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25章仇人相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章仇人相見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固體中期,修鍊了五六年了,始終停留在入門的境界。」

王元有些懊惱的道,古武者第一個境界就是固體,一般天資出眾的人,三四年就可以跨過固體的境界;可他修鍊了五六年,依舊只是固體中期的修為。

為此,他師父都不怎麼在他身上花心思了;當初家族花費大代價才請求師傅收他為弟子,可他自己卻不爭氣,古武一路上始終沒有什麼成就。

「古武者有哪些等級?給我說說。」

莫問好奇的問道,固體境界具體是什麼概念,他並不清楚,他所知的武學體系,跟地球上的古武體現顯然不同。不過他相信,雖然體系劃分不同,但修鍊之路卻是相同的;萬法歸宗,不管走哪條路,最後都是殊途同歸。

「你不知道?」

王元有些訝異的望著莫問,以莫問的表現,古武修為應該遠在他之上才對,怎麼卻不知道古武的境界體系?就像能說出一口流利英語的人卻不認識英文字母一樣。

莫問微微頷首,並沒有解釋什麼。

「古武修鍊,第一個境界叫固體,修鍊最開始鍛煉身體,蓄養精銳;第二個境界叫內息,當修為逐漸深厚,身體精元飽滿的時候,內氣就會發生一些變化;就像呼吸,內氣開始自動呼吸,那個境界即使不主動打坐恢復內氣,內氣也會一點點自動呼吸恢復。」

王元古怪的望著莫問,卻也不多問,繼續解釋道:

「第三個境界叫通脈,丹田積累內氣逐漸充盈之後,可開始衝擊十二正經與奇經八脈,完成小周天與大周天的疏通與融合,內氣不再限于丹田,開始充斥全身。」

「第四個境界叫氣海,此境界我就知道不多了,我師父都只是通脈中期的古武者;據說若能修成氣海,那就是可以飛檐走壁,十米之外隔空傷人的大高手了1

王元眼中閃過一抹嚮往,氣海境界的古武者,那絕對超過了普通人的範疇,簡直就是武林大俠。像西門吹雪那般,一劍寒光,取人性命於百步之外。

以他的資質,恐怕一輩子都達不到那個境界。

「後面還有境界沒有?」

莫問皺了皺眉頭,所謂氣海境界,應該就是記憶中那個世界的內氣外放的古武者,疏通大周天與小周天之後,可在丹田形成氣海;那時候身體通達,內氣流轉不息,一念之間可內氣外放傷人於無形。

不過內氣外放可不是修鍊的終點,後面應該還有境界才對;不說其他,他當年的修為就遠遠超過了內氣外放的境界。

「當然還有。」王元翻了個白眼:「不過後面的境界,跟傳說沒有什麼區別,根本不是我們能夠接觸到的。據我師父所說,氣海境界之後,還有抱丹境界,胎息境界,甚至還有傳說中的金丹境界。」

「金丹知道不?通常道家所說的金丹大道,指的就是金丹境界;那是一個虛無縹緲的境界,屬於古武的極致所在;世界上,應該不存在金丹境界的古武者吧1

王元嘆了口氣,那些對他來說實在太遠,眼下他最關心的問題就是能不能在五年內突破到內息境界,成為一名真正古武者,只有內息境界的古武者,才算是入門了。

聽完王元的介紹,莫問眼中閃過一抹沉思,地球上的古武者對境界的劃分倒是跟他那個世界相似,有很多共通的地方;雖然名稱不同,但也殊途同歸。

以他那一世的境界,應該相當於古武者中的胎息境界,正是因為他突破了此境界,才敢闖入凶吉難測的迷霧山脈中;

胎息境界,放在他那個武者遍地的世界,都是大師級的人物;不過胎息也並不是極致,胎息之上,的確還有金丹境界;莫問曾今在一處荒山中,就遇見過一名金丹境界的武者;

那人舉手投足之間,就有著毀滅他的力量,的確讓他受了不小的驚嚇。

好在那人對他沒有什麼惡意,否則他根本出不了那處荒山。

一個小時之後,莫問一個翻身從單杠上跳了下來;不知不覺,天色已黑,莫問在單杠上面做了一個半小時的引體向上。

此時,王元早就在四十分鐘之前堅持不住了,從單杠上跳了下去,坐在一邊看怪物似的望著莫問;嘴角不停的抽搐著,一個半小時不停歇的做引體向上,而且臉不紅,氣不喘,跟沒事人似的,簡直就不是人!

在王元心中,已把莫問當成了內息境界的古武者,否則尋常固體境界的古武者不可能堅持如此之久。

一個內息境界的古武者,他心中想想都有些羨慕,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也能跨入這個境界。內息境界算是入了古武的大門,各方面素質都有質的飛躍;而且還可以把內息運轉至雙掌,利用內氣傷人,隨便一掌,都可以劈開石塊。

「走,食堂吃飯去。」

莫問活動了一下氣血翻滾的身體,招呼了王元一聲,就率先往食堂走去。

此時已到了晚飯的時間。

「哎,等等我。」

王元大叫一聲,急忙跟了上去。

莫問平時不怎麼與人交往,即使同一個班裡的人,雖然混了個臉熟,知道他們的名字,但卻都說不上話。只有王元,由於一起做引體向上的原因,還能跟他有些交往。

兩人走入食堂,發現食堂里已經坐滿了人,每天高強度的訓練,對食物的需求量自然很大,很多人早就餓肚子了,就等著食堂開飯。

莫問與王元領了飯之後,依舊選了一個偏僻的角落坐下。

吃飯的時間倒是很寬裕,足有十五分鐘,可以悠閑的吃。一般只有特殊訓練的時候,才會要求在幾分鐘內完成用餐。

「程少,真那麼干?那可是嚴重違反紀律埃」

一個長條桌上,圍著十幾號人;其中一名身材很高,但有些削瘦的少年小聲的說道。

他旁邊坐著一名神態慵懶的少年,長相倒是頗有些俊俏,但面色蒼白,眼袋深陷,似乎精氣神都抽空了,給人氣血虛弱之感。

面相如此之差,不是患有重病,就是縱慾過度之人。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跟莫問有著間隙的權貴少爺程顥,他跟莫問分在同一個軍區軍訓,但卻不在一個營里;所以軍訓了一個星期,莫問倒是沒有發現他。

「怕什麼!出了什麼事由我擔著,你們放手干就是,別把他弄死就成。」

程顥眼中閃過一抹陰冷,目光冷冷的望向遠處莫問吃飯的那張桌子,嘴角勾起一抹狠辣的笑容。

一個賤民而已,敢得罪他,簡直活膩了。

雖然他有些意外莫問為什麼會被華夏大學錄取,但也只當他走了狗屎運,並沒有在意。就算他有什麼關係,他也不放在心上,一個賤民而已,就算有點路子,但又能有多大?他還會怕了不成。

  • (快捷鍵:←)
  • 醫世風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