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五十一章尋尋覓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一章尋尋覓覓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幹完了劉海燕,看著她光光的白嫩的屁股慢慢的提上了褲子,陳楚感覺也挺舒服,各種女人有各種女人的味道,這種熟婦型的他也是喜歡了。

又是是劉海燕全身的豐腴的那種肉感,不是胖,沒有贅肉,是該豐滿的時候要豐滿,那才能要摸上去的時候有肉感。

兩人爽完了,提起褲子穿好,劉海燕幸福著,洋溢著,就像是剛從愛琴海里游完泳似的,那滋潤的好像裝了一褲男◎蝌健

「哎呀,弟弟啊……」劉海燕細聲細語的說了一句,滿臉紅光,興奮的透腔了……

「咳咳,嫂子,要不咱倆再來一把?」

「來?來啥啊來,得了吧,那啥,村上真有點材料要寫,聽說你在學校的時候對詩都對詩了?還不錯?正好把這些材料好好寫寫,上面要來檢查的……」

陳楚點了點頭,跟著劉海燕往村裡走,白天勞動力都在地上了,大道上也趕不到個幾個人。

等到了村部,徐國忠正在看書,張財不在,而柳冰冰坐在皮質的靠椅上寫著材料。

她纖細嬌柔的小手如同小竹筍般的細嫩,白花花的那柔嫩的恨不得讓人長長久久的揉捏在受手中。

她今天穿了一套米色的休閑服,脖頸上披著一條絳紫色的圍巾。

這個人飄飄欲仙的,尤其是那圍巾,就像是七仙女的柔帶似的,加上她那俊俏的臉蛋兒,讓人恨不得去掐上一把。

不過,柳冰冰旁邊的紙簍里卻有不少的紙團,而她也在寫了幾個字,就擦擦鼻子,高挺的瓊鼻被擦的都有點紅潤了,顯得更為的可愛一些了。

她見有人進來,沖劉海燕笑了笑,而見到陳楚她愣了一下,隨後裝作不理不睬的,心裡有種莫名的感覺,陳楚好像比以前精神了啊!這才幾天不見了,怎麼變化這麼大?

以前陳楚土裡土氣的,雖然洗的乾淨,那眼睛一轉一個主意,不過不像現在,這眼中像是多了很多的東西,給人一種很男人的味道。

「咳咳……」劉海燕看了看兩人這樣,先咳嗽一聲說:「陳楚啊!你……你坐到那邊去,正好有東西讓你寫呢,你看柳副村長累的,人家還感冒了……」

劉海燕指的位置離著柳冰冰不遠,隨後柳冰冰像是無意的把凳子往近了一拉,撫弄著長發道:「陳楚啊,你坐到這些吧!」

陳楚一愣,雖然柳冰冰對他不冷不熱的,但兩人還是發生關係的了,男人女人一旦發生關係,尤其是柳冰冰的第一次,幾乎一輩子都忘不了。

不管是她,哪個女人也是忘不了自己的第一次的,柳冰冰裝著挺自然,其實心裡亂糟糟的,差點寫錯字了都。

劉海燕愣了一下,心想柳冰冰今天真是感冒發燒了,平時哪個男的離她近點,她都一緊鼻子,那些男人也都是跑騷的狗,一個個的見到柳冰冰禁著鼻子,馬上就躲開了了,那樣子畢恭畢敬的,就像見到他祖宗一樣了。

而自己……自己一瞪眼睛,那些男的都像是蒼蠅盯到了臭狗屎一樣,使勁兒的往前湊,真他媽煩人……

劉海燕有點不服氣,這時在馬夾凳上看書的徐國忠忙起來說:「那……咳咳,陳楚兄弟,你過到這邊坐吧!」

陳楚愣了愣,感覺徐國忠說話咋這德行了,明顯不對啊!

猛然瞥見徐國忠手裡面拿著一本文學類的書,陳楚有點明白了,心想這傢伙是想學點文化了。

這時,村長張財開著小白車回來了,隨後沖柳冰冰說:「那啥,柳副村長,你歇一會兒吧,讓陳楚寫吧,都感冒了,一會兒到村上小袁一聲那抓點葯……」

柳冰冰還想多寫一會兒,不過身體還真有點不適的樣子,這才鬆開了鋼筆,隨後快速的在紙上划著,裝著不經意的推了一推,這時陳楚看到那紙條上寫著:「晚上,你去我家吧……」

陳楚不金笑了,看著柳冰冰曼妙的身子,劉海燕的身體跟她一比就差多了。

這時,村長又招呼劉海燕說:「劉主任,那個……上次村裡有一份資料還在你家吧,咱倆去取一下……」

劉海燕臉紅了,瞥了眼陳楚。

陳楚也明白,那是什麼資料啊,就是想跟她在一起干一把了,不過人家張財跟劉海燕本來就有一腿,反正劉海燕也不是自己媳婦,並且人家跟戰場以前就很好。

他才懶得管呢,兩人走到外面,張財嘿嘿笑道:「海燕啊,你今天可真漂亮。」

「且……」劉海燕白了他一眼。

張財又誇她幾句這才說:「那個……你能不能把柳冰冰那圍脖借來,那個……那個有感覺……」

劉海燕無語了。

也明白張財剛才為啥要誇她呢,感情還是忘不了柳冰冰,名義上是喜歡她,實際上是心裡有人啊!

不禁冷哼了一聲,讓張財在外面等著,她去管柳冰冰借圍巾和衣裳,並且別讓張財給人家弄髒了……

劉海燕能說會道的,咯咯咯的嬌笑,說什麼柳冰冰的衣服好看,她也不打算去買,然後想借著樣子回去做一個一摸一樣的。

柳冰冰也沒想啥,就到外面跟她換了一下衣服,徐國忠一直悶著頭坐在那看書,像是挺認真。

不過陳楚心裡卻是痒痒的,心想要跟柳冰冰干一把,那白白的身體他做夢都在想著。

劉海燕在隔壁屋裡跟柳冰冰換完衣服就出去了,而陳楚就鑽進屋裡了。

柳冰冰皺了皺眉,劉海燕的衣服雖然她穿有點小,不過劉海燕挺豐滿的,所以她穿在神識更顯得身體凸凹,像極了一條充滿誘惑的美女蛇,有些長了的馬尾辮在後面耷拉著,陳楚過去就摸她粉白的脖子。

「哎呀,別鬧,徐國忠還在隔壁呢……」

看著柳冰冰皺眉頭的模樣,陳楚心裡痒痒的狠了,真想把她按倒兩人弄一把。

不禁小聲的嘿嘿笑道:「那個……寶貝,你給我寫紙條讓我去你家,那咱還不如找個別的地方了,比你家方便啊……」

「陳楚,你瞎說啥呢?我和你說啊,你不許瞎說,胡說八道,我……我讓你去我家是給我媽針灸,你針灸那兩次我媽的腿感覺好多了,你……你可不要瞎想啊,別往那方面想?」

「哪方面啊?」陳楚笑嘻嘻的問。

「哎呀,煩人,就是那個方面,就是咱倆以前玩的那個方面,哎呀……」柳冰冰說著細柔的小腰搖晃了起來,像是撒嬌似的一樣了。

陳楚看的哈喇子都流出來了,嘿嘿淫笑著,心想以前張老頭兒說的可真不是假的,這女人一旦戀愛了,真心的喜歡上一個人了,那智商真就是刷刷刷的往下掉啊!

柳冰冰始終是那種高高在上的女神形象,沒想到也能有這樣的扭捏的樣子了。

陳楚想逗逗她,看著她臉紅到了脖子根,忙笑了:「冰冰,人家我剛才的意思就是問給咱媽針灸的事兒啊,也沒說咱倆辦的男女的事兒啊,再說,咱倆來日方長,什麼時候辦不行啊……」

柳冰冰聽完臉更紅,更熱了,咬牙切齒的,揮舞著小手要掐陳楚,這時,她忽然停住了,看著大門口,村長的小車去而復返了。

他們不知道,原來劉海燕準備跟張財去荒郊野外,或者就在車裡車震一下子,但半路上張財老婆打來電話,說鎮中學要黃了,他們的閨女就娶不成鎮中學念書,那個保送的名額就要完蛋了,讓張財趕緊想辦法。

基本上算是要把劉海燕放倒,脫了褲子就能插了,老婆確是心急火燎的往回招呼。

張財嘆了口氣,這又把劉海燕給送回來了。

劉海燕也是來氣,本來被陳楚幹了兩把,今天不想弄這個了,沒想到張財非要干,干就干唄,把身上都整熱乎了,不上了,這不扯犢子么!

張財還陪著笑,劉海燕下了車,嘀咕了句:「怕你老婆以後別找我……」

張財想狠狠心直接跟她幹得了,不過一想到這關係到自己閨女上學的事兒,當父母的,都是把子女放在最心尖上的了。

「海燕啊,你別生氣,我過兩天一定補償你……」

「呸!誰稀罕你的補償!」劉海燕搖著大屁股下了車。

這時,還在看文學小說的徐國忠精神了,劉海燕進屋挺快的,他只看到了厲害呀的上衣跟圍巾,只恍惚間,這小子色迷心竅,以為是柳冰冰呢。

他剛才就看到穿著柳冰冰衣服扎著柳冰冰圍巾的劉海燕鑽進張財的車了,他也只是看了個衣裳,還真以為是柳冰冰呢!

他心裡嘆息,又是一顆好白菜被豬給拱了,心想自己也不必張財差啊!要模樣張財也不見得比自己好看……

嘿嘿,張財能得手,老子也試試,再說了,老子現在比張財有文化啊!這兩天已經看了不少的書了。

想起柳冰冰是大學生,而自己整天手不釋卷的,也快接近大學邊緣了。

人總犯一個毛病,苦讀幾天書,腦中有些影影灼灼的印象,便以為自己真的學富五車了,或者說,真就是文化人了。

徐國忠激動的小手伸著就沖站在後窗子台階上往外看著景的劉海燕說道:「女子,你在干甚?」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