掉渣了,我沒事翻翻。」

陳楚說著已經走到季揚床頭,隨即坐了下去,伸手抓過季揚的一隻手腕,他眉頭皺了皺,一接觸季揚手腕便感覺溫熱,而這體溫便是正常了。

一般重傷者體溫都較高,一般都是發高燒。

而陳楚手放在他的腕子上,感覺了一陣,輕重緩急,君臣左立,脈相四平八穩,而且血液流動亦是快速,可見一切都在恢復……而且恢復的很好。

如今的季揚不應該是這個樣子才對,而小腹有傷,但畢竟是攮子捅的,通過這脈相和血液的流動,陳楚預測季揚在半個月便可以恢復,傷口在一個月便可以完全復原。

氣血這麼好,只能證明那一刀並沒有傷其他的要害了。

「咳咳……楚兄弟,我脈相如何?」季揚問了一句。

「季哥,我感覺你脈相不錯啊,一個月內就可以下地活動自如了,現在也沒什麼事兒,尹胖子跟馬猴子斗也沒咱的事兒了,正可以消停的呆一個月,而我最近學習有點緊,你也是知道的,準備去春城念書,所以弟兄們我就得放一放了……嗯,金哥,你先代替季哥吧!」

金星臉一紅:「呵呵……我,我哪行呢!」

「哎呀金哥,有啥不行啊,再說我現在還是學生,功課不能耽擱了。」

「唉……」季揚嘆息一聲:「楚兄弟,按說也對,你是學生啊,還得上學念書……」

「哥……」季小桃愣住了,忙叫了一聲,季揚微笑著說:「小桃,快中午了,你去做點飯!」

陳楚回頭沖季小桃笑了笑道:「去吧!」

季小桃咬了咬嘴唇,扭著腰,回頭看了看陳楚,這才去廚房了。

季揚這時搓了搓手說:「對了,楚兄弟,你立看一個西楚團……」

「呵呵,都是扯淡的……啥西楚團,東楚團的,扯淡……」

陳楚笑著搔搔頭。

季揚眯縫著眼呵呵笑:「不能啊,楚霸王恨天無把,恨地無環,楚雖三戶,亡秦必楚……」

陳楚笑了笑:「季哥,就是那麼一說,說著玩……」

……

季小桃做了清淡的幾個小菜,她心情有些低落,本來想陳楚回來,盼著他安好,但怎麼感覺哥哥跟他像是有些不對的地方。

陳楚說說笑笑的跟大夥吃了頓飯。

隨後說道:「時間不早了,季哥,金哥,還有兄弟們,我先回去了。」

季揚呵呵笑了笑:「唉,也是,你離家好幾天了,也沒跟家裡打個招呼,家裡老爺子還不知道該,回去替我給你家裡老爺子帶個好,那個……我爸現在在廠子里還行,不行別讓你家老爺子收廢品了,到我爸廠子里打更啥的吧……」

季揚說道這裡,旁邊的小五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陳楚依舊搔搔頭,臉上笑容依舊:「多謝季哥,我回家跟我爸商量商量……季哥兄弟們我先走了……」

陳楚轉身大步便走,剛走兩步,季小桃忙追上來拉住他胳膊:「陳楚,你上哪去啊?」

陳楚嘴唇動了動,轉過身的時候臉色亦是笑容燦爛:「小桃姐,我先回家,過兩天再來看你……」

陳楚說著話,把季小桃抓住自己左臂的手輕輕的推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