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百七十八章斜的說成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八章斜的說成正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劉翠腦袋忽悠忽悠的,身子顫巍巍的,顯然是累的。

她回過頭,一臉汗水的看著陳楚,已經到了秋天了,她竟然還能出汗,可見這得干多少活了。

「陳……陳副村長……」劉翠低低的說了一句,今天晚上沒有月亮,只有清淡的夜光,依稀的兩人能辨認著對方的模樣,而劉翠臉上的汗水還是一條條的流淌下來,沖臉上流淌到了身子里。

不過,劉翠的一句陳副村長,陳楚的心卻有些發沉甸甸的了。

「劉翠,你咋還沒回去呢?」陳楚問了一句,眼中有些憐愛。

「我……我尋思再干一會兒……」

已經秋天了,天黑的也早了,五點多天就擦黑了,現在六點多鐘隔著二百米能看到前面一個影影灼灼的影子就不錯了。

「劉翠,別幹了,你夠累的了,對了,孫五呢!」

陳楚一提孫五,劉翠整個人一顫,陳楚嘆了口氣,不用想,用腳趾頭都明白在,孫五這小子平時不幹活,這會肯定又跑歌廳瀟洒去了,要不說他這個人不就是有病么,家裡媳婦這麼漂亮,還能幹活,他總去歌廳花錢找那個快活幹啥去?而且花的還是媳婦給他賺的錢……

不過,陳楚轉念一想,想到了自己,人家柳冰冰對他那麼好,都懷裡他的孩子了,連彩禮都沒說要,打胎都沒提一下,房子啥的更是沒問,為啥他還在外面勾三搭四的呢?

陳楚咳咳了兩手,不去想這些了,再想就把自己給賣了,忙一把抓住劉翠的鐮墊的,你別幹了……」

劉翠忙站了起來,不禁一愣,因為陳楚?

?經比她高了。

劉翠一米六八左右,而陳楚已經一米七二了,高了少半個頭差不多。

劉翠不禁搖搖頭,心裡此起彼伏的,心想昨天他還像是個半大小子似的,自己把他當成孩子看待,總是愛護他,而現在竟然一下成了男子漢了,而自己……

劉翠不禁有些傷感,想起陳楚搞的一個有一個對象,她其實一直在暗中觀察,從徐紅,還有那小蓮,還有傳出他跟柳冰冰等等一些事兒,昨天,王小燕還去他那裡了,劉翠都暗暗的知道,不禁低著頭不說話。

陳楚抓她的手,劉翠啊的一聲,陳楚忙掏出手機看,手機的光束照過去,只見劉翠帶著手套的手,那手套已經磨爛了,手上還出現了不少的口子。

陳楚心裡不是滋味,忙問道:「你咋不換個手套啊,一副手套也沒多少錢……」

劉翠淡淡笑道:「這手套還沒壞,回去縫縫補補的還能用……」

「還用啥了,趕緊扔了吧!」陳楚說著忙把自己的皮手套遞給劉翠。

這也是他在瀚城買的,那幾頭砍人的時候用的,戴上皮手套沒有指紋不說,而且把刀跟手系在一起,不容易磕飛,打群架,手裡的傢伙就是自己的命了。

劉翠不要,兩手推脫著說:「帶,帶你的這東西幹不了活……再說了,給你磨壞了……」她正說著,陳楚已經一把從後面摟住她。

她掙扎了幾下,也就不動了,她畢竟是個女人,再堅強的女人,內心亦是脆弱的,不僅好多的苦澀都蔓延開來,對陳楚她亦是有些思念的,人非草木,而草木皆然有情,何況人了。

哪怕是個小姐,她再麻木,跟男人睡一晚上,亦是有情的,何況劉翠又是一個特別的重情義的女人,陳楚受傷的時候,她大中午的一個女人背了陳楚二十里,走了二十里的山路一直背陳楚到縣醫院,不用說別人,就連那裡的護護士大夫都感動了,後來知道只是鄰居,不然還以為是他的親姐姐了。

此時,陳楚抱著劉翠,兩手環繞在她前胸,臉貼著她的面頰,嘴在她耳邊只淡淡的輕輕的說了一句:「我想你了……」

劉翠哭了,受傷的手擦了擦眼淚。

下一秒她兩腳離地,騰空而起,陳楚已經抱著她往前走去。

「別……別去小樹林……」劉翠知道陳楚要幹啥,忙推脫他說:「陳楚,別讓人看見我們,不好,你現在是副村長了,別這樣,那啥,咱去……去……」

陳楚忽然笑了笑說:「去井坑咋樣?」

劉翠沒說話,想了想只嗯的點了點頭。

陳楚在她圓滾滾的屁股上啪啪的拍了兩把,劉翠更是羞臊的不得了。

……

兩人來到潘鳳家的地里,直接找到了井坑,陳楚用手機照了照,潘鳳說的不錯,這裡面還真相是個葫蘆似的,外面口小,裡面不小,而裡面還有兩捆苞米桿兒,陳楚心想,肯定是潘鳳跟徐國忠這些人搞破鞋的時候藏在裡面的。

潘鳳經常跟人家搞破鞋,可能有很多次都在這井坑裡辦完事了吧……

陳楚想著,先跳進去了。

劉翠還小聲說:「你小心點。」

隨後,劉翠坐在井坑邊上,四下看了看,這才往裡面下,而陳楚已經抱住了她的屁股,井坑雖然洞口小,但是挺聚光的,外面的光線照射進來,還有些光亮了。

陳楚看著劉翠就忍不住抱著她在她的大脖子上啃了起來,還親她的嘴。

劉翠亦是回應著她,她畢竟是個女人,孫五基本上不碰她,她也有需要,她心裡亦是在掙扎著,一邊想著不能對不起自己的丈夫,一邊又憋著的好難受,最後還是被陳楚弄的繳械了。

她已經渾身發軟,而且下面都濕潤了。

「陳楚……你,你……」劉翠說著忽然扭捏了起來。

陳楚親了親她的嘴唇說:「怎麼了,寶貝。」

「你能不能別干我了,我……我總感覺這樣不好,我畢竟是有男人有孩子的女人,咱們就親一親,抱一抱……」

「不行。」陳楚已經慾火焚身了,摸著黑把劉翠翻轉過去,兩腿分開她的大腿,自己亦是解開褲帶,掏出了下面的傢伙,在劉翠的溝子處磨蹭了幾下,隨即扒掉了她的褲子跟褲衩,直接幹了進去。

不再有前奏,陳楚就像是秋後的蕭瑟的秋風,蕭殺一切,收割一切。

劉翠被頂的屁股一撅一撅的,她兩手扶著井坑的邊緣,感覺下面一陣陣的疼痛,畢竟是好久沒做這個了,爽是爽,不過她感覺自己很羞恥。

但是被陳楚一臉幹了二十幾分鐘,劉翠忍不住了,陳楚知道她要噴了,情急之下把褲子踢踏了下去。

果然,劉翠呲呲呲呲的噴了陳楚一褲襠,陳楚只看到她小麥色的屁股一起一伏的,激動的像是要痙攣似的。

而陳楚兩手扶住她的腰,更是狠狠的拍擊著,啪啪啪的聲音像是爆豆似的。

劉翠的屁股被拍擊的里啪啦的,最後陳楚猛衝刺一陣,終於身體一陣僵直,像是一隻彎鉤大蝦似的,全部噴射進了劉翠的身體里去。

「啊……」劉翠被那滾燙的液體燙的亦是有些渾身麻木。

她緊緊咬住嘴唇,忽然回頭沖陳楚說:「親親我……」

陳楚下面還頂在她濕漉漉的屁股下面,不過嘴已經親住了她的小嘴兒,狠狠的吸允著,不知過了多時,劉翠才呼出口氣,覺得自己欲仙欲死的。

兩人繾綣了好一陣,劉翠這才擦乾淨了身子沖陳楚說:「咱出去吧……」

陳楚也點點頭,本來他還想再看劉翠一次,不過看看時間已經快七點十分了,八點潘鳳還要來這裡,自己跟劉翠的事兒別讓別人發現了,就劉翠那性格,跟自己的事兒萬一被其他人知道了,那她不得做出偏激的事兒啊。

陳楚也擦好了下身,想了想還是推著劉翠的屁股讓她先出去,隨後自己又爬了上去。

這井坑有兩米多深,不過對於陳楚根本不費啥事兒了。

陳楚往上推著劉翠屁股的時候,感覺手感亦是很好。

劉翠從井坑爬了出來,隨後是陳楚,不過兩人剛出來就傻了,見眼前有個人,而那人身材婀娜,而且年歲不大,相貌一般,但是大腿修長,在夜光里仿若是劉翠年輕時候的樣子。

至少跟劉翠有那麼幾分相像,只見那女孩兒哭了兩聲,指著陳楚跟劉翠說:「陳楚,老嬸兒,你……你們……嗚嗚……」

劉翠傻了,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孫媛,自己的侄女。

陳楚愣了愣,見孫媛扭動著屁股跑,他忙緊追兩步一把抱住了孫媛。

孫媛哭鬧著:「陳楚,你放開我,你快放開我……」陳楚就是不鬆手。

孫媛哭了:「陳楚,你……你糙了我老嬸兒,你……你還干過我,你還說要娶我,你到底想咋的?」

……

孫媛本來是給老嬸兒送水來著,她跟劉翠關係特別好,劉翠也特別的關心這個侄女了。

而孫媛出落的也和劉翠相似幾分,高高的個,小麥色的皮膚,圓滾滾的大屁股,那大屁股蛋,還有溝子是那樣的大和深。

等孫媛到了地頭,沒見到老嬸兒,卻遠遠的看到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走著。

孫媛好奇,在夜裡躡手躡腳的跟著,都是一馬平川的,孫媛離他們五六十米,而黑乎乎的亦是只能看到一個影子了,最後看到都鑽到了潘鳳家的井坑子里去了。

孫媛跟陳楚經歷過半個晚上的男女之事,也明白了一點,遂好奇跟了上去,不過井坑裡傳來了一陣**,跟男人的呼哧呼哧的喘息聲,並且那女人分明是自己老嬸兒的聲音,還說今天不讓陳楚干。

而陳楚還說不行,不一會兒,兩人都是呻吟聲加重,喘息聲加重了。

孫媛不由得面紅耳赤,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一個是自己的老嬸兒,一個是要娶自己當老婆的陳楚。

他一時無語了,急的都想哭出來。

等兩人完事都爬出來了,她看清了兩人的面目,她心裡亂極了,腦袋嗡嗡的,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哭著想跑開。

這時,陳楚已經抱住了她的身子,她再掙扎也沒有男人的力氣大,不禁羞紅的臉說:「陳楚,你放手……你快放手,你流氓……」

陳楚索性豁出去了,當著劉翠的面就把孫媛按到了,一口堵住了她的嘴,狠狠的親著孫媛的嘴。

親了一會兒,孫媛老實了,已經放棄了掙扎,而且手還下意識的摸著陳楚的頭髮。

陳楚停下來,剛才親的他都有些呼吸不暢了,摸了摸孫媛的臉蛋說:「寶貝……你別著急,你聽我說……」

孫媛都哭了,心想你還說個屁啊,剛乾完我老嬸兒現在又親我?你還有什麼可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