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36章移動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章移動靶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十分鐘后,射擊比賽開始,四人一組,同時對百米之外的固定靶射擊,沒有射中靶心十環則淘汰,直到淘汰的只剩最後一個營隊為止。

第一輪四營的一名少年上前,與其他三個營派出的選手比試,第一次出手,他成功射中靶心,進入了下一個循環。另外三個營的選手也都紛紛成功射中靶心,進入下一循環,由第一個排到了最後一個。

四個營第一輪出場的自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否則第一輪就失敗,很容易影響一個團隊的氣勢。

不過想回回都射中靶心,顯然不是容易的事情,從第二輪開始,就有人逐漸淘汰。

一圈輪了下來,一營只剩下五個人,二營有六個,三營八個,四營八個。

第一回合,四營與三營拼了個旗鼓相當。

第二回合開始,一輪下來,一營只剩下兩個人,二營四個人,三營七個人,四營六個人。

令莫問有些驚訝的是,秦小悠竟然能順利完成第二輪射擊,成為了場上僅剩下的兩名女生之一。

第三回合,各營之間的差距逐漸拉了開來,秦小悠因為一環的差距淘汰了下去,一營只剩下最後一個短髮女生。至於二營,情況也不樂觀,只剩下兩個人還留在場上。

四營也只剩下了三個人,倒是三營,還有五個人堅持了下來。

若是繼續下去,沒有意外的話,堅持到最後的肯定是三營。畢竟三營還有一個神槍手,如果他不失誤,那麼三營就不會輸。

第四回合,第五回合……

一營的那名女生與二營的兩名男生還是沒有堅持下來,全部淘汰了下去。至於四營,只剩下莫問與王元,倒是三營強的離譜,還有四個人堅持了下來。

第六回合,莫問第一個上前,手中握著一把半自動步槍,抬手就是一槍,甚至沒有看靶子,就走了回來,站在了王元身後。

與他對拼的三營青年,瞄準射擊,同樣擊中了靶心。

現在場上只剩下四營與三營兩支隊伍,四營兩人,三營四人。這就意味著,四營走兩輪,才相當於三營一輪。

二對四的情況下自然很是吃虧,淘汰的概率遠比三營大。

遠處,四個營區都屏住了呼吸,望著兩個營隊越來越緊張的比試,知道揭曉最後優勝者的時候不遠了。

「現在四營只剩下兩個人,三營剩下的四個人水平都很高,恐怕我們很難贏。」

四營的一名連隊教官面對有些凝重的道,雖然四營現在已經坐穩了第二,但能不能第一,還是很難說的事情。尤其第一很有可能會落在跟四營不對頭的三營手中。

周振總教官沒有說話,只是緊緊抿著嘴唇,望著射擊場的目光一動不動。

砰!

一聲槍響,莫問再次毫無懸念的擊中靶心,對於固定靶,對他來說幾乎不可能會失手。

「長官,我要求換移動靶。」

此時,邵建陽卻是跑向站在不遠處的裁判,要求固定靶換成移動靶。

按照營比的規定,射擊比賽如果二十輪都分不出勝負,那麼就可以換成移動靶。

無疑,移動靶的難度遠非固定靶可比,固定靶你能槍槍十環,但移動靶可能五環都打不進去。

「三營要求換移動靶,你們可有意見?」

那名裁判目光望向莫問與王元兩人,雖然有固定靶換移動靶的規矩,但那也是二十輪以後的事情,提前換移動靶,只有比賽的雙方都同意才行。

「怎麼辦?如果換了移動靶,我可能一輪都抗不下來。」

王元目光凝重的望著莫問,自己有幾斤幾兩他清楚的很,移動靶能打中十環,對他來說絕對是運氣,碰運氣的事情他能有多大把握。

誰都知道,固定靶一旦換成移動靶,勝負也就能很快產生了。

尤其是四營才兩個人,三營卻有四個。他們每人都必須兩次擊中移動靶靶心,才能抵消三營的四個人。

何況別說兩次,就是一次王元也沒有把握。

可以說若他跟莫問都第一槍就失敗的話,三營甚至不用派出全部的人就能把他們兩人淘汰。

「怎麼,怕了1邵建陽冷笑的走了過來,「怕了就直接認輸滾蛋,再垂死掙扎也是丟人現眼。」

「你……」王元氣得面紅耳赤,一時說不出話來。

「行,我答應你。」

莫問挑了挑眉頭,把王元拉了回來。

「嘿嘿,既然你那麼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邵建陽冰冷的瞥了莫問一眼,「希望你別一輪都堅持不下來,那我就太失望了,」

說著,他走到三營的射擊區,雙手摩挲著一把款式很老的五四手槍。

此時,固定在百米外的靶子突然左右搖動了起來,速度並不是很快,但相隔百米,靶心的紅點從視線中模糊成了一條弧線,肉眼基本很難判斷出靶心的準確位置。

觀戰的四個營區學員頓時一個個都興奮了起來,目不轉睛的盯著比賽常普通的固定靶想擊中靶心都不是容易的事情,移動靶對很多普通學員來說邊都撈不著,別說射中紅心,恐怕脫靶的人都大有人在。

三營與四營的學員,都沸騰了起來,不斷給自己的營隊加油。

「張力錚,上次軍區的射擊比賽你似乎是季軍,移動靶你能堅持結論?」

周振總教官微微眯著眼睛,對著背後張力錚問道。

「難說,可能一輪都堅持不下來,也可能二輪。」

張力錚苦笑一聲道,射擊移動靶不是什麼難事,尋常都有訓練,但想射中移動靶的靶心,那就絕對不是容易的事情。就算偶然能射中靶心,那也佔據很大的運氣成分。

除非是使用狙擊槍,有遠距離瞄準器,然後估算出移動靶的距離與移動的速度,才有可能保證射中靶心。

但百米射擊比賽,怎麼可能讓使用狙擊槍,都是手槍或者步槍。

如此一來,難度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那你認為莫問能堅持幾輪?」周振依舊面無表情的問道。

「他或許能堅持兩三輪。」

張力錚沉默了一下,雖然他對莫問不是很了解,但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感覺莫問不簡單,而且幾次暗中觀察他射擊,總能讓他有一種不如莫問的感覺。

「那個邵建陽主動提出移動靶,肯定對此很有信心,而且他射擊的動作很專業,動作、神經反應、眼神、習慣動作,都說明他經過了嚴格的訓練。

你發現他手上的繭沒有?那個幾個位置,都是經常摸槍械才特有的老繭,說明他的來歷不簡單,應該是什麼組織訓練出來的人才。」

「反倒是那個莫問,動作隨意,神情散漫,開槍射擊的時候也沒有任何章法可言。可結果卻是,每次他都能百發百中。這種人,要麼善於掩飾,企圖麻痹敵人,要麼就是有著真正的大本事。」

雖然周振總教官與所有人都接觸不多,但他卻能一眼看出別人看不見的東西。能當時總教官,年紀輕輕就有著中校軍銜,自然不是運氣。