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五十六章點點滴滴長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六章點點滴滴長久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柳冰冰感覺一陣的頭髮暈,像是迷迷糊糊的,深深的呼吸幾口氣,隨後清醒了過來。更新速度最快記住本站即可找到本站

「陳……陳楚,你,你說什麼?我……我怎麼能懷孕呢?」柳冰冰都快哭出來了,急的臉蛋兒粉紅粉紅的。

「啊?就是啊!你怎麼能懷孕呢?真奇怪!」陳楚也是一副奇怪表情看著柳冰冰。

柳冰冰瞬間臉色發紫了:「你……你,去你奶奶的……」柳冰冰都快氣哭了:「我怎麼懷孕的你還不知道?我打死你!」柳冰冰掄起小拳頭打陳楚。

她能有多大的勁兒,再說都氣沒勁兒了。

陳楚笑了:「冰冰,小寶貝,你看你都知道,剛才咋還裝作不知道呢……」

「你……你,你給我滾!」柳冰冰一屁股坐在一棵樹下,兩條長腿禁不住蹬呀蹬的。

陳楚笑道:「我滾?哦,行,那我走了啊,以後孩子生下來可就沒爹了……」

「你?混蛋!不許走!」柳冰冰一時都不知道該咋辦好了,真就是像陳楚說的那樣,如果這小子真走了,那孩子生下來肯定沒爹了。

一想到自己一個女人,還沒結婚然後就生下了個孩子,然後一個女人帶著孩子過日子,陳楚這小子過兩年才二十,她到那時候都二十六七,二十七八了,一個女人帶著孩子還有人要了么!

想到這裡不禁悲衝心來,氣得兩條長腿還要來回踹。

陳楚說道:「別動了,別動的胎氣,那裡也是一個小生命啊!」

「陳楚,生命你奶奶的!你混蛋!你大流氓!」柳冰冰貝齒咬著紅唇,這下眼淚真的出來了。

陳楚忙過去想用手去接著,又想想不對,掏出一團紙就去給柳冰冰擦眼淚。

「哎呀!嗯!」柳冰冰發出奇怪的聲音,把陳楚的手打掉。「哎呀,陳楚你拿的那是一團啥玩意啊!你是紙嗎?就跟破爛麻繩似的!」

陳楚咧咧嘴說:「那你不能哭啊!一哭還是動了胎氣的,我會中醫,我明白……」

「明白你奶奶!」柳冰冰狠狠白了她一眼。

陳楚不禁撓撓頭,心想柳冰冰咋罵上人了,以前最多,也是唯一的髒話就是你流氓,你要尊重我這類的話。

現在卻開罵了。

「冰冰寶貝,你咋罵人呢?」

「呸!我就罵人!怎麼地吧!」柳冰冰用手背擦了擦眼淚。

「嗯……誰能把你怎麼樣啊,你現在都懷了孩子了……」陳楚耷拉腦袋了,他還真不敢把柳冰冰怎樣,剛才一下想到自己跟柳冰冰還幹了三把呢!

不禁額頭直冒汗,這東西懷孕三個月很容易掉孩子的,尤其是劇烈的運動,前三個月也是最危險的時候,很容易下面進入女人裡面,把孩子給干下來。

所以這前三個月一定不能讓女人生氣,就得嬌生慣養的,而且這三個月當中女人的脾氣就像是三月份的天氣,像是小孩兒的臉似的,說鬧就鬧。

說不樂意就不樂意了,反正什麼事兒都得順從著來,本來柳冰冰就是陳楚眼裡的心尖小寶貝,別看比他大,但是此時此刻陳楚就是一個小丈夫了,男人么,別管怎麼樣就要有點男人樣了,女人嬌慣的。

尤其是這種時候,就更應該哄著了,給你生孩子呢,給你傳宗接代,而且以後還要面臨身體走形,**破相,還有疼痛難忍,以至於最後生孩子那一關還很有生命危險。

這種時候,是男人欠女人的,這懷孕的階段也是無條件的順從的,要不陳楚這貨也是順從柳冰冰,原因很簡單,她漂亮啊!

換成個醜八怪,那就不好說了。

也可以說是漂亮女人和醜女人哪怕兩人同樣的脾性,就一張臉不同,那感情都會大打折扣,所以男人對女人漂亮始終是第一位的。

柳冰冰氣咻咻的坐在樹底下,隨後感覺書上簌簌的往下掉樹葉子,馬上就不樂意了,接著又跑到馬路牙子上了,把白色旅遊鞋脫了,磕磕的往把旅遊鞋往馬路牙子上摔磕搭土。

陳楚咧嘴,心想那樣柔情蜜意的柳冰冰咋一下就……就跟路小巧似的了呢。

柳冰冰磕完土穿上了,看了眼陳楚說:「紙巾那!」

陳楚愣了,隨後哦了一聲,忙把那團紙遞過去。

柳冰冰不樂意了。「我說的是紙巾!」

「我,沒有啊?」

「哎,你真行啊!你是傻子啊,沒有你不去買啊?還等我告訴你買,你才買?我都懷孕了,你就不能關心關心我?我懷的是誰的孩子啊?是不是你們老陳家的?」

陳楚腦袋嗡嗡的:「冰冰寶貝,別生氣,我馬上去,馬上去買……」陳楚撒腳如飛,跑到超市買了幾包紙巾回來。

柳冰冰翻了翻眼皮,瞪了他一眼,接過來看了看,扔給他說:「不要!裡面沒有薄荷味的,我喜歡薄荷……」

陳楚心想:「薄荷?薄荷是啥玩意?」他沒聽說過啊?從小到大就聽說過簸箕。沒聽過還有薄荷,不過也沒敢說。

「行,冰冰大寶貝,薄……荷對吧,行,你等著,我給你買去。」陳楚說著就要走,柳冰冰忙說。

「等會兒,把這些東西也都退回去,那個……錢來的都不容易,我看見你在那個小超市買的,退回去……」

「冰冰大寶貝,還是別退了。」

「你不聽我的對吧?你對我不好是吧?我肚子里的孩子誰的?他是……」

「行,行了,我退,我退還不行么我!」陳楚呼呼的又跑過去了。

看著他那受氣的樣子,柳冰冰心裡特別的滿足,不禁透著呵呵笑,臉上的笑容就像是朝陽,像是紅日,像是晚霞一樣。

如果說女人什麼時候是最美的,應該不是她豆蔻年華,應該不是她第一次破身,也不是洞房一夜,再說現在洞房就那麼回事了,剛認識沒今天就在床上滾了,估計真正結婚那天沒心情幹什麼洞房花燭夜,一晚上不睡覺就坐在床上拆紅包數錢玩呢……

而女人最美的依然不是她撒嬌,耍賴的時候,應該是她懷孕之時,那種對未來的嚮往,對男人的感情亦是升溫,而且肚子裡面亦是一個小生命在孕育,也是她母愛泛濫的時候。

那個時候的女人,才是最美的,也是生命最美的時候。

……

薄荷味的,陳楚腦袋都冒汗了,沒賣的,心裡恨死那些奸商了,什麼玩意兒啊!一個破紙巾你還弄那麼多味道,以為找小姐那!還沒完了呢你!上哪買切啊我!那個小超市也沒有,一個五塊六毛錢,陳楚說你就退我五塊錢得了,不退我……我姐姐還不樂意……

那小超市的老太太看了兩眼坐在馬路牙子上的柳冰冰,不由得呵呵笑了。

「小夥子,那個好像不是你姐姐……是,是你媳婦吧……」

「咳咳……」陳楚咳嗽了兩聲,顧左右而言其他。

老太太又呵呵笑了:「哎呀,沒事,我都是過來人了,你們這小年人的啊,我們都理解,因為我們也年輕過不是?和你說,我那老頭兒子比我小一歲,我們年輕的時候啊,家裡也是反對,什麼女大一不是妻,但我們就是硬是生活在一起了,後面過的也很好啊!現在風風雨雨一輩子,都退休了,沒什麼事兒干也呆著難受,這才開了這個小店……」

那老太太接著把五塊六毛錢都放在陳楚手裡說:「小夥子,女人這一輩子不容易,你千萬不要虧了你媳婦才是,人家又給你生孩子,又給你洗衣做飯的,就懷孕這個時候身子骨動不了,你一定要好好伺候你媳婦,不然這個時候很容易做下病的,以後身體會多病多災的,給你,五塊六毛錢,女人這個時候脾氣不好,這六毛錢她也容易生氣,容易動胎氣,總之一句話,這時候你就忍著,讓著她,別聽家裡的,我看出她比你大,女人大點好,知道心疼人,再說了,男人女人過一輩子最重要的是兩個人的感情,男人比女人大幾歲,女人比男人大幾歲又能怎麼樣呢?能代替兩人的感情么……」

「嗯……阿姨,我懂得了。」

陳楚隨後買來了薄荷味兒的紙巾跑過去遞給柳冰冰。

柳冰冰沒接,搖搖頭說:「我又不想要薄荷的了,要茉莉花兒的,我喜歡茉莉花兒……」

咳咳咳……

陳楚心想,我滴媽啊,親媽,你讓我死了得了。不過陳楚笑嘻嘻的從後門掏出一個塑料袋,裡面裝了二十多個笑紙巾袋子。

「冰冰大寶貝,你看這是啥?七八種味道的,你猜猜裡面有沒有茉莉花兒的?嘿嘿……我就知道你還可能要變,所以那紙巾也沒退,我又買了好幾種……嘿嘿,咱打開看看有沒有茉莉花兒的哈……」

陳楚打開塑料袋,像是哄小孩兒似的在裡面找。

柳冰冰臉上微笑著,不禁眼眶有點濕潤,她咬著嘴唇,看著陳楚煞有介事的找著。

不過,陳楚翻看了一下,真沒找到,不由嘆口氣說道:「額……沒有,這樣,紙巾先放這裡,我再去給你買啊。」

「不用了,隨便拿一個就行。」柳冰冰遂掏出一個紙巾也沒有看是什麼味兒的,撕開了就擦了擦鼻子,然後又掏出紙巾擦擦眼睛。

陳楚一愣,心想剛才還說要這個要那個的呢,咋現在又不要了?不要就不要吧,聽那老太太的,不管柳冰冰想幹啥,自己都得讓著她,別看她比自己大。

其實女人有的時候要東西也不是真心的要,或許只是一個小計謀,或許只是一個小淘氣,可能就看你對她是一個什麼樣的態度了。

這個時候,男人曾經說的這麼愛,那麼愛人家,就會露出真面目了,或許很多人都會不耐煩的,男人的細心,寬容,大度,擔當,便會在這些小細節上體現出來了,不用你歇斯底里的去說,也不用什麼送花下跪之類的,生活就是瑣碎的,一個人對一個人的感情,其實也是瑣碎的零星隨便黏住在了一起,成了堅固的感情堤壩。

柳冰冰擦完鼻涕和眼睛,扔了一地的紙團,隨後撅著嘴沖陳楚說:「我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