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31章五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章五怪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你難道不知道那個怪物寢室?」王元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著莫問道。

「不知道,你說說看,那個寢室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讓你反應這麼大。」

莫問自然知道那個寢室有古怪,但王元顯然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東西。

「我的天!真不知道你如何活下來的。」

王元聞言險些一頭栽在地上,望著莫問的目光都有些你很傻很天真了。

「那個寢室乃是華夏大學出了名的怪物寢室,據說有上百年歷史,屬於學校宿舍的特區,只住怪物,一般人絕對不會去那個寢室,能去那個寢室里的人,必定都是怪物。」

王元望著莫問就像在看一個火星人一般,他甚至在懷疑莫問是不是在故意逗他。

「怪物?」莫問摸了摸下巴,想起那個叫任流沙的醜陋少年,與普通人相比,他的確是一個怪物。

「不錯,據說很久以前華夏大學就劃分出了那塊特殊區域,能入住那層樓的人,都是不合群,無法與其他正常人合住的怪人。不過這幾年發生了一個怪現象,那層樓僅有的五個人居然住在了一個寢室里,往屆都是一個人住一個寢室的情況居多。」

莫問點點頭,他那間寢室的確住了五個人,而那一層樓除了他那個寢室,其他寢室都沒有人祝

「知道華大五怪的傳言不?」

王元突然神秘兮兮的湊近莫問道。

「不知道。」

莫問很配合的搖搖頭,滿足了王元那八卦的虛榮心。

「傳說中華大五怪,就是住在那個寢室里的五個怪人。他們的名氣可還在校花榜與大少榜上的人物之上,華大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暗地裡都叫他們東邪、西毒、南鬼、北魔、中人妖。」

「東邪、西毒、南鬼、北魔、中人妖?」莫問嘴角抽搐了一下,有些莞爾的搖搖頭。

「不錯,你可別小看他們,都是整個華大絕對沒有人敢惹的人物。據我一個朋友說,他們都是很厲害的古武者,一個個修為深不可測,而且性情古怪,喜怒無常,但能力卻都很逆天。」

王元見莫問不以為然,頓時翻了一個白眼,莫問簡直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對那名聲在外的五怪都不在意。豈不知華夏大學虎藏龍,能在華夏大學闖出如此名聲的人,能是簡單人物。

「他們的確都是古武者。」

對於此點,莫問倒是很贊同的點點頭,那個任流沙精通養蟲術,養蟲術如此厲害的人,內氣修為自然不會低。

不過任流沙究竟什麼修為,莫問也不知道,畢竟現在他的修為還不如人家,自然看不出什麼端倪。

「你真住在那個怪物寢室?」

王元有些懷疑的道,莫問連華大五怪都不知道,怎麼可能住在那個怪物寢室。

莫問聳聳肩,不置可否。

「這種話你對我說說就算了,可千萬別出去說,否則就鬧笑話了。」

王元翻了個白眼,見莫問不說話了,理所然的以為莫問在騙他。雖然莫問也是古武者,但與五怪相比,可就相差遠了。他那個朋友,同樣是內息境界的古武者,但說起五怪的時候,臉色都發白。

他可是知道怪物寢室有多可怕,據說那個寢室里到處都是厲鬼,陰氣很重,尋常人在那個寢室呆一晚上就會生玻而且據說南鬼的房間里擺放著大量死人的屍體,整天與死人為伴。

至於北魔,則是一個生性殘暴嗜殺的人,房間里放滿了各種各樣的人體器官,有的浸泡在液體里,有的儲存在器皿里,有的直接扔在地上;據說都是他親手殺死的人,相隔五米都能嗅到他身上的血腥殺氣。

不過傳說最可怕的是人妖,似乎同為五怪的其他四人都對人妖很忌憚,至於為什麼,王元就不知道了。

那怪物寢室光聽聞都毛骨悚然,別說住在裡面了。莫問若是真住在那個怪物寢室,還能活著來參加軍訓?反正王元第一個不信。

莫問懶得理會王元,直接走回了寢室。

不過從王元那裡,他倒是知道了那個寢室的一些傳聞,果然不是正常的地方;不過為什麼會把他分在那個寢室,他還是有些不明白,難道學校之前就知道他敢在那個寢室裡面住?

顯然不可能的事情,難道那個宿管員分寢室的時候出錯了?恐怕也不太可能,畢竟那個怪物寢室既然那麼出名,分寢室的時候不可能會出現在新生寢室分配的列表中。

難道?

莫問突然皺了皺眉頭,宿管員故意整他?或者有人想整他?

不過也說不通吶,他跟宿管員無冤無仇,為什麼整他?而且這種事情可不是開玩笑,鬧到學校里,恐怕會吃不了兜著走。

難道程顥之前就知道他會出現在華夏大學,然後買通宿管員把他弄到那個怪物寢室不成?

可之後見程顥的時候,他明明很驚訝才是,不像是之前就知道他會出現在華夏大學才是。

莫問想破腦袋都不會想到,原因會出現在沈靜身上,那個宿管員屬於沈靜的瘋狂愛慕者,當他知道莫問跟沈靜關係有些密切之後,陰暗的心理就立刻不顧一切的報復起來。

中秋節的夜晚,一輪圓圓的明月掛在天邊,格外的明亮。或許天公作美,今晚的天氣很不錯,清涼的微風在夏日裡很是愜意。

晚上七點,四個軍訓營的學員們就開始在操場上集合,此時操場中間搭建了一個簡易舞台,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各種設備都很齊全。

晚上的聯歡晚會,就將在舞台上舉行。

學員們都很興奮,畢竟緊張的訓練了半個月,高度繃緊的神經終於可以放鬆一下了。

經過半個月訓練,學員們的精神面貌早已不像來之前那樣。四個軍訓營分成四塊區域,呈扇形包圍著舞台,學員們一個個端正的坐在草地上,目光直視,隊形整整齊齊,沒有一點凌亂。

雖然會場里有兩千餘人,但操場上卻很安靜。

今晚誰都沒有穿嚴肅的軍裝,而是簡單的便服,男生穿著襯衫短褲,女孩子們穿著倒是五花八門,有穿裙子的,有穿禮服的,有穿超短褲的,甚至還有絲襪高跟,每一個人都洋溢著青與熱情。

「據說今晚女兵營準備好多節目,一個女兵營的節目就相當於三個男兵營的綜合了,今晚有眼福了。」

「是啊,女兵營可有不少漂亮的女孩子,可惜一個人的聯繫方式都沒有問道。」

「據說今晚女兵營的營花秦小悠也會登台表演,他可是我的女神。」

「切,軍區里喜歡秦小悠的人多海里去了,也不差你一個。」

「據說營花跟一個叫莫問的小子關係很曖昧,媽的,我調查了幾次,都沒有找到那個莫問,那個三連九班的人真他媽都是死鴨子嘴,什麼都不說。」

「我也是,媽的,若讓我找到那個莫問,定讓他好看。」

「別吵了,你以為你們算什麼東西,憑你們也想染指營花。」

「你什麼意思,找茬是吧……」

……

三個男兵營裡面,到處都是議論聲,但討論最多的,始終都是女兵營的營花秦小悠。

以秦小悠的優秀與好強,很短的時間內就從女兵營裡面脫穎而出,並成為了女兵營公認的營花,她的漂亮自然不用說,女兵營裡面很少有她這麼天生麗質的女孩。

但最吸引的還是她的內質,軍訓最容易展現一個人的風采,尤其是女孩子,那種外柔內剛,不服輸的勁兒很容易打動別人,她屬於既美麗又優秀的結合體。

軍訓營里,很多學員暗地裡都叫她柔骨將軍,一介女兒身,卻讓人比喻成將軍。或許很多學員心中,都把她臆想成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又能上戰場殺敵的柔骨女將軍。

可惜他們都錯了,只有莫問明白,秦小悠不是外柔內剛,而是外剛內柔。她不是一個想上戰場殺敵的女人,而是一個需要別人保護的女人,只是從來沒有人能真正保護她,所以她必須自己保護自己。

  • (快捷鍵:←)
  • 醫世風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