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五十二章神神經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二章神神經經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劉海燕一愣,被徐國忠給嚇了一跳,心想這貨是不是有病啊,還是憋壞了?最近是不是沒經常去洗頭房啊?

下面憋的厲害,腦袋也跟著進水了吧!

劉海燕沒動,徐國忠又說:「柳……冰冰妹子,我……我其實想對你說,我一見到你就非常的戰戰克克的,我對你非常的,非常的,我就是對你一箭穿心……」

陳楚跟柳冰冰在隔壁房間聽的腦袋直發暈,心想徐國忠這都是啥詞兒啊!這書肯定都是看雜了啊!

「柳妹子……我,我每次見到你都是那樣的……那樣的……」徐國忠說道這裡忙翻開書,看了一眼,顯然是事先背的,沒完全背下來:「那樣的……」

「徐國忠,那樣你娘啊!」劉海燕憋不住笑,轉回身沖他說:「你看看老娘是誰?」

徐國忠一看見竟然是劉海燕,而這時旁邊打了一聲噴嚏,柳冰冰不小心暴露了。

徐國忠看了看還有陳楚在,忙一捂腦袋,紅著臉低下頭,不好意思的躲到了牆角。

劉海燕呵呵笑了:「老徐啊,不是我說你,都那麼大的歲數了,還戰戰可可,那叫戰戰兢兢好不?還一箭穿心?你可夠狠的啊,看上了哪個小姑娘長得好看,你就要一箭穿死人家啊……」

劉海燕咯咯咯的笑,柳冰冰也漲紅了臉,推了陳楚一把說:「別擋著道,趕緊去寫字去!」

劉海燕正笑著,但見到兩人從屋裡出來,馬上不小了,心想這兩個傢伙剛才在裡面幹啥呢?

孤男寡女的,不好好在大面上呆著,就往那小屋裡鑽啊……

陳楚坐下去就快速的寫字了,不讓柳冰冰寫了,還關心的讓她買葯先吃著。

柳冰冰點了點頭說自己帶葯了,陳楚想給她把把脈,不過想想還是算了,別給人家把脈了。

這時,劉海燕沖徐國忠說:「老徐啊,你起來吧,別在那撅著了,趕緊的起來,多大個事兒啊,你去洗頭房的時候被警察逮到了也沒見得這麼害臊過,還大言不慚的跟人家爭辯說沒進去……」

「咳咳……」陳楚不禁咳嗽了兩聲。

心想劉海燕你這不是存心么,啊,說徐國忠在洗頭房找小姐被抓住了啊?那次找小姐不還有我呢么!啥意思,想把我也一起抖落出去啊,你姥姥的,敢再說,老子下次和你乾的時候把你屁股打腫了。

徐國忠這時站了起來,滿臉通紅,沖柳冰冰說:「柳副村長,其實,你別見怪,我每次見你都是挺上下不安的。」

劉海燕咯咯咯笑道:「老徐啊,咱文化不行你就別拽文了,那也不叫上下不安,啥不安啊,你自己好好的查查字典去!還有,老徐啊,咱村裡又要迎接檢查了,那啥,你找人把村裡的大道掃一掃……」

徐國忠咧咧嘴說:「啥時候來檢查啊?」

「後天啊!」

徐國忠氣得一翻眼睛:「後天檢查你讓我現在找人掃個啥玩意?」

「嗨,不是打個提前量么,現在掃一遍,後天掃就容易了。」

……

陳楚寫字很快,把文案寫完了,時間也差不多到了中午了。

而柳冰冰也有些感冒,劉海燕說:「柳副村長,你要是身體難受就先回去吧,反正村裡也沒啥事兒。」

柳冰冰嘆了口氣,心想也是這麼回事了,便收拾了一下,柳冰冰往前走,陳楚也跟著。

劉海燕剛想喊你去幹啥啊?

就見兩人走在大門口就說說笑笑起來了。

徐國忠這時也抻著脖子看著,咧著嘴問道:「劉主任,你說他們倆這算不算是在搞破鞋啊?」

「我呸!徐國忠,你簡直就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人家男未婚女未嫁的,頂多算是女大男小,頂多算是搞對象了,咋到你嘴裡就成了搞破鞋了?」

「呷?」徐國忠翻了翻眼皮說:「那女的太大,陳楚才十六,柳冰冰都二十三四了……」

「二十三四咋了?二十三四咋了?」劉海燕不幹了,她本能的想到自己都二十七八了,難道就老了?

「人家都說女大三抱金磚,那女大六抱啥啊?」徐國忠嘿嘿笑。

劉海燕冷哼一聲:「徐國忠,你少在這裡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你說女大六抱啥?抱兩塊金磚唄!」

「哎呦,要照你這麼說,陳楚娶老孫太太得了,那抱的金磚能蓋一間磚瓦房了!」

……

陳楚跟柳冰冰往前走了一段,柳冰冰有些體力不支了,忙說:「陳楚,我……我好像有點冷了呢……」

「嗯,再不我背你走吧!」

柳冰冰擦了擦鼻子說:「不用,那啥,你,你先去取摩托車吧,我在這等你,然後坐你摩托車回去,順便給我媽看看腿……」

「行,要不……柳副村長,我給你把把脈先?」

陳楚看到有村民路過才這麼說了一句。

柳冰冰搖搖頭:「我沒事,你先回去取摩托車吧……」

陳楚點頭一路小跑的回到家,見房子建的還挺快的,陳德江讓兒子看著一會兒,自己出去一趟。

陳楚說了一聲有事兒就騎著摩托車跑了。

陳德江不禁嘆息一聲,總感覺兒子最近總是不著家,莫非又跟那小蓮好上了?不行,得儘快給這驢玩意整一個媳婦才行了。

他不禁又想起了以前的那個娃娃親,也不知道人家願意不願意了,按說把磚房建好了,媳婦是不愁的,只是這驢名聲太差了,整個小楊樹村已經傳開了他跟那小蓮搞破鞋,跟閆三打架,還有跟婦女主任劉海燕還有一腿……

……

陳楚騎著摩托車一溜煙的跑了回來,隨後柳冰冰輕輕的被她扶上了摩托車,在幾個村民羨慕的目光中突突突的走了。

心想這***小子真有艷福啊,咋整的,竟有女的跟他勾搭呢!

陳楚騎著摩托車路過張老頭兒的小破房子的時候,見到門鎖著,他不禁先停了下來,看到那門上貼了一張紙。

上面寫著一行字。

「老子閉關修鍊中,外人不準打擾……」

陳楚不禁咧咧嘴。

心想,你修鍊個屁啊!沒準老色頭子用二斤臭豆腐把馬小河他二嬸勾引弄到了小屋裡,兩人在那圈圈叉叉了呢!這老騷頭子,那天自己進屋還看見他在舔海報上女人的大白兔呢!色的狠呢!

柳冰冰這時撫了撫秀髮說道:「對了,下回要是再有這種政策,把張道宗的房子也整理整理……」

陳楚笑了笑:「他一天神神叨叨的,別整理了,你就甭那個好心最後被當成了驢肝肺了,人家這房子風水好,你小心給破壞了!」

柳冰冰眨了眨大眼睛,小拳頭在陳楚的肩膀上錘了一下笑著說:「就你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人家張道宗挺可憐的!孤寡老人一個,你以為我不知道啊,你們這些半大小子給人家起外號,管人家張道宗叫什麼張老道……」

「嘿嘿!」陳楚開心的笑了,心想這個張老道還是他起的呢。

陳楚嘿嘿笑說:「那你看他可憐,就給他當媳婦唄,這老頭兒得樂抽過去,沒準嗝的一聲就能嗝屁了。」

「滾……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柳冰冰又推了他一把。

陳楚嘿嘿笑道:「狗嘴裡要能吐出象牙來,那我就不上學了,也不種地,天天養狗。」

「為啥?」

「那多值錢啊!」

柳冰冰臉紅了,推了又輕輕推了他一下說:「走啦!」

兩人眉來眼去的,陳楚啟動摩托車往前開,而這時,穿著一身白大褂,背著藥箱的小袁大夫咧嘴了。

「啊,完了,完了,我的冰冰啊,再被這小子給整走了呢?完了,完了……」那小袁大夫跺著腳,急的像是要哭出來了似的。

……

陳楚馱著柳冰冰,車速不快,一個是感受著她背後的一對白兔貼在他身上的溫柔,還有便是柳冰冰畢竟生病了啊。

雖然兩人沒結婚,但也上床好幾次了,床友么,再說人家長的還好看,這男的都是騷包,都是看人下彩蝶,那長得難看的女的,恨不得一把掐死她化糞池裡面去,漚糞,那也不帶心疼的,當然有的審美觀例外。

要是好看的女的,巴不得當人家懷裡的一隻小毛毛狗啥的,就在人家胸前蹭啊蹭的。

女人也差不多,一看見帥哥,兩眼都飛出去了,男明星一出來,一個個的跟發情的犀牛似的就是生撲了。

說到底色情男女,沒幾個好玩應。

陳楚馱著柳冰冰輕車熟路的來到人家,把摩托車想了想停在了別處,這才進了房。

柳冰冰家不大,但是十分的整潔。

兩人進了屋,柳冰冰換了拖鞋,見老娘不在家,掏出手機撥了出去。

「媽,你去哪了啊?人呢?」柳冰冰面露焦急之色。

她老娘還坐著輪椅呢,沒事兒的時候也出去遛彎去,她的最大理想就是給老娘以後弄一個帶電的,一遙控嗖嗖跑那種,不用總用手扒拉轆,那手因為老扒拉轆,都能長椿了。

電話那端傳來了打麻將的聲音,她老娘在哪裡耍錢呢。

「冰冰啊,我跟你老姨在她朋友家呢!哎呀,就是上次跟你見過一面的那個阿姨,她兒子剛從國外留學回來,哎呀,人家算是博士了,真是的……呵呵……」

柳冰冰氣得撅撅嘴。

陳楚也聽到了,不禁順手摸過柳冰冰的小腰,在她的小蠻腰上掐啊掐的。

女人么,總是缺一半的,男人也是的。女人要是沒經歷過男人的時候,她很怕,對兩人QQXX這種事兒有點恐懼,但是QQXX之後就有點喜歡了,對這個男人開始接納。

不僅是性格的包容,接納啥的,下面的QQ也開始互相的適應型號,大小了,寬窄了,適應一階段就越來越嗯嗯啊啊,日久生情了。那東西干時間長了,老摩擦沒感情是不可能的了。

陳楚摟著她的腰,聞著柳冰冰身上一陣陣的體香,看著她白皙脖頸中的半罩的大白兔,下面棒棒的了。

柳冰冰屁股感覺被頂住了,臉紅了紅說:「老媽,那你啥時候回來啊!」

「嗯,我中午在你老姨這吃了……下午你老姨送我回來,對了,你要是沒事就請假回來,再不去瀚城買兩件衣服,好好的打扮打扮,你說你都那麼大的姑娘了,多穿點露肉的衣服,怪不得追你的男的少,都不如你媽媽那時候多,你媽我那時候在生產隊了可是一枝花了,你爸爸不知道打跑了多少小夥子才把我整到手的,就現在,還有以前的老情人,給你媽我寫情書呢,你學著點……」

柳冰冰一拍腦門。

家裡面她跟她爹差不多,都有點不愛說話,講究她老娘樂觀,奔放,不然也不能坐著輪椅了還去搓麻將去。

柳冰冰正撅著小嘴人,陳楚說道:「咱媽下午回來啊?」

「嗯,是啊……啊!」

柳冰冰忽然叫了一聲,軟軟的身子已經被陳楚抱了起來。

「陳楚,你要幹啥啊?」

陳楚嘿嘿笑了笑。

「正好咱媽不在,我去參觀參觀你的床……」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