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六十一章花容忍,如今有誰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一章花容忍,如今有誰不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可謂一分錢憋倒了英雄漢,沒錢的時候真是難了。

不過陳楚想不到這龍七身上沒錢怎麼打車啥的,隨後也看見了,他身上就七八十塊錢,這頓飯就消費了四五百,還是那些生蚝扇貝費錢了。

陳楚取出的三千塊錢花掉了幾百,隨後眼睛轉了轉,自己留下五百,把其餘的兩千塊錢都交給了龍七。

龍七一愣,柳冰冰也傻了,著急的直跺著小腳。

兩千塊錢差不多是她小半年的工資了,再說她小半年都攢不下這些錢的,就這麼給人了?柳冰冰無語了,心想陳楚這麼敗家,以後這日子是沒發過了。

陳楚也沒理她,沖龍七說道:「我非常喜歡泰拳,今天遇見一個泰拳高手,唉,正所謂有難大家幫,龍七哥不像是一個凡人之輩,龍游淺灘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龍七哥,我感覺你是有大作為的人……嘖嘖,這麼好的泰拳啊,真是讓人羨慕,讓人羨慕,我要是能學到泰拳就好了……」

龍七愣了愣,也是喝酒的緣故,一揮大手說:「楚兄弟,那我就不推辭了,這樣吧!那個……你要是對泰拳感興趣,哥哥教你……」

……

兩人吃飯的時候不過七點,一直到九點,柳冰冰坐在板凳上直打哈欠,而且風已經起了,柳冰冰身子感覺一些涼意。

而此時陳楚正大汗淋漓,一套古泰拳打完,渾身熱汗蒸騰,不禁感覺到了這泰拳的霸道,如果說這拳法的高明處就是簡單,直接,直接對人致命,實用來說還是泰拳,而國人的功夫,也便是國術,需要多少年的根底才能摸透,而泰拳卻不需要,只要掌握方法,幾個月就可以有所成,陳楚甚至現在都想跟人試試招。

兩人大汗淋漓的,那點酒精也都蒸發出去了,龍七呵呵笑道:「楚兄弟,萬變不離其宗,即便是現在的泰拳也都是根據古泰拳研究而來的,拳不一定是直拳,腿只是掃,和鞭腿……」

龍七又洛里嗦的介紹一番,隨後冷風一吹,酒勁兒消失大半,忽然心裡咯一下,一拍腦袋,心想壞了,自己咋……咋把古泰拳全教給外人了……這是自己多不容易才學來的……哎呀呀……龍七不禁一陣後悔,暗自埋怨不該喝酒,不過轉念又一想,算了,人家對自己這麼夠意思,萍水相逢就能贈盤纏,這人必然是好人,唉……只可惜在京城時候人家出百萬,千萬高價我都沒傳授,如今落魄,兩千塊就全盤端出去了……

陳楚擦了擦汗,龍七這時拎起來那隻黑箱子說:「陳楚兄弟,來日方長,那個……咱們留個聯繫方式吧,以後我度過難關了,再找楚兄弟共飲一番,另外再把這兩千塊加倍償還……」

陳楚笑了:「哎呀,不用償還……」嘴上說著,拿起柳冰冰遞過來的一支筆,在一張紙上快速的寫下一串數字,龍七眨眼看了看說:「電話號怎麼這麼多數字?」

「哦,那是我的銀行卡的卡號,錢就打這裡就行了,下面我寫電話號……」

龍七差點吐血,柳冰冰也腦袋發懵,兩人都鄙視的看著陳楚,剛才不是說不用還了么,這話從狗嘴裡出來的?然後忙把自己的銀行卡號先寫出來了,那麼多數字,虧你還記得。

陳楚留了電話,三人也吃的差不多,柳冰冰的凍得差不多了,三人走出後院,來到前廳,只見這時,兩方人,劍拔弩張,一伙人多,一伙人少,而人少那伙陳楚好像認識一兩個,好像是馮猛手下的弟兄。

有柳冰冰在,陳楚不想再多管閑事了,不禁後退一些,龍七也不愛管這事兒,做在椅子上抽著煙,這時,兩方都打電話叫人,幾分鐘后,大排檔外面雙方各自來了一伙人。

而馮猛那伙人來的不多,就七八個左右,而另外一邊足有二十多,雙方便在大排檔外面開始打了起來。

霹靂啪嚓的伴隨著叫罵和被打翻在地痛楚的呻吟,柳冰冰小臉有些嚇得緋紅,陳楚抱她進懷裡,安慰著說道:「冰冰大寶貝,不用怕,不用怕……」

柳冰冰的小手緊緊抓住陳楚的手,她畢竟是個女生,即便比陳楚大,但沒經歷過這些自然怕了。

而陳楚沒經歷這些的時候自然也怕,而且會怕的鑽進桌子底下去。

兩伙人開始還是拳腳,不過繼而便是棍棒片刀,呼呼的往對方身上招呼。

一時間,慘叫聲此起彼伏。

雙方從大排檔外面打進了裡面,一些食客紛紛躲避,有的食客早就報了警。

那老闆也傻了,著急道:「各位兄弟有話好好說,別打了,我的天啊,我的買賣……」

這時,兩個拎著刀的小子就沖老闆走過來,刀口上還有血跡,指著那老闆罵道:「麻痹的,敢管我們閑事?」

「不管,不管!」老闆嚇得忙哆哆嗦嗦的說了一句,等那兩個小子又衝進了戰團,老闆不禁拍大腿輕聲說:「完了,這幾天算是白乾了……」

這時,人少的那一方竟然把人多的那一方干敗了,地上躺了七八個,剩下的全跑了,而那勝利的一夥也只七八個人,有兩個臉上還掛著彩。

這時,其中一人帥過頭,看見陳楚兩眼微眯起來。

陳楚也一愣,心想我糙,是季揚。

這小子傷好了么?就開始出來砍人了?

季揚的傷沒好,只是接到電話說兄弟跟人干架呢,挺著傷就上來了,不過一見打架的場面就忍不住了,猛虎下山般衝殺起來,這個過癮,不過打完架感覺小腹像是裂開了似的疼痛。

但痛對他來說已經不算事兒了。

「陳楚?」季揚皺了皺眉,見陳楚懷裡的那個女人,他隨即眉頭更皺了一些,不過又舒展了,呵呵笑道:「哎呀,是楚兄弟。」

季揚走了過來,身後幾個兄弟還甩著刀上的血,其中一人竟然是馮猛。

「我靠,這不是楚老大么?哎呀,楚老大懷裡的妞兒是誰啊?挺漂亮啊!」

陳楚笑了笑,心裡明白季揚手下的兄弟不可能服自己,隨即沖季揚道:「嗯……小桃姐姐也快嫁人了吧,這樣……這樣我以後送一份大禮過去……」

季揚眉頭皺了皺,沖陳楚招招手說道:「兄弟,你過來一下,我有話和你說。」

陳楚放開柳冰冰,她嚇得腿有點發軟,隨後沖龍七使了個眼色,龍七點了點頭。

龍七是背對著季揚,剛才的打架在他眼裡感覺像是小孩兒在打架一樣,沒意思。

陳楚走到季揚跟前,兩人又往前走了一段,季揚才說:「楚兄弟,這麼快,你又換人了?我妹子小桃怎麼辦?她這幾天可沒怎麼吃飯……」

陳楚呼出口氣,輕聲說:「季哥,我這種人配不上小桃姐,再說,你也不能同意,長痛不如短痛,那天我也明白你什麼意思,便是以後不再和小桃姐來往而已,這種事不用挑明來說,我又不是傻子,既然你感覺能給小桃姐找個好的,我不強求……」

陳楚說著要轉身。

這時,馮猛罵道:「我糙!陳楚慣著你毛病吧,季哥話沒說完,你***敢走?」

這時,季揚手下兄弟都沖陳楚過來,手裡的刀捏的緊緊的。

「季揚?呵呵……季揚算個幾把……」

季揚手下眾兄弟一愣,旋即看到前面坐著的龍七,而龍七隻給他們一個後背。

這幫兄弟以馮猛為首,沖龍七便要衝過去:「麻痹的你誰啊?糙尼瑪的砍死你!」

季揚卻是瞳孔放大,大喝一聲住手!

隨即季揚緊走兩步,看著龍七的背影,走到他跟前噗通一聲跪了下去。

「師傅……」季揚低低了說了一聲。

「糙!誰***是你師傅?我跟你說過,咱們不是師徒關係,我只見你是個料子,指點你一招半式的,現在感覺自己挺牛逼唄?嗯?」

龍七緩緩轉過身,沖季揚說道:「那陳楚是我兄弟,我是他龍七哥,這位是我弟妹,是陳楚的媳婦,咋的?看你剛才咋咋呼呼的還要砍我龍七哥的兄弟?行啊,季揚,你長本事了啊,來,把我龍七也一起砍了得了……」

龍七說著把脖子伸了過去。

季揚忙把手裡的片刀扔了,惶恐的說:「徒弟……季揚不敢……」

「糙,你有啥不敢的?心比天大,比樣的,以為你改邪歸正了,現在又開始混上了,滾吧!我***不認識你!該怎麼混就怎麼混?」

龍七說完,轉過頭去,季揚有點傻了,他這兩下子算是龍七教出來的,但龍七也不認他徒弟,就是隨意指點,而季揚亦是打架的料子。

學別的不行,學這玩意一通百通,當然龍七隻是指點了一二了,剩下的全是季揚的打鬥積累的經驗。

龍七不理睬季揚,季揚又跟他說了幾句道別的話,又看了看陳楚,這才轉身離去。

陳楚怕柳冰冰忌憚打鬥血淋淋的場面,拉著她從後門走,很多客人也選擇後門走了,龍七則跟陳楚互道了別,從正門走了出去。

夜色很黑了,陳楚兩人出了後門,走了幾百米,柳冰冰才抱怨道:「剛才沒吃飽……」

陳楚拉著她的小手,笑了笑,趁著夜色,沒人看見一手偷偷的掐了掐柳冰冰的屁股。

「哎呀……別弄……」

陳楚笑了,心想一會兒好好弄弄她。

前面不遠有混沌鋪子,柳冰冰相反拉著他去藥店,指了指藥店讓陳楚進去。

陳楚笑了:「大寶貝,咱都懷孕了,咱倆就用不著買避孕套了……」

「哎呀……」柳冰冰臉紅了,小嫩手一掐陳楚說:「死人,誰讓你買那個了,人家讓你買解酒藥,你這一身酒味兒的我煩……」

「唔……」陳楚點了點頭,隨即進去買了兩瓶葛根,這東西不貴,喝起來還甜絲絲的,隨即喝了,感覺又清醒了不少,而且酒味也在風中消散了很多。

一物降一物,就像滷水點豆腐一樣,這葛根便能解酒了。

陳楚喝完,兩人這才進了混沌店,柳冰冰一口氣吃了兩大碗餛飩,陳楚只跟著喝了點湯,不禁覺得柳冰冰真是太能吃了。

柳冰冰也算餓壞了,剛才燒烤的時候,她就吃點扇貝,那東西沒多少的。

吃完喝完,柳冰冰看了看天色說:「陳楚,咱現在還能去醫院檢查了么,好像聽說做B超檢查得空腹啊,還得憋尿……」

「啊,也是,那咱現在去哪?」

「我怎麼知道?」柳冰冰低著頭腳尖踢著水泥地磚。

陳楚嘿嘿笑道:「冰冰大寶貝,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柳冰冰沒說話,臉色好像不好看,像是多少要生氣的樣子。

陳楚笑了,忙摟住她的細腰道:「冰冰大寶貝,我騙你的,咱去找個旅店住下吧……」

「煩人……」柳冰冰嬌嗔的說了一句,在夜風中她害羞的粉面嬌柔,髮絲輕舞間,陳楚有點看痴了,口水順著嘴角緩緩流淌了下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