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六十三章梧桐更兼細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三章梧桐更兼細雨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柳冰冰暫時不去上班了,便開了個低血糖的單子,一般懷孕亦是有孕期的,而柳冰冰所謂的這個工作,基本上便是可去可不去。

這段時間她也看到了官場是個什麼樣子,不僅為當初選擇這條路有些後悔,官場除了利益還是利益,女人走紅路,男人走黃路,紅路便是身體,要想升職,不和上面發生關係,那你一個女人得有多強大的背景了。

男人要想升職,不靠送禮,靠能力?那得有多大的機遇砸到你腦殼上了。

柳冰冰給張財打個電話請假說低血糖,單子讓陳楚捎帶過去,她也沒解釋為啥讓陳楚捎帶,其實也沒必要解釋這種無聊的事兒。

張財放下電話,撇撇嘴,心想媽了個巴子的,一顆好白菜興許被陳楚這頭豬給拱了,為啥這樣呢?好女人都被狗幹了?我堂堂一個村長都沒得手?

他不知道,別說村長了,連縣長都沒得手,陳楚亦是靠著卑鄙手段,連哄帶騙得手的,不過陳楚心裡亦是想好好的跟柳冰冰好,至於季小桃,她老哥季揚那般反對,陳楚感覺自己也沒辦法,總不能把季揚乾死吧……

陳楚把柳冰冰送到家門口,隨即摸了摸她的小臉,柳冰冰打了她一下,不讓他進屋了,以免家裡面懷疑,她便自己進屋去了。

看著柳冰冰進屋,陳楚臉忽然冷了下來,他馬上聯繫了龍七。

自己要讓柳冰冰過的好些,就必須有錢,但他一個半大小子靠什麼賺錢?

別說他一個半大小子了,就是大老爺們又能怎麼樣?錢這東西不是你說賺錢就能賺來的,也不是你說努力賺錢就能得到的,能力、機遇、忍耐缺一不可了,除非家裡有錢……

不一會兒,龍七便回了電話,陳楚淡淡說道:「龍七哥,我有個活,不知道你能不能接,打幾個有功夫的高手,五萬塊錢酬金,不傷人害病,就是出一口氣,線人費一萬,咱們倆一人兩萬……」

龍七想了一會兒,隨即答應說:「好吧!」

……

兩人見面,隨即龍七還是拎著他的那隻皮箱子,頭髮有些亂,整個人顯得也有些憔悴的樣子,陳楚忙說:「龍七哥,你這是……」他沒好意思說你沒洗臉啊?

龍七笑了笑說:「沒事,昨天先找旅店的,但感覺挺貴的,我對瀚城不熟,小便宜的旅館沒看見,便在票房蹲了一晚上,你給的那兩千塊去我沒動,畢竟沒找到工作……」

陳楚暈了,心想龍七功夫高,好像這智商不算太高的,還是人一項強,總有一項很弱智,怎麼感覺龍七也不應是那種找不到便宜旅館的人。

可能是錢省著點花,工作還沒找到卻是真的。

「陳楚兄弟,你介紹的那個活什麼時候開辦?」

陳楚點點頭,隨即給邵曉東打去電話,聽到電話那邊亂糟糟的聲音,像是在打架。

陳楚忙問咋回事,邵曉東說道:「哎呀,楚兄弟你趕緊來,打車來,我在四中呢,這回碰到茬子了……」

陳楚跟龍七打車到了四中,見邵曉東領著三十多人,而有三四個鼻青臉腫的,而對面是一個中年人,四十歲左右,兩人在學校二百米外,陳楚跟龍七下了車。

這時,邵曉東招呼手下那幫半大小子基本上都是學生了,十五六歲,十六七歲,邵曉東大喊了一聲沖,這些半大小子沖了上去,他一個人卻往後退,這幫半大小子手裡面拿著棍棒的,還有鏈鎖,片刀,磚頭,鐵鏈子啥的,將近三十人一起衝上去,只見那中年人揮舞手裡的大鐵鍬也衝上來了。

中年人大罵道:「糙尼瑪的一群小逼崽子,敢打我兒子!」

陳楚也看到了,離中年人不遠是一個穿著校服的半大小子,害怕的哆哆嗦嗦的,心裡明白了。

這***邵曉東啥粑粑都拉啊,又開始打小孩兒了,這回好,人家老爸不讓了,直接來和你拚命死磕來了,陳楚抱著膀子看笑話,邵曉東的這幫小子衝上去,被人家老爸拎著大鐵鍬這頓拍。

一個個被揍的鬼哭狼嚎的,人家老爹是豁出一條命去了,敢動人家孩子人家不跟你拚命啊,這幫小子被揍的哭爹喊娘的,開始邵曉東還叼著煙在後面觀敵料陣感覺很得意,不過,過陣子眼睛長了,人家那老爹輪著大鐵鍬直接奔他來了。

邵曉東煙也扔了,拔腿就跑,三十來人被人家老爸拎著大鐵鍬追的跑出好幾百米,邵曉東畢竟個高,腿長,跑的快,撒丫子的繞了幾圈就沒影了,陳楚看了看那幫小子,最大的也不過十六七歲,全是學生啊這是,不由一陣搖頭。

過了一陣,陳楚的手機響了起來,邵曉東已經躲進了一個奶茶店了,陳楚跟龍七進去了,龍七比陳楚稍微的高一點,除了那對三角眼,其他的地方都很普通,掉到人堆里都找不出來的那種了。

邵曉東還在奶茶店門口張望著,見陳楚兩人走了進來還問著:「那傻逼追過來了么?」

陳楚笑了笑說:「早散了,對了曉東,你找的這些都是啥人啊……哈哈……」

「我糙!不是便宜么,對方就出了五百塊錢,讓打一個高一的裝牛逼的學生,我找了五個高中生去,被人家老爹拎著鐵鍬給干出來了,後來等這小子上課,我找了二十七八個學生,一人十塊錢,這幫小子牛逼吹的挺厲害,剛才你看到了吧,一伸手讓人打的屁滾尿流……」

陳楚也笑,心想邵曉東這鬼頭鬼腦的沒想到也有失手的時候了。

這時,陳楚才問:「對了,說點正事吧,你別老往外瞅了,人家老爹都回去了,你剛才和我說的什麼那五萬塊錢的事兒是不是真的?怎麼回事,說說……」

邵曉東抽了口煙又遞給龍七一根,龍七擺擺手,邵曉東問陳楚說:「楚哥,這位是……」

「高手。」陳楚只淡淡說了一句。

「高手?」邵曉東打量了一番龍七,怎麼也沒看出高手的樣子,但是陳楚的實力他也是知道的,能被陳楚稱為高手的自然不是普通的了。

忙說:「楚哥,對方有七八個人呢,號稱什麼七雄的,在寧家村,上面說了,誰要能把他們擺平就給五萬,人家那七雄也說要是能把他們干敗了,就認栽……」

「怎麼回事啊?」陳楚一愣。心想還有這種事?寧家他是知道的,離著姚而河不遠的一個挺大的村子,跟大楊樹四十多了地了,窮山惡水出刁民,或者說是高手來自民間,很多老百姓亦是有點功夫底子的,尤其是在沈城,京城這樣的大城市,百姓中藏龍虎了,每到早上公園的時候,沈城市府廣場這些地方那些練八卦掌之類的,別看歲數不小了,推手只見能把一百**十斤的胖子扔出去多遠,那便是功夫底子了。

幾十年的功夫底子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兒了,國術講究的便是功夫的底蘊,幾十年的功夫底子,但是練了幾十年,人也到了四五十歲了,成了大叔了,這麼大的歲數了就不好靠著功夫泡妞兒了,尤其是那童子功,最***坑爹,還不如葵花寶典呢,畢竟人家自宮了,沒那玩意了不去想了,而童子功是有那玩意而硬憋著,這不是坑人是幹啥呢!反人類不是么……

此時,邵曉東說道:「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也是上面說的,原本是十萬塊錢,只要打贏了這七個小子,就給十萬,到我這就剩下五萬了……反正也不讓咱殺人廢人啥的,只要把他們七個打趴下就行,楚哥,咱也得多找幾個好手,要是季揚沒傷,加上金星他們還成……」

「不用了,就咱們三個去。」陳楚呼出口氣說。

而邵曉東直眨眼,咧嘴看了看陳楚跟龍七說:「楚哥,你我是相信的,絕對是一個好手,但對方畢竟有七個人呢,那個……好虎也架不住群狼不是……」

陳楚笑了:「這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帶著高手來了,走吧!」

「高手?」邵曉東沒發現高手在哪,不過看了看旁邊的龍七,苦笑一下說:「楚哥,你說的高手就是他……」

……

邵曉東雖然不相信龍七,不過陳楚他還是信服的,反正天塌下來大不了陳楚去頂著,干不過了就跑唄,多大個破事兒啊!

邵曉東馬上讓嚴子開了個麵包車來,心裡已經做好了打不過就跑路的準備了。

三人上了車,直奔寧家村,邵曉東不斷的給對方打電話,不過他這次格外的客氣了,那邊隨後笑笑說行,然後把兩萬的定金打到了他的卡上了。

麵包車晃晃悠悠的,路十分的不好走,等快到了中午的時候,還沒到村子就看到了一排房子,建在一個沙坑旁邊,周圍都用鐵絲攔住了,而且沙坑裡面養了不少狗。

陳楚問道:「這是咋回事?」

邵曉東點頭說:「楚哥,這裡是縣裡要開發的一個沙坑,不過沙坑旁邊就是這姓候的一戶人家了,知道縣裡開發,直接把這塊地方圍住了,說是他家的,縣裡來了幾次人,都沒好使,這姓候的一家打架都厲害,而且屬於亡命徒的,說要是誰能把他們哥幾個打敗了,就讓出這塊地,不然要二十萬,縣裡出十萬人家都不幹,便把這十萬拿出來找道上的人解決……」

「那咋沒找尹胖子他們呢?」陳楚問了一句,有的時候這官場就是那麼回事了,不是官場跟黑道勾結,有的時候官場不好出面的事兒就得靠道上的人出手,比如這種事,一般就找一個比較硬實的人把事兒擺平……

邵曉東嘆口氣說:「這不是尹胖子,馬猴子跟季揚乾的正狠的時候么,這幾天馬猴子跟尹胖子死掐,正好季揚也出山了,三方叮叮噹噹的幹了幾十場架了,季揚靠著瀚城的公安局的副局長,反正都是有靠山的……所以劉縣長就把這件事往下面放了,這個活我就接下來了……」

邵曉東說這話也把劉縣長給暴露了,他捂了一下嘴,不過想想和陳楚說也就說了,也不是啥外人。

……

而陳楚聽著不禁一愣,他以前就聽劉海燕說過劉縣長涉黑,沒想到還真是這回事了,再說在這種小地方當個官啥的也沒那麼容易的事兒了,官場,黑道哪個方面混不明白這個官或許就沒法幹了。

陳楚淡淡笑道:「也就是這十萬塊,劉縣長留下五萬?」

「嗯,劉縣長佔大頭,然後我要一萬,剩下的都是楚哥你的……」

陳楚點頭,邵曉東這點很好,親是親,錢是錢,分得清楚……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