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五十七章怎敵他、晚來風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七章怎敵他、晚來風急?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柳冰冰張著渴望的大眼睛,她的眼睛像是丹鳳眼,細長,雙眼皮很明顯,但卻是天生的,此時面色粉紅,隨著天邊漸漸升起的落日餘霞,那樣的紅潤……

「嗯……冰冰,咱,咱剛才不是吃過了么,你媽包的餃子……」

「我昨天還吃過了呢!早上還吃過,中午還吃過了,誰說吃過了就不能再吃了?還有啊,人家都說懷孕的時候應該多吃,我懷的是誰的孩子?」

「咳咳,我的,我的,咱去吃,去吃喜歡吃什麼你說。」陳楚無語了,而柳冰冰嬌柔的挎著陳楚的胳膊。

這傢伙一愣,感覺很不自然。

人家柳冰冰還沒穿高跟鞋,只是一個平底的旅遊鞋就比他高了半頭了,這要是穿高跟鞋自己不沒了啊!

再說女生也顯個,尤其是柳冰冰這種身材瘦而高挑的,一米七八的身高,遠遠的看過去就跟一米九似的,陳楚就像是個小破孩兒站在旁邊了。

陳楚雖然搞了這麼多的女人,但是也沒真正的跟女人逛過街啥的,頂多是走一小段路了,但跟柳冰冰在一起走,剛開始的時候柳冰冰挽著他的胳膊。

這貨感覺很開心,手挽著柳大美人的軟軟的手臂,他整個人都麻酥酥的,感覺像是神仙般的日子似的。

有個大美女在身遭相伴,那感覺自然便是不同的了,但兩人走了一段路,陳楚就苦不堪言了,不為別的,柳冰冰身材太高挑了,陳楚雖然一米七二但是在人家身邊銼極了。

不禁渾身上下有點難受了,尤其是街上還有人沖他指指點點的,陳楚有些暈了。

這找個漂亮媳婦也就罷了,這找個頭這麼高的……真是巨大的心裡承受能力考驗了。

而且他還怕在縣城遇見季小桃,這可不是鬧著玩的,要是遇見季小桃這可毀了,柳冰冰現在懷孕了,可不能生氣,而季小桃……那女生表面上看著嬌柔的,實際上也不是個省油的燈了。

她哥季揚都那麼猛,季小桃是個吃虧不佔便宜的角色么!

陳楚琢磨了一下忙說:「冰冰大寶貝,我領你去瀚城吧!」

「為啥去瀚城?」柳冰冰皺皺眉頭,粉粉的面容更加的可愛美麗。

「額……不為別的,這件事是大事兒了,咱去瀚城醫院再檢查檢查……」

「嗯……也對……」柳冰冰心情有些複雜,剛開始聽到自己懷孕的時候莫名的有點興奮,每個女人心裡都住著一個小女孩兒,但是這個小女孩兒有本能的有種想當母親的、有種母愛的渴望。

不過,她冷靜了一下,也后怕了,這可怎麼辦?陳楚比自己小那麼多……在懷個孩子……她有點發暈,在學校的時候就有很多同學打胎的。

便是像這種意外懷孕了,不過柳冰冰想到自己肚子里如果真有孩子,她怎麼忍心去打掉了,扼殺一個小生命,而且還是自己的生命。

她臉上有點泛紅,迷濛的看著陳楚,心裡又不想有孩子,她現在沒了那股興奮了,希望這個孩子是不存在的,是誤診了。

再說,本來陳楚這個所謂的中醫可能就是一個半吊子了,是不足以信任的。

想到這裡,柳冰冰點點頭說道:「好,咱去瀚城再檢查檢查吧……」

陳楚也就不騎摩託了,到了晚上跑線的客車也不通了,陳楚便打車去瀚城,柳冰冰忙說:「別的了,你還是騎摩托車托著我吧,打車也挺貴的……」

陳楚笑了笑說:「沒事,這是大事兒,再說了,你現在還感冒著呢,秋天也涼了,萬一你再生病了咋辦?還是身體要緊。」

柳冰冰還是不同意陳楚去打車,因為從縣裡到瀚城大約有四十里路,這打車也得花好幾十塊錢,她有點捨不得,再想起陳楚的家庭情況,還是搖頭。

陳楚笑笑說:「沒事,你不用給我省錢的,再說了,你現在是有孩子了,再說了,你肚子里是誰的孩子啊?再說了……」

陳楚學著柳冰冰剛才的模樣,柳冰冰不由得臉上紅紅的,有些羞澀,但還是點頭了。

陳楚來到縣城的提款機,取出了三千塊錢。

柳冰冰皺皺眉,暗想陳楚哪裡來的這麼多錢?

在2000年的時候,不用說一個半大小子,即使是大人一下取出這麼多錢也是讓人驚訝的,再說就陳楚那個家庭情況,一下就取出三千,柳冰冰不禁吐了吐舌頭,她一個月才四百多塊錢。

而一年的工資加起來將近五千,讓她一年攢三千塊錢都可能的,因為還得花銷,女孩兒還得買很多漂亮的衣服,鞋啥的,而且還有衛生巾,紙巾用的也多。

還有就是,內衣內褲也換得勤,還喜歡各種花樣的……所以,女人用錢的地方要比男人的多了。

柳冰冰看陳楚忙忙活活的,忽然感覺陳楚變了,不像是以前的那個半大小子,倒很像是一個負責的男人,而且舉手投足間有了很強的魅力。

他不像以前那樣整天瘋跑了,而且穿衣也不像那時候寒酸了,黑色的休閑裝把他的身材顯現的修長勻稱,胸口隆起的肌肉,還有一張已經轉白的臉上劍眉星目,尤其是那眼睛十分的晶亮有神。

柳冰冰有些發愣,陳楚好像比以前好看些了,還是以前沒怎麼發現?

兩人隨即來到客運站,柳冰冰不由問道:「陳楚,你哪裡來那些錢?你爸的?」

「不是,是我攢的錢啊!」陳楚說。

上次幹掉了齊冬冬,他跟邵曉東季揚每人分了三萬三,而季揚那次也給了他兩萬,加上以前划拉的,陳楚現在也有五萬多了,本來是六萬多些,不過給張老頭兒一萬。

2000年五六萬已經是不小的樹數目了,瀚城的樓房才七八百一平,縣裡的也就四五百,即便是春城的樓房才一千左右。

他的錢已經夠在瀚城買一個兩室一廳的了。

「你的錢?你哪裡有錢啊?」柳冰冰白了他一眼說。

陳楚撓撓頭笑笑說:「我怎麼就不能有錢啊,冰冰大寶貝你別問了,我會中醫啊,所以我賺了一些錢的,給人家針灸啥的,一次就二百塊錢,我現在都有五六萬了呢~!」

「呷?」柳冰冰眉頭蹙起了。

「你……你怎麼會有那麼多錢?你針灸一次二百?怎麼我以前不知道,也沒聽你說起過。」

「嘿嘿……那是我以前低調啊,而且啊,你現在已經懷孕了,最近我想再多賺點錢,然後在瀚城買個房子,你跟孩子在裡面住……」

「呸啊!你想的倒是美……」柳冰冰雖然嗔怪著他,但心裡還是有些熱乎乎的了。

可能兩個人在一起,有感情了不在乎房子,但是有個房子是一個小窩,算是棲息之地,能夠加深感情,但是沒有……也許可能會拆散許多感情。

客運站跑長途的計程車不少,而最好便是拼車了,因為拼車省錢,正常生活中來說,誰不想省幾個錢,誰家也不是開銀行的印鈔票的。

柳冰冰主張拼車,這女生也會過日子,而客運站那些拉客的計程車也多,一個個的就跟大流氓搶劫似的。

「哎哎哎,兄弟你去哪啊?坐不坐車啊?哎哎哎,你說話啊!聾子啊你,我糙你個媽的……」

「哎哎哎,妹子你去哪啊?給句話行不行啊,去哪啊?你別走啊……你媽了個13的……」

……

即便是現在,這種人也不少,說他們欠揍……真打起來還不一定能打過人家,因為這幫人都是一夥兒七八個,甚至十幾個的,沒準還讓人一頓揍了。

同樣的,也有幾個喊陳楚的,陳楚回頭瞪了那人一眼。

「咋的?不服啊?裝那?來,咱倆練練?」那跑線的車趾高氣昂,牛逼閃電的。

陳楚要過去,柳冰冰忙拉住他。

「幹啥啊你,老實點!你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做事先考慮考慮我……」

陳楚點點頭,狠狠瞪了那跑線的計程車司機一眼,心想麻痹的老子記住你了,等著,媽的,老子挑斷你手筋腳筋……

現在的陳楚跟以前不一樣了,以前他懦弱,自卑,齷齪,學習差,整天髒兮兮的。

但是這一點點的改變,從一個毛孩子到現在已經像是破繭化蝶的蟬蛹一樣,不再是醜陋的蟲子,已經長出了能飛的翅膀。

而且他也從小打小鬧到打群架,到挑人手筋腳筋,他膽子越來越大,可能即使把那個計程車小子殺了,眉頭都不帶動一下的。

沒有人天生就那麼牛掰,也沒有天生就是領導,軍事家,各種家,都是在一點點的潛移默化中轉變的。

陳楚拍了拍柳冰冰的小手說:「冰冰大寶貝,沒事,沒事,你別生氣,咱不和他們一般見識……唔,等過陣子我就買車……」

「撲哧!」柳冰冰笑了。

「別逗了,你買車?摩托車還是自行車啊?你要是買車了,我馬上嫁給你,咱去登記……嗯,我可以找關係把你的戶口年齡改過來……」

陳楚心中一盪,柳冰冰要是跟自己登記結婚,他那就太幸福了。

這時,身後的那個計程車小子掏出手機嘀嘀咕咕的說了幾句,隨後還衝著柳冰冰的後背咽唾沫,那意思想把柳冰冰要吞進口裡似的。

像是這樣的高挑的大美人,誰不想吞進口裡,而且身邊還只跟著一個半大小子的小弟弟。

正這時,一個禿頭沖陳楚呵呵笑道:「小弟,打車啊?來,坐我的車吧,我車上剛好有一個人了,一人十塊錢,你們兩個就給我二十塊錢,說實話,我家就是瀚城的,正好加你倆三個人,賺三十塊錢我順道回家了,呵呵,都秋天了,也怪冷的,不想再跑車了……」

那禿頭個能有一米七五了,只是有些胖不顯個,身上穿著花哨的衣服,肥胖的啤酒肚,四十左右歲的年紀。

怎麼看那一點的橫絲肉和『細米拉』的小眼睛就不像是啥好人。

但是偏偏說話卻是這般的客氣,陳楚不禁眉頭一皺,本能的預感到這傢伙是個混混。

這時,柳冰冰拉了他一把說道:「陳楚,要不咱就坐這個車吧,你看這個司機師傅也挺熱情的……」

陳楚呼出口氣,心想你這丫頭,剛出校門沒多久就安排工作了,哪裡知道這世間的險惡,越是沖你笑嘻嘻的,肯定是有所圖的人。

不過,柳冰冰執意要做這個車,而且不坐就像是要生氣的樣子。

陳楚也知道她是想省點錢,是個會過日子的好女人了。

此時那司機已經主動的下車拉開車門。

陳楚拳頭輕輕的握了握,心想麻痹的,坐你的車也行,你要是真老老實實開車也行,要是敢和老子整事兒,老子肯定活扒你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