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五十五章好壞消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五章好壞消息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柳冰冰老媽見女兒有些臉色發紅髮燙,身後還跟著陳楚,那小子好像比以前高點了。

「阿姨好……」陳楚呵呵笑道。

「哎呀!你看你,還叫我阿姨!」柳冰冰老娘咯咯咯的笑了:「陳楚啊!沒有你,我的腿腳也不能這麼快就熱乎乎的了,那啥,你就別見外叫我阿姨了,咋都是一家人,不介意也喊我媽得了,咯咯咯……」

柳冰冰老娘說著話就笑了起來。

陳楚也笑,心想老傢伙你要是知道我剛才幹了你女兒三遍,你是不是現在能笑抽過去啊!他只是心裡琢磨嘴上說:「阿姨,我那點道行也淺,就是走運對症下藥了,就像當官,縣官不如現管,而中醫也是偏方治大病……」

「咯咯咯……你這孩子就是會說話,而且為人也謙虛,一點不驕傲,哎呀,別在門口堵著了,咱都進去說話吧,陳楚啊,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胡海峰,你胡哥,這孩子也靦腆,今天至打看見我還沒說過一句話,就低頭笑……哎呀,都是好孩子,小胡啊,你跟楚弟弟打個招呼吧,咱都是一家人,不用見外。」

眾人走進屋子,胡海峰偷眼看了看陳楚,有些不好意思的羞答答的低著頭,輕輕的伸出蘭花指,咯咯咯的笑了兩聲說:「陳楚弟弟,你好,哎呀,弟弟你這胳膊上的肌肉好結實啊……」胡海峰說著伸出手就抓了陳楚胳膊一把。

把陳楚抓的滿身雞皮疙瘩。

「噗!」剛才柳冰冰給老娘倒了一杯水,她老娘轉身喝了一口就聽到這句話,一口水全噴了出去。

柳冰冰老娘一下就明白了,心想怪不得自己妹子,跟小胡她媽剛才一勁兒跟自己說話,讓胡海峰一句話也不說呢,剛才到門口的時候她妹子還跑了。

「咳咳……咳咳……小胡啊,你……你,咳咳……」柳冰冰老娘眼淚都給嗆出來了,臉憋的通紅,手裡捏著柳冰冰的手,渾身都有些哆嗦了。

陳楚也忙跳到了一邊。

見胡海峰穿的也很是新潮啊,下面一個很像是女生的半截靴子,小黑褲子,把兩條腿裹的那般細細的,就像是小豆芽菜似的。

還有褲腰帶是淺淺的銀色的,上身穿著一個黑色的薄薄的小馬甲,裡面是精緻的小襯衫。

這一說話,舉手投足間散發出一股子的妖氣的味道。

柳冰冰此時下意識的看了陳楚一眼,那意思是,這下你放心了吧……

陳楚卻心裡不踏實了。

這時,柳冰冰老娘說:「小胡啊,這是你柳冰冰妹妹……」

「哼……」胡海峰白了柳冰冰一眼說:「柳冰冰,你……和你直說了吧!咱們不可能!我媽你媽讓咱倆在一塊,那是干擾我的人身自由!我告訴你啊,你不要想嫁給我,那多可怕啊!真是的!再說了,我也聽說你是一個領導幹部了,當領導的不能這麼沒有素質吧,婚姻可以強迫嗎?開玩笑……」

柳冰冰和她老娘都傻了。

胡海峰走到陳楚跟前說:「你說對吧陳楚弟弟……哎呦,你這搔練的啊!我和你說啊,你好man啊你,哎呦,你看你這胸肌,跟健身房的健美教練似的,讓我看看你的腹肌……讓我摸摸……」

陳楚腦袋嗡嗡的,他感覺自己見識也不少了,打過不少架了,還廢過人,沒感覺自己怕過誰,但看見胡海峰這樣的,真是有點怕了。

「咳咳……胡海峰……」陳楚剛說了他的名字。

胡海峰便把臉轉到一邊生氣說道:「我不叫胡海峰,我叫胡小白,你以後就叫我小白吧!」

……

胡海峰長得是挺白的,小白臉,要是這髮型再緩一緩沒準還真是個帥哥呢,要是把喉結弄掉,留著披肩長發,沒準還真是一個迷死人都能讓男人看著他擼的一個妖孽了。

……

陳楚明白了,這種人也有的,在農村很多村裡也有這種陰陽人,不是算命的,是那種半男不女的,比如小楊樹村裡的小袁大夫就有點陰柔。

不過人家的性取向沒問題,這貨估計是性取向有問題的那種了。

陳楚都懷疑是不是這傢伙在米國第一年留學的時候,屁眼就被黑人給干開了?

然後一直被幹了好幾年,直到畢業,然後畢業回國才算逃離了被爆的爽海?

在農村這種男人叫假娘們,說話娘娘腔的人。

這種人以後找對象真成了問題了……

……

不管怎麼說,人家也來了,柳冰冰老娘這回唉聲嘆氣的包了一頓餃子,吃飯的時候,柳冰冰她老娘看著胡海峰的那根蘭花指,哎呦這個心理受不了。

這餃子也吃不出味來了,吃的時候都直翻噁心……

胡海峰吃晚飯,要了陳楚的電話號碼……當然,陳楚必須給,不給胡海峰就拉住他胳膊搖啊搖,搖啊搖的說:「陳楚弟弟,你給我么,你給我好不好么……」

柳冰冰老娘都把頭轉過去了,柳冰冰也氣的直接瞪眼睛,她真想過去抽胡海峰一巴掌,大罵他不要臉,跟自己搶男人……不過,她還真沒敢,畢竟人家老爹是瀚城的財政局的副局長,有權。

但你有權也不能這樣啊,有錢就可以支持兒子搶人家男人啊!柳冰冰有些醋意了……

陳楚告訴了電話號碼,胡海峰掏出諾基亞7610記住了,然後沖陳楚靈巧的動了動手指說道:「先88,倒時候我電你……」胡海峰說著還朝陳楚拋了個媚眼,這才扭動自己的三節腰嬌聲嬌氣的說:「哎呀,這一天妝模作樣的走路都累死了……」

……

柳冰冰老娘臉都綠了。

心想別說這胡海峰老爹是瀚城的財政局張,就是副省長也不行!

「咳咳……陳楚啊,剛才沒嚇壞吧!」

「沒事,阿姨,我現在給你針灸,今天咱們時間長一點,我剛才感覺你的腿腳好像有點靈氣了……」陳楚說著還看了柳冰冰一眼。

不過柳冰冰把頭轉過去不理他。

柳冰冰老娘也沒在意,然後把褲腳掀開,陳楚就挨著排的給她老娘扎針,今天晚上扎針的時間很長,柳冰冰雖然有點生氣,不過還是給陳楚弄茶水,又給他擦汗。

陳楚扎針了接近一個小時,這才收了針說道:「阿姨的腿恢復的很好。」

剛說完,這時候柳冰冰卻有些迷糊了。

柳冰冰老娘急了,忙要打電話去醫院,陳楚也張羅去醫院。

而柳冰冰漸漸醒來說:「你們別緊張,陳楚,你不是會看病么,咋還讓我去醫院啊……」

陳楚哦了一聲,隨後伸手放在柳冰冰的脈搏上,柳冰冰老娘也緊張的看著。

陳楚感到柳冰冰的脈絡上像是正常,不過仔細能感覺到一波一波的衝動,就像是波浪翻滾似的,一波一波的了。

而柳冰冰的脈搏跳動八十三四下左右,脈相有些弱,有些平緩,像是有些頑疾,不過陳楚腦袋一嗡,眼前有些發黑也有些驚喜的樣子。

一般的中醫很難摸出,但陳楚學的卻是醫術了,和普通的中醫可不一樣,他能更是精準的監測出人體的疾病啥的。

中醫就像是大航海時期的指南針,指南針在茫茫海洋里能告訴南方在那裡,當然西方人由於地球的兩極關係,指南針在地球那邊就成了指北針了。

而中醫就是人體的指南針,身體里的哪個部分有問題,都能查的出來,脈相分二十八樣脈搏,又分為各種輕重緩急,每種輕重緩急又分上中下,關鍵就在三根手指的感覺上了。

那醫術中所載的,讓陳楚眼前一亮,這是滑脈,也就是喜脈,柳冰冰懷孕了……我靠!

陳楚感覺眼前一黑,興奮的。

自己把一個大姑娘肚子干大了誰不興奮啊!

不過,他感覺上兩次都給柳冰冰買避孕藥了啊!

但是……上次,也就是第三層在馬小河二嬸家兩人乾的那次沒買避孕藥,更是沒戴避孕套。

我靠,不能那麼精準吧!或者不是自己的?

一般懷孕三個月顯懷,而一個月才能發現,但陳楚的醫術中卻是能發現的更早。

懷孕時間應該是半個月左右,陳楚算了下時間,正是那天他跟柳冰冰在馬小河二嬸家乾的那次。

我靠!

陳楚呼出口氣,這時柳冰冰老娘還說道:「陳楚啊,咋樣啊,我姑娘咋樣?」

「嗯……」陳楚眼睛轉了轉說道:「沒事……只是有些低血糖,平時她應該吃點甜的啥的……嗯,我帶她去醫院在檢查堅持吧,再去買點葯啥的……」

「唉,好,好,這丫頭啊,就是讓人不省心……」

柳冰冰老娘把兩人送到了門外。

柳冰冰這時在門口說:「我沒事,真的不用折騰了……」

陳楚可不這樣想了,女人一般懷孕前是有徵兆的,就像是地震,還有變天,海嘯,甚至是世界末日,都是會給你打個招呼的。

突然的頭腦發熱,這亦是懷孕的一種徵兆了。

兩人等到了外面,陳楚這才小聲問道:「小寶貝,你那個……多久沒來了……」

「哎呀,你問這個幹啥?」柳冰冰不禁臉紅了,像是這種女孩兒的私房事怎能和男的說,即便兩人上床了,但這種事她也是很害羞說的了。

「咳咳……」陳楚咳嗽了一聲,隨即說了個數字,然後說,這是不是你的大姨媽來的日期啊……

「哎呀?你咋知道的?你壞啊,你壞……」柳冰冰臉紅桃腮,馬尾辮亦是一甩一甩的……

陳楚嗯了一聲說:「冰冰,你……你好像……那個,咱倆好像有……咳咳,你好像打種子了,就是你要生孩子了。」

陳楚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找到幾個形容詞最後感覺都不合適,算了,還是直接來吧。

「什麼?」柳冰冰眼前一陣發黑,陳楚忙上前,柳冰冰已經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