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六十七章偶從簾下識嬌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七章偶從簾下識嬌羞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了,雖然以前跟那小青、那小蓮姐妹弄過,但是那是兩個女的一個男的,但是這次是兩個男的兩個女的,這還是第一遭了。

不免又有另外的一種感覺了,而身下的那個穿白衣的女人多少是有些嬌小的,陳楚不禁問道:「你是哪裡的人啊?」

那女人猶豫了一下說:「我是春城的。」

「春城的?」陳楚有點不信,因為春城可比瀚城發達多了的,在那裡當小姐不比在這塊強多了么?

那女的嘴唇有些哆嗦,隨後又改口,低著頭說:「我……我家是川省的……」

「哦……」陳楚這才點點頭了。

心想這還差不多,這女孩兒嬌小可人,一看就不是本地的,本地女孩兒大多是高大,但是嬌小的也有不少,比如路小巧,但是性格確實不一樣的了。

就像是朝鮮族的女人,不用仔細去琢磨判斷,只少一眼就會發現不同之處的,朝鮮女人臉上總是帶著一種謙卑,很是彬彬有禮,或者說臉上有一種特殊的氣質吸引人。

如果說女人等次的劃分,朝鮮女人是最賢淑勤勞的,當然,國人的女人也有勤勞的,但是越來越往好吃懶做上靠近了……而日本人雖然國人切齒痛恨。

但是說起來,日本的男人給人的第一個感覺便是麻木,非常的嚴肅,但是日本的女人確實非常賢淑的,她們不禁勤快而且很容忍男人的大男子主義……當然選老婆一塊來說,可能又民族仇恨參雜在裡面,首選自然是朝鮮族了……

可能搞對象的時候會略微的喜歡女孩兒的那種公主病,但是長期生活來說,還是找一個淑女的賢內助,那才是長久的生活……

川妹子在國人中來說是不錯的地域的女人了,川妹子火來,性格亦是不錯,而最好的便亦是湘女有情,蜀漢有意了……

……

這女人有些嬌小,白皙的胳膊,白皙的小腿兒,讓陳楚終於明白書上描寫的女人蓮藕一般的手臂,或者是蓮藕一般的小腿兒了,她的腿怎麼可以那般的瘦……

自然是一方地域一方人,一方水土一方佳人,陳楚激動了一下,遂讓這女生撅著,把她的白裙子往上面一掀,看見裡面白色的內褲,隨即把她內褲往旁邊一拉,下面在她的火燒雲上磨蹭了幾下,然後撲哧一聲就狠狠的幹了進去。

啊!這女人痛叫一聲,顯然不適應陳楚的型號,陳楚感覺她下面有點干,不過抽動兩下就泥濘了。

這女人雖然不是處女,卻亦是剛下水不久的,這樣下面卻要比剛才的那個女人緊了好多。

夾得陳楚下面這個美。

這時,陳楚的電話響了,他停了一會兒,見是柳冰冰打來的。

忙噓了一口氣,這時,邵曉東也明白事兒,讓兩個身下的女人別叫了,邵曉東翻身躺了下去,那個光光的女人的嘴就開始給邵曉東舔下面。

陳楚隨即拍了拍身下女人白白的屁股蛋兒說:「寶貝,先等一會兒,一會兒我再干你。」

陳楚說著,按了接聽鍵,而身下的那個女人就那麼像是母狗似的趴伏在那裡,屁股後面還被插著陳楚的長長的大傢伙。

黑黑的長發順著她嬌媚的臉頰像是一面小瀑布般的傾斜的耷拉下去,在她嬌柔的臉頰上,亦是滲透了些許的細密的汗珠。

她趴在那裡,像是一個隨時準備被乾的小乖乖一樣,屁股不免又撅起了一些,兩人的交合處發出噗嗤一聲響聲,像是進去空氣了似的,這一下差點讓陳楚噴射了出去。

陳楚這時沖電話里說道:「喂,冰冰大寶貝,咋了?想我了?」

「哼……」柳冰冰哼了一聲說:「陳楚,我問你,你現在在哪?到底在幹啥?」

「啊?」陳楚嚇了一跳,忙左右的看看,咽了口唾沫說:「冰冰大寶貝我在大道上走著道呢,沒幹啥啊,你可別瞎想啊,瞎想生氣了動了胎氣……」

「我呸!陳楚,你還讓我別瞎想?我呸啊!你真在大道上走呢?」

「真的,千真萬確啊!我跟邵曉東在大路上走著呢,不信讓邵曉東和你說句話啊?」

「呸!不用了!你們都是穿著一條褲子的,還能不向著你說話?我呸!」

女人在懷孕的時候脾氣亦是古怪,不過陳楚現在的確是在做對不起人家的事兒,自然是做賊心虛了。

「陳楚……你小子最好給我老實點,都快當爹的人了……」柳冰冰此時在廁所里在給陳楚打電話,她老娘已經睡午覺了,不然她才不敢了。

「咳咳……還有,以後咱倆咋辦?」

「以後?好辦啊?我準備去春城念書,然後在那裡買個房子,你跟孩子就在春城,你也不用上班,就在家好了……」

「呸!你是不是讓我給你當黃臉婆,跟你照顧孩子洗衣做飯啊?」

陳楚笑了笑說:「那就……那就我給你當黃臉夫,我在家餵奶,給你洗衣做飯,伺候你們……」

「咯咯咯……」柳冰冰忍不住笑了,其實女人就是用哄來的,她說的什麼事兒答應她們,她們只是一說,並不能當真,就是沒事瞎開玩笑了。

「黃臉夫?虧你想的出來?我告訴你啊,你要是以後敢對我不好,你看我怎麼弄你,還有,我現在已經懷了你的孩子了,算是生米煮成熟飯了,以後……以後你要是敢對我不好,說我比你大,過幾年你要是不要我,你要是去找別的女人……」柳冰冰說道後來竟然有了悲聲……

陳楚暈了。

忙說道:「冰冰大寶貝,你可別那麼想,那些都是你的想象,我老喜歡你了……」陳楚一陣甜言蜜語的,邵曉東都忍不住噁心了。

最後柳冰冰才說:「那個……給你打電話也沒別的大事兒,就是剛才村長張財來電話了,說我請假了,副村長一個職位暫時沒人敢,徐國忠他不放心,劉海燕也忙著應酬沒時間,徐廣寬人家收拾地呢!滿村就你一個大閑人……哦對了,還有那個孫五是閑著的,也不能用他啊,所以臨時讓你當一陣子的副村長,只是臨時的代替我,你沒意見吧……」

陳楚愣了一下,沒想過自己能當副村長,當然,這只是個臨時的決定,主要便是已經秋收了,正經人都在忙著收拾地,而村裡的一些瑣碎的活沒有人干,還有應付一些上級的檢查啥的。

所以便找陳楚了,陳楚琢磨了一下說道:「冰冰大寶貝,我干倒是可以,不過我也得上學啊……」

「上學?你上個屁學啊?告訴你吧,鎮中學馬上要完蛋了,過陣子沒準學生都要分到三中去了,學校現在連一個正經的老師教都沒有,你去自學啊,還是你當老師教課啊?」

鎮中學自從王霞走了之後,那些老師終於都開始活動開了,本來這個鎮中學就是要拆掉的,帶死不活的堅持了這麼久也算是不錯的了。

陳楚不禁略微的有些傷感了,不管怎麼說,也是在鎮中學上了兩年書的了,不能說那裡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但對那裡的教室,還有王霞老師跟那個化學老師跟他搞破鞋的辦公室還是非常的難忘的。

自己多少美好的青春,還有青春的對女人的懵懂跟嘗試,那種甜蜜的,欲仙欲死的感覺都留在了那裡,對那裡的校舍說沒有感情也是假的。

「行吧!那我就臨時接替你的工作吧……」陳楚說著嘆了口氣。

柳冰冰哼了一聲說:「我呸!你還嘆氣了,以為當副村長吃虧咋的?要是不願意,那徐國忠蹦八個高要當呢……」

「不不,我願意我願意……」陳楚忙答應了下來。

「嗯,願意就好,那你一會兒就去村部吧,把我手頭上的工作接替一下,其實也沒啥工作,就是應付一下檢查,還有九陽集團收購綠豆的事兒,你跟那什麼王亞楠還有邵曉華都混的鐵熟了,聽說還跟人家對什麼對子……我呸,不許泡人家……」

「嘿嘿,冰冰大寶貝,有你這麼好看的媳婦,我還能想著誰啊?」

陳楚花言巧語的,柳冰冰臉紅了一下,又損了幾句陳楚,她才掛了電話,她可不知道,陳楚現在正抱著一個川妹子的屁股在往裡面插著了。

陳楚方向了電話,邵曉東說道:「楚哥,嫂子?哪個啊?」

邵曉東沒見過柳冰冰了,還以為是季小桃呢。

陳楚笑笑:「等哪天讓你見見……」

邵曉東明白了,又是另外的一個女人了……

陳楚索性想快點結束,便抱著這女人的屁股開始飛快的抽動起來,另外也把這女人的衣服扒光了,翻了個身,壓在這女人的身上,她白花花的嫩肉,讓陳楚一陣的心動,遂兩手抓住她的兩隻大扎,在她臉上狠狠親了幾口。

下面猛攻一陣,終於突突突的像是子彈一樣的噴射了進去。

爽翻了一陣,陳楚開始穿起了衣服。

這時,邵曉東躺在床上,兩手抱在腦後,那個女人還在他的身上上下衣服著。

邵曉東沖陳楚說道:「楚哥,咋的不玩了啊?」

「嗯,不行了,我得回去,有點事兒。」

邵曉東呵呵笑道:「那啥,再來一把吧!」邵曉東說著拍了拍身上女人的屁股,那女人會意,拉過陳楚的褲子,把他的褲子拉鏈拉開,隨後掏出大傢伙。

屁股還在邵曉東身上起伏著,嘴卻一口含住陳楚的東西,開始大口大口嗚嗚的吞吐了起來。

陳楚呼出口氣,被刺激到了,從來沒有這樣的玩法,看著這個女人在一個男人身上顛鸞倒鳳的,而嘴卻用力的裹著他的下面。

不禁激動的抱住了那女人的頭,這時,邵曉東還對那一邊在他身上起起伏伏,一邊鼓弄陳楚下面傢伙的女人說:「寶貝,給你十分鐘時間,一定要把楚哥陪好……」

「唔……」那女人只是唔的應了一聲。

下面更是用力往邵曉東下面砸去,而嘴也越是用力的夾住陳楚的東西,兩手還不住的卻捏陳楚的下面的球球。

陳楚有些受不了了,差不多十分鐘了,陳楚的下面狠狠的頂住那女人的喉嚨,本來那女人是要吐出去的,但陳楚噴射的太多了,一大半被她咽進去了,而嘴角處也流了出來不少。

隨即這女人擦了擦嘴上的粘液,又張嘴把陳楚下面沾染的一些液體都用舌頭舔了乾淨,這才把陳楚的東西塞了進去,然後幫他拉上了拉鏈。

邵曉東看陳楚笑了笑說道:「楚哥,是不是好玩,哈哈,那個沒事就玩玩,這玩意跟老婆不一樣的……」

陳楚呼出口氣,心想媽的是不一樣,這他媽的男人有錢了可真會玩,女人要是沒錢便也讓男人各種玩……

當然,反過來說,那些當鴨子的男人,亦是會被女人各種玩的……

其實活著本身即是被命運的各種玩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