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六十六章風日晴和漫出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六章風日晴和漫出遊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夜,本來就是迷醉的,很多人……後者說讓很多人選擇都會選擇黑色的夜,因為夜裡看不見什麼,就像一記止痛藥,感覺不到了的傷感便忘記了傷害,夜,也是如此……

漆黑的,昏暗的,瘋狂的夜永遠能夠點燃所有的激情,在這夜痛這,不羈著,燃燒著自己的青春,沉寂的夜晚同時也在燃盡著沸騰,沒有停止,只有高呼與歡愉,嘶啞的,撕扯著白天里偽裝起來的悲傷,都在夜中盡情的,奢侈的揮霍著……

沒有夜晚的時候可以創造夜晚,此時的包廂當中便是一個個黑暗的小單間,在單間周圍排列著許多的暗淡的燈光,這些燈光在陰暗的燈盞的照射下,發出了蛋黃的,糜棱的顏色,這層淡淡的光束照射在正中間,讓光亮著的人們抓住這淡淡的昏黃,更加的搖曳,更加的嘶吼,和不停的肉體與靈魂交織起來的扭曲和吶喊。

是在發泄,亦是在解脫著……

此時,包廂的燈光雖然開著,但亦是暗淡了很了,陳楚看到那女人火紅的嘴唇在不斷的吞吐著他的下面,來來回回的抽弄著,陳楚有些忍不住要噴射了。

女人是不同的,即使她的面貌可能不如柳冰冰漂亮,但是這個世界上沒有相同的兩片葉子,同樣的,也沒有完全相同的兩個女人。

只要是陌生的女人,那種火辣,刺激的感覺便不會相同的,尤其是這美麗,亦是分為很多種,這個女人的美麗,便是火辣辣的性感……

那女人火辣的紅唇吞著陳楚的東西,同時修長的,白皙,嬌嫩的玉指在不停的撥弄著陳楚下面的兩個球球,陳楚亦是呼出口氣,心想這女人比上個叫小燕的小姐活還好。

忽的,這女人吐出陳楚的東西,沿著他的東西一直往下,最後在親著,吻著陳楚下面的球球,而且臉蛋兒跟嘴唇幾乎都鑽到了陳楚褲襠下面,去磨蹭著,亦是在索取著……

陳楚舒服的要命了,邵曉東也笑了:「楚哥,咋樣?還不錯吧!」

要不是邵曉東說了句話,陳楚幾乎把他給遺落了,這時才答應了一聲,而邵曉東已經把衣褲脫掉了,抱起那個女人,隨後讓那個女生張開嘴,直接把下面塞進那女人的嘴裡,開始弄了起來。

邵曉東的傢伙也算是不小了,不過比陳楚的卻是小的多了,心裡羨慕著,哪個男人不喜歡自己的東西越大越好,而且還是經久不衰,永遠堅挺著呢!

那個女生頭髮長長,邵曉東就抓住她的頭髮,把傢伙弄進她的嘴裡,兩手抓住她的頭髮狠狠的往裡面頂著。

那女人嘴裡發出了嗚嗚嗚的聲音,眼睛亦是眼淚汪汪的,但是沒辦法,兩手抱住邵曉東的腰,幾乎是跪在他面前,就那樣的在他的下面吞吞吐吐著。

邵曉東閉上眼舒服的享受著,而此時陳楚已經受不了了,顯然,這個女人的活要比邵曉東的那個女人強的多了,嘴也極為的有力,好幾次就差點把陳楚的東西給弄出去。

陳楚說了一聲不行了,我受不了了,那女人便吐出了陳楚的傢伙,手捏了陳楚兩下下面說:「寶貝,那就來糙我吧……」

這女人說這話,兩手就扶住旁邊的一隻桌子,隨後蛇一樣的腰肢下壓,而屁股高高的挺翹的抬高了起來,並且兩條大腿分開,穿著的黑色高跟鞋那尖尖的鞋跟,在分開大腿的時候踩在地麵疙瘩疙瘩的響著。

陳楚咽了口唾沫,而那女人此時已經把弔帶裙的右邊撤了下來,在昏暗中,陳楚看到她嫩嫩的一半的肩膀露了出來,並且那一隻圓滾滾的大白兔子已經下垂的出現了。

越是這種半露半不露的才是越加的吸引人。

陳楚挺著堅硬的下面,兩步走到那女人跟前,解開自己的褲帶,掏出下面,那女人忙說了句:「楚哥等等,老妹兒給你戴上套子……」

「哎呀,帶啥啊,別帶了……」

那女人搖頭說:「還是戴上吧,這樣你安全……」陳楚帶那東西的時候少,不過那女人已經找出了避孕套,隨後打開,給陳楚套在下面之前,還用嘴又是裹了裹陳楚的傢伙。

知道邦邦硬了,她才又恢復了原來的姿勢,並且這次她的雙腿分的更是大開,並且屁股撅的更高,而一隻手伸過來主動的把一步裙往上拽去。

並且把裹著溝子的內褲往旁邊一分,裡面的火燒雲已經露了出來。

陳楚呼的一聲衝過去,下面用力一頂,發出呲呲呲的聲音,隨即幾下猛幹了進去。

「啊……」那女人叫了一聲,感覺眼前一陣恍惚,雖然她是干小姐的,不知道一天被人干多少次了,但是接活的時候她們也是不容易的,碰到陳楚這樣的大傢伙,她們亦是不知道要遭到多少罪了……

陳楚下面幹了進去,感覺那套子柔潤的,順滑的,跟在魚腸道裡面吃不到。

不過還是感覺不帶那東西要好,兩手扶住那女人的屁股上,陳楚一陣的猛干。

連續幹了十多分鐘,那女人下面已經水汪汪的了,已經到了巔峰,最後陳楚一陣的衝刺,那女人整個被干趴下了,兩條長腿乾脆跪在了地面上,讓出陳狠狠的往圈裡面干。

本來小姐裡面大多是乾的,因為總是讓男人弄,她們的水都沒弄乾了,還有便是下面已經麻木了,很少再能讓男人激起興奮了。

所以,以後找對象要小心了,萬一是干小姐的,短時間還行,但是長時間干那行的,可能她們的滿足是你不能達到的,並且對於那行已經看的很淡了,對男人的那東西也是來者不拒,也容易帶綠帽子,但是她們不這麼覺得,只是感覺和別人玩一玩,有什麼大不了的,……這個,僅供參考吧。

……

此時,陳楚下面開始了奮力的猛衝猛攻,那女人終於是受不了了,開始了哀嚎起來。

旁邊的邵曉東都不和那女人搞了,看陳楚這頓衝刺,那黑黑的大傢伙跟驢似的。

邵曉東一摸腦袋,罵了句:「我糙!」

他心想,自己是靠臉蛋騙女人上床,女人都是看著他的這幅臉蛋才跟他好的,但是床上的時候,邵曉東雖然也挺強,但是主要都是女人在他的身上,他不喜歡太出力氣。

因為他就是干這行的,女人多了去了,對女人沒啥免疫力了,即便是對美女亦是沒有什麼免疫力的,讓女人勾引他很難,他勾引女人倒是有一套了。

但是看到陳楚的下面大傢伙,邵曉東服了,這要是哪個女人要是讓陳楚幹了一把,這輩子也是忘不了的了,就像是哪個男人乾的女人下面非常非常的緊,或者說那奶特別特別的白,可能以後的很長時間都是會記得的……

陳楚身下的女人終於受不了了,竟然開始噴了。

邵曉東暈了,他從來沒把女人干噴過,當然用手把女人給摳的噴過,他有的時候禍害女人,手伸進去往死的抽弄,把女人給抽弄過噴過,他感覺黏糊糊的很有意思。

而陳楚連續猛攻了將近二十分鐘,終於把下面的女人給征服了,那女人噴了,渾身像是痙攣了似的,不過陳楚還沒有停止,那女人已經倒地了,不過陳楚就直上直下的下面在她的身體裡面出出進進著。

大傢伙像是兇器似的,那女人像是要暈過去了似的,只剩下了濃醇的喘息聲了。

她的屁股都讀被拍紅了,而黑色的內褲被提到了屁股蛋兒的一邊,陳楚幾乎是沖她內褲邊緣插進去乾的。

又幹了兩三分鐘,陳楚才噴射出去。

陳楚身子僵硬了一會兒,隨即深呼吸幾口氣,停了能有半分多鐘,摸著那女人滿是汗的美背,還有她的脖子,她的臉蛋兒。

最後陳楚才舒舒服服的站了起來。

這時,邵曉東拍了拍身下女人的嘴說:「行了,吐出來吧,去簌簌口,然後伺候楚哥去……」

那女人點了點頭,隨後邵曉東光著屁股走到那個剛才被陳楚乾的狗吃屎一樣趴在地上的女人說:「起來,別裝了,去洗洗,然後回來伺候我……」

那女人點了點頭,這時,漱口的那個白裙子女人回來了,有些羞澀的看了陳楚一眼,然後張開嘴,閉上眼去舔陳楚的下面。

邵曉東啪的抽過去一個嘴巴說道:「咋的,你還嫌臟啊?還閉著眼睛?」

「不是……不是……」這女人解釋著,忙睜開眼,此時陳楚的傢伙避孕套已經扔掉了,剩下了軟軟的像是小蛇一樣的東西,這女生才抓住陳楚的下面,塞進嘴裡,雖然現在已經軟了,但還是不小的。

這女生把陳楚的東西在嘴裡來來回回的穿梭著,而陳楚也漸漸有了感覺,過了兩分鐘,竟然又開始慢慢的硬了起來。

而剛才那女人亦是走了回來,雖然洗乾淨了,但是走路的姿勢有些發晃。

邵曉東此時已經戴上了避孕套,把那女人一下就壓在了身體下面,接著把她身上的衣服都扒光了,抬起她的大腿下面就幹了進去。

邵曉東的東西要比陳楚小,那女人感覺自己的下面像是有一隻小老鼠那樣的出出入入的,女人的那東西雖然像是帶著鬆緊帶的有伸展收縮的彈性,不過,也是像鞋子一樣的,最好別讓大型號的男人玩,那樣自己男人的小很容易感覺不對的。

那種大型號的男人就像是大腳丫子,把鞋子撐大了,別人穿肯定就鬆了不少。

女人下面被大傢伙的男人玩了之後,再換上小型號的,兩人就沒啥感覺了。

不過這女人亦是老手了,故意裝作邵曉東很厲害的樣子,嗷嗷嗷的叫著,其實她只是剛才被陳楚干時候的感覺,叫也是在回味著剛才了。

邵曉東撅著屁股一頓的狠干,下面感覺有些松,不過邵曉東就往這女人的四邊去插,這樣就能插到這個女人下面華容道的肉壁上。

這女人有些受不了疼痛的喊叫起來了。

邵曉東這下乾爽了。

此時陳楚一邊被人弄著下面,他也開始窸窸窣窣的脫下來衣服,轉眼脫了個大光,看著身下白裙子的女人,下面有些忍不住了,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心想真他媽的好啊,這就叫雙飛么?兩個男人可以換著玩?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