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六十章國術泰拳相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國術泰拳相擊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龍七燒烤要了不少,柳冰冰不能吃辣的,便給她要了一些的扇貝,跟陳楚兩人各自喝了一瓶啤酒,雖然這一瓶啤酒不算什麼醉意,但兩人的話卻比剛才多了一些。

龍飛看了看陳楚說道:「楚兄弟,不知道介意說一下你的師門么?哦……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感覺你的拳法套路很特殊,像大小洪拳又不是大小洪拳,而且裡面參雜著一些古拳的意味……不知道我說的對也不對……」龍飛說這話,端起酒杯,眼睛眯縫著看著陳楚。

「額……這個……農村孩子瞎打……」陳楚嘿嘿笑著說:「倒是剛才龍七哥的拳法套路狠辣,應該是泰拳……」

「你叫我龍七哥?」龍七一愣,忽然哈哈笑了,笑了一陣點點頭遂道:「好吧,你叫我龍七哥,那我也就認你這個弟弟了,就當是緣分吧,不過陳楚弟弟,你不實在啊,你這拳法要是農村孩子瞎打,那咱國人得出了多少的聖賢賢能之輩啊……」

陳楚瞞不過去,呵呵笑道:「以前村子里來一個賣藝的老人,我這人比較淘氣,就跟著他走了一段,那老頭兒見我挺有意思的,就教了我一套拳發,他是瞎教的,我也是瞎學的,沒想到打架還挺管用的……」

龍七搖了搖頭,索性也不問了,他知道國人很多的高手都不顯於世,便是叫做大賢不顯於世了,這種人就是喜歡安靜,不喜被打擾,不關你什麼事兒,尤其是官場上的事兒,他們最厭煩。

只想過平靜人的生活,要是偶然遇到習武的好材料,便指點一二,有的甚至是傾囊而授,找一個傳人,想起自己不算什麼宗師,見到靈透的好材料也願意指點一二的……

龍七見陳楚年歲不大,但身手快速狠戾,而且身邊還有一個大美人,這女人也不像是平平常常的那種小女人,從氣質眉目上看亦是一個挑挑揀揀的眼光極高的人,但能被這小子把肚子干大了。

這便是能耐了。

龍七呵呵笑道:「是啊,世事皆為緣分,你和你那個隱士師傅是,和這位美女是,和我也是,來來來,喝酒……」

兩人轉眼五六瓶啤酒喝進去了,陳楚的量十瓶啤酒沒問題,北方比較冷,所以人經常吃辣的,喝辣的禦寒,當然城裡人喝酒就要差一些了,越是往北那酒量越是深,沒法說了,喝一斤白酒平平常常,要是啤酒就更不好說了,兩個人一箱啤酒,二十四瓶的大啤酒瓶子,全能喝光。

龍七臉上稍稍帶有紅暈,兩人又各自幹掉了一瓶,正在吃扇貝的柳冰冰拽了拽陳楚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喝了。

龍七發現了,沖陳楚哈哈笑道:「兄弟,男人么,酒逢知己千杯少,咱男人喝酒就圖意一個痛快,別聽女人的!」

「哈哈,就是!」陳楚笑著說著又喝了一大口。

柳冰冰氣得直噘嘴。

隨即,龍七又要了牡蠣,這牡蠣這邊都生吃,有的也烤著吃,不過這種東西生吃可是大補了。

這種大排檔很少有人要這東西,很貴了。

龍七要了七八個牡蠣,那老闆要給弄開,已經準備好了鎚子,撬棍之類的,這東西不好弄,最好方法是用開水一燙就開了,但那樣味道便不一樣了。

只見龍七兩手粗粗的手指抓住牡蠣兩邊,用力較勁,嘎巴嘎巴的聲音響起,那牡蠣皆然被掰開,不禁是陳楚,連老闆跟附近的食客都驚呼好手力。

龍七呵呵笑著,把牡蠣遞給陳楚說:「沾著醬油,或者醋,再不就直接生吃都行,這玩意好啊……」

陳楚咧咧嘴,他一個農村孩子根本就沒吃過這玩意,指著這東西說:「能吃么?」

龍七哈哈笑了:「能吃啊!而且這玩意是加子彈的,你多吃兩個,晚上折騰一宿沒問題……」

龍七看了看兩人又哈哈大笑了。

柳冰冰羞臊的臉通紅,陳楚樂了,嘁哩喀喳吃了好幾個,還問柳冰冰吃不吃,柳冰冰瞥了他一眼,沒理他。

這時,柳冰冰電話響了起來,是她老娘打來的,說她老爹也已經下班回家了,問她情況如何,用不用住院啥的。

柳冰冰心裡還有點氣,自己老娘總是給她張羅對象,而且眼光高,還總往那些**,有錢人上面盯著,雖然誰都想給自己的姑娘找一個好的婆家,但感情才是第一位的了。

沒感情,再有錢能怎麼樣?那樣的婚姻就跟賣淫當小姐異曲同工了……

柳冰冰低聲說:「沒事,不用等我了,我晚上不回去了,在我同學家住……哎呀,是女同學……」

柳冰冰又嘀咕了幾句隨後掛了電話。

發現兩人已經開始交流拳法了。

龍七說泰拳厲害,陳楚說功夫厲害,兩人誰也不服,晃晃悠悠站起來就要比劃。

柳冰冰看兩人都喝了大半箱子啤酒了,立刻就明白了,喝多了這麼多,都有點蒙了。

那老闆忙過來說:「二位,二位,你們喝的盡興,我給二位找一個雅間……」

說是雅間,即使人家大排檔的後院,兩個人坐兩個小板凳,老闆在兩人前面放了個小桌子,旁邊不遠就是豬圈,老母豬在裡面吭哧吭哧的。

柳冰冰過來不禁捂住了鼻子,心說好吧,活該,喝完酒就要耍酒瘋個,讓老闆給整到這裡來了。

龍七說道:「我用手夾住你的脖子,你該若何?」

「切!試試!」

陳楚站起來,故意讓龍七勒住脖子,然後學著張老頭兒的貼山靠,腰勁一擰,接著背後狠狠靠了過去。

龍七蹬蹬瞪退後七八步,呵呵笑了:「有點意思,沒想到還真能破我這個……」

兩人交流了一陣,又喝了不少酒,陳楚有點大舌頭了,說到了氣息,氣功如何如何。

龍七不禁搖頭道:「那氣功純粹是扯淡,要練還是要像泰拳那樣,天天踢橡膠樹,打沙袋,那一拳打出一腳抽出幾百磅的力道,和你這麼說吧,咱國人從一九五幾年建國以後就跟泰拳交流,都干不過人家,有幾次還讓人打死了。」

港城那地方算是咱國的眼睛,從港城就差不多能看到世界了,國人很多高手也都匯聚港城,而且很多港人武術功夫高手都去跟泰拳對決,都被打敗了,開始的時候輸了不服氣,說你們用拳套,我們國人武術又有掌法,指法,抓發,擒拿,根本施展不出來。

而人家泰國人說了,那這樣吧,我們帶拳套,你們隨意,可以不戴,也可以戴,這樣比試起來,還讓人給揍了,損失慘重,最好的成績是打個平手,國人往往太注重形勢和傳統,忘記了功夫拳法的內在,他的內在核心便是把對手擊倒,戰勝對手,不在乎花式。

後來到了九**九年,出現了一批散打隊員,偶爾戰勝泰國,但是贏的不光彩,為啥?呵呵,因為是利用規則,每回合三分鐘,就打三個回合,而且不允許泰國用肘,用膝,允許用摔法,這國人就佔了便宜了,一交手就去摔人家,而且近身後不允許泰國人用肘膝擊打,你可知道,這肘跟膝部是最猛的,力量是最大的,不讓用泰拳拳手用肘膝就等於把老虎的爪子給剪掉了,只剩下了光禿禿的肉掌,再把老虎的牙齒扒掉,你說這麼干你打贏了老虎又有什麼光彩的?你打的那不是老虎,是一隻大貓……」

……

呼……陳楚呼出口氣,這些事兒他不了解,但他只知道一點,那便是張老頭兒講過,功夫的確是有的,但需要領悟,並且幾十年的功底才行,三五個月只能入門那便是天才了,三五年能初入窺鏡就不錯了。

十年能算是小成那也是天才一輩了。

不過,張老頭兒也說過泰拳可以速成,很適合自己這樣卑鄙的人,嗯……張老頭兒也和卑鄙……陳楚想想笑了。

「龍七哥,不如這樣,你說泰拳厲害,那你手腕的力道剛才我也見識了,的確強,咱們掰一腕子如何?我先說,我用的是氣,就是你不相信的氣功。」

「好啊!」龍七興高采烈的模樣簡直就是個武痴了。

兩人就在桌面上較力起來,陳楚的手有些細,而龍七的手卻是長而手指粗,兩人手握到一處,龍七淡淡道:「兄弟,你先發力吧!」

陳楚想發力,不過感覺自己的手不像是抓在人手掌上似的,倒像是在摸著一塊生鐵,那巨大的手掌粗糙而又堅硬,落在桌面上就像是生了根的大樹,自己像是一個小小的猢猻,怎能撼動大樹?

陳楚舒了口氣,隨即氣壓丹田,一股無形的弱弱的氣流從腳底緩緩而起,這氣功他只練到了內在,而無法外放,實戰中暫時應用不上,但掰腕子還是可以的。

……

龍七原本以為一把就讓陳楚翻過去,不過兩人開始較力,龍七不禁一愣,從陳楚不粗的手臂之上緩緩的涌動起強大的力道,那力道就像是一道源泉似的。

自己彷彿不是在跟一個人在較力,而是跟一種超脫之外的力量,兩人較力相持不下,隨即兩人胳膊肘下的木桌開始的作響。

柳冰冰忙過來說道:「別掰腕子了,老闆來了,這要是把桌子弄壞了,得陪錢的……」

兩人這才收手。

龍七滿臉羞臊說:「楚兄弟,剛才弟妹說了一句我才想起來,我……我好像那個沒帶錢……」

陳楚一拍腦袋,心想你沒帶錢要那麼多串,還要生蚝?好吧……

「唔……沒事,弟弟我這有錢。」

柳冰冰也一翻眼睛,心想這龍七剛才白大方了,自己原來沒錢啊。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