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七十六章江山銀色相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六章江山銀色相連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徐國忠眼睛長吧了,不過還是不服氣,認為自己這麼大歲數了,還不如陳楚那個半大小子?為啥啥事都讓他壓自己一頭呢!

正這時,傳來敲門聲。

「進來!」劉海燕喊了一句。

門開了,隨即是王小燕出現在門口,她梳著兩隻小辮子,跟以前那小蓮的小辮子挺像的,不過人家女孩子可真是本分老實的,站在門口一副局促的樣子。

「你……你們好……」

王小燕扭扭捏捏的,劉海燕看著就喜歡,咯咯咯的笑著說:「哎呦,這不是……王……王小燕么!來來來,你這孩子咋來了?快進來坐,渴不渴啊?來,給你倒杯水……」

「不用,我,我是來找人的……」王小燕說著又低下頭。

徐國忠張財也喜歡這小姑娘,但不是男女的那種喜歡,是長輩看待晚輩的那種喜歡。

王小眼名聲不好,但是他的這個閨女卻沒有一個人說不好的,人老實,長得好看,又本分地道,在她老姨那裡學的服裝裁剪,沒事的時候,農村婦女哪裡織毛衣不明白,不知道該如何打扣了,縫紉機不會用,都找她。

而且這孩子繡花好看,針線活誰都不行,做出來的衣服那叫一個合身了。

誰不喜歡這樣的孩子啊,才十六歲,就有好多相中的,準備要給她介紹好小伙,介紹對象了,不過一打聽她爹是王小眼,都搖頭嘆氣的。

要不是因為這個,媒人能踢破她家的門檻子了……

「我……我找陳楚……」王小燕臉紅的說了一句。

陳楚咳咳一聲站起來,腰板板的直溜溜的,狗戴帽子裝的像是個人似的說:「咳咳,小燕啊,那個,找我?啥事兒啊?」

「你……你出來我跟你說……」

王小燕說著一低頭,嬌羞的摸著自己的小辮子,臉上害臊羞紅的都到了大脖子根了。

陳楚看了看兩邊,隨後走了出去。

劉海燕眼睛眯縫了一下,心裡嘆口氣,心想這倆人……說實在的還挺般配的,她倒是不想佔有陳楚,她是個有家有業的人,跟陳楚就是玩玩了,即使陳楚願意,她也不可能離婚跟他過日子,那樣不現實的,和他就是在床上玩玩。

而陳楚能找個好對象,她也感到高興,畢竟兩人也在床上滾過,有些感情的。

而村裡的那些女生,像什麼朱娜,柳賀啥的,劉海燕都搖頭,那樣的小丫頭漂亮是漂亮,好看是好看,但是養不住的,屬於洋性的,就是用農村話說不是那種過日子的人,早晚得飛,但是王小燕這樣的女孩兒卻不一樣了。

一看就是好女孩兒,誰娶了這樣的,那真是這輩子修來的福氣了。

兩人走了出去,徐國忠一陣撇嘴說:「陳楚這混小子,還有女的能看上他?」

張財不禁呵呵樂:「老徐啊,你的意思是應該看上你被!行了,你都多大歲數了,收收心吧……」

……

兩人走到大隊部外,徐國忠看見陳楚跟王小燕兩個小腦袋瓜還在那嘮著,恨不得拿起旁邊的一盆仙人球拍過去。

心想,你個王小燕,咋也這麼騷找陳楚?一花盆拍死你這小丫頭得了,心想不行,要拍也得拍陳楚,把小燕拍了,剩下陳楚更麻煩……

……

「小燕,有事兒咱晚上說唄,白天我在村裡工作呢!」

「嗯……」王小燕臉更紅了:「陳楚,我知道你忙,但是晚上不方便。」

陳楚笑了,要不是光天化日的,他真想把王小燕狠狠的摟進懷裡親上幾口,怎麼也想不明白,那樣的王小眼咋能又這樣好的閨女呢。

「小燕,有啥不方便的,等到了晚上,就咱倆人……」

「不許你亂說,陳楚,晚上……晚上我以後不去了,你……你不老實……」

「呵呵……我咋不老實了?」

「你?你就是不老實?你要是老實的話,你……你為啥要脫我褲子……你,你就是流氓……」

陳楚更笑的歡了。

「小燕,我不是流氓,我喜歡你才那樣的,你不知道,我多喜歡你,我多想和你在一塊……」

「那也不行!」王小燕轉過頭,隨後又轉回身說:「陳楚,我聽說你在學校學習挺好的,現在鎮中學要黃了,你代理副村長也挺好,還聽說你是咱村小學以後的數學老師,多好,你,你咋能對我那樣呢,那麼不正經呢,陳楚,你要是好好的,對我好好的,晚上我就去,咱倆說會兒話,然後……然後我以後也想當你媳婦,你再那樣,但現在絕對不能那樣……」

王小燕把陳楚的魂兒都勾出來了。

陳楚像一隻夾著的大尾巴狼似的,手癢,腳癢,全身都痒痒,下面都硬邦邦的憋的難受。

恨不得去廁所磚牆去磨蹭幾下才過癮。

「小燕,今天晚上你來,我向你保證,我絕對不對你像昨天似的,咱倆一起說說話,去外面看看星星,看看月亮啥的……」

陳楚說著,看到王小燕雖然背對著他,但是臉上還是露出了淡淡的喜歡的笑容來。

陳楚忽然有種不忍心想要傷害這個純潔姑娘了。

王小燕回頭又說:「陳楚,今天你是不是又欺負我爹了?」

「沒有啊!」

「啥沒有啊,一上午,我爹跟我哥在這掃大道,你騙的我爹,陳楚,你壞,你不是好人……」

「呵呵,小燕,你誤會了,你聽我說。」

「我不聽,我告訴你,以後不許那樣對我爹,這個給你……」王小燕說著話,遞給陳楚一隻東西,然後低頭快步的走了。

陳楚愣了愣,打開這團東西,見是一個刺繡,繡的是兩隻鴛鴦。

陳楚忽然眼前有些模糊,臉上有些**辣的,這兩隻鴛鴦在水裡面遊走,那樣開心,那樣自由,而近處有岸邊,遠處有村莊,那村莊的輪廓跟小楊樹村一摸一樣,而且在水的旁邊還有垂柳,那柳條落在水裡,還有一圈圈的淺淺的圓暈在。

並且兩旁還有楊樹,楊樹的葉片往一邊吹,顯然是風吹過來,而那隻雄鴛鴦貼靠在雌鴛鴦身邊,在為她遮風……

陳楚的心情難以名狀,心底發出幾聲嘆息聲,他把這團手絹藏在懷裡,心跳都跟著加速了,這刺繡繡的好之外,更重要的,這更像是一個女孩兒滾燙的跳動的真心。

陳楚竟然感動了。

……

正這時,遠處開來一輛計程車,車是劉三的那輛大破車,村裡人有急事去縣城或者去縣城啥的,都坐劉三的這個破計程車,最起碼方便了,劉三也不種地,就靠這個賺了不少的外塊。

而計程車停下了,閆三從裡面走了出來。

看見陳楚,他雙眼一眯縫,往這邊走著。

劉三忙過來拉住他說:「三哥,三哥你幹啥啊?哎,別的,別的……」

這時,村部里的人也都出來了,張財,徐國忠,跟劉海燕三人剛才都趴著窗戶看熱鬧呢,尤其是徐國忠,一個勁兒的嘖嘖嘖的說:「陳楚這混小子要走桃花運了云云的……」

這時,看見王小燕走了,而閆三來了。

忙都出來拉架,知道陳楚跟他都不是啥省油的燈,這要是再打起來可就熱鬧了。

徐國忠劉海燕都過去拉閆三。

張財也沖閆三說道:「三子啊,你剛從醫院出來,就回家好好養著,再說了,現在也是農忙時候,趕緊回家把日子過好了,然後再找個媳婦,你不還沒孩子么,再抓緊時間生個孩子,你都三十七八了,咋還沒個正事兒呢!」

劉海燕也說:「陳楚啊,你趕緊進屋去,在這裡站著幹啥啊?你現在是副村長了,不能打架……」

此時,閆三冷笑道:「陳楚啊,你行啊,真沒看出來,你他媽的還爬上來了,我閆三真是小瞧你了……你等著……」

「行了,行了,趕緊都該幹啥幹啥去,不然你兩家誰也沒土地,村上都收上來!」張財喝了一句話,閆三點了點頭,上了劉三的車,其實離家也沒多遠了。

陳楚回到村部,張財皺著眉頭說:「陳楚啊,你現在雖然是臨時的副村長,不管你以後咋樣,但是你做出了成績也算是你的,即使不算你的那也算柳副村長的,你懂的吧……」張財畢竟是過來人,都混了這麼長時間了,一般事兒都是明白的,他有種直覺,陳楚跟柳冰冰也有點不乾不淨的。

「呵呵,村長我明白。」陳楚臉上始終是笑呵呵的,不過心裡卻是在想,有人拿三萬塊錢買閆三的小命,再不挑斷手筋腳筋也行,這個買賣要不要干?要乾的話,那就麻利點,自己一個人差不多,如果加上龍七就更把握了,一想到自己要廢了閆三,那他跟一個要死的人較勁還有啥意思了。

這時,張財咳咳說道:「陳楚啊,閆三你也知道,是咱村的一個老大難,七年前進的監獄,蒙面搶劫,江洋大盜,這個……這個小子跟你也有過節,這麼說吧,當領導沒那麼容易,有的時候得忍,打架解決不了問題,只會讓問題更複雜……」張財說著點了一根煙,隨後繼續說。

「陳楚啊,你是聰明人,我感覺你以後的能耐不僅可以當村長,甚至鄉長也差不多,可能還會當更大的官,這個官場上講究你吃三分飽,領導七分飽,還有就是忍字為先,要替領導頂面子,要……要有政績。比如這個閆三,現在還是遊手好閒,不務正業,這個小子別說咱村了,就是咱鄉里,咱整個縣裡誰不知道他?你揍他一頓不行,如果你要讓他老實種地,老實做人,消消停停的,一年不犯事,那就是你的政績……」

張財吐出口煙說:「換句話說,閆三他是你仇人,也是你向上的階梯,我老了上不去了,你可以……閆三他不是你的對手,你也不悄愕惱績,而是你向上攀爬升職的梯子,你懂么……」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