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七十四章濡滯,子猷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四章濡滯,子猷船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算是副村長了,王小燕罵了他幾句,下面也不敢說啥了,畢竟分地人家還管著,柳副村長不在,這事兒權利都在陳楚身上。

別管是不是暫時的。

再說,他本來就對陳楚有點好感,再見人家磚房也都蓋起來了,屋裡通亮,塑鋼窗子,屋內窗帘一拉,燈光亮堂堂的,心裡一軟,心想要是能嫁給陳楚,過上這樣的日子也不錯了,就不知道他現在是副村長了,還能不能瞧得起自己了……

陳楚倒了一杯水,遞給王小燕,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外套,畢竟秋天了,有些冷了。

而裡面穿著白色的襯衫,襯衫下面本來是齊齊的衣擺,不過被她剪了,成了燕尾的衣擺了,這樣更有感覺了。

下面是一條『堂絨』的褲子,那種面料很結實,很吸灰,在冬天秋天啥的也很抗風了。

下面是一雙小巧的布鞋,那鞋子好像也是自己做的,買的鞋底,鞋面也是用『堂絨』布料摺疊了幾層做的了,也很保暖,在秋天穿更是合適了。

王小燕不像城裡女孩兒那樣穿著高跟鞋,戴著大耳環啥的,臉上也不擦那些化妝的東西,但是這種自然的淳樸的感覺,讓人眼前一亮,心裡痒痒的恨不得馬上就把她拉進懷裡好好的親熱親熱了。

王小燕面色白白的,臉蛋嬌嫩嫩的,畢竟十六歲的女孩兒,從裡到外都透出一股嫩嫩的感覺。

就像是水仙的花骨朵,讓人恨不得掐上一把,真是喜愛了。

陳楚下面都硬了,遞過去茶杯的時候,手還裝作不經意的摸了人家的小手一下,王小燕差點沒接住掉到地上去了。

陳楚家亦是鋪上了光亮的瓷磚,那樣光潔鮮亮了。

「啊……」王小燕接過開水,放到一邊。

陳楚說:「你把外套脫了吧,屋裡面暖和……」

王小燕嗔怪他一眼,但還是覺得有些熱,是一男一女在屋裡緊張的那種熱了。

把黑外套輕輕的脫掉放在旁邊,裡面兩隻大扎鼓鼓囊囊的,像是要衝破了衣服的束縛似的,馬上就要彈跳出來了。

王小燕亦是感覺嘴裡發乾,喝了幾口水,潤了潤喉嚨,一時間想不出自己來幹啥了。

呼出兩口氣,她平靜了下心緒,這才有些羞臊的說:「你……你為啥老跟我家作對?你……你為啥欺負我爹……還有……昨天你對我說的那些話是不是真的……」說道最後,王小燕低下頭,一副小媳婦的嬌羞。

別說陳楚了,就是徐國忠也撲上去了,她這樣的,勝過城裡那種騷女人絲襪的挑逗了,這種女孩兒男人是最受不了的。

「小,小燕妹子,你看你說的,我對你假的了么?」陳楚心裡一下想到了柳冰冰,不過轉念又一想,自己柳冰冰喜歡,但是小燕也喜歡,盯著她胸前的兩隻鼓鼓的大扎,陳楚的哈喇子都流出來了。

上前抓住王小燕的兩隻小手,王小燕啊的嬌嗔一聲:「陳楚,你……你幹啥啊你?你快點鬆開啊,別這樣……我今天就是來問問你……我問你……唔……」

王小燕沒等往下說,大脖子已經讓陳楚摟住了,陳楚張嘴就親吻住她紅彤彤的小嘴兒,從來沒有經歷過男女事兒的王小燕掙扎了兩下,便是胸口發跳,意亂神迷的,想要掙脫開,不過卻沒有陳楚的力道大。

陳楚把她按倒在炕頭,狠狠的親吻著她的小嘴兒,兩手也在她鼓鼓的胸口揉著,感覺著那對大肉球是那麼的大了。

兩手胡亂的又去解王小燕的褲腰帶。

「哎呀……你……你別鬧了……你要是有心就娶了我再……」

王小燕掙脫開小嘴兒,感覺小嘴兒是那樣甜絲絲的了,被親吻的渾身無力,陳楚又開始在她的雪白的大脖子上又親又啃又咬著……

王小燕雪白的脖頸上留下了一排排的牙印,兩手不停的掙扎的往下去推陳楚的頭。

陳楚正好親吻著她的胸口,王小燕的白襯衫已經被弄開了兩枚扣子。

裡面白白的乳罩坦露了出來,陳楚看著那白花花的一對大肉球,眼睛冒出了藍光了。

兩手往下一拉,那兩隻白白的大奶便彈跳了出來,上面一對小小的相思豆是那樣粉紅的可愛……

陳楚知道,她這裡是禁地,還沒有人動過了。

此時的王小燕已經嬌喘連連,而陳楚的兩手已經顫巍巍的抓住她的兩隻大扎,嘴馬上去吸允一個扎頭。

王小燕叮嚀一聲,而陳楚寂靜解開了她的褲帶,把她的褲子往下一拽,她兩條雪白雪白的大腿像是蓮藕一般的便露了出來。

陳楚在她的大腿上抓著摸著,這時,外面老遠傳來喊聲:「小燕……小燕……」

王小燕嚇得一激靈,馬上睜開眼了,慌忙推開陳楚說:「不好,我爹喊我呢……」

陳楚也是一陣的掃興,心想你個王小眼,大半夜的喊鬼呢!

不過還是鬆開了王小燕,她像是個受精的小白兔似的慌亂的穿好了衣服,提上了褲子,陳楚戀戀不捨的又從後面摟住她的細腰,親著她的脖子說:「小燕,你啥時候來,再不我去找你……」

「你……你別,你要是真心喜歡我……就,就提親,我……我願意嫁你……」王小燕說著臉色滾燙滾燙的跑了出去。

王小眼精靈鬼,別看個頭不高,但是心眼比誰都多,白天的時候自己的閨女向著陳楚說話,他就感覺苗頭不對,晚上見閨女大半夜的出去了就沒回來……

他是過來人了,畢竟也年輕過,那時候跟他老婆也沒少鑽苞米地,柴禾垛啥的,要不他這麼點的小個能娶到那麼漂亮的老婆么,還是心眼多壓的,把人家閨女禍害了,才沒辦法生米煮成熟飯的了。

他見閨女走了二十分鐘沒回來,忙拄著樹茬子出來喊上了,他也不知道閨女在哪,不過這一喊誰還受得了啊!

大半夜的,王小眼的聲音能傳出八里地外面去,整個村都被他驚醒了,狗吠不斷,夜貓子都跟著叫喚起來。

「爹啊!你瞎喊啥啊?」

「我瞎喊?你,你跑哪去了?」

「我沒去哪啊?我就是溜達溜達……」

「溜達溜達?大姑娘家家的,沒事溜達啥?趕緊給我回家去……」

聲音由遠及近,陳楚呼出口氣,心想真是的,這一家人,王小眼那德行,咋能有一個這樣好的閨女呢,唉……

陳楚咂砸嘴,到嘴裡的肥肉沒吃到暗暗可惜,不過他女人已經不少了,準備明天去找柳冰冰,解解饞……

陳楚住在磚房裡,心裡亦是美滋滋的,暗想我陳楚也有今天?也想到了混真的不如當官,比如混,有人那麼笑嘻嘻的阿諛奉承的給自己蓋房么,以後還會有更多的女人投懷送抱的,這便是當官的好處了。

如果混,都是那些……應該說大部分都不是好女孩兒主動投懷送抱的,歌廳舞廳,小太妹啥的,但是當官都是這些農村純潔的女孩兒主動保媒,陳楚舒出口氣,心想當官真他媽的好啊!

一晚上昏昏沉沉的,第二天早上起來,竟然天色陰霾,飄起了一層小雪。

陳楚打了一趟拳,電話響了起來,是村長張財打來的。

「哎呀,村長啊,啥事啊?」陳楚擦著臉上的汗問,雖然下來清雪,不過陳楚這趟拳腳打下來,加上古泰拳,體力消耗的多了去了,還是渾身汗涔涔的,準備沖個澡了,沖澡也是涼水,農村孩子冬天用涼水洗澡的也不少了……

張財在電話里說:「那個……不是下雪了么,糙他奶奶的,啥天啊,地里的莊稼都沒咋收呢,就先下起雪了,那啥……鎮長鄉長啥的盞惱ρ了?那個……咱村的路得有人清掃積雪了,你看看安排人掃一下……」

張財說完掛了電話。

陳楚暈了,心想地里的莊家都沒來得及收呢,誰他媽的閑著幾把痒痒去掃大道啊!這不是扯犢子么!就他媽的是形式主義害死人啊!

不過,也沒辦法,畢竟自己是副村長,人家才是正村長,這事兒也理解,上面來檢查,必定要給人家領導一個好的精神面貌不是么……

有的時候細節決定於成敗,你乾的好不如說的好,官場上也是講究乾麵子活的,就算你村長,副村長冒著大雪去幫老百姓收秋領導看不見也白扯,相反,你要是把大道上的雪掃一掃。

領導的小車一來,一看心裡就舒坦多了。

心想,你看看人家小楊樹村,多好啊!這大道掃的多光溜整潔,你再看看別的村,道上濘泥歪歪的,像個什麼樣子……

陳楚琢磨了一下,也明白的這個道理,但是這大道讓誰去掃好呢!

自己是副村長,不能一大清早的撅著屁股去掃吧,讓徐國忠?不行!孫五,更白扯了,而整個村子都在收秋,就這麼幾個閑人了,媽的,實在不行就老子去掃把……唉……這個村幹部也不好當了。

陳楚嘆了口氣,去村上拎著掃把,掃了兩下就憋屈,正這時,後面傳來一聲陰陽怪氣的聲音:「哎呦呦,陳副村長掃大道哪!沒看出來啊,你個大村子還干這活?嘖嘖嘖……」

陳楚回頭,見正是拄著樹杈的王小眼,心裡這個氣,不過他又碰到手上的玉扳指暗淡的閃了閃,陳楚靈心一動,立即有了主意,心想這大道可有人掃了。

看了看王小眼陰陽怪氣的模樣,陳楚呵呵笑了笑,只是嘆口氣說:「這人啊,真是的,千萬不能穿金戴銀的,不然這一掉了就好幾千塊錢沒了……」

「啥?」王小眼一愣,兩隻黃豆大小的眼睛瞪得溜圓溜圓的。

陳楚嘆了口氣輕聲說道:「剛才那個……有人給婦女主任劉海燕買個金戒指,一千多塊啊,不知道這一路丟在哪了,昨天晚上丟的,這一大早上下雪了,讓我慢慢幫著找,你看我還有事兒,嘖嘖……」

「呀!陳副村長,你有事兒那就忙去唄,我來找啊!」王小眼兩隻眼睛都冒出藍光了。

陳楚心裡好笑,不過還是忍著。

「哪有那麼容易,上面還要掃雪,劉海燕還要找戒指……」

「我……我來!」

「你行么,你這腿腳也不利索,能掃雪么。」

「行!誰說不行啊!我一定好好掃……陳副村長你忙去吧!」王小眼樹杈子也扔了,忙搶過陳楚的大掃把,仔細的掃了起來,心想自己找到那金戒指了就往兜里一揣,一千多塊就到手了,哈哈……

陳楚捂著嘴偷笑,心想王小眼這可是你自己找活干,怨不得老子我了……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