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七十章萬里彤雪密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章萬里彤雪密布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王小燕臉色通紅,心裡像是有一頭小鹿似的亂跳亂竄的,農村的純潔女孩兒可能現在這個年代亦是很難找了。

如果能找得到真的要比大熊貓還要珍貴了,這樣的女孩兒如果真的有亦是要好好珍惜了,萬不要失去……而2000年的時候,相對於比較落後,農村百分之七八十都是泥草房,如今八分之七八十都是磚瓦房了,但是與之相對應著的便是人心了。

那時候的人心百分之七八十的淳樸善良,農村姑娘那樣的純潔而樸實,便像是鄰家妹妹,整天跳呀跳的跳皮筋,而現在那種樸實的農村姑娘亦是太難找尋,太難的了,物慾橫流的衝擊與之快速發展的背後往往是人性的生冷甚至是泯滅……

比如那時候,全村倒下訛人的只有王小眼一個……

現在,全村老人不訛人的能有一個就不錯了。

……

王小燕此時嬌喘不已,臉上紅的要命,臉蛋子都像是要著了火似的了,而且嘴唇被陳楚親吻了幾口,感覺裡面甜絲絲的,像是抹了蜜糖一樣,而且嘴唇亦是火辣辣的。

王小燕這是第一次接觸男人了,此時鼓起的胸口一起一伏的,深呼吸著氣息,臉上**辣的,聽著陳楚有節奏的敲擊著門,她心裡翻江倒海的一陣不是滋味。

她小聲說:「哎呀,求求你了,別敲了,大半夜的,你……你到底要幹啥啊……」

「小燕,我就是想和你說說話,你出來啊,出來,咱倆說幾句話,我和你一起去看看星星啥的……」陳楚沒皮沒臉的說著,心裡都忍不住要笑。

不過,王小燕卻是心裡甜絲絲的,想到兩個人一起坐到苞米桿柴禾垛上看星星,好像也挺美的。

不過王小燕馬上咬著嘴唇,搖著頭,把腦中剛勾勒出來的幻想馬上給弄沒了。

「不行……陳楚,求求你了,你回家吧,這大半夜的,你……你別這樣……」

「哎呀,我的小燕,你不知道我多想你,我天天在你家轉終於等到你出來了,我容易么我,你就不能看在我對你痴心一片的份兒上,出來多和我說說話啊,你看看我有多可憐啊……」

「哎呀,不行……陳楚,你真煩人……我……我告訴你,你要,你要是真喜歡我,那,那你就讓你爸找媒人到我家來說媒,然後咱倆搞對象……」王小燕真是對陳楚有些心思了。

好女怕難纏,更怕這種無賴流氓的挑逗,尤其是這種沒有經歷過男女事兒的農家女了,陳楚這種大狸貓最容易掏到她們。

王小燕自己都不知道剛才說啥了,咋能說出那樣的話出去了。

不過陳楚也明白了,這王小燕對自己還真是有心思啊,真是沒想到啊!

他已經弄過那麼多的女人了,女人的心思他不能說是專家,但是還了解不少的,像是這種純潔的女孩兒最容易得手了,陳楚心裡琢磨。

這回好啊,沒想到來禍害王小眼家的家禽啥的,順便還能把他姑娘給禍害了,反正是你姑娘自己願意的。

陳楚還在門口低聲墨跡著:「小燕啊,我是真的喜歡你,你看這大冷天的,你忍心看我在外面凍著么,你就出來讓我再見你一面……」

……

陳楚磨磨唧唧的在那,大月亮底下,陳楚像是一隻黃鼠狼似的趴著兩隻爪子在人家門板上不停的蹭啊蹭的,好在王大勝呼呼呼的打呼嚕睡的香,他娘去親戚家了,王小燕臉上害臊的,把門稍微的欠開了一條縫。

陳楚要擠進去,被她推了一把,然後王小燕紅著臉從裡面走出來,隨後把門關嚴,用後背抵住,同時兩手背在後面,前胸兩隻大扎鼓鼓囊囊的,沖陳楚翻了翻眼睛說:「幹啥?你說,你到底想要幹啥?」

陳楚嘿嘿笑了:「我的好妹子,我不幹啥,我就是想好好的親親你……我的好妹子……」陳楚說著兩隻手摟住王小燕的脖子,嘴唇就貼在她的脖子上啃了起來。

人家大脖子雪白雪白的,陳楚嘴一張,哈喇子都流上去了。

王小燕感覺脖子全是陳楚又啃又咬又親又舔的塗抹星子,焦急的小腳一踩陳楚的腳。

陳楚低低的叫了一聲疼。

王小燕推開他笑了說:「你活該……」隨後她又淡淡的說一句:「陳楚,你,你真喜歡我咋的……」

「喜歡,喜歡啊。」

「真喜歡那你就找人給我爸提親,我正好學服裝裁剪的,準備去縣裡開個小店,然後咱倆一起經營,多好啊,和你說,服裝裁剪挺賺錢的,都是翻倍的利潤了……」

陳楚心想,讓我爸找你爸提親?也就是找王小眼提親?拉倒吧,那王小眼,蒼蠅沖他飛過來,他都看看有沒有肉,那小氣的差不多挑大糞的過來他都得嘗嘗鹹淡,誰敢上你家提親啊?

我靠,不得要二十萬彩禮啊,還有啊,那王小眼可跟老子有仇啊,這個疙瘩是解不開的。

心想,老子不管咋說,剛才親也親了,最好把王小眼的姑娘給搞大肚子也不錯,反正自己也不吃虧。

想到這裡陳楚一把抓住王小燕的手就往柴禾垛那邊拉,說是要去看星星。

王小燕羞紅滿臉,不過還是小碎步跟著往前走了幾步,看了看天說,哪裡來的幾顆星星啊,就是一個破月亮,哎呦,這還冷颼颼的風啊……

陳楚聞言忙一把摟住王小燕的肩膀,另只手也圈過她,把她整個摟在自己的懷裡。

「咋樣?這回還冷么?」

「嗯……暖和點了……」王小燕低著頭,害羞的看著自己的腳尖,陳楚扶著她,坐到了柴禾垛底下,接著柴禾垛在月下的黑影,陳楚的手開始伸了出去,在王小燕的身上,開始摸索了起來。

先摸她的後背,然後一點點的往上摸著她的脖子,臉在她的臉龐上輕輕的磨蹭著。

王小燕身子簌簌的抖動了兩下,然後說:「陳楚,你,你別……」

「別啥啊,小燕,我老喜歡你了,你給我吧……」陳楚說著話一把按到王小燕,片腿就把她騎在了柴禾垛下面,嘴開始在她的臉上,脖子上,嘴上叭叭叭的親吻了起來。

「別……不行啊,不要啊……不行……」王小燕兩隻小手開始掙紮起來。

不過渾身還是被陳楚摸著的滾熱滾熱的。

陳楚的嘴親著,兩手開始給她解著胸前的扣子,一顆,兩顆的。

王小燕的奶大大的,鼓鼓的,挺挺的,直立的讓陳楚一陣的眩暈,終於頭往她的胸前一埋,把臉貼在了王小燕兩隻大肉球上,鼻子伸進她的肉球的溝溝里狠狠的嗅著。

一陣陣的體香不禁傳進了陳楚的鼻孔,亦是處女的那種奶香,亦是只有處女才有的淡淡的很像是牛奶的疝味兒了……

王小燕渾身火辣,從開始的掙扎,到開始嗯嗯啊啊的呻吟,兩手的手腕被陳楚抓住,而他的下面狠狠的頂住了她的小腹。

王小燕連更紅了,感覺陳楚在吃著她的扎,而他的兩手在解開著王小燕的褲帶,正在王小燕馬上就要被陳楚拿下的時候,忽然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小燕啊,大勝,開門啊……是我……」

王小燕一聽,是老娘回來了,剛才她已經被陳楚弄的迷迷糊糊的,想要繳械不再掙扎任君品嘗了,不過一聽到老娘的聲音,馬上就恢復了意識,看了看趴在她身上的陳楚。

一股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一把就將陳楚推下了身去,小腳還踢打了陳楚幾下。

忙手忙腳亂的系著胸前被解開的扣子。

而褲帶也被陳楚解開了,剛才就差點褲子被扒掉了。

「哎呀……陳楚,別鬧了,是我娘回來了,真是的,她不是說去我老姨家了么,大半夜的,咋又回來了……」王小燕說著話,把陳楚推開了多遠,不讓他靠近,又把頭上的苞米葉子捋了捋,這才繫上褲帶進了後門,陳楚跟著她,她關門之際小聲說:「你……你以後別這樣鬧騰了,要是……要是真喜歡我,真想娶我做媳婦……那,那你就讓你爸來提親……」

王小燕說著話,紅著臉慢慢的把門合攏了。

陳楚還在合攏的一瞬間不死心的說著:「小燕啊,我真的喜歡你了,我是真心喜歡你……」

「我……我知道……」王小燕抿嘴一笑,門最後合上了。

隨後王小燕打開燈,對這鏡子照了照,看自己滿身都是苞米葉子,忙收拾了一下,這才去開門說:「媽,你咋大半夜的還往回走啊……」

「哎呀,都是你爹,訛人家徐廣寬,要說徐廣寬那人的多好,多老實的人啊,要訛人也應該去訛陳楚那個臭小子啊,訛人家徐廣寬幹啥啊?你爹給我打電話說了,不讓這徐廣寬拿出三千塊錢來,這事兒完不了,我尋思你爹也得在人家住個十天半個月了,我也就不在你老姨家呆著了,直接回來,正好是收秋,家裡也需要人手了……哎呀,你哥還睡呢!這個死豬,可咋整,我敲這麼半天門他都不醒,幸好你在家,不然我後半夜都別想進屋來了,得凍死我不可……」

王小燕老娘磨磨唧唧的說著,而這些話都被陳楚聽了過去。

心想,我靠,真是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啊!這不,整天惦記著我呢!還想要訛我呢,你說著老王家,有好心眼子不?我能不收拾收拾你們么!

讓你王小眼整天的琢磨人,這一家子好像就這個姑娘王小燕還不錯,就不知道是不是他們家親生的了,咋都是一家人,這素質差距咋這麼大呢,真是的……

此時,王小燕還說:「媽,人家陳楚也沒想你們說的那樣,可能嫂子跟他沒啥關係,你說嫂子十九歲,他才十六,能發生啥啊,再說咱家那三間大瓦房,還不是我爹小心眼,不想去給公家幹活,把柴禾放在咱房子周圍了,沒準還是徐國忠扔個煙頭呢……」

王小燕老娘唉了一聲:「這玩意誰都不好說了,不過和你說,陳楚那小子你以後得繞著道走,躲他遠點,那小子不把握,咱全村四大害,現在秋天了,蚊子臭蟲,蒼蠅是沒了,但是老鼠跟陳楚還在,這陳楚就是屬耗子的,耗子過街,人人喊打啊……」

王小燕咧咧嘴,心想卻不是這麼想,她感覺陳楚對他是真心喜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