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32章人在天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章人在天涯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八點的時候,聯歡會正式開始,背景音樂在整個操場上響起,舞台上緩緩走出四名主持人。レ&spades思&hearts路&clubs客レ兩男兩女,女孩漂亮優雅,男的英俊高大,他們一出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其中一名白色禮服的女主持人,正是秦小悠,以前在學校里的時候,她就一直負責舉辦元旦晚會,所以今晚的聯歡會,也是由她負責舉辦。

今晚的秦小悠很美麗,可以說是整個會場最美麗的女孩,她一個人就吸引了大半的目光過去。

一襲白色熒光禮服,足下銀色高跟鞋,優雅的身材,素麗無雙的面容,宛如童話里走出的白雪公主。

秦小悠上前一步,嘴角勾起一抹淺笑:「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一段凄美的愛情故事發生后,月亮便成為了人們渴望團圓的象徵。不管你身在哪裡,是否與親人天各一方。今晚,圓月將會承載你的思念,傳遞給你思念的人……」

每一個主持人都說了一段開場白之後,節目正式開始。

每個營都準備了很多節目,通過精選之後,就能出現在今晚的舞台上。

第一個節目來自女兵營,十幾個身穿舞服的少女柔美的舞蹈,配合伴樂,女孩的柔雅之美展現的淋漓盡致。

第二個節目屬於男女配合的小品,幽默的小品很輕鬆就帶動了會場的氣氛,不時響起爆笑聲。

熱鬧歡騰的場面,處處歡聲笑語。可莫問卻沒有多少心思觀看演出,望著天邊圓潤的明月,他才驀然發現多久沒有跟媽媽一起過中秋了;上一個中秋節,似乎也是一個人過,上上個中秋節,也是一個人過……

似乎從讀書開始,他就沒有跟母親一起過中秋了。因為他的家實在太偏僻,窮山惡水,離繁華的城市太遠。那裡沒有電,沒有自來水,山裡的人過著原始的生活,別說打電話了,就是一封信都寄不到那裡。

只有寒暑假的時候,莫問才能回家一趟。至於中秋節,每一次都是他一個人過,當其他同學回家過節的時候,他總是一個人躲在宿舍里,通常一天都不出門,努力想著曾今在家裡過中秋節的情景。

他猶記得小時候過中秋節,母親把桌子搬到小院子里吃飯,然後拿出做好的月餅給他吃,幼小的他才知道原來中秋節有月餅吃。每次過中秋節,他都很開心,因為不但有月餅吃,還能聽媽媽講嫦娥與后羿的愛情故事。

他自嘲一笑,現在想想,那都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可每一個中秋,他都在不斷回憶,不斷把逐漸淡忘的記憶重新記起。

他有時候很奇怪,為什麼他能走出那個深山老林,為什麼他能到外面的城市裡上學,而且還是京都第一中學。

如果他不走出那個大山,不到外面的城市裡上學,不接觸外面的世界,而是一直陪在母親身邊,陪著她過每一個中秋,陪著她老去。娶一個溫柔嫻淑的妻子,生一堆孩子,並給母親養老送終,豈不是也很幸福?

為什麼接觸了外面的世界后,他的觀念就變了?他信誓旦旦的向母親保證一定會考上華夏大學,以後接她走出深山老林,讓她過上繁華富裕的生活。

可高考卻失敗了,他不敢回去,不敢面對母親,不敢看見她失望的眼神;所以第一次,他在暑假裡沒有回家,他在街上流浪,迷茫的不知道什麼是未來。

最後他在工地上找了一份最苦最累的工作,希望通過自己勤勞的雙手來創造未來。

此時想起,卻是如此的幼稚,如果能再選擇一次,他會毫不猶豫的回家,只要最親近的人在身邊,在哪裡不是幸福?

一隻手拍在肩膀上,把沉思中的莫問驚醒。

「喂,莫問,你在想什麼呢,怎麼魂不守舍的?」

坐在莫問旁邊的王元有些奇怪的望著莫問,晚會開始后,他幾次跟莫問說話都沒有回聲,始終低著個頭,似乎對晚會一點都沒有興趣。

拜託,晚會那麼精彩,不看簡直就是可惜了。

「想起一點事情。」

莫問強自一笑,把眼中的心酸隱藏在了心裡。

「下一個節目就是秦小悠的,整場晚會的壓軸戲哦,可別怪我沒有提醒你。」

王元翻了一個白眼道,秦小悠的表演可是會場上所有人最期待的節目,莫問始終低著個頭,難道真不在乎秦小悠的表演不出!

莫問笑了笑,點點頭,把目光放在了舞台上。

不一會兒,一襲白色古典長裙的女孩走上了舞台,修長的身子,盈盈一握的纖腰,素麗脫俗的臉蛋,挽起的青絲插著一根精美的玉釵,蓮步輕移,像是一個天外飛來的仙子。

換了一贍秦小悠少了一些華麗,多了幾分古香古韻。或許她天生就是一名古典美女,不管是儀態,氣質,神韻都體現出古典女子的含蓄典雅與端莊。

她一走上舞台,幾乎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若是有媒體在此直播出去,恐怕第二天就有無數娛樂公司的經紀人找上門來。

「接下來我將給大家帶來一段古典舞,不過接下來我希望關掉所有的伴奏,並請我的一位好朋友上台給我伴奏。」

秦小悠優雅一笑,嘴唇微抿,明亮的目光望了四營的區域。

「什麼關掉所有伴奏,只請一個朋友給她伴奏?」

「不會吧,關掉所有音樂伴奏,舞台的效果將會降低一大半,秦小悠對自己這麼有信心?」

「難道她那個朋友一個人就能低過舞台所有音樂設備不成?」

「她那個朋友是誰?」

……

一時間,整個會場都嘩然,所有人都驚愕的同時,又在猜測秦小悠的那個朋友究竟是誰。

當所有人都發現秦小悠的目光望向四營的時候,一些人已經變了臉色,四營可是男兵營,難道秦小悠的那個朋友還是個男人不成!

下一刻,秦小悠就說出了讓大多數男生都心碎的答案。

「我想請四營三連的莫問同學給我伴奏,可以嗎?」

秦小悠淺淺一笑,目光定格在端坐在草地上的莫問身上,大大的眼睛里閃過一抹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