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七十二章瓊花片片舞前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二章瓊花片片舞前檐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一大早上的就跑到了張老頭兒那裡,不過張老頭兒還是掛著那張紙,什麼去修鍊去了云云,陳楚不禁搖頭。

心下著急,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辦好,這次不能用雷管去炸王小眼了,心想張老頭兒的損主意多,問問他,偏偏這老傢伙就是不在。

正好,迎面走來了小袁大夫,看見陳楚還冷哼了一聲,前天,小袁大夫正看到陳楚馱著柳冰冰遠去了,不禁心裡不好受,他也沒結婚呢,雖然和幾個老娘們發生過關係,當然,裡面有劉海燕。

劉海燕還說跟他搞的時候,小袁大夫不像一般男人那樣急哄哄的,而是文質彬彬的……

所以,他見到陳楚眼睛直往上翻,那是一個不樂意。

陳楚忙抓住他說:「小袁大夫,快幫我一個忙。」

「切!」小袁大夫一翻眼睛:「我幫你?我才不幫你呢!你給我撒手!」

陳楚愣了愣隨即說道:「小袁大夫,你今天咋了?大老爺們的有事兒說事兒,你整這出幹啥?」

小袁雖然有點娘娘腔,不過也有有點,便是心直口快,心裡不藏著不掖著的,這點逼一般老爺們強多了,一般老爺們表面上很粗礦,其實心眼小的很了。

而小袁大夫的性格正好相反,外表是內秀的,但是內心很強大。

指著陳楚說道:「姓陳的,我問你啊,你和……你和柳副村長啥關係?為啥還是和她在摩托車上有說有笑的?嗯?」

小袁大夫說完,陳楚就愣住了,心想這個娘娘腔有意思啊,自己跟柳冰冰啥關係?那都是我老婆了,還懷著我孩子呢。

不過一想到有事兒相求人家,也不能直接說了,陳楚看的出來,柳冰冰那樣的美女誰不喜歡啊,別說小袁了,就連徐國忠,張財,就連縣長都流哈喇子了。

喜歡她的人多了,自己管得過來么,再說了,他們喜歡是一回事,自己跟柳冰冰又是一回事,根本就不挨著,再說,自己弄了柳冰冰,把她搞到手了,多少男人羨慕自己呢。

陳楚心裡挺美的,忙說:「哎呀,那是我干姐姐,你真是的,她媽就是我乾媽,小袁大夫,你啥意思?」

「我……我……我……」小袁大夫忙傻了,一聽人家是姐弟,也就是陳楚是柳冰冰老媽的乾兒子,是柳冰冰的乾弟弟。

小袁這個後悔啊,啪啪啪的直拍腦袋,心想自己咋那麼糊塗啊,柳冰冰那樣的女人能找個比自己小那麼多的么,在說了,陳楚就是一個半大孩子,根本不可能的事兒。

現在自己得罪了陳楚,就是得罪柳冰冰的弟弟了。

小袁臉上忙像是大太陽似的,火辣辣的說:「那啥……弟弟啊,你有啥事,就儘管說了,和小袁哥別客氣……」

陳楚心裡好笑,心想小袁,你這個大色鬼,表面上娘娘腔,實際上也是一個騷包啊!

「咳咳……小袁……小袁大夫啊,不瞞你說,我還真有事兒求你……」

陳楚便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小袁氣得哼哼的。

「弟弟啊,不瞞你說,就那個王小眼我最看不上他了,他就知道訛人啊,上回在我這買葯,然後回來說吃壞了,那意思就是要訛人呢,不過我沒慣著他,跟我斗,他還嫩……」

小袁別看陰陽怪氣的,不過這種人亦是不好鬥了,他要是跟王小眼掐起來,那算是針尖對麥芒了,徐國忠根本就不是王小眼的一合之將,昨天剛去就鎩羽而歸了……

小袁大夫又說道:「弟弟啊,你看我還有個病人,那啥,你看中午行不,中午咱就按著你的計劃去實施,然後回來,到袁哥的診所,袁哥請你吃飯……還喝酒……」

陳楚笑了笑,感覺小袁大夫這人其實不壞,挺古道熱腸的……

兩人商量一定,便在中午的時候,一起來到了徐廣寬家了。

……

小袁大夫陰測測的笑,手裡的手術刀玩的嘩嘩的,王小眼臉上都冒汗了。

「小……小袁大夫……你,你可別亂來啊……我和你說,我可沒病……」

「呀?」小袁眼睛一瞪說:「我說王大叔,你別沒病啊,沒病你在這呆著幹啥?沒病你能坐在徐廣寬的炕頭上?我告訴你王大叔啊,咱有病啊,就得看,再說也不用你花錢,花多少錢徐廣寬必須要掏,不掏咱去派出所告他,他還是民兵連長呢,屁啊!放心吧,這事兒有我給你作證,陳副村長給你做主!」

小袁小刀就要往王小眼喉嚨裡面刺。

「王大叔啊,你那裡都已經發炎了,來吧,讓我給你挑開,挑開后,把裡面腫瘤摳出來,然後給你消毒,縫上幾針……」

王小眼根本不懂醫術,再說農村有幾個懂得的,比如馬小河他爺爺奶奶,那麼大歲數了就在農村呆著了,一輩子都沒去過瀚城,不知道瀚城是個啥模樣都。

村裡人一年到頭能去瀚城逛逛街,看看樓就不錯了。

看病都在小袁大夫這裡了,不禁是小楊樹村,就是其他村子也有來小袁大夫這看病的。

「你……小袁大夫,我……咱不這麼干,炎症不是可以打吊瓶,吃藥么,還可以打針……」

「不行啊,王大叔,你這病不能大吊瓶,那玩意來的慢,打針還可以,吃藥更不行了……」

「我,我打吊瓶,慢的就慢點吧……」王小眼像是在跟死亡掙扎似的,別看歲數大,畢竟是幹了一輩子活了,小袁大夫還真沒他有勁。

沒辦法,只能先打吊瓶了,那針頭扎進王小眼手背上的時候,王小眼拿表情就跟死了請爹媽似的,甚至比死了親爹親媽還要痛苦呢……

吊瓶滴滴答答的走著,陳楚心想這不行,還得整整他,不禁跟小袁大夫悄悄使了個眼色,隨後小袁大夫點點頭,把最大號的針頭給拿出來了。

這玩意都是跟牲口打針的。

當然給王小眼打的也只是葡萄糖生理鹽水啥的,一般對身體沒有什麼危害。

陳楚眼睛轉了轉,忙先出去跑到了王大勝家。

中午王大勝剛吃完飯,戴著手套要求上地掰苞米,迎面就碰到了陳楚。

而王大勝身後還站著妹子王小燕,王小燕一看見陳楚,臉刷的就紅了,忙跑進了屋裡,從窗外偷看著陳楚。

陳楚微微一笑。

王大勝卻是恨不得一把掐死他。

王大勝瓮聲瓮氣的說道「陳楚,你,你來幹啥?」

「王大勝,我來就和你說一件事,你爸在徐廣寬家不讓人給他打針,那怎麼能看病啊?不看病就證明沒病,沒病就得離開人家,離開人家就得回到你自己就家,回到你自己家就得吃你自家的糧食對吧?」

陳楚一頓繞,王大勝有點糊塗了,陳楚又解釋了一遍,王大勝懂了。

他雖然楞,但是這種楞人都是往裡面楞,從來不往外面楞,便是說都是往裡面划拉錢,從來不往外面扔錢。

畢竟是王小眼的兒子,骨子裡頭亦是有王小眼小摳的性子。

陳楚解釋明白了又說道:「你說你爹一頓飯吃多少?」

「那老傢伙,能吃三個饅頭,還能喝半斤酒呢!」王大勝瞪著眼睛說。

陳楚笑了說:「你算算啊,一頓三個饅頭,一天三頓……嗯,咱就算是一天兩頓,那就是六個饅頭,一天就是一斤酒,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是三百六十五斤酒,跟兩千多個饅頭,菜還不算……你說要是在徐廣寬家住上一年,你家得省下多少錢啊?對不對?」

「對啊!」

「那趕緊的,你爹不讓打針,那怎麼能行呢!那就得回自己家吃饅頭了,不能在人家吃了。」

「那不行啊!」王大勝也急了。

陳楚忙說:「那你趕緊跟我去把住你爹,讓小袁大夫給他打針,我們都是為了你家好啊……」

王大勝也點頭,忙三火四的跟著陳楚跑到了徐廣寬家裡,見老爹正在掛著吊瓶,而王小眼看見自己兒子來了忙問:「你這小子,家裡的地都收拾完了么,你就來?」

王小眼瞪了兒子一眼,王大勝瓮聲瓮氣的說:「爹啊,你咋打上吊瓶了?你不能打這玩意啊!」

王小眼偷快哭了,心想還他媽的是我兒子心疼我啊!

忙說道:「我是被逼的,他們非給我打……」

王大勝忙說:「不能給我爹打吊瓶,趕緊的,把我爹的吊瓶給撤了!」

這小子一瞪眼睛也犯渾,小袁大夫此時看了看陳楚,隨後把王小眼的吊瓶給撤了。

王小眼看著吊瓶嘴就咧開了:「兒啊,幸虧你來了,爹都屈得慌啊……」

王大勝也咧嘴說:「快,給我爹打針,不能打吊瓶,吊瓶來的慢……」

王小眼一下愣住了:「啥?」

而陳楚此時大聲說道:「趕緊的,把王大叔給按住!小袁大夫快準備打針!」

這按住的活得讓王大勝來,不然別人按住他,王小眼又得訛人了,他總不能訛他親兒子吧!

王大勝連鞋都沒脫,直接上炕,把他得摟住脖子就給放到了,陳楚給王小眼扒褲子,王小眼屁股就漏出來了。

陳楚不禁笑了,心想別看王小眼歲數不小了,這屁股還挺白的哪!

此時,小袁大夫把給牛打針的大藥針也沖醫藥箱里拿出來了,霹靂啪嚓的打開生理鹽水的瓶子。

那玩意是啥誰也不知道,都以為是藥物了。

王小眼看著那藥針,兩眼就發暈,氣得,嚇得都大口喘氣,差點憋過去。

沖兒子罵:「你……你……你他媽……他媽的這個畜生……啊……」

王大勝去死死的壓著王小眼,低聲說:「爹,你一年在這家能省下兩千多個饅頭呢!」

王小眼氣得兩眼發暈,垂死掙扎,鞋都踢飛了,隨後小袁大夫拿著藥針過來。

王小眼兩腳使勁亂踢:「姓袁的,你別扎,你……我跟你沒有仇,你別欺人太甚了你……」

小袁笑了:「王大叔啊,瞧您說的,咱有啥仇恨啊,你是病人,我是大夫,你有病就得看啊……」

「我……我……我……我沒病……」王小眼都快哭了。

「哎喲喂,沒病你在人家徐廣寬家裡躺著幹啥啊!我看啊,你還是有病!」小袁大夫說著話擠眉弄眼的狠狠道:「你有病必須得打針!」

王小眼感覺那大針頭跟鋼釘粗細似的就要扎過來了,大聲喊叫,此時,小袁大夫忙把藥針遞給他兒子王大勝說道:「大勝啊,就往你爹這屁股蛋子上扎,我沒你有勁兒,你就扎,記住了,以後啊一天一針,不能間斷嘍……」

王大勝虎小子一針就扎進老爹的屁股蛋子上了。

王小眼疼的發出像是殺豬似的嚎叫。

「啊……我糙你們媽啊!我糙你們的親媽啊……我他媽的沒病啊……我沒病……我他媽的就是訛人啊……我承認我訛人行了吧!別他媽的打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