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七十五章頃刻樓台都壓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五章頃刻樓台都壓倒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看著王小眼這德行就想笑,一條腿還有點不好使,不過還是輪著掃把掃雪,而且掃的特別仔細,掃一下還用腳踢打兩下。

陳楚說:「王大叔,我幫你掃吧!」

「不用,不用,你忙你的!我打電話給我兒子……」

王小眼別看摳門,但也挺新潮的,掏出摩托羅拉8088這款手機,直接給王大勝撥過去了。

直接罵道:「帶著掃把,過來掃大道!媽的,快點……」

……

王小眼跟王大勝爺倆基本上掃了三個小時,這個仔細,這個用心,但除了石頭子,玻璃碴子,啥金戒指,毛都沒有。

中午的時候鎮長的小車來了,一看光溜溜的大道,地頭上全是忙碌的收秋的村民,不由得點頭說道:「張財這個村長真不錯,是個人才……呵呵……」

不久,張財回到了村上,誇獎陳楚說:「陳楚啊,行啊,找誰把大道掃我都不服氣,你能讓王小眼爺倆掃大道,哈哈……我服了你了,你這個副村長牛逼啊!」

陳楚也有點忘乎所以,哈哈笑道:「沒事,我跟王小眼說劉主任的金戒指掉道上了,他們就自己掃去了……」

「哈哈哈……」眾人一陣大笑,可能是太高興了,王小眼滿身臭汗的走到他們身後都沒人知道。

這時,徐國忠看到王小眼怒髮衝冠的模樣,忙捂住了嘴,不過還是吃吃吃的憋著笑。

張財跟陳楚回頭見王小眼那氣得要殺人的目光,也不笑了。

張財正色道:「咳咳……那個……那個啥來著?呵呵,那個王小眼,哦不,王德懷同志為人民服務,應該受到表揚嘛!」

陳楚也咳咳說:「對,對,我這就整廣播喇叭,表揚王德懷同志。」

村裡是有廣播的,不過時間長了也不知道好不好使,陳楚調試了一下,裡面唧里哇啦的全是噪音。不過陳楚還是沖廣播說:「今天,本村王德懷同志,為了迎接鎮長的檢查,放下自家收秋的農活不去干,特意用一上午時間,把村裡的主幹道仔細清掃了一遍,這種無私的,為人民服務的精神給予……表揚……」

王小眼沒氣死了。

哼哼了一聲,摔下了村裡的掃把氣咻咻的領著兒子回家了,回家老婆還埋怨著:「你地里的活不幹,吃飽了撐的跟兒子去掃啥大道?就屬你積極咋的?啊?」

王小眼不知聲,氣得呼呼的,最後憋不住大罵陳楚王八蛋。

吃中午飯的時候氣得也肚子疼。

閨女王小燕低下頭,慢慢的吃著飯,等吃完飯的時候,她娘不讓她收拾碗筷,說姑娘都是要嫁人的,以後到人家家裡了,也免不了幹活啥的,在自己家就能養一天是一天了……

王小燕索性拿起針線活了兩下,也不了,直接去找陳楚了。

而村部裡面的人也不少,徐國忠正在鼓弄著廣播喇叭。

不為別的,上午的時候陳楚在廣播里說的挺好聽的,他感覺這玩意不錯,自己也想在廣播裡面說說話。

劉海燕,張財都白了他一眼,心想徐國忠啊,你真是不知道自己能吃幾碗乾飯啊,人家陳楚最起碼學習好啊,出口成章的,你那兩下子能行么,還要衝廣播喇叭里說話?你會說個屁啊你啊!

徐國忠卻笑了:「咋的?陳副村長能說,我就不能說了?我為大家宣傳點致富信息咋的不行啊?我現在就說……」

徐國忠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一本書,沖著廣播喇叭念著。

廣播喇叭好多年沒用了,說話都走音,上午陳楚說話的時候也變調了。

張財正出去地,就聽廣播裡面徐國忠的聲音傳出來了,跟蛤蟆似的呱呱的,都走音了:「那個……農村小媳婦、婦女們聽好了啊,現在播一下懷孕須知……」

張財一摸腦袋,心想徐國忠你有病吧,你個大男的說什麼懷孕須知啊!這好像是婦女主任劉海燕的活啊!你這不是沒事找抽風么!

徐國忠又念說:「那個……懷孕了啊,以後生孩子,哺乳很重要,多吃點好的,那樣下奶,對哺乳孩子有好處,又家裡條件好的再吃點雞蛋啥的……」

張財腦袋嗡嗡的,心想這是哪跟哪啊,家裡條件好的吃雞蛋?現在條件不好的也能吃的起雞蛋啊。

忙跑回去村部了,一看徐國忠還在念,把那本書一把搶過來,一看是一九五三年的書……

那才剛建國沒兩年,那時候吃雞蛋是成問題的了,氣得張財都想笑了,心想徐國忠這書在哪個耗子洞翻出來的呢!

「老徐啊,你念點別的……那個劉主任啊,你是婦女主任,你看著點徐國忠點,別讓他出洋相……」張財也不好說啥了。

剛出去就聽廣播喇叭裡面徐國忠跟張海洋的聲音傳出來了,兩人像是在干架似的。

「徐國忠,你滾遠點,別靠我這麼近!」

「咋?海燕妹子,我念書呢,就問你這個字兒念啥,你推我幹啥?」

「看字你就看字,你看我奶幹啥?你媳婦沒長那玩意啊?」

……

張財恨不得爬到樹上把廣播線掐折了算了,心想徐國忠這個爹啊,不過現在掐斷也來不及了,都播出去了,還好兩人沒搞到一起去,要不不得亂套了啊!

這廣播喇叭一播,全村都笑開了,徐國忠老婆正在地上幹活,有人拉著,不然找拎著鐮刀來村部里了。

不過,讓徐國忠這麼一鬧,在地頭幹活的人反而不那麼累了,也不那麼悶了,有的停下來抽根煙,然後繼續幹活,覺得挺有意思的。

鬧騰了一陣,徐國忠還是搶到了麥克風,隨即噗噗噗噗的吹了幾口氣,然後喂喂喂喂……

幹活的村民又笑。

徐國忠這時翻開了一本養雞雜誌。

隨後說:「喂喂,老少爺們都聽好了啊!現在我要傳播科技信息了……」

張財已經走到了地頭,看著村民都在收秋,一車車的苞米都裝上了車,往家裡面運著,主要是綠豆,一定不能弄凍傷了,趕緊弄到場院,趕緊打完綠豆,好等著人家九陽集團前來收購啥的,這綠豆才是大事。

王小眼爺倆累了一上午了,此時在地頭上收購綠豆有氣無力的,他姑娘王小燕要上地幫忙,她媽不讓她幹活,王小眼也是積極反對姑娘幹活。

別看王小眼算計,但是他對自己的這個老姑娘心疼的要命,為人父母的,寧願自己餓著,累著了,也要讓孩子吃飽穿暖,不讓孩子苦到,凍到了。

王小眼虎著臉拎著鐮刀沖閨女王小燕喊:「死丫頭,給我回家去!多大丫崽子,也出來幹活?回家好好獃著去,趕緊的!」

王小燕撅撅嘴說:「行,那我回家打土豆皮啥的,你們回來的時候我做飯。」

王小眼又虎著臉說:「用你做啥飯?你就在家好好獃著,做飯有你媽呢,哪裡顯到你了?」

王小燕老娘也說:「閨女啊,你就老實在家呆著得了,啥都不用你干,你就呆著,等媽回去給你做飯……」

……

張財看到這一幕不禁也搖頭,嘆了口氣,王小眼雖然有很多不對的地方,但是作為一個父親,他稱職,夠格了……

……

張財正巡視著,廣播里么傳出徐國忠激勵瓦拉的聲音。

「喂喂喂,喂喂喂,啥破**玩意,不好使!啪!」徐國忠一拍廣播的機器,好使了還。

張財一臉的苦笑,心想老徐這個混蛋玩意。

這時,徐國忠又開講了:「那個……剛才說道哪了?對,養小雞的事兒,那個小雞兒,一個小母**一年能下二百多個蛋,一個小公**,不能下蛋,所以養母**合適,養公**不合適……那個**……還能賣肉,那個**,還能下蛋,所以養**比養豬啥的合適,**吃的還少……**繁殖的還快……」

張財本來想多走走,多視察視察的,一聽腦袋嗡嗡的,拔腿就往村部跑,這些幹活的老爺們老娘們都笑岔氣了。

大夥都喊:「徐國忠這是啥致富信息啊,純粹是黃色信息,啥****的,好像他**多大是的!」

「哈哈……徐國忠那幾把能有多大?我感覺**大的是馬小河跟陳楚,那玩意跟驢似的……」

「哈哈……沒聽說過,**還能下蛋,公**不如母**合適,還**吃的少,**繁殖快……」

……

老爺們老娘們一個個的扯著大彪,而剛結婚的小媳婦,還有沒結婚的小姑娘都滿臉害臊的往家裡跑。

尤其是王小燕,聽到大夥說陳楚的**大,她臉紅的要命,昨天她就感覺陳楚那玩意頂在她小腹上一這陣火辣辣的,像是個鎬把似的,跟驢那玩意大小差不多了都,她一個農村女孩兒,家裡以前也是養牲口的。

毛驢子那玩意沒事就往下面耷拉著,她也是有意無意的就能看見的,昨天感覺陳楚那傢伙也太大了,跟驢差不多。

今天再聽徐國忠在廣播裡面****的一通說,一個女孩兒臉能不紅么,心也跳的厲害。

不過女人么,心裡都想著,要是自己男人下面那麼大……那可多好,可能沒結婚的女生害怕男人的東西大,但是結過婚的女人,哪個不喜歡男人的傢伙大的?

就像男人誰不喜歡老婆的奶大,誰喜歡小豆包,小饅頭的奶,而且還是旺仔小饅頭那種的……

……

張財跑到村部,看見徐國忠還在搖頭晃腦的念著**,其實是一個小雞,後面那個『吧』字,只是一個口頭語了,就像北京人說話總喜歡帶個兒化音,什麼吃兒了么?什麼話兒?都是地方的口頭語了。

比如:你是小張吧?你是小劉吧,你是小王吧?徐國忠念的就是小**,公**,母**。

但是一說出來,那就變味了。

張財氣得手都哆嗦了,忙關了廣播,並且沖陳楚說:「陳副村長,以後這廣播就你用了,除了你,誰也不能用,有事兒的時候說兩句,沒事就別說了,還有,老徐啊,你下次有事兒一定要和我打招呼,絕對不能自己做主,懂了嗎?」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