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五十九章身手陌路相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九章身手陌路相識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夜色微微,天邊泛著一些淡青色,本來這樣的夜中只有徐徐的風聲而已,而這條路上也只有這風吹著雜亂而無章的野草,此時又多了很多淡淡慘痛的呻吟之聲。

計程車的燈光大開,照在這些橫七豎八的人臉上,身上,他們疼痛著的扭曲的面孔,還有抱著胳膊的,抱著腿的,捂著臉的,亦是躺在地上起不來了。

陳楚看了看那個三角眼,忽然笑了,手輕輕的摸到腕子上的護腕,在思考著這傢伙是敵是友,剛才他只顧著自己躲避進攻,全然沒有看到這個三角眼是如何出手的。

這些人怎麼就倒下了?

彷彿看穿了陳楚的心思,那三角眼淡淡笑道:「小兄弟,我沒有敵意……呵呵,只是感覺你這個年紀的小孩兒能有這樣的功夫很不簡單,你這功夫誰教你的?怎麼感覺像功夫又不像功夫似的?」三角眼說著笑了笑。

陳楚呼出口氣,目光餘光看到車裡的柳冰冰安然無恙,這才心安,隨後去拉車門,車門沒開,踹了兩腳,這才拉開,隨後伸手把柳冰冰扶了出來。

那三角眼不由得呵呵笑了:「哎呦,兄弟,你姐姐好高。」

「是我媳婦。」陳楚低低的說了一句。

此時,柳冰冰嚇得腿有些發軟,頭靠在了陳楚身上。

陳楚還拍著她的肩膀,小聲安慰道:「沒事,過去了,都過去了。」

三角眼被嗆的咳咳一陣,隨後抽完一根煙,臉色表情奇怪的笑道:「兄弟,行啊,你媳婦比你高啊?小伙兒挺有能耐,呵呵,弟妹真漂亮。」

此時,陳楚像是防賊似的把柳冰冰摟進懷裡,這可是他的小心尖,誰都動不得。

那人又哈哈笑了:「兄弟貴姓啊?哦,我姓龍……」

那人伸出手過來,又朝前走了幾步,陳楚看了看他的手,一般高手握手亦是較力的,與人兩手相握,力量大的可以寸勁捏斷對方手骨。

陳楚淡淡一笑:「陳楚……」

隨即伸出手去,口中卻是提了口氣。

兩人相視一笑,男人比陳楚高點不多。

「我叫龍七……」

那人說完名字嘴角挑了一挑,本以為龍七這個名字說出去肯定會讓對方驚訝,卻見陳楚根本就沒理會,還是安慰柳冰冰去了。

就像聽到他叫龍七跟他叫王八蛋沒啥區別一樣。

三角眼呵呵呵的笑了,小朋友,咱一起走吧,挺有緣的。

這時,柳冰冰扯了扯陳楚衣角,貼在他耳邊小聲說:「陳楚,咱別和他一起走,他不像是好人……」

陳楚還沒說話,龍七就憋不住笑,這時,一個計程車小子想要爬起來,剛爬起,站起身逃走幾步,龍七直接一個墊步過去,隨即的整個人高高一躍兩米高,這彈跳力足可以灌籃了,隨後高高抬起的膝蓋狠狠的往下一砸。

只聽嘎巴一聲響,這一膝蓋砸到那人後背上。

龍七落地,那人被砸的往前奔走七八步,口噴鮮血,倒地昏死過去了。

「我靠,還他媽的有漏之魚!」龍七嘴角抽搐,冷冷一笑。

陳楚心中一顫:「這是……泰拳……」泰拳雖然有幾百年的歷史,那是那卻是不敗的歷史了。

泰拳大抵用膝蓋跟肘部進攻,而人體的膝蓋跟肘部卻是最堅硬的部分,一肘發出力道如果打正了,等於三拳的力量,而一膝蓋則更猛了。

這一膝蓋往下砸,這力道要是砸到自己身上,也得骨斷筋折了。

陳楚不禁想到,剛才這人打倒五人,竟然還輕輕鬆鬆的樣子,自己連他怎麼出手的都沒看清,可見這人的功夫已經到了一定的境界了。

天朝的功夫犯一個毛病,花架子太多,有一個武術高手在天京和一個流氓混混比試,被人家一腳踹中褲襠,疼的死去活來,後來沖外界說那混混不按套路來打。

這便是武術的弊端,太墨守陳規,格鬥起來有時候都不如街頭打架了。

此時,那人摸出一個胖子的車鑰匙,隨後拉開一輛計程車拎著自己的皮箱鑽了進去,從裡面又探出頭來說:「兄弟,上車不?」

柳冰冰掐了掐陳楚的胳膊說:「別……別上車,別和他這種人有瓜葛……」

陳楚拍了拍柳冰冰的小手說:「冰冰大寶貝,沒事的,有我呢,你怕啥啊,放心吧我的冰冰大寶貝……」

柳冰冰臉紅了,而陳楚剛才本來想拍拍人家臉的,但是怕夠不著,不禁搖頭,暗想自己的這個身高得長一長了,實在不行就等張老頭兒哪天在家去問問怎麼能快速的長高。

不然以後跟冰冰在床上行,自己生龍活虎的,反過來調過去的都挺厲害,但是穿完了衣服,兩人在一起一站,不用別人說,他自己都感覺特別有能力。

這麼高的妞兒是自己媳婦,證明自己牛逼啊!

而媳婦長得比自己高還有一種人是自卑。

陳楚是和柳冰冰在一起玩的時候高興,走在街上自卑……

他捏了捏柳冰冰的小手,像是哄小孩兒似的才把柳冰冰哄上了計程車。

而女人在懷孕的時候脾氣古怪刁鑽,就得當成小女孩兒去哄著了,而女人在戀愛的時候,便是真正的喜歡這個男人的時候,她們的智商也接近於零了。

當然,這個女的根本就不喜歡你,是你死皮賴臉的去追求,人家智商可相當高了,能玩死你,讓你痛徹心扉。

此時,柳冰冰在陳楚面前智商便非常弱了,兩人上了車,陳楚關上了車門,龍七衝倒後鏡沖陳楚笑了笑:「兄弟,你對你的這個媳婦可是太好了……呵呵……」

龍七不禁嘆了口氣,心想這小子有趣,一個十六七的小破孩兒,摟著一個二十來歲的漂亮女人,而這個女人偏偏的依賴這個下破孩兒,那樣子兩人的年齡像是顛倒似的。

龍七啟動計程車,而柳冰冰則頭靠在陳楚肩上,隨後小手指悄悄的指著前面龍七,就像是小蘿莉在防範恐怖大叔似的。

陳楚只是左手抓著柳冰冰的小嫩手,右手摸著自己左手的護腕,如果一有變化,他便抽出銀針飛向龍七。

車子上了道,隨後平穩的開向瀚城,此時,瀚城已經燈紅酒綠的了。

瀚城算是中等城市,說大,那跟春城,沈城,DL市,京城根本沒法比,但是跟一些落後的城市比還算可以的,算是一個地級市了。

龍七把車停靠在一處街道,隨後沖陳楚說道:「這車畢竟不是咱的,只能開到這了,對了,陳楚兄弟,咱們相見是緣分,有沒有興趣一起吃個飯……」

陳楚還沒說話,柳冰冰就在後面撅著嘴說:「不!」

龍七哈哈笑了:「陳楚兄弟,我沒別的意思,便是見你身手好,而我也是習武之人,習武之人相見不喝一杯,那樣失之交臂很遺憾啊……嗯,或許我們相互交流武學,取長補短,也不錯的……」

「嗯……」陳楚低頭思索幾秒鐘,想起他的泰拳來,心想交流一下也不錯,他那拳好像比自己的都厲害啊,自己的拳需要十年甚至幾十年的根基,不然是發揮不出威力的,而泰拳卻可以速成的,陳楚點了點頭說:「好吧……」

柳冰冰不樂意了,用力掐著陳楚的后腰說:「你壞啊,你一點也不關心我……我肚裡……哼……」

有外人在場,柳冰冰也不好說什麼。

三人下車了,這時,龍七隨後左右看了看,忙指著前方一百米左右的一處地方說道:「楚兄弟,前面是大排檔,咱們吃吃大排檔如何?」

「嗯……」陳楚不知道大排檔是什麼東西,不過柳冰冰卻是眼前一亮,沖陳楚說:「大排檔好吃……」

陳楚暈了。

龍七則哈哈大笑,大步率先朝前走去,手裡還提著那隻箱子。

……

夏天最好的吃的,差不多是啤酒燒烤了,天氣熱,吃點燒烤,喝點啤酒,沁人心脾了。

國人很能研究吃,比如烤羊肉也就算了,到了最後什麼辣椒,大蒜,茄子,韭菜都能烤,雖然到了秋天,但是大排檔里還有很多熱情不減的食客。

大家三五一座,坐在那裡一邊吃著,一邊天南海北的瞎侃亂談。

時間不大,三人進了大排檔,這大排檔人滿為患,尤其是這種飯食,幾個朋友過來吃點串,喝點酒,很不錯,三人穿過桌椅板凳,在後面找到了一個座位。

龍七先坐下,陳楚柳冰冰坐到他對面。

而桌上卻是一堆吃過的竹籤子啥的,還沒有收拾的山山水水。

這時,肥胖的老闆娘過來,把桌上的東西西里呼嚕的收拾了下去,隨手把大黑抹布往桌上啪的一摔,那抹布都跟活了水泥是的,都立起來了。

柳冰冰看著一禁鼻子。

陳楚卻不在乎。

肥胖老闆娘聲音很粗的一瞪眼睛說:「吃點啥?」

龍七招手說要酒,接著又要燒烤之列的,柳冰冰指著羊肉串,陳楚不禁搖頭,心想這丫頭啥時候變得這麼饞了?還是自己以前根本就沒留意,接觸的時間段。

三人要了一桌子的燒烤,稀奇的還有扇貝,陳楚根本就沒吃過這東西,咬了一口羊肉串,接著辣的他忙喝著啤酒。

柳冰冰也要吃,陳楚拍了拍她的小手說:「你現在不能吃辣的,酒更不能喝了……」

柳冰冰可憐兮兮的坐在一邊。

龍七呵呵笑了:「你咋不讓弟妹吃燒烤啊,女生最喜歡吃這玩意兒啊,解饞,喝點酒也沒事啊,女生喝點酒更有味道,你是怕她喝完酒,吃完辣的東西臉上長痘痘吧,哎呀,那都是小事兒,夫妻兩個恩恩愛愛才最重要,臉上長痘算啥啊,再說弟妹這麼漂亮,臉上長點痘那叫做美人痣……」

龍七說著端起了啤酒杯。

陳楚嘿嘿笑道:「她不行,懷孕了,吃不了辣的,更不能喝酒了……」

「噗!」龍七嗆得半死,看了看二十二三的柳冰冰跟十六七的陳楚,兩人恩恩愛愛也就罷了,還懷孕了……

「咳咳……咳咳……」龍七一時間辣椒都嗆得嗓子眼裡了,咳咳的直咳嗽,心想真太幾把厲害了,不對,是這小子雞巴太厲害了!

把人家女孩兒肚子搞大了,而且……兩人顯然不般配,這女人跟仙女似的,這小子就是個小屁孩兒,這倆人怎麼勾搭一起的?

莫非現在的美女都有戀童癖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