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六十九章惹起春心不自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九章惹起春心不自由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王小眼也急了:「徐國忠!你算個屁啊你啊!你一不是村長,二不是副村長,你就是個村會計,你有啥權利管我?我呸啊你!」

徐國忠一把抓住王小眼的腳就把他往下拽,王小眼見勢,忙從炕頭出溜了下來。

罵道:「好啊!徐國忠,你敢欺負我這個病人!今天我和你拚老命了!哎呀,我的鞋呢!」王小眼要拿鞋底子打徐國忠。

徐國忠見事不妙,這王小眼是屬於臭狗皮膏藥的見誰貼誰,別他媽的貼到自己頭上,到時候徐廣寬沒事了,訛到自己家那可麻煩了,這種老傢伙,又臭又硬的,他也是沒辦法對付了。

徐國忠轉身要跑,忽然看見自己的茶葉缸子還在那呢!王小眼已經沖他追過來,一頭撞過來了。

徐國忠轉圈去取茶葉缸子,王小眼一下就撞偏了,一頭撞到了門框上,咚的一聲,王小眼頭暈目眩的,徐國忠摸起茶葉缸子跳窗戶就跑了。

王小眼大罵道:「徐國忠,你給我等著……」

徐國忠還挺靈巧的,也是狗急跳牆,從窗戶里就蹦出去了,沖王小眼喊:「姓王的,我現在可是村幹部,是副村長,你,你敢打我,到時候分地的時候你家一畝地也休想得到……」

「我呸!分地歸柳副村長管,有你個屁事!你就是個村裡的破會計,你就是個打算盤,算賬的,我呸……」王小眼跺腳大罵。

這時,徐廣寬兩口子進來說:「王叔,你這腿腳好使了啊?」

「哎喲,哎呦,哎呦呦,我的腿啊,完了,快伏我上炕上去,要不咱就去瀚城的醫院檢查檢查吧……」

徐廣寬兩口子蒙圈了,心想去瀚城大醫院檢查一圈,啥都不幹千八百的就沒了,這老頭兒簡直即使訛人啊,心想算了,吃個老母雞才多少錢,認了,晚上再給他弄只大鵝吧,好吃好招待把這位神仙給哄走得了,這人真是惹不起啊,你還能掐死他怎麼的?

……

徐國忠雄糾糾氣昂昂的去的徐廣寬那裡,此時是鎩羽而回了。

回到了村上,徐國忠氣得大罵王小眼不要臉。

還說下午徐廣寬還要給王小眼燉大鵝吃呢,氣死了……

張財也氣得夠嗆,但王小眼這人一時間還真沒法整。

徐國忠此時看了看陳楚說:「陳楚,我徐國忠沒這個能耐了,你要是能把王小眼擺平,這個副村長那就是你的,我老徐不爭了,要是你擺不平,那就是我的……」

陳楚笑了笑說:「行啊,今天你去了,我就不能去了,明天,明天我去徐廣寬家……」

……

陳楚回家的時候故意在王小眼的小賣店繞了一圈,發現王小眼還有個閨女長得不錯呢!

王小眼家裡那三間大瓦房雖然是燒沒了,兒子這邊還是有個房子的,一家人都在這裡住了。

反正兒媳婦也沒了,姑娘住一個房間,老兩口跟兒子住一個大間……

王小眼叫王德懷,他兒子王大勝,女兒叫王小燕,王小燕長得挺標誌的,細眉毛細眼睛,扎著兩隻短小的小辮子,她念到初一就不念書了。

王小眼說女孩兒念書沒用,過幾年找個婆家一嫁就完事了。

而王大勝卻是念書也念不上去,算是沒有那個出息了。

此時,陳楚看到王小燕正在餵雞鴨啥的,還弄個小柳樹條去村口放鴨子,家裡也有大鵝……

陳楚笑了笑。

隨即回到家,早早的吃完了飯,然後躺在床上睡覺。

家裡的這三間磚房蓋的差不多了,已經收拾好了一間,陳楚就睡了。

本來這剛收拾好的房子是不能住人的,因為有潮氣了,但是傻小子睡涼炕,全憑火力壯,一般半大小子是不容易得病的,尤其是農村的半大小子,得病了到村外跑兩圈出汗就好了,再不就喝點農村酒廠釀製出來的七十度的酒頭,兩小杯酒下肚,馬上火燒火燎的啥病都好了……

陳德江占時在鄰居家住了,陳楚睡到了晚上,隨後開始起床,收拾了一陣,便拎著一隻麻袋摸了出去。

到了王大勝家,看見雞鴨都管在籠子里了,一動彈就雞飛狗跳的。

陳楚皺了皺眉,看了看時間才十一點多鐘,把麻袋扔到一邊藏好,心想再等一等,等到夜深人靜再動手,麻痹的,王小眼就是欠收拾,你不是訛人么,占人家便宜?行啊,老子讓你家的雞鴨都丟……

陳楚呆了一會兒,跳到他家的後院子里撒尿,也是憋不住了。

正掏出下面撒尿尿到了一半,忽然後面開了,睡的迷迷糊糊的王小燕走了出來,到後院子解開褲帶救蹲下去撒尿了。

農村家廁所都非常簡單,而一般撒尿找個旮旯啥的都尿,王小燕迷迷糊糊的也沒看見啥人,也是夜裡有點黑乎乎的,就蹲在柴禾垛那撒尿。

褲子一脫,露出了白白的大屁股,陳楚眼睛發直,下面邦邦的硬了。

王小燕尿少,脫褲子尿完了,正抬頭,忽然看見陳楚掐著下面的傢伙,那傢伙在月亮地裡面跟驢似的了。

「呀……」王小燕剛叫了一下,陳楚馬上過去捂住了她的嘴。

本來陳楚的動作是沒有那麼的快速的,不過,練了張老頭兒教授的那些身法啥的,這動作明顯的提高了好幾倍,彈跳力也是好了不少。

這一堵住王小燕的嘴,她嗚嗚的叫不出聲,感覺自己的屁股冰冰涼涼的,而一隻熱乎乎的大傢伙就頂在她的屁股後面。

王小燕唔的一聲,揮手抽了陳楚一個嘴巴。

「你……流氓……」

王小燕性格靦腆,隨她媽的性格,是個溫柔的好姑娘。

陳楚一見有些傻眼,幾乎是本能的就把王小眼摟在懷裡,在她白嫩的臉蛋兒上狠狠的啃了兩口,下面的傢伙不自主的挺了挺,碰到的了王小眼處子的兩腿間。

「啊……」王小燕低低的羞臊的呻吟一聲,身子就軟了。

感覺夜裡黑乎乎的,自己的臉蛋被啃了兩口,濕乎乎更是**辣的,不禁回頭看到是陳楚。

心裡一忽悠。

「你……是你……你,你咋來我家這裡了。」王小燕說著話,看陳楚還盯著她下面的毛毛看,忙羞紅了臉,忙提上了褲子背著身子,一陣的耳熱心跳,說到底她對陳楚還有點意思的。

前陣子王小燕去學服裝裁剪啥的了,也算是一門手藝,想學成了就在縣裡開一家小店,跟人家做點衣服啥的。

不過,她也聽到了陳楚打了閆三,現在在村裡混的不錯,在學校學習成績還挺好的,女人……不能說女人,應該說人都是有些勢利眼的,再說也正常了,優秀的男人哪個女人不喜歡,漂亮的女人哪個男人不硬?

陳楚的這些事兒王小燕都知道,心裡有些愛慕,至於她嫂子的事兒,王小燕到不太在意,她開始的時候也反對這樁婚姻,說那小蓮跟哥哥王大勝不是一路人,根本就走不到一起去的。

即便是勉強走到了一起,那也沒啥幸福的……

不過,她在家裡說話根本沒分量,跟她媽似的,這才去學服裝裁剪了。

心想家裡的事兒看不慣,那就走遠點,眼不見心不煩,後來聽說家裡出事兒了才回來。

這下碰見了陳楚,王小燕身材不高,也就一米六,穿著平底鞋,而上身的衣服像是個小燕尾似的,顯然是自己設計的,而下面是一條泛白的牛仔褲。

而她雖然是農村女孩兒,文化不高,但是畢竟是學習服裝裁剪的,這設計衣服啥的,還有怎麼穿戴搭配合理,她還是明白的……

被陳楚把臉蛋子啃了好幾口,王小燕放心亂跳,胸口一陣的起伏。

「你……你……」

王小燕指著陳楚有些說不出話。

「小燕,你,你好像沒我大吧,我叫陳楚,你認識我吧!」

「我……」王小眼瞪了他一眼,月下的陳楚個子比她高了半頭,劍眉星目的,眉宇間一股英氣迸發,而嘴角卻是一股邪惡的壞笑。

「你……你真是的,你剛才咬我幹啥?你……」

越是看著王小眼跺腳的樣子,陳楚心裡還真是有些喜歡了。

「小燕,你真好看。」

「陳楚,村裡人說的不錯,你就是壞蛋,你就是流氓,還有我嫂子是不是被你勾引走的?現在人哪去了?還有,我家的房子是不是你燒的……」

「哎呀,哪有的事兒啊,小燕你別誤會,你嫂子那麼大的人了,我能勾引走么,在說了,實話跟你說吧……」陳楚說著靠近了王小燕。

「你,你幹啥?」王小燕往後面退了一步,陳楚一把抓住了她的白嫩的小手說:「小燕,你還不知道么,我的心一直在你這裡啊,為啥你就念完了初一就不念書了啊,你可知道我多想你,現在咱倆都大了,這陣子你都去哪了?你真是想死我了你……」陳楚說著話,低頭在王小眼白白的小手背上親了一口。

「呀……」王小眼都市俏臉粉紅,她本來就是沒經歷世事的女孩兒,哪像陳楚這樣的情場老手了,早就羞紅滿臉了。

陳楚亦是一陣的花言巧語,再加上小伙兒越來越精神帥氣了,王小燕的心幾乎融化了,被打動了,加之她心裡對陳楚還真存在著一絲的好感。

陳楚在月下,看到她的眼神中就全然的明白了這些,一把拉住王小燕的手,摟她到懷裡,嘴一口就親她的紅紅的小嘴兒。

王小燕嘴唇緊閉著,笨拙的嘴唇被陳楚撬開,舌頭伸進她嘴裡吸了兩口。

王小燕羞臊的推開陳楚,馬上拉開門反手把門關上了,陳楚還輕輕的扣著門板說:「小燕,小燕你出來啊,我有話和你說……」

王小燕卻低低的說:「太晚了,明天……等明天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