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六十二章守著冰兒,甘願獨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二章守著冰兒,甘願獨自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晚風瘙癢,撫弄一城的霓虹燈光,紙醉金迷,歌舞昇平中的夜生活像是沼氣般的開始氛圍瀰漫,夜晚是瘋狂的,在瀚城的紅燈區也是如此。

而這樣的夜晚,警笛不斷,連續的惡**件,讓瀚城的公安局長也坐不住了,季揚,尹胖子,馬猴子三伙人互相掐,不管是什麼事兒,也都歸於這三伙人了。

……

陳楚也聽著四處響起的警笛,他隨即把手機關機了,心想最近幾天應該很亂,季揚要出山,就要打幾場狠架,把他弄下來更好,他更不想參與這樣的事兒了,只要別惹自己就好。

晚風起了,柳冰冰長發披散開了,隨即又快速的攏到了一起,她小手潔白嬌嫩,手指修長靈活,扶攏好了頭髮,快速的扎出馬尾辮,隨即往後面一甩,而額前長長的劉海兒亦是隨風飄搖。

她迎著風,眯著又細又長的眼睛,貝齒微微啟開,兩手搭著涼棚往前看著,風,飛舞起她上身小衫的衣袂,整個人飄飄搖搖的,就跟仙子剛剛下凡似的。

陳楚咽了口唾沫,感覺這夜醉,風醉,人也醉。

……

只能第二天做B超了,陳楚想了想要開個賓館啥的,柳冰冰不同意,要找個小旅店,陳楚隨後說:「那咱就折中一下吧,找一個中等的賓館。」

柳冰冰撅著嘴說:「陳楚,你家趁啥啊?幹啥那麼花錢?再說了,現在有點錢應該攢著,以後用錢的地方還多著呢!」

不過兩人找了兩家小旅店都不行,太臟不說,而且旅店的隔板都是一層薄料,剛進屋,隔壁的**聲就傳來了,柳冰冰臉都紅了。

隨後還是找了一個中等的旅店,而且這種旅店一般都給派出所有點關係,不然半夜查房都受不了了。

裡面呆著淋浴的,柳冰冰要去洗澡,陳楚嘿嘿笑著說:「咱倆一起吧!」

「不行,你這色鬼,和你說,我懷孕了,你不能動我,懂么?」柳冰冰說著甩開長發,走進了浴室。

陳楚傻眼了,心想真憋人啊,讓我看著你擼也行啊。

柳冰冰洗完了,隨後披著濕漉漉的頭髮,圍著床單讓陳楚進去洗,看著柳冰冰露在外面光溜溜的大腿,陳楚直眼饞。

陳楚差點自己洗的時候擼了一把,等他出來的時候,柳冰冰示意他不要說話,正在跟家裡通著電話。

「嗯……行了,你別一個小時一打啊,我知道了媽,掛了啊……行了,吃過飯了,你睡吧……」

柳冰冰掛了電話,坐到床頭,拿起吹風把長發吹乾,隨後紮成了大馬尾辮,這才重新坐在床上剪著腳趾甲。

柳冰冰上身穿著小衫,下身只穿著粉紅色的小內褲,坐在床頭一條大腿耷拉在下面,另一條白白的大腿伸著,兩手在上面剪著腳指甲。

陳楚咽著唾沫,下面硬的恨不得貼牆壁上狠狠地磨蹭幾下才行。

忙過去說:「冰冰大寶貝,我來給你剪吧……」

柳冰冰剛洗完澡,全是都滋潤的狠,看了陳楚一眼說:「不用,我自己剪就行……」

「別的,還是我來吧,你懷孕了,不方便。」

陳楚說著給柳冰冰剪,手裡摸著那秀氣的小腳,還有晶瑩剔透般的小腳趾,他再也忍不住了。

口鼻便聞著柳冰冰的腳心跟腳背。

「哎呀……」柳冰冰往後推了推他說:「不行啊,弄的我痒痒,和你說,你別動我……」

陳楚吃了一肚子的生蚝,即使沒有女人,蹭牆也得蹭出去幾把,何況柳冰冰這樣的美女。

摸著聞著她香噴噴的小腳,舌頭便開始舔了起來,舔柳冰冰的腳,她的大腿,還有她的屁股。

柳冰冰痒痒的不行,往下推著他,反而推來推去,陳楚的衣服褲衩都推掉了。

最後柳冰冰叮嚀一聲,亦是受不了這火熱的前奏,和陳楚嘴親嘴的吻了起來。

陳楚親著她全身的每一處角落,柳冰冰再次被淪陷了,最後,陳楚下面抵住了她的火燒雲。

柳冰冰白嫩嫩的光溜溜的身子不斷的搖晃著。

她粉紅了臉頰,羞答答的說「陳楚……你……你輕點進來,別想以前那樣用力……嗯,輕點沒事……」

陳楚嗯了一聲,下面緩緩進入,抱著柳冰冰的兩條被他親的捏的都粉紅了的大腿,下面一下下的往前頂著。

「冰冰大寶貝,我好愛你……」陳楚下面抵住柳冰冰的盡頭,兩手抓住她的兩隻白白的蹦跳的大白兔,屁股往前用力的一拱一拱的,只是不像以前那樣啪啪啪的狠狠撞擊了。

柳冰冰兩手也放在陳楚的屁股上,下面迎合著,隨著陳楚的用力,他的手也抱著陳楚的屁股跟著一起用力往前頂。

陳楚擦黑的身子壓在她白花花的玉體上,陳楚**的像是野馬在嘶鳴。

抱著柳冰冰軟軟的肌膚,陳楚含著她的相思豆,吻著她白嫩的脖頸,聽著柳冰冰小貓一樣的呻吟,而她的兩隻纖細如同白色練蛇的小手摟住陳楚脖子的時候。

他再次忍不住噴射進柳冰冰的身體里,再次奪取了柳冰冰的身子。

啊,陳楚呼出口氣,下面擦了擦,不多時又是挺起了,把柳冰冰的細腰抱的往前一提,柳冰冰兩隻胳膊纏繞住她的脖子,兩條白嫩的大腿勾住陳楚的腰。

陳楚把她抱起來,頂到牆壁上,下面磨蹭幾下再次進去她的洞洞。

柳冰冰舒服的嗯嗯兩聲,兩人上下運動起來,柳冰冰一陣的嬌喘不已,屁股被頂了一上一下的,雖然不是以前那種啪啪啪的衝擊,不過這緩慢的交合,也讓兩人舒服的忘卻了時間的存在。

這時,柳冰冰的電話響了,她蹙眉接聽了,忍著呻吟說道:「媽幹啥啊……嗯,我睡著呢……哎呀,我老姨還有臉問今天那男的咋樣?哼,給她家姑娘當男人吧,至少不論窮富,你女兒嫁給的是男人,又不是變態……嗯……」

柳冰冰老娘在電話那邊也笑了,不過,她可不知道女兒柳冰冰此時兩手兩腳都纏著一個男人,被那男人抱著,那男人的兩手扣住她女兒的兩瓣屁股,下面在她女兒白嫩的屁股下面一下一下的不停的進出著……

柳冰冰說了一陣,然後掛了電話,隨後終於忍不住的下巴卡在陳楚的肩膀上,任憑他下面在自己的身體里快速的進出了,柳冰冰水流不止,感覺自己像是在游泳館里暢遊似的。

感覺陳楚要噴射了,柳冰冰紅著臉說:「一會兒輕點,別太衝刺了……」

她嬌柔的說完,陳楚差點噴射了出去。

忙把柳冰冰放下說,我喜歡這麼壓著你射出去。

陳楚把她兩條大腿分的開開的,盯著柳冰冰私處的火燒雲,看著自己的下面與柳冰冰下面的交合處,柳冰冰額頭都是細密的汗珠了。

陳楚又這樣忍著幹了十來分鐘,終於受不了的噗噗噗的射了進去。

陳楚喘息著,和柳冰冰相擁在一起,兩個身子像是要揉成麵糰,裹挾到一起似的。

陳楚喘著粗氣說:「冰冰大寶貝,你下面真緊啊……爽死我了,夾死我了……」

柳冰冰呻吟不止,整個身子都顫慄著,抱著陳楚說道:「我也爽,啊……以前我不好意思說……」

陳楚一口堵住柳冰冰的嘴,狠狠地親吻著,下面也又開始運動了,雖然兩人動作很輕,但這一晚上陳楚幹了柳冰冰八次,直到半夜兩點了,兩人才摟著睡到了一起。

柳冰冰下面全是黏糊糊的,她雖然有潔癖,但連起床去洗的力氣都沒有了。

陳楚迷迷糊糊的睡的正香,忽然耳邊傳來了一聲驚呼:「哎呀,都九點了,哎呀,我要死了……」

陳楚睜開眼,就看見柳冰冰光著大白光著腳跳到地上,開始找到牙刷稀里嘩啦的刷牙洗臉。

陳楚笑了,原來柳冰冰以前在家就是這個樣子啊。

柳冰冰刷完牙,看到自己下面粘糊糊的都幹了,一條一條的,這個噁心,直接跑到洗浴間開始沖洗起來,嘩嘩嘩的水流不斷,柳冰冰洗乾淨了才出來沖陳楚直翻眼睛。

「都怨你,我上班都要遲到了……」

陳楚也打開手機,看到好幾條簡訊,沖柳冰冰說:「冰冰寶貝,你別上班了,你現在都懷孕了,就應該好好養著,你說在村上,那些人抽煙啥的對咱孩子不好,還有啊,上面亦有應酬還得陪酒,你少喝也得喝一杯,對孩子也不好……」

「那我呢!」柳冰冰看著陳楚說。

「呵呵,對你身體就更不好了,冰冰,你是最重要的。」陳楚過來摸她光溜溜的屁股,臉在她胸前的兩隻大白兔上蹭啊曾的,柳冰冰隨他摸掐了一會兒,大眼睛閃爍著,嗯嗯呻吟兩聲,推開陳楚,讓他去洗漱,自己穿衣服了。

……

兩人去醫院的時候,陳楚就說是她弟弟,而大夫說時間太短,B超也沒法檢查,讓再過兩周來。

陳楚點點頭,柳冰冰說昨天的餛飩好吃,陳楚便拉她去吃餛飩。

「陳楚,你那中醫準不準啊,人家大夫都說B超得過兩周,要不,我先買尿檢吧……」

「嗯,也行,過幾天買尿檢吧,測的准……」陳楚說著,給柳冰冰喂餛飩。

雖然看似有點肉麻,但是女人在這種時候就需要男人肉麻的關心。

兩人吃完飯,陳楚找個衛生所,花點錢給柳冰冰開了個低血糖的單子,這樣找個借口請假了,再說她這個大學生村官也是走個形式而已,去不去都是一樣的。

國家的好多地方的官都是走形式,有的一個人掛好幾個名頭,站著茅坑麻痹的不拉屎,又是這個局的副局長,那個地方的主任,那個地方的院長,還有什麼政協,作協,麻痹的就是把你分開剁吧了也不夠啊,這能說明你工作牛逼,繁忙,還是說明你是屬性哪吒的會三頭六臂啊……

這時,陳楚的手機震動,他見是一條簡訊,看柳冰冰吃著餛飩,他找個借口去廁所,見是邵曉東發來的。

「楚哥,有個活,打架,對方是高手,僱主開價五萬,不求廢人,只求打的見血就行,主要就是面子問題,楚哥,你有沒有好手找幾個來,我人不少,但沒有硬茬……」

陳楚呼出口氣,想了想接不接?他看了看柳冰冰,眉頭皺起,心想接了,不求別的,柳冰冰已經有了自己的孩子,自己得多賺錢,讓她們母女倆過的好了才行。

陳楚快速的回復簡訊說接,隨後想了想馬上給龍七發出去簡訊,龍七雖然沒手機,但有個漢顯的BB機了,心想這個活要是自己跟龍七合作,應該差不多的。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