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六十四章漫黃沙、刀水不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四章漫黃沙、刀水不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前方揚起了一陣的沙塵,這裡離著赤峰更近一些,亦是離著沙漠的周邊更近了,相傳這邊古時候是海,經過歲月的碾轉變遷,這邊的海洋乾涸。

剩下的便是茫茫的沙土地,只要用鏟子往下挖半米深,便可見細棉紗,而這裡的土質亦是不適合蓋高層建築,沙土地很容易塌陷。

不過這下面的沙子便是土黃金了,直接挖出來便是錢了,在其他的地方沙子很貴,在這裡到處都是便宜的狠,而寧家村這裡砂質更好,都是細棉紗,這樣的砂質異常的難得了。

劉縣長準備在這裡開一處沙坑,本來這邊亦是有沙坑的,都是本村的村民自己開採的,誰家蓋房子用到了沙子啥的就過來自己挖了,而且這邊離著城市很遠,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說都適合開一個沙場了……

此時,瀰漫的砂石飛揚起來,淡淡的黃沙隨即在幾個旋風中不斷的擴張,最後捲起了深色的醬紅色的沙粒,這樣的沙土捲起的風暴像極了一條沙龍在四周揮舞著。

陳楚就生活在這裡,這種旋風見的多了,有的時候自己還追著這旋風讓他卷,這風沒多少力,頂多就是卷卷塑料袋,樹枝啥的了。

不過,在寧家村這裡沒有多少樹,而且越是往西便越是靠著沙漠近了一些,所以這風沙亦是大一些,駭人一些了,這邊亦是多沙塵暴之類的天氣。

此時,邵曉東先拉開車門,隨即吐了口沙子,罵了一句:「他媽的,什麼幾把破地方……」

嚴子就留在車上沒動,這也是邵曉東交代的,他留在車上,見到事兒不妙,馬上幾人就上車走人。

陳楚跟龍七亦是下了車,看著遠遠的一片荒涼之地,畢竟是秋天了,村裡人都在收割著苞米。

大片大片的苞米跟割倒方在地壟溝里,遠遠看去就像是無數消泯生命的古戰場,長風盪歌蕭殺異常,冷冷風吹在臉上,那大大的沙粒同時打在臉上,生疼生疼的。

此時,陳楚在中間,龍七跟邵曉東跟在左右往前走著,邵曉東邊走邊喊:「老侯家人呢!在家呢嗎?」

邵曉東連喊了幾聲,前面那沙坑邊上的幾家破房子里走出兩個穿著樸素的大小夥子,都已經秋天了,不過那兩個大小夥子還是穿著短袖,黝黑結實的胳膊露在外面,那隆起的肌肉一塊一塊的,顯然是練家子了。

邵曉東點了一根煙,沖那兩個小子說道:「讓你們大哥出來,不是他媽的說什麼能把你們侯家七個小子給干倒了,就滾出這地兒么!是不是老爺們,是帶把的就出來較量較量!」

「糙……」那兩個小子哼了一聲,隨即掏出手機,時間不大,從村子里的放下走過來五六個人,當中還有個女的。

那女人穿著的像是晚清那種衣服,像是旗袍裝,即使那種褂子衣服,扣子是旗袍那種的,下面是小白褲子,白色的平底鞋,那褂子亦是淡青色的,走近了,看到她胸前鼓鼓的,褂子上面像是著梅花啥的。

邵曉東,龍七都看那幾個男的如何如何的肌肉強勁,而陳楚只盯著那個女的,身高跟自己差不多了,頭髮是那種梳著長辮子的,臉上健康的小麥色,腳不小,是練家子了。

這女人……也可以說凡是女人,只要有點姿色的陳楚都喜歡,都感覺味道不一樣的,不過這女人玩玩還行,玩一把是不介意,要是長期的肯定不行,他不喜歡這種女人,太……有種好鬥的感覺。

這種女人要是跟她在床上幹事兒都得天天晚上被她騎在下面干,我靠,別被她給抽死了。

這時,那七個男人站成一排,中間那人一米七五左右,而他這一米七五基本上是橫著長的,像是個正方形,主要是太魁梧了,胳膊都有小孩兒的腰粗了,他上身穿著一個短小的褂子,露著黑黑的肌肉,鼻直口方,平頭短髮,大黑腦袋一搖一晃的,就跟那年畫里的鐘馗似的。

其他幾人或胖或瘦,或高或矮,總之一個個的黑不出溜的,那女人十**歲模樣,長得一米七以上了,大辮子一甩,美眸間透出一股子的英氣。

我靠!

陳楚心想這妞兒也真夠味啊,要是把她抓住硬幹一把也挺爽。

此時,那中間的男的瓮聲瓮氣的說道:「就你們幾個小比崽子?糙……你讓那劉縣長來,老子把他腦袋拗斷,媽的,還想占老子便宜……」

這人說著一拳打在另只手的手掌上,發出啪的一聲脆響,邵曉東咳咳一聲,掃了幾眼,隨後說道:「那個……侯老大,咱不是比試么!」

「比試?比試你麻痹啊比試!兄弟們,上!」

侯老大一揮手,身邊幾個高矮胖瘦的兄弟就沖了上去,陳楚雙眉微蹙,手不禁摸到腕子上的銀針上了,心想這麼多人,看樣子都不是善類,得用針了……

他正想著,龍七已經先衝上去了,而邵曉東往後退了幾步要跑的樣子。

只見龍七搶過去,接著一腳蹬著地面,身子彈跳起來,一膝蓋便撞擊到一個小子身上,接著他高高抬起肘部,狠狠往下面用力往那人肩膀頭上一砸。

他一膝蓋點到對方的軟肋,一肘砸中肩胛骨,只一招,便干倒一個,接著龍七肘部橫掃,身子放低,頭部躲過對手進攻,一個橫肘正橫著砸在另外一人面門上,遂又放倒了一個。

龍七的速度飛快,不等其他的動作,像只猿猴相似,馬上抓住另外一個胖子的雙肩,兩腿飛膝,在半空中連續兩次膝蓋撞擊對手,那胖子被兩膝撞擊的身子受不了,兩手捂住肚子倒下了。

這時,身後有人抱住龍七,龍七迅速是一個后肘砸去,正中後面那人耳根,只一個后肘又是擊倒一人,接著龍七快跑幾步,身子再次彈跳而起,兩隻膝蓋抬高,身子要在兩米高左右,隨即迅速下壓,兩隻膝蓋正中一個衝過來小子的雙肩,而剩下第六人龍七身體一歪,頭部穿過那人的腋下,肘部挑起,從下往上砸去,正砸中那人面門處。

只轉眼十秒鐘不到,衝過來的六人都被龍七放倒在地,並且一個個的哎呦呦倒地抽搐不起,龍七這不禁打的准,而力道更是十足,打完了這六人,龍七捏了捏拳骨,骨頭嘎嘎嘎的作響。

嘴角挑起一絲的笑容,不過這笑容只是轉瞬即逝,隨即幻化成一絲的冷哼:「什麼侯家七兄弟,我看是七隻小蟲,只用了肘部而已,拳腳都沒用上……楚兄弟,剩下的兩個交給你了……」

龍七說著抽出一根煙叼在嘴上抽了起來,回身吐了口煙圈,退到麵包車上坐在那了。

陳楚雙目微眯,上次跟龍七合作幹掉那些計程車司機的時候,他都沒發現龍七是怎麼出手的,那些人便是倒下了。

今天他算是見識了,這些人顯然要比那些黑計程車司機要狠太多,但在他面前亦是沒走一個回合,泰拳被他應用到了極致,除了肘,便是膝,把人體最堅硬的部位去和對手的弱處相擊……

陳楚不禁嘆了口氣,暗想是泰拳太霸道,還是國人的功夫太注重於形勢,不懂得與時俱進了……

而旁邊的邵曉東嘴裡的煙已經掉在地上了都渾然不知,半空中的沙子飛進去他一嘴,這小子才反應過來,心想我靠,這他媽的也太狠了吧!

這時,那侯老大大叫一聲奔著龍七沖了過去,陳楚邁開一步笑道:「侯老大,先打過我,再跟我七哥動手!」

「麻痹的!今天老子乾死你們,你們誰也別想活……」

侯老大衝上來就輪著大拳頭,陳楚也衝過去,龍七在後面大聲說:「兄弟,躍起來!下砸!」

陳楚本想用古拳里的順手牽羊啥的招式把侯老大借力打力的甩出去,不過身後的龍七給他提醒泰拳里的招式,不禁想想也罷,昨天龍七把古泰拳的套路教給了自己,那就應用一番吧,這個世界上所謂的功夫便是能把人擊倒便可,擊倒不了人的那便是花架子……

陳楚隨即也朝著侯老大衝過去,接著兩腳用力一躍,口中憋了口氣,便是小洪拳中的旱地拔蔥,腰眼一扭,舌尖頂住上牙堂,接著口中悶哼一聲:「嗯……!」

就跟干進處女圈裡的動作似的。

而且陳楚把糙女人圈的勁兒都使出來了。

陳楚硬是從地面拔起一米六七的高度,隨即兩隻膝蓋高高的抬起,接著奔衝過來的侯老大狠狠的砸去,兩隻膝蓋一前一後,前面的膝蓋下壓砸侯老大的胸部,後面的膝蓋砸他的肩膀。

梆梆兩擊過去,侯老大動作一停,陳楚一手扶住他的另外肩膀,一手揚起,力量灌於肘部狠狠砸向侯老大的腦頂。

奔著百會穴狠狠砸去,一肘,兩肘,三肘的時候,侯老大已經搖搖欲墜了。

第四肘還沒砸下,那女孩兒已經受不了了,大聲嗔叫道:「放開我大哥!」

那女孩兒三步並做兩步的衝過來,飛起一腳,而侯老大有些發暈,不過還清醒的喊道:「臘梅,別過來!」

陳楚笑了,心想,老子正想和你這個小妞兒玩玩呢!

當下第四肘雖然沒落下去,不過身體一翻,從侯老大頭頂翻過去,而胳膊順勢摟住他的脖子,直接來個過肩摔,這東西講究一個貫力,侯老大直接從陳楚背後翻了過去,噗通一聲,被摔了個狗吃屎,面部直接摔向地面,沉重的身軀把黃沙濺起,灰塵在身遭瀰漫。

而此時那女孩兒小腳已經到了,陳楚兩手一抓抓住那女孩兒的小腳,心裡哎呦一聲,這女孩婧冒。感覺軟軟的,麻酥酥的,還在人家腳背上捏了一把。

臘梅的小腳被陳楚抓住,臉上羞紅,隨即身子凌空一翻,另外一條腿抬起來朝陳楚踹去。

陳楚笑了笑,這時身後的龍七喊道:「楚兄弟,小心了!」

陳楚一愣,果然,見女孩兒踹過這腳,自己鬆開手之後,她手裡忽然多了兩把尖刀。

飛快的尖刀在光耀的照射下熠熠發輝,兩把尖刀閃電般的密不透風的朝著陳楚刺殺過來。

古時候練武講究刀要耍透,便是滴水不沾,意思便是說,刀練到了一定的境界,便是揮舞的時候旁邊有人用水瓢舀水往他身上揚去,亦是被刀打飛,最後一趟刀練完,身上跟腳下的地面沒有一滴水珠,而周遭便是濕漉漉的,這便是到了一定的火候……

這女孩兒別看只有十**歲,但這兩隻尖刀卻是揮舞的密不透風。

陳楚靠著靈巧的身法躲避著,暗想要是沒有張老頭兒教授的身法,即便會這泰拳的鐵膝鐵肘又能怎麼樣呢?還不是要被這刀砍傷了?

陳楚心想壞了,今天要丟人了,自己連這個女孩兒都鬥不過,以後還怎麼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