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夜君王>章二十七 強者突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章二十七 強者突擊

小說:永夜君王| 作者:煙雨江南| 類別:玄幻魔法

塔城的新軍已經基本整訓完畢,另外鄭國國內大局也漸漸明朗。千夜在建立西征走廊地帶的過程中,順手把二王子的殘餘勢力打掃乾淨。讓那些對他武力將信將疑的人徹底失聲。

而其他王子也不是手握禁軍的南若懷的對手,連吃敗仗,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兩三個死硬派還在頑抗。明眼人都知道,這些王子們大勢已去,就是打贏了一兩仗也沒用,哪怕消滅了整個禁軍,千夜也會掉回頭來把他們給滅了。

大局既已清晰,反抗的人就少了很多,千夜也就無須把大量傭兵撒下去維持佔領。他在旭東島留了三千人,遼城留了兩千,其餘五千傭兵全都調到塔城。與此同時,千夜也派人返回中立之地,再調兩萬傭兵過來,同時命暗火增募五萬新兵,開始培訓。

這段時間千夜除了處理軍務,修鍊也是日夜不停,黎明原力突飛猛進,臨到西征起兵前三日時,千夜九處原力漩渦均已修鍊圓滿。

此刻他內視可見原力漩渦中如同一片金色光海,原力已經濃郁到了極處,緩緩流淌旋轉,裡面更是充斥著無數金色顆粒。原力漩渦之上,處處燃著金色光焰,極為炙熱。

這樣的原力漩渦,已經進無可進,哪怕用宋氏古卷再精心打磨,凝鍊出的原力也不會再被吸收。現在的千夜,只要再往前輕踏一小步,就可以跨過神將天關,成就帝國也無多少人的大業。

然而就在突破之際,千夜愕然發現了一個要命的問題!

正是因為原力漩渦內晨曦啟明太過純粹的緣故,那些金色原液密度極高,期間星星點點已是天然晶化現象,想要把它們再度凝鍊,全部由液凝晶,談何容易?至少千夜嘗試時,盡了全力,也沒能將原液壓縮至足以凝晶的地步。

也即是說,靠他自己,恐怕是永遠都踏不破神將天關了。

發現這一點時,千夜呆了好一會兒,世人修聊都是原力不夠純凈,沒想到太過純粹也會有反效果。

愣過之後千夜倒也不沮喪,當年他因舊傷,每一級需要常人數倍原力,那時連升戰將都渺茫,不也過來了。如果靠一已之力不行,那再找外部機遇就是。

千夜行將西征的消息傳遍鄭國,朝堂上眾臣反應不一,然而主流聲音竟是反對。

幾日以來,以首輔為首的眾臣,一力勸南若懷想辦法阻止千夜西征,甚至言辭已經激烈到形同當面爭吵的地步。

首輔主張是,一旦千夜西征成功,那麼大迴廊勢必盡落他手,鄭國整個出口都將被堵死,再也沒有擴張之途。如此一來,未來前途何在?

看著下方一個個慷慨激昂的大臣,高居寶座的南若懷只覺又好氣,又是可笑。

鄭國最近數十年來,西境對上黑暗種族敗多勝少,全是靠著塔城防禦體系死撐,都被黑暗種族把要塞修到了家門口了,還擴張?塔城能保到現在,還是靠徐敬軒這個大將之才。若是換了個人,怕是黑暗種族已經如潮水般湧入。

現在這些文臣們一個個卻是生怕千夜佔了便宜,自己拿不到的東西,也不許別人去拿。大概就是這些人的心態了。

想到這裡,南若懷不動聲色,平靜地問:「那本王要如何阻止呢?」

當下眾臣獻策,什麼花樣都有,甚至還有與黑暗種族裡應外和,內外夾擊的。這真是為了弄死千夜,無所不用其極的節奏。

南若懷安靜聽著,直到各大臣說得口乾舌燥,不得不告一段落的時候,方道:「各位所獻之策都很好。那麼現在,有哪位願意帶兵出征,把塔城替本王收回來?」

朝堂之上,忽然一片寂靜。

身在塔城的千夜自是不知道鄭國朝堂上的這些小插曲,鄭國國內的動向在他心中根本就不重要。

西征當日,千夜也沒搞什麼儀式,只是如常發令,集結的大軍按計劃一部一部出發。至於激勵士氣,什麼樣的演說也比不上空中成群結澆吹力。

在黑暗種族和人族要塞群的中間地帶,因為常年作為戰場,基本上沒有人煙,也沒有黑暗種族部落生存。有的只是在中間地帶遊盪,試圖獵殺點什麼的荒野獵人。他們兇殘而狡猾,時刻尋覓著機會。

然而在千夜的空中艦隊面前,任何荒野獵人都變成了獵物,看著頭頂一片片呼嘯而過的龐大陰影,這些獵人,無論人族還是黑暗種族,都只能拚命地隱藏自己,祈求不被發現。

大迴廊的入口開始了前所未有的震動,艦炮的轟鳴撼動群山,大地也在戰慄,一座座石堡轟然崩塌,一處處小要塞在從天而降的炮彈中陷入火海。石堡和要塞的守軍倉皇而逃,可是等待著他們的是低空盤旋的炮艇,以及乘坐運輸船提前在要塞外降落的傭兵。

空降的傭兵數量不多,但格外兇狠,火力更是濃密得不象話,百餘人的小部隊,火力竟壓得五六百人的要塞守衛部隊抬不起頭來。

後路被截斷,許多黑暗種族凶性發作,悍然向傭兵們發起衝鋒。他們一向看不起人族,總覺得鄭國戰士是懦弱和膽怯的代表,無論多少軍隊,只要一個衝鋒就能把他們衝垮。

然而他們不知道,這一次站在他們面前的,不是鄭國軍隊,而是千夜的暗火傭兵。

格外兇猛的火力在半途就收割了大部分黑暗戰士,狼人那引以為豪的短途衝刺在狂風驟雨般的金屬射流面前就像是個笑話。一頭頭狼人中途栽倒,身上至少都帶了幾十個彈孔。

五百多黑暗戰士,等衝到防線前時已經只剩下百餘名。黑暗戰士並未氣餒,而是更加興奮,催動自己進入嗜血狀態。在過往經驗中,只要衝入人族防線,十幾個黑暗戰士就能擊敗上百名人族戰士。近距肉搏,一向是狼人的天下。

雖然被狼人沖入防線,傭兵們卻毫不驚慌,紛紛拋下原力槍,拔出佩刀長劍,縱身而上。

殘餘的黑暗戰士瞬間只覺得撞上了一堵金屬牆壁,他們的刀劍利爪根本奈何不得傭兵身上的重甲,而反過來,傭兵的力量大得超乎想象,幾乎一刀就能將一個狼人劈開大半。

僅僅一個反衝鋒,還能站著的黑暗戰士就剩下十幾個了。他們不過多活了十幾秒,就在傭兵們第二次反擊中被斬殺。

類似的情景在大迴廊前端各處上演,千夜的部隊不斷突擊,擊毀城堡,攔截逃敵,將兩座大要塞外圍的據點一個個拔除。艦隊、運輸船和地面傭兵之間的配合十分默契,層次分明,一口一口蠶食著黑暗種族的部隊。

這一切進行得太過迅速,以至於兩座要塞里的狼人們都沒有完全反應過來究竟發生了什麼時,大部分外圍小要塞和石堡就已陷落,多達上萬的黑暗戰士或死或被俘。

要塞指揮官的指令姍姍來遲,就地組織有效反攻是不可能的,唯一選擇是城外據點的部隊先召回要塞,但是在暗火艦隊的全力攔截下,也只有半數能夠成功撤退。

直到入夜時分,第一天的突擊才算告一段落。等到各將軍將戰果統計匯總,呈報上來時,千夜也是精神一振。

此次戰鬥共拔除外圍據點四十餘個,殲滅黑暗種族部隊一萬五千餘,其中有六千多的俘虜。俘虜大部分是狼人,也有少數的蛛魔和血族。

這樣一來,兩個大要塞內的守軍雖然還有兩萬多人,但是失去外圍屏障,又少了這一萬五千的戰士,進攻難度已經降低了很多。

徐敬軒趕來見千夜時,整個人眼圈已經深深陷了下去,顯得疲累已極。不過他精神十分亢奮,帶來了兩座要塞的布防圖,彙報進攻方案。

他拿出的方案十分詳細和周全,甚至已經把艦隊優勢充分考慮在內。按照他的計劃,攻打要塞,需要付出兩三千人的犧牲。

按理說,攻打這麼大的要塞,才傷亡這麼點人,完全可以接受。不過千夜點了點要塞主炮的標識,問:「你把主要精力都放在這裡?」

「是的,大人。按照已有情報,只有您戰巡的火力能夠摧毀這座主炮,同時抵禦它的轟擊。在這期間,必須有足夠支援火力同時壓制城中的其它炮塔,以防它們集火戰巡。」

千夜點了點頭,道:「這座炮塔交給我,你再修改一次方案吧。」

「大人,您……」

「照此執行。」

「是!」徐敬軒匆匆而去,心情惶恐中又有些興奮,他終於能夠看到千夜出手了!

千夜剛才那句話,用戰術用語來說就是強者突擊。雖然理論上強者決定戰場結果,但真打起仗來,強者突擊反而不是個常規選項,更少有人開局就擺上頂尖戰力。尤其對面是固定陣地的情況下,很難預判危險等級。一旦出點什麼岔子,戰局直接就崩了。

徐敬軒雖然早就知道千夜厲害,可是孤身突入要塞殲滅主炮,這樣的舉動,就是劉中遠還活著,也不敢嘗試。

第二日清晨,當晨光照亮大地,暗火艦隊已經再度升空,如烏雲壓頂,撲向要塞狼牙。

艦隊剛剛抵達要塞上空,千夜就從戰巡中一躍而下,徑自撲向要塞主炮。

而要塞中已經準備就緒的主炮一聲轟鳴,炮口噴出驚人的火光,一團熾烈火球迎面轟向千夜!

真實視野中,一道極粗的黑暗原力線撲面而來。這一炮真是極佳水準,個人目標這麼小,千夜行動又突然,居然也能準確瞄準。然而千夜身影一閃,已自原處消失,熾烈火球轟了個空,繼續向上,命中一艘走避不及的炮艇,將它的後部完全炸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