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29章中秋聯歡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章中秋聯歡會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夕陽西下,橘紅色的餘暉灑落在操場上。

半個月的緊張訓練,軍訓的學員們逐漸適應了軍區的生活,雖然一個個都晒黑了,皮膚粗糙了,但精神面貌卻好了很多,身體也結實了不少。

今天下午剛完成游泳訓練,除了一些旱鴨子類型的學員,其他人都基本過關了。

第二周的訓練至此結束,緊張的氣氛一下鬆散了很多。

莫問坐在操場的一根雙杠上,手中握著一片乾枯的樹葉,放在嘴邊吹奏著一段小曲兒。

一張簡單的枯樹葉,落在莫問手中卻像是樂器,一個個古典優雅的音符不斷跳出,連貫成一曲古韻盎然的曲子。

莫問那一世的世界跟古代封建社會差不多,女孩都會學習女紅、耕織等生活技能,男孩有條件的則詩書騎射,四書五經考取功名。

對於世家公子小姐,則會學習琴棋書畫;莫問的莫氏家族乃是最古老的武林世家,自小他就受古代文化的熏陶,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騎射之術也少有人可比。

不過他最喜歡的不是各種樂器,而是利用枯樹葉吹出特殊韻律的曲子,放在那個封建社會,就是旁門左道;但身為神醫,豈會在意這個。

以前他日夜出入深山老林,嘗百草,遠離塵世;寂寞的時候,就會撿一葉,吹一曲。

「莫問,你什麼時候會吹曲子了,很好聽哦。」

一道聲音突然從莫問身後響起,或許由於太投入,或許沒有了以前的內氣修為,莫問並沒有發現有人接近。

「秦小悠。」

莫問下意識的回頭,發現身後不知何時站著一名亭亭玉立的少女,穿著比直的軍裝,少了幾分嬌柔,多了一絲剛毅;

不是秦小悠又是何人,此時的秦小悠倒是有幾分英姿颯爽的女軍人味道。

半個月軍訓,他倒是見過秦小悠幾面;由於軍訓分區的時候學校早就安排好了,按照系院來劃分,醫學部與經濟管理系都劃分在第十九軍團軍區。

所以秦小悠才能跟莫問分在同一軍區,不過秦小悠在女兵營,他在男兵營。除了秦小悠外,跟莫問一個班的學員也都分在第十九軍團軍區;若不是秦小悠告訴他,莫問倒是也不清楚。

畢竟他對自己班上的人不熟悉,沒有幾個認識的。

「你什麼時候會吹曲子?真是人不可貌相。」

秦小悠好奇的上下打量了莫問兩眼,莫問跟她同學了三年,她都是第一次知道莫問會吹曲子,而且還如此好聽。

「你不知道的還多了。」莫問淡笑道。

「臭屁。」

秦小悠沒好氣的白了莫問一眼,不過仔細想想,她對莫問的了解還真是不多;莫問在她的印象里,是一個話不多,有點內向的人;雖然跟她做了三年好朋友,但大多都是自己找他傾述,他只是聽,很少說話。

所以莫問的事情,她除了知道他是單親家庭外,知道的還真不多。

「今天怎麼有時間跑來找我,你不是在忙那個什麼演唱會么?」莫問奇怪的問道。

他可知道秦小悠可是很忙,據說在負責組織女兵營的中秋節的節目演出,他都好幾天沒有見到秦小悠了。

明天就是中秋節,整個軍區都放假,至於四個軍訓營,會聯合起來舉行一個慶祝活動。到時候每個營都要派人上台表演,他們四營也在開始的緊張排練節目。

「不是演唱會,而是聯歡會,早就安排妥當了。」

秦小悠白了莫問一眼,自信滿滿的道,表演節目對男兵營來說或許有些頭痛,但對女兵營來說,卻是小菜一碟。

她雙手撐在雙杠上,一躍而起,身子靈巧的一翻,就與莫問並排坐在了單杠上。

「身手不錯呀。」莫問笑道。

秦小悠雖然是一個女孩,但能吃苦,經過半個月的訓練,倒是有了幾分幹練與爽朗;雖然皮膚晒黑了點,但卻多了一些野性美。

「那是,四百米障礙整個女兵營我可是排名前十。」

秦小悠輕哼一聲,微微抬起下巴,就像一個伸長脖子的驕傲天鵝。

莫問微微一笑,秦小悠雖然是個女孩,但卻很好強;以前高中的時候她就是班長,學生會主席,積极參加班上與學校的活動,學習成績也一直在年級里名列前茅。

「莫問,程顥也在第十九集團軍區,上次你打架的事情……」秦小悠語氣停頓了一下,然後有些憂心的道:「反正你小心就是,盡量一下。」

那次食堂里打架鬥毆的事情基本整個軍區都知道了,秦小悠通過一個消息靈通的姐妹那知道,似乎那件事跟程顥有關,而且目標是莫問。

望著秦小悠微微皺起的眉頭,莫問不置可否的一笑;一個程顥還不放在他眼裡,就算程顥不找他麻煩,他也會報復回去,只是目前還沒有找到報復回去的機會而已。

「他可是無惡不作的花花公子,你就不怕他?」

見莫問不溫不火的模樣,秦小悠就來氣,別人,他卻不當回事。

「怕他幹什麼,你怕他,他就不欺負你嗎?」

莫問好笑的道。

「說的也是,那個混蛋,為什麼老跟你作對呢?」

秦小悠有些不明白,程顥似乎一直跟莫問過不去,從高中時候開始就一直欺負莫問,後來還差點毀掉莫問上大學的機會。

「因為他羨慕嫉妒恨唄。」莫問笑了笑。

「羨慕嫉妒恨?」秦小悠眨巴著眼睛,不明所以的望著莫問。

「因為他羨慕我能跟堂堂一中大校花做朋友,而他不能。」莫問一本正經的道。

「死開。」

秦小悠頓時就惱了,狠狠地瞪了莫問一眼;他這麼說,難道還是她的錯不成,再說了,跟她做朋友的人可多了,怎麼程顥不找別人晦氣,就找他。

「估計是你人品有問題。」秦小悠總結道。

她卻不知道,程顥一直盯著莫問不放,還真跟她有關;若不是莫問暗中幫他,恐怕她早就落在程顥那個花花大少手中了。

「估計程顥腦洞開太大,哪根神經出錯了。」

莫問挑了挑眉頭,認真的分析著。

噗~

秦小悠一下沒忍住笑了出來,「反正你小心點,不跟你說了,我等會還要整理內務。」

「對了,明天的中秋晚會,你會上台表演嗎?」

她一把跳下單杠,眼珠子一轉,饒有興趣的望著莫問問道。

「不會。」

莫問可沒有興趣參加什麼表演。

「那我走了。」

秦小悠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優雅的轉身離開了。

晚上,莫問又是獨自一個人走出寢室,在操場上尋了一個偏僻的角落,開始練習龍虎拳。

經過半個月的修鍊,他的身體素質明顯上了一個台階,尤其是軍隊里每天高強度訓練,營養充分的食物搭配,很容易促進修鍊進度。

「莫問,不用那麼努力吧。」

身後,響起了王元的聲音,自從知道莫問也是一個古武者之後,他就經常跟莫問混在一起;畢竟他們屬於同一類人,有共同語言,尤其是莫問修為比他高,對修鍊的了解比他深。

經過幾天的交往,他就發現莫問偶爾說的話,對他修鍊很有幫助,甚至有些見解比他師父說的還精闢。

故此,但凡莫問修鍊,他都會跟著一起出來修鍊;不過莫問的努力有些讓他驚嘆,他之前也自詡很努力,可與莫問一比,恐怕就差遠了。

  • (快捷鍵:←)
  • 醫世風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