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夜君王>章九 最佳人選
小說:| 作者:| 類別:

章九 最佳人選

小說:永夜君王| 作者:煙雨江南| 類別:玄幻魔法

千夜的龐大艦隊駛出中立之地,在虛空中調整方向,朝著遠離太陽的世界下層飛去。

英靈殿居中,為首的是帝國新銳戰巡,護衛艦分散周圍警戒,高速運輸船則是緊跟著英靈殿。遠遠看過去,英靈殿背脊上片片動力帆揚起,帆面微微波動,就如真正的虛空巨獸,緩緩遊動著。

如果把這支艦隊比作魚群,那麼英靈殿就是一頭巨鯨,戰巡則是小鯊魚,至於其它的,無論大小,統統可以歸入雜魚一列。其實區區兩千人的部隊,英靈殿完全裝得下,甚至兩萬人也能輕鬆容納。只是這支部隊剛剛組建,裡面有不少千夜並不熟悉的人,也就不想讓他們知道太多英靈殿的內部情報。

艦隊在虛空中行駛數日,前方隱隱出現一片大陸的輪廓。

千夜站在指揮室里,正對著牆面上掛著的一張墉陸巨幅地圖,上面密密麻麻布滿標記,看地圖一角的註釋,這份地圖是去年十二月剛完成的最新版本。此外地圖上還有個醒目的骷髏頭警示標誌,這是帝國軍部絕密資料的標識,私自持有者斬。

地圖自然還是軍用的最佳,準確度和完整性絕非黑市渠道上流通的可比,這份墉陸地圖,是宋子寧通過關係從帝國軍部弄出來的,隨著那批軍需補給一起運到了中立之地。此類絕密資料,以宋子寧現在的地位手段,搞到也不是很難。

千夜在地圖上一點一點的細看,好不容易才找到鄭國的位置,然後又以鄭國為中心,向周圍一圈一圈地檢索過去。

如果從外空俯瞰,墉陸就如一片巨大楓葉,上部分成三片,底部則是一根細而短的葉柄。在墉陸周圍,還有無數細小浮島,都是墉陸形成時所餘下的殘塊。浮島絕大多數都是無人島,只有少數離主陸塊近的,被納入墉陸的保護層,才能夠居住。

鄭國就位於楓葉一處葉片的尖端,除了主陸上一片領土,陸外還有數以百計小島,其中十多個是有人居住的浮島。鄭國的資料要格外詳細些,看來宋子寧也是下了不少功夫。不過地圖本身涵蓋的信息就有限,還需要進一步的了解。

僅僅從位置上看,鄭國是個不錯的踏板。它的大小相當於帝國三個行省,另外所有外島加在一起也有一個行省大小。

就面積來說,也算不小了,趙閥目前也不過是兩省之地,正在努力經營第三個行省。即使下層大陸和中層大陸仍有區別,但能夠打下這麼大一份基業,鄭國先人可見神勇。

在整個墉陸而言,鄭國算是中等勢力,不大也不小。它偏居一隅,很難向腹地擴張,但同樣接壤的勢力也少,免去比鄰皆敵的局面,也相對安全。

墉陸各族混居,最大的勢力是名為吞格帝國的國家,位於大陸中部。這個國家內部由大大小小的部落組成,除了皇帝之外,長者議會也握有相當大的權利。

千夜對吞格帝國有了些興趣,以他的經驗,構成帝國的幾個大部落應該都是狼人部落,也就是說,在狼人自己的主陸塊之外,他們在墉陸上也是佔據了主導地位。

千夜手撫下巴,自語道:「一個狼人統治的大陸?有點意思!」

千年以來,狼人在黑暗種族中日漸勢微,大秦帝國內部對此早有深入研究,並且得出結論。狼人原始的戰鬥方式和天賦能力,並不能令他們在面對魔裔或血族時佔據優勢,同時他們固執的天性又在接受新事物上顯得十分遲鈍。失去聖山後,也即是說沒有了一個絕對權威之後,這個弱點被放大。

時至今日,想要回歸最古老傳統的先祖派依舊在狼人中有極大的影響力,甚至群峰之巔對此也無能為力。

狼人習慣於部落制,哪怕是形成國度,其實也是一群部落湊成,基本是一盤散沙。就國家動員力而言,狼人和血族魔裔根本就不在一個層級上。

部落制度的落後,在大秦學過點正統歷史學課程的人都很清楚。血族十二古老氏族近年來也多有變革,可狼人還在堅持最古老的那一套。

在這種情況下,狼人都能佔據墉陸的主導權,就很有意思了。

千夜開始思索,有什麼資源或是環境是對狼人特別有用,而對其它種族來說形同雞肋的。也許墉陸上就有著對狼人來說特別重要的東西,這樣才能解釋他們跑到墉陸還深深紮下根來的原因。

正思索之際,指揮室房門敲響,一名侍從走進,說:「千夜大人,先期派出去的聯絡員已經回來了,就在外面等您。您看什麼時候有空見?」

「已經回來了?很好,帶他去會議室,我馬上就到。」千夜吩咐完,又看了眼地圖,才向會議室走去。

會議室內坐著數人,其中一個灰頭髮的年輕人,明顯局促不安,外加走神。看到千夜進來,他還獃獃坐著,直到旁邊人用力捅了捅他,他才反應過來,急忙起身行禮,道:「晚輩南若懷,見過千夜前輩!」

千夜頓時有些哭笑不得,長這麼大以來,還是第一次被人叫前輩。他摸摸自己面頰,觸手如玉,溫潤滑膩,沒有一點鬍鬚,為什麼會被人看得如此之老?

旁邊人又使勁捅了捅南若懷,附耳說了幾句,他啊的一聲,才省悟過來,滿臉脹得通紅,一禮到地,道:「對不起,千夜大人,我剛剛實在是心急如焚,口不擇言,望千夜大人不要怪罪,我……我真的是……」

南若懷說著說著,急得眼淚都要下來了,往地上一撲,竟然要跪下。

千夜哭笑不得,原力一動,就把南若懷提了起來,微笑道:「不要緊張,有什麼話好好說。」

南若懷這才稍稍鎮定,回到原位坐下,低頭不語,雙手緊緊抓著衣襟。他現在也意識到,方才表現實在糟糕,然而要怎樣才能彌補一二,卻又是一片茫然,只能少說少錯,不說不錯。

千夜心裡不由搖了搖頭,他在大秦接觸到的年輕貴族,哪怕宋閥宋子齊之流,端起姿態的時候也是大家風度,從未見過南若懷這個樣子的。

他放柔聲音,道:「現在好好說罷,你是誰,來見我是為了什麼?」

「我……家父是鄭王,按年紀敘,我排第三十一位,下面還有九個弟弟。不過,我是庶出……」南若懷越說到後來,聲音越低。

千夜看看陪著南若懷一起來的情報主官,眼中滿是讚許。

這南若懷天資還行,修為也不低,可是性格懦弱,明顯也沒什麼見識閱歷,最關鍵還是庶出。鄭國朝堂制度基本是照抄大秦,關於王位繼承更是重中之重。在大秦的繼承製度中,帝室所謂庶出指的是妃位以下女人所生孩子,除非他們的母親日後被封為妃,否則原則上是沒有資格繼承大統的。

而後宮的名位其實和前朝也沒什麼區別,無非是家族實力或者個人實力,若兩者都沒有,又如何能讓人口服心服?皓帝當年繼位前後引起無數非議,很大一部分原因也在於此,這還是肅帝生前禪位、臨朝聽政的結果。即位之後,皓帝也蟄伏多年,直到近日才徹底收攏所有朝政。

越是小國,越是看重製度。這南若懷如此懦弱,想來是多年以來被欺負得狠了。

他母族沒有勢力,自己也沒主見,但畢竟是鄭王血脈,天資也算不錯,成就戰將不是問題,無須擔心短命。對千夜來說,這南若懷實是最佳人選,真難為情報部門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這樣條件的對象。

千夜和南若懷又聊了幾句,問了問他家中母族的情況,就讓他先退下去,然後望向情報官。

情報官三十齣頭年紀,相貌平平無奇,一雙狹長的小眼睛,嘴唇也薄薄的,屬於放在人群中就會被忽略的那種人。

千夜看著他,雙瞳泛起藍色,瞳孔中清晰映出情報官的身影。情報官臉色瞬間大變,全身繃緊,旋即緩緩放鬆。

千夜點了點頭,眼中藍意斂去,道:「修為不錯,前途也很好。你叫什麼名字?」

「小人宋倫,自幼父母雙亡,以前幫七少辦事,後來得七少賜姓宋。前段時間隨子寧少爺到的中立之地,開始為暗火辦事。」

千夜點頭,能得宋子寧賜姓,說明宋倫是真正的心腹了。而且這人確實才幹出眾。

「南若懷這件事,辦得不錯,也難為你這麼短時間就找出這個人來。他是怎麼同意過來見我的?」

宋倫道:「這事容易。象這種沒經歷過風雨的公子哥,使點小小手段,也就從了。」

宋倫詳細敘述一遍過程。其實他是帶了人,在南若懷出去打獵散心時,直接把人拿下。南若懷確實絲毫不受重視,打獵就只有一個隨從在旁,還是自小就養大的。此次鄭王重病,諸子爭位的風波,也絲毫沒有波及到他。既沒有王子來迫害他,也沒有大臣投靠,甚至連一點試探都沒有。南若懷完全就是被忽略的狀態。

宋倫稍一恐嚇,南若懷就滿口答應,引兵入鄭這件事的後果,他考慮了也沒有用。至於來見千夜,南若懷也沒半點異議,並且自嘲地說:「我就是打獵一去不歸,也不會有人記掛或追究的。出來幾天算什麼?」

千夜聽了,不禁笑道:「這小傢伙想得還挺明白的。」

宋倫道:「由不得他想不明白。不明白的話就換人,鄭王別的不行,孩子還是挺多的,總有人可以。就算王子不行,公主也有不少,再退一步,駙馬們也可以。」

「說的也是。」千夜點頭,思索片刻,道:「那你就先跟著南若懷,教教他怎麼做事。如果他真成了鄭王,總不能把個好好的鄭國給搞垮了。」

宋倫有些驚訝,問:「您不打算取鄭國土地?」

千夜道:「取一部分,夠用即可。墉陸這麼大,何必局促在這個角落?」

本章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永夜君王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