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五十章嘿,溪頭剝蓮蓬(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章嘿,溪頭剝蓮蓬(七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摩托車一加油,騎的並不快,嚴子這才收了槍,兩人直接往回騎,等到了公路,陳楚這才加速,想了想直接把車騎到了水庫邊上,推進水庫里去了。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

這車還是別要了,隨即兩人來到邵曉東的一處租的房子里,快速的洗澡,換了一套衣服。

嚴子問道:「楚哥,咱們下步這麼做?」

「嗯,暫時躲一陣子,最近事兒比較多,估計會很亂,咱躲過風頭,再去春城,你跟東西繼續弄你們的買賣,我上我的學,曉東說得對,這東西沒上面的靠山,沒保護傘不行。」

兩人裝作沒事兒人似的,第二天邵曉東得到消息了,昨天瀚城又鬧開了,馬猴子像是瘋了似的干尹胖子的迪廳,警察都已經在外面鳴槍示警了,而瀚城警力不夠,各個地方派出所的警力都過去了。

早上,齊冬冬已經被送到瀚城醫院了,正在接手筋腳筋,下面應該是廢了。

邵曉東說著,又摸出兩張開,遞給陳楚跟嚴子說:「錢我分完了,存進卡里了,楚哥到時候你更改一下密碼就行,密碼是銀行卡的后六位。」

陳楚笑了笑:「我更他幹啥。」隨即接過銀行卡,正好,他以後存錢有地方了。

邵曉東笑笑說:「得更改啊,萬一哪天丟了,讓人撿到了,到提款機不就取出來了么……」

三人笑了笑,邵曉東出去買了些飯菜,早上吃完飯。

邵曉東說道:「楚哥,你就在這裡躲一陣子吧,等事情過去了,你再回去。」

「不行,事兒越是大,我越應該回去,以免讓人懷疑。」

邵曉東點點頭:「行,楚哥自己多加小心。」

陳楚把槍,子彈,砍刀都留下了,讓邵曉東幫著收著,又讓他幫弄了一輛摩托車,邵曉東又給他弄了兩套衣服。

都是黑色休閑裝,陳楚隨意穿了一件,感覺挺合身的,普通的衣服,不是那樣招搖,深色的色調又能體現出陳楚的氣質。

這兩天的拼殺,陳楚本能的出現了一股冷靜的氣息,舉手投足不像是以前那樣的毛手毛腳,有些四平八穩的感覺,便是城府較以前深了。

他騎摩托車正走到村口,見一幫人去地里幹活,大家有說有笑的,而不知不覺,這苞米葉子已經開始枯黃了,大地乾燥,再過幾天,便要秋收了。

陳楚不禁騎著慢了些,跟村裡人打著招呼。

而人群里的王小眼沖陳楚喊道:「陳楚,這幾天你幹啥去了?還換了一套衣裳,哎呀,摩托車還換了,這個好像比那一輛新店了呢!」

這時,有個老娘們喊道:「能不換么,人家現在家裡正蓋著房子呢!再說了,這衣服跟摩托車,也不是他花錢給換得,沒準是那小蓮給換的呢……」

「哈哈哈……」眾人一陣笑,王小眼氣得咳咳的。

陳楚聽到村裡再給自家蓋房子,忙騎著摩托車回了家。

還真是,那破泥草房已經拆了,家裡亂八七糟的東西都搬了出來,那破玩意唯一值錢的就是十四寸的破黑白電視了,沒人偷那玩意了。

房子已經打完了地基,村裡找的施工隊正往上碼磚呢,砌磚比較快,有一天就能起來了,隨後是上房頂,那種水泥板的房蓋……全折騰下來也得四五天了,包括裡面收拾。

本來是房子給你蓋好了,這些牆面之類的是不管你的,但村長張財,架不住婦女主任劉海燕的鼓弄,也答應給陳楚家收拾了,包括地板磚都給鋪上,內外牆都弄好,再貼上瓷磚。

一大早上的,就有很多人過來看熱鬧了。

外面鬧的風風火火,而這小村莊還是平平靜靜,陳楚心裡說不怕是假的,做了這些事兒,誰有能不怕,不過他始終做到留有一條底線,那便是廢人,不殺人。

人命關天,這人被砍跟被殺那是兩回事了。

而陳楚心裡一慌亂的時候,就摸著中指上的玉扳指,這樣一來,心緒就平穩下來,他感覺自己越來越依賴這玩意了。

其實,他骨子裡面是膽兒小的那種了。

家裡蓋房子,老爹臨時沒地方住,就住在鄰居家,陳楚現在在村裡是牛人了,多少人巴結還不過來了。

這時,陳楚見馬小河也回來了,不禁扒拉他一下,兩人走到沒人處,這小子有些發憨,不過陳楚問他幾句也聽明白了,自己的那伙人,人家季揚也沒看重,基本上的都打發了。

季揚想留曹雲飛,曹雲飛還沒看重季揚,直接轉身走人。

陳楚搖搖頭,心想反正以後也要在春城混,這瀚城的事兒就不用管了,而且已經惹下這些事兒,正好甩手讓季揚給擦屁股,他肯定比自己有手段了。

這時,婦女主任劉海燕從人群里發現了陳楚,眼前一亮,感覺陳楚比以前高點了似的,而且也精神了。

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氣質在裡面,那是一種跟他的年齡極不相稱的內涵,劉海燕越開越有感覺,就像是看一個熟透了的男人。

熟透了的男人什麼樣?劉海燕自然懂得,就是那種沉穩的氣質獨特的男人。

就像是梁朝偉,劉德華在認真注視某一件什物,某一個人的眼神,那種眼神,申請的擁有者男人的魅力。

那魅力不是裝出來的,男人女人都一樣,魅力是練就的。

女人的魅力在於騷,亦或是讓男人硬起來,男人的魅力在於讓女人軟下來,讓她們熱起來。

劉海燕今天穿了一條像牛仔褲,把屁股弄的挺翹。

她笑呵呵的走過來說道:「哎呀……這不是陳楚么,咯咯咯……對了,村上有點文件需要你整理,那啥,你先去我家取,然後再去村上寫……」

陳楚看了看劉海燕,看著那騷的冒水的樣子,就知道她想幹啥了,想起這女人對自己幫助真不少,而且今天她穿的還真是挺性感挺騷的。

女人要騷也要喲騷的本錢,劉海燕這樣的,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那是能騷的起來的,

加上長得也不錯,這樣的女人再會挑逗一點,男人下面幾下就能硬了,要是那女人長得跟蜂窩煤似的,黑不溜秋的,還賤兮兮的,還腆著大臉沖人說我美么,那就不是挑逗了,那是討人厭,甚至是找噁心了。

「嗯,海燕嫂子,現在我就過去。」

陳楚跟老爹說了兩句話,隨後就跟著劉海燕走了。

而老爹也沒咋搭理他,凈顧著高興了,心想這一排房子裡面村裡還幫著給裝修,這得省下了多少錢了。

這天也正趕上是周日,要不陳楚也是放假,再說現在鎮中學就是有一天沒一天的了,陳楚只希望孫副局長能信守諾言,等過幾天,自己把事兒處理完畢,便給他打電話去春城上課。

順便這幾天好好的看看高中的課程,爭取把高中課程都學完,能提前考大學更好了。

陳楚心裡琢磨著,已經來到劉海燕的家,她家亦是三家磚房,大門鎖著,男人也不在家,劉海燕開大門時候的手都有些哆嗦,陳楚感覺她是著急的。

劉海燕打開了大門,隨後又反手鎖上了,當下也不說話,這個時間村裡的老百姓大多也去種地去了。

隨後又開了自家的房門,兩人剛進屋,劉海燕就在走廊里一頭撲進陳楚的懷裡。

像是一隻發情了的小母獅子一樣抱著陳楚的脖子又親又咬了起來。

劉海燕二十七,正是騷的流水冒油的年紀了,豐滿彈性的身子在陳楚身上蹭著,陳楚的手也不禁摸到了她的細腰上。

說到底,兩人就幹了一把,而劉海燕卻幫了陳楚好些忙。

陳楚也有些過意不去,心想沒能好好的滋潤滋潤這個女人,忽然想到,自己以後要混跡官場,很多經驗是要靠劉海燕傳授的。

柳冰冰還不會當官,劉海燕卻是老油子了……

「兄弟,你都想死姐姐了……啊……」劉海燕的紅唇在陳楚脖子上親著,臉蹭著。

陳楚下面的傢伙已經硬了起來。

「嫂子,你撅著,我從後面干你!」

「哎呀,不行,我要和你脫光了干,你給我吧你……」

劉海燕硬是把陳楚給推到了,然後自己就迫不及待的脫了個光兒,又給陳楚扒衣服,兩人片刻都光著大眼子滾到一起去了。

劉海燕直接騎到陳楚身上,前戲做足了,她兩手握著陳楚的大傢伙,然後在下面已經濕了的胯下磨蹭了兩下,接著嗯嗯呻吟兩聲,屁股便慢慢的往下坐了下去。

劉海燕閉上眼嗯嗯的享受著,叫這床,陳楚兩手托住她的屁股。

劉海燕屁股就一下一下的往下落著,兩人私處交合的地方發出了朴次朴次的水聲。

十多下之後,劉海燕滿臉酡紅的適應了陳楚的長度和硬度,屁股開始迅速的往下落下去,陳楚乾脆兩手抱著後腦勺,躺在那裡享受著劉海燕的服務。

劉海燕的屁股啪啪的往下砸著,興奮的像是一浪一浪似的,過了二十多分鐘,這女人抽出進去的自己到了高朝,下面噗噗噗的射了出去。

主要是陳楚的傢伙太大了,能夠抵住女人的興奮點,這樣她們就很容易高朝了。

厲害呀舒服的呻吟,身子也軟倒下去,而陳楚下面還硬著。

笑了笑說:「嫂子,你糙完我了,該輪到我糙你了!」

「哎呀,弟弟,不要,我現在舒服一下……」

陳楚兩手抱住她的屁股,翻身把劉海燕壓倒,臉蹭著她的脖子,下面的大傢伙就開始在她的身體里快出快進了,劉海燕閉著眼不住的呻吟,不住的浪叫。

陳楚屁股一撅一撅的狠狠的往前頂,最後兩手抱住她光滑的後背,下面全射了進去。

兩人身子纏繞在一起,劉海燕幸福的滿臉紅光,軟軟白白的身子光溜溜的被陳楚摟著。

她嬌羞的說:「弟弟,你以後要是有啥需要,都跟姐姐說啊,姐姐可以為你做任何事兒,你想讓姐姐咋的都行,是用嘴,用下面,還是用屁股。」

劉海燕真把陳楚說硬了,馬上翻身壓在劉海燕白花花的屁股上。

劉海燕知道這小子又要干她屁眼了,害羞的先在她屁股上摸上了油,畢竟是婦女主任,這方面比較明白,陳楚借著柔滑的勁兒,下面進入了劉海燕的屁股。

隨後一聳一聳的,兩手從後面抓住劉海燕的兩隻大白扎,下面糙了劉海燕大屁股半個多小時才射了出去。

劉海燕這下終於得到了滿足,感到屁眼裡那股熱熱的射進去的液體,她那被拍紅的屁股跟著痙攣的跳了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