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笑傲江湖之天下第一劍>第三十一章日月神教分舵舵主駕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日月神教分舵舵主駕臨

小說:笑傲江湖之天下第一劍| 作者:愚者絕唱| 類別:網遊動漫

兩名青年先後飛縱上擂台,互相一報名,便里啪啦的打在一起,過了一時三刻,一人被另一人一腳踢下擂台,然後得意洋洋的道了聲:「承讓」。

馬上,又有一人縱上擂台,兩人大戰起來。

前面的數場比武,乏陳可言,都是一些初出茅廬的青少年俠士,他們有的連名號都沒有,不過是藉此比武招親的機會,上台挑戰露臉,顯顯身手罷了。

當一名光頭和尚縱上擂台,只用了一招,便把對手扇下擂台後,眾人的精神方才一振,看著擂台上那一點也沒有和尚模樣的光頭大漢對著地方抱了抱拳,聲若洪鐘道:「我乃酒肉和尚大元,因為喜好喝酒吃肉,被師門趕下山來,心裡正揣摩著該去哪裡混頓酒肉吃,沒想到就遇到了天狼堡比武招親;嘿嘿,我看這天狼堡的小娘子長的很漂亮,心裡也有些發癢,所以就上來打打擂,比比武,如果台下諸位勝過我便罷,如果沒人能打贏我,我大元正好取了這漂亮的小娘子,在這天狼堡中安家生娃,哈哈哈哈哈。」

光頭大漢的一番話,引得台下一片鬨笑,台上的江夫人母女、白管家三人卻連連皺眉,特別是江夫人的女兒,更是把小嘴撅的老高,都快能掛個小油瓶了。

她從小貴為天狼堡的千金小姐,堡中所有人都哄著她,讓著她,除了父母,根本沒有一個人敢得罪她,雖然因為經常有江湖豪傑來串門,讓她養成了大大咧咧的豪爽性情,可只要一想到這麼一個酒肉和尚也想要娶自己,她的心中就大為不爽。

不過,自從父親去世這幾個月里,她懂事了不少,心中也知道母親的難處,所以只是撅了撅小嘴,並沒有說什麼。

台下的江湖豪傑,來自五湖四海,見多識廣,自從光頭和尚一上台,就有人認出了他的來歷,當光頭大漢說完話,立刻有一名滿臉絡腮鬍子的漢子蹦上了擂台,大笑道:「你這大元和尚,不在莆田少林寺好好吃齋念佛,一門心思想著酒肉,合該你被趕下山來,來來來,咱倆練練,早就聽說你大元和尚的金剛掌威力不凡,也讓我鐵沙掌見識見識。」

這個漢子皮膚黝黑,跟一大塊黑炭似的,酒肉和尚大元的肌膚雖然比不得大家閨秀那般白嫩,但與對面黑黑壯壯的漢子一比,立刻顯的白了很多,甚至都有些白白胖胖的感覺,兩人站在擂台上,同樣的身高體壯,卻又黑白分明,也算是奇葩一景了。

「你個黑炭也上來打擂,不怕江小姐半夜起床,把你當作是鬼?」酒肉和尚大元嘿然一笑,大步一邁,瞬息跨過丈許距離,來到黑壯漢子面前,抬頭一掌,對著黑壯漢子的面門劈頭蓋臉的打去,掌風呼嘯,低沉有力。

「你個混蛋,竟然偷襲!」黑壯漢子一聲驚呼,自地上一蹦而起,以毫釐之差閃過酒肉和尚大元的攻擊,一個跟斗翻到酒肉和尚大元的背後,半空扭腰轉身,對著酒肉和尚的後腦勺就是一掌。

酒肉和尚大元跨步轉身,反手一掌,與黑壯漢子的手掌對撞在一起。

砰!

一聲低沉的悶響傳來,一片旋風隨之蕩漾開來。

兩人都是練掌之人,且所練掌法全都以勢大力沉為主,這一打起來,就跟兩柄鐵鎚碰撞在一起,砰砰砰砰,響亮帶勁,勁風凜冽,直吹的衣袂飄飄,氣勢不凡。

打了半晌,兩人竟然是個平分秋色的場面,台下眾人一陣陣起鬨呼吼,倒是把這場比武襯托的十分激烈。

這麼一會兒,高陽也自台下眾人的口中得知了那使用鐵砂掌之人,叫做鐵雄,武林中人稱其為「鐵掌」,一套內外相合的鐵砂掌剛烈威猛,凜冽絕倫,摧肢斷骨,最是兇悍,乃是附近幾省中赫赫有名的高手,只比天狼堡那死去的堡主略差那麼幾籌。

而能與「鐵掌」鐵雄平分秋色的酒肉和尚大元,以前威名不顯,只有少數一些人方知其名,現在這一場比武下來,其威名定然會不徑自走,遠揚武林。

高陽靜靜的端坐在椅子上,看著兩人的比武,心中暗忖道:「這兩人倒也有些能耐,但既然連天狼堡那死去的主人都比不上,只怕比起五嶽劍派掌門、少林武當掌教、日月神教教主那一撥頂尖人物要差出不少也不知那青城派余矮子的武功如何,算是武林中第幾流層次,真是有些迫不及待啊」

正當高陽有些百無聊賴,遠處武場大門的地方陡然傳來一陣騷動,一隊身穿黑色勁裝、背負長刀的精壯漢子闖了進來,中間一名褐色勁裝的威猛漢子大步昂揚,氣勢不凡,一張剛硬的面孔帶著幾分桀驁之色,一雙虎目如鷹如隼。

在這名威猛大漢的周圍,聚攏著三男一女四名人物,個個目光湛湛,精氣勃發,顯然都是高手。

「這些人是誰?該不會是」

高陽心中暗自猜測,很快就感覺到台上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轉頭看去,就見江夫人看著自己的眼神閃過一絲焦慮,隨之暗暗點了點頭,他立刻恍然大悟,暗道:「還真是那兩大勢力中的一方,看他們身穿勁裝,背負長刀,完全一副江湖幫派的打扮模樣,顯然不可能是錦衣衛的人,那只有是日月神教福建省分舵舵主孫元慶了,看其氣勢沉穩如山,步伐如鼓點聲聲,定然是個威嚴霸道的人物,而其身周的三男一女,也都氣勢不凡,只怕就是江夫人所說的能與他死去夫君相抗衡的高手了;日月神教果然不愧是能與朝廷作對的龐大勢力,一方分舵都有如此實力,真是不容小窺。」

「哼,日月神教福建分舵舵主駕臨,你等二人還不快點給滾下擂台!」

隨著一聲震動眾人耳膜的暴喝,孫元慶身周三男一女中的一名精瘦如猴的中年男子自人群中飛竄而起,如鷹掠空,登上擂台,尚在半空,雙手已經擰撐成爪,向著酒肉和尚大元、鐵掌鐵雄二人抓去,爪勢凌烈無匹,如利劍穿空。

擂台上正在交手的兩人根本沒有注意到台下的騷動,此時突然蹦出一個人來,還毫不客氣的呵斥著,這讓兩人頓時暴怒無比。

「找死!」

「給我滾!」

隨著兩聲暴吼,四隻骨節粗大的手掌自糾纏中轉瞬分開,凌空斗轉,上下拍擊,迎向來人雙爪。

「里啪啦」一陣爆鳴,三個人,一雙利爪,四隻手掌,轉瞬交手七八次,竟是不分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